冷若南成功地被劝走了,上街找君灵犀那伙人玩去了。

白鹤染终于有空见了剑影,剑影带回来的消息是:九殿下说了,雕虫小技,不必在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如果堂堂阎王殿连这点小事都控制不了,也就没脸再替主子您管着天赐镇了,更没脸叫阎王殿这个名字了。殿下还说,让主子不用把那些被劝走的人放在心上,咱们现在这座天赐镇在创立最初,也有人离开镇上回到了家里,或是离开镇上自己去开始新的生活。人多了,很难做到所有行动都统一,总会有些人有其它的想法,也总会有些人在保持观望,还会有一些人是自己没什么主意,就随波逐流,别人怎么做他们就跟着怎么做。

白鹤染点点头,九殿下分析得有理,确实是这么回事。有想法的人总归会去过自己的生活,保持观望的也早晚会有一个选择,其实最不招人喜欢的就是那些随波逐流的。他们可能一直在原地混迹下去,跟着村子变镇子,跟着镇子一起享受从建设到繁荣。但他们因为心里没有主意,所以也不会对这个新家有归属感,心志不定,有任何风吹草动,第一个跑的就是他们。光跑还是好的,最怕还有的人将这种不稳定的情绪传播给其它的人。

主子英明。剑影真是越来越欣赏这位小主子,人小鬼大,怕说的就是她这样儿的。要不是他整日陪在小主子身边,如果只是听说有这样的女子,他一定会斥对方是胡说八道。可如今他就站在她面前,听着她对局势的分析,看着她下的一件件一桩桩事情,他不得不承认,这世上就是有神明一般的存在,就是有一些事情和一些人是叫人不可思议的。

那九殿下的意思呢?她问剑影,他是想再等等?

剑影点头,殿下的意思确实是再等等,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大浪淘沙,将粗枝烂叶剪去,剩下的便都是果实。到时候主子只要前往收获就好了,去枝剪叶的事,他们早已经替您做完了。剑影说到这里,顿了顿,再道,虽说还要再等等,但怕是也等不了太久,年后,最多出了上元节,这枝叶修剪得就也差不多了。

白鹤染挑唇而笑,户部尚书冷大人向我投诚,要从户部支出过的帐目上给几位插手痨病村的皇子设些障碍,为我争取更多的时间。这事儿你怎么看?

剑影抬头挑眉,属下只是暗哨,护主子平安的,这种事我可不懂,别问我。

她就不乐意了,阎王殿培养你们又不是光为了打架,受训的时候,阴谋阳谋也没少教给你们,怎么跟了主子就只会护平安?高端的手段都扔哪儿去了?

剑影摸摸鼻子,原本是想再当个智谋的,谁成想我跟的主子自己就是个智谋,我那点算计在她面前变得跟闹着玩一样。于是我就只能成为她手中的刀剑,在她需要的时候刺穿四面八方的敌人。他说到这里自嘲地笑笑,其实做刀剑也不是很合格,因为我的主子已经把自己打磨得锋利逼人,我的存在不过是锦上添花,谈不上雪中送炭了。

她听着好笑,你是不是还有点儿失落?觉得自己的一身本事无处安放?

剑影点点头,确实。不过主子放心,属下宽慰自己的本事练得很到家,不会因为本事无处施展就自怨自艾。属下做不了主子的智囊,做不好主子的刀剑,但还是可以做主子的眼睛的。主子只需坐在府里,外面的事交给属下就好。您看,我也挺有用的。

他挠挠头,许是觉得自己这番话说得还挺有些感人的,有点儿不好意思,脸颊微红。

白鹤染抿着嘴笑,行了,别皮了,我把冬天雪给你,外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俩个来做。我这公主府上你不用太操心,将重心放在几个痨病村那头,至少在上元节之前不能再出乱子。我手底下没有那么多人手去张罗建立天赐镇,也不能总是用阎王殿的人,所以一切事宜还是要等十殿下回京再说。对了,最近有十殿下的消息吗?

