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镇的生活跟上都城是完全不一样的,从氛围到节奏都不一样。

上都城人心复杂,诱惑太多,利益权利,都可以成为交好的原因,同时也可以成为翻脸的原因。每个人每个家族都在为了自己和下一代的未来拼命寻找着每一个机会,为了能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下去,许多家庭不得不走极端的路线,不得不选择依附靠山。

但是在天赐镇就不同,这里没有那么复杂的人性,没有那么多利益纠葛,所有人之间不说互通所有,但基本上也是差不多的。

谁家里有事,只要看着了的人都会伸手帮个忙,帮完忙就默默离开,不图回报。

天赐镇的街上看不到老年人拎重物,都会有人主动帮上一把,搭把手。

如果是有小孩子的人家,爹娘白天要到山里去做事,小孩子可以不用担心,随意在大街上奔跑玩闹,没有坏人会拐走他们,也不用担心晌午没有饭吃。因为许多人家都会到山里去做活,或是打猎拾柴钓鱼,小孩子都是互相照顾的。到了中午就会有人招呼他们到家里吃饭,如今日子好了,谁家里也不差一顿饭吃,甚至街上卖糖的小伙计都会分给他们几块糖。

这里的生活气息浓郁,白鹤染就算刚来也立即就喜欢上了这里,不但自己喜欢,也喜欢让她的亲人朋友都过来陪伴。所以她不在意自己的公主府是不是住着许多客人,她觉得这才是人间烟火,有人气,有欢乐,这才是人类本就该有的生活。

白燕语很快就回来了,闻香被她留在作坊那边做事,她一回到府里立即就帮着她姐姐招待来客。好在大家都是熟悉的,年龄也差不多,君灵犀和冷若南也乐意跟白燕语一起玩。

于是,白燕语就带着君灵犀和红忘到街上去转悠,罗氏也一路跟着,生怕红忘不懂事闯了祸。还不停地念叨着得好好看看这天赐镇,往后红家的生意也可以做到这边来,开几个铺子记在红忘名下,算是给儿子添置的产业。

冷若南留了下来,跟着白鹤染去了忘忧院儿,一进了屋就让岐黄把门关好,在外头守着,然后她从怀里将捎来的那封信给白鹤染递了过去。

我爹让我给你的信,他说是为了谢谢你帮了我的大忙,也解了冷家困境。这信上说的应该是跟痨病村有关的事,我听到父亲和他的手下说话,但听得也不多,你先看信,看完了我再给你补充。冷若南是个爽快人,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就将来意说明。

白鹤染到是很意外冷星成会给她带来书信,印象中她跟那位户部尚书并没有什么直接往来,她跟冷家所有的交情都集中在冷若南这里。所以她不清楚这封书信里会写什么,同时也有些期待,突然给自己写了一封信一户部尚书,会说什么呢?

拆开信时,冷若南往边上退了一步,说:我爹说了,这信我不能看,你看过之后要是想告诉我自会告诉我,你不说我也不能问。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内容,但是阿染,我是真的佩服你,一个未及笄的女孩子,操的却是那些朝中重臣的心。我有时候一想到你做这事些我都替你累,可是再想想,如果你不做,似乎也没有旁的人能做得好了。

冷若南话落,火漆烫封的信也拆了开。白鹤染看到信上扬扬洒洒的墨字,心里忽然间就明白一个道理:户部尚书冷大人,这是在选择站队了。

因为郭家逼婚一事,冷家选择背水一战,期间与阎王殿密切合作,这是第一步。

如今冷家得到痨病村的消息,并决定采取手段参与进去,还把这件事情这个计划都告知于她,这是投诚,是第二步。

有了这两步,从今往后,户部尚书冷星成的名字将跟九十两位皇子紧紧捆绑在一处。从此以后,做为管着东秦银粮的户部将不再是孤立的,在他的背后站着阎王殿,也站着掌管着东秦数十万大军的十皇子君慕凛。

当然,这两位皇子也收获了户部的支持,将东秦钱粮紧紧攒在手里。

这是双赢的局面,她做为未来的尊王妃,自然乐意见到这个局面。

一封书信,扬扬洒洒两张纸,她看完,合上,燃了一支蜡烛将信烧成灰烬。

冷若南忍不住问了句:是能说给我听的那种吗?