剑影摇头,今儿跟九殿下还问起这个事,九殿下说近日没有接到十殿下传回来的消息。但算计着路程,就算年前赶不回来,上元节之前也一定是会回来的。

那就好。她松了口气,上元节,还有不到二十天,君慕凛就要回来了。去吧,冬天雪会听你的,没有太急的事情也不必每日回报,除夕那天我会回国公府,到时候咱们再国公府会合。你这几日要是回上都城去,可以去看看你哥哥,还有迎春。别看迎春年岁大一些,但姑娘家嘛,都喜欢新鲜的好看的玩意,你一会儿在天赐镇上转转,买些镇上手艺人做的小玩意带回去,银子无所谓花多少,重在一份情意上。

剑影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别乱说,我给她买什么小玩意,要买礼物也是给我哥买。

我是主子,你好好跟我说话!她佯装怒意,斥他,大家都是熟人,都是在一个院子里做事的,以前你们都跟在我身边,我去哪儿都带着你们。现在默语和小雪都来了,就你哥和迎春没来,你回去给带点东西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你至于反应得如此强烈?哎,剑影啊,你觉得你哥跟迎春怎么样?他俩般配不般配?

剑影一愣,什,什么意思?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都老大不小的了,特别是迎春,过二十了,我不能再因为我耽误了她的婚事。便想着帮她张罗张罗,看身边有没有好男儿,能互相看对眼的,掺合一下。迎春以前说过,这辈子要么不嫁,要嫁也得嫁在我身边,这才她就可以一辈子侍候我,不离开我。我觉着这样的话,刀光就不错啊!他们俩现在又一起留在国公府,是有单独相处的机会的,正好可以趁机培养下感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看对眼了。

她一边说一边打量剑影,瞅了一会儿就说:其实以前我觉得你跟迎春合适来着,因为我听着过你俩在我屋顶上打情骂俏,我

什么打情骂俏?没有的事!剑影慌了,我是暗哨,我不可以有感情的,我的一生都是为了主子而活,我怎么可能跟别人打情骂俏?

对嘛!白鹤染点头,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所以我才想要问问看刀光有没有这个心意呀!我反正是觉得迎春看你挺顺眼的,但既然你心里没有这个想法,那就考虑下刀光吧,毕竟你俩长得一模一样,我估计迎春也能乐意。

不能!绝对不能!剑影急了,迎春不能乐意,这种事情也不能乱点鸳鸯谱。您歇着,属下这就去镇上逛逛,给迎春买东西。说完,头也没回的走了。

白鹤染就笑,有时候这人啊,就是不拿鞭子抽不走道,不用刀子吓唬也不思进取。她到不是急着配鸳鸯谱,但有时候关系能更进一步也没什么不好,情投意合者就该在一起。

她走到案边执起笔墨,想回冷尚书一封信。但想来想去,纸上也就只写了两个字:多谢。

她认为冷星成应该懂,有时候话说得太多反到容易叫人糊涂,不如就简单明了,他为她做事,她说多谢,他向她投诚的心意,她便领了。

一个多时辰后,白燕语带着队伍回来了,每个人都收获颇丰。白浩轩跟白浩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着跑了出去,回来时每人手里都提着几个纸灯笼,说是镇上扎花灯的伯伯送的。

五皇子更是不知道何时混入了这只队伍,结果就跟府上的小厮一样,变成了这些姑娘们的免费劳力,这会儿手里大包小裹提着一堆东西,也不知道都是谁买的。

君灵犀说:染姐姐,你这里可真好,你也不要一天到晚总是把自己关在府里了,也该多出去转转。这是你的地盘,你有义务体察风土民情,有义务跟百姓多多接触,听一听看一看,这样才能跟大家融为一体,让天赐镇更加其乐融融。

白鹤染很惊喜,我们灵犀也知道关心这些事了?对嘛,这才有个嫡公主的样子。

君灵犀很自豪,在青州那会儿我就知道民心有多重要,又有多难得,如今再看你这天赐镇就更加感同身受。得民心跟不得民心果然不一样,这个镇上的气氛是我在任何地方都感受不到的。所以染姐姐,我决定以后我要常来,如果母后不答应,你可得帮着我说好话。

五皇子听了这话就切了一声,如果你的红忘哥哥今后不住在这边,你还要来?

我君灵犀的话顿住了,是啊,红忘是来治病的,他终归还是要回到红家去,那她来这里干什么?虽然这里也好玩,这里还有她的染姐姐,但是她更愿意红忘哥哥一起玩呀!于是撇撇嘴,不吱声儿了,惹得人们一阵嘲笑。

这是白鹤染搬进公主府的第二天,因为这些人的到来又开了宴席,一派喜气。

只是在宴席吃到一半时,纪伯来报:小姐,又有人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