白鹤染笑了笑,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你的父亲在向我投诚。或者说,你的父亲希望通过对我的帮忙,来向十殿下示好。从今往后,户部跟九十两位殿下的关系会更加紧密。

就这样?冷若南又问,那他如何投的诚?投诚是需要有贡献的,这个我懂。我在家里听到他说北边的痨病村已经有三位皇子在下手了,分别是大皇子二皇子还有六皇子。那我父亲这个投诚可是跟这几位皇子有关?他到底拿什么投的诚?能跟我说吗?

白鹤染听笑了,若南,你是户部尚书的女儿,你觉得你的父亲除了用自己户部来投诚之外,他还有其它更大的本事吗?

冷若南一愣,他把户部给你了?不对啊,户部只是归他管,又不是真是他的。

动脑子,好好想。她气得不行,你这个脑子再不好好用用就要上绣了,你爹能坐到户部尚书的位置上,凭的除了对东秦的忠心之外,更多的也是靠才智。我绝不相信户部尚书的女儿会混成你这样儿,绝不相信你的脑子只是摆设,不用来思考的。

我当然思考,我刚刚只是想不劳而获来着,既然获不着,那我自己肯定是要思考的。冷若南也不甘心被人瞧扁了,于是歪着头开始认真思考。

白鹤染的话给了她思路,用户部投诚,又不是把户部给了白鹤染,那应该说的就是利用户部的能力和权力来替白鹤染做事,而事情又跟痨病村有关,跟三位皇子有关

她想到了:朝廷每一笔钱款的支出都要通过户部来拨放,大殿下二殿下还有六殿下都是皇子,都为朝廷做过涉及钱粮之事。莫非是帐目有问题?她一边说一边摇头,可是不对啊!我爹是多清的清官我不敢说,但他也绝对不会放任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地动他户部的银子。若那几位在银钱上做了手脚,我爹不可能看不出来。既然看出来,当时就会揭穿,不会拖到现在才找后帐。莫非是近期发生的事?近期的事也就是青州,可青州一事没听说那几位皇子参与啊!阿染,我也只能分析到这里,你觉得我的方向对吗?

白鹤染点头,方向是对的,你的父亲的确是想要从这方面入手,查找几位皇子经手过的款项是否清白干净,且他断定绝对是干净不了的。他打的是翻查旧帐的主意,以此来搅乱那几位皇子的阵脚,让他们自顾不暇,从而放过我的痨病村。

那是新帐?旧帐当时就应该被发现啊!冷若南不解。

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在当时就显露出马脚的,那几位是皇子,哪一个也不是白给的主。既然有心做那些事,就会做好一切准备,包括做帐目的手段,那也是极其高明的。户部一直中立,谁也不偏着谁,也谁都不向着谁,这就导致了他既没有交情太恶的敌人,也没有交情太好的朋友。而现实是,在朝廷的漩涡中,没有朋友就相当于尽是敌人。以前或许你父亲不在意这些,但我觉得应该是经过了郭家逼婚这件事情,让他开始意识到被孤立的可怕。

你的意思是说,我父亲向你投诚,往后就是你包括九殿下和十殿下一伙的人?冷若南突然高兴起来,我爹果然是我亲爹,知道我心里想着谁,他就向着谁帮着谁,一点儿都不拖我后腿。她说着,握住了白鹤染的手,阿染你就放心吧,我爹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他向你投诚那就是真的投诚,他说要帮你翻旧帐搅那几位殿下的浑水,那就一定办得成。这么多年下来,我不敢说我爹官做得多棒,但他搅浑水那绝对是一流。

白鹤染真不知道这丫头是在夸她爹还是在骂她爹,但不管怎么说,冷若南的心情她理解,冷尚书的投诚她得非常乐意接受。这个天下将来落到谁手里还是个未知,但先把户部握在手里,肯定是没有错的。何况那三位扰乱上都城北痨病村的事,冷大人想出来的确是个好办法。

你先去找灵犀燕语她们玩一会儿,我处理些事情。她告诉冷若南,镇上不大,你带了丫鬟一起出门,随便找人打听,很快就能遇着她们。别出镇子,再过半个时辰左右回来吃饭,晚点我让五殿下回去时把你捎上。

我不走,我住这儿!冷若南不干了,灵犀都住这儿,我怎么就不能住几天呢?我也不要院子,我跟她挤挤睡就好了,反正去青州到青州和从青州回来,我也都是和她一起挤着睡的。好阿染,你就让我多留几日,我想到了年根儿底下再回去。

白鹤染却摇了头,不行,我有书信要让你带回,给你的父亲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