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哥你要点儿脸!君灵犀最先不干了,我十哥都没说住进来呢,你要一间房算怎么回事?

五皇子指指她,你不也赶在你十哥之前住进来了么!

我是她妹妹。

我是她哥哥。

哥哥又不是亲哥哥。

妹妹也不是亲妹妹。

你君灵犀语塞,这特么什么逻辑?这只五狐狸真是愈发的不要脸了。她气得直跺脚,染姐姐你看他,他也太不要脸了,你千万不能答应他住进来。

白鹤染点点头,确实不能让他住进来。再对五皇子道,如果你喜欢天镇赐,我们镇上也有客栈,你正好照顾一下客栈的生意。回头我让纪伯带你在镇上转转,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要采办的,或者以后你的凌王府想买东西,都可以来这边呀!她说着说着就想到了赚钱的好途径,你知道天赐镇后面有山吧,山里养着许多家畜,还种了花田果田药田粮田菜田,你府里吃的用的都可以到这边来采买,就当是照顾我们的生意,好不好?

五皇子鼻子差点儿气歪了,你不让我住进来,完了还给自己镇上拉生意,既然是拉生意,不是更应该对我好一点?我可是你的客官,你得巴着我。

你爱买不买!白鹤染瞪起眼睛,我差你这点儿?你不买以后就别来我这天赐镇了。

五皇子一哆嗦,买,必须买!说完,回头跟自己身边跟着的随从说,记住了,回府之后立即安排下去,以后府里任何需要,只要天赐镇上有的,全部都从这边采买。

随从赶紧点头应下,虽然他只是在品松受伤之后临时眼随在主子身边的,但他也算是看出来了,他家主子这是被天赐公主吃得死死的,翻身都翻不得。

白鹤染很满意,对五皇子的态度满意,对纪伯的安排也很满意。白浩风或许不常来,但白浩轩肯定是要常住公主府的,两个院子挨得近一些,往后兄弟之间往来也方便。

她的一只手臂被君灵犀挽着,便伸出另一只手挽住红忘,走,带你看院子去,以后哥哥就有两个家,我这里你随时想来都可以来。说完又跟君灵犀道,一会儿给你在燕语的院子边上也挑一个,你自己选,喜欢住哪就住哪。我这公主府上院落虽然不比皇宫那样多,但住下你们几个还是足够的,回头你需要什么我就让下人给你添置。

这还差不多。君灵犀很高兴,跟着红忘一边一个挽着白鹤染往后院儿走,走时还不忘往后头气她五哥,羡慕吧!妒忌吧!我们是真正的哥哥和妹妹,就没你的份儿,气死你!

君慕丰的确妒忌,但不至于生气,只是也会想到他把人从雪地里背回京都,小姑娘一声一声叫他哥哥,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真觉得自己是她的哥哥,比红忘还亲。

白鹤染一行人乐呵呵地走远,很快就看不到了。因为前院儿还有事情忙,纪伯身为管家没有亲自带路,只让红家的丫鬟带着新来的丫鬟走一趟,这样也方便新人认路。

五皇子身边的小厮十分上道儿,立即跟纪伯借人,要到天赐镇上转转,也去一趟山里,把能订的都给订了。还说回到京里之后也会跟相熟的人家提一提,让大家多来天赐镇采买。

纪伯当然高兴,天赐镇地产富饶,自给自足的同时还有太多声誉,但因为独立成镇,所以镇路还没打开。如果京里的大户能多几家来这边采办,天赐镇的生意就会好起来,人们能赚到的银子也多,这样大家都开心,干活儿才更有奔头。

随从跟着府里下人出去了,五皇子坐在前厅喝茶,白鹤染则是带着红忘等人一路在内院儿逛。看过了红忘的院子就看君灵犀的院子,想给罗氏安排院子时罗氏说:我跟忘儿住在一处就好,本就是来照顾他的,住在别处我也不放心。我不常来,等他的病差不多了我也就该回去了。快过年了,家里事情多,也搁不下,不用特地收拾院子了。

白鹤染知道罗氏真心疼爱红忘,便也点了头,好,那大舅母就跟红忘哥哥在一个院儿,正好有红家的丫鬟在这里帮忙,我叫两个过来侍候着。院儿里还有小花在,肯定没有问题。

花飞花一听说有丫鬟来,当时就开心了,罗氏撇了他一眼提醒道:小花,你不许胡闹,不要仗着自己是小孩子模样就占人家姑娘们便宜,小心我揭了你的老底。

花飞花一缩脖,刚刚兴起的念头立即又收了回去。唉,罢了罢了,本以为到了红家能自在些没想到红家人一个个也是凶悍得很,跟她们的外在形象一点都不附。

白鹤染也瞪了他一眼,小花你的毛病还没改掉?要不要我把你送回阎王殿去再训训?

不用不用。花飞花连连摇头,绝对不用,我已经改了,已经改了,请主子放心。

几个院落都看完了,人们又去看了忘忧院儿,君灵犀一个劲儿地夸忘忧这二字取得好,人生就是应该忘记忧愁。说完还扯了扯红忘,红忘哥哥,你说是不是?

红忘听不大懂,但看君灵犀笑得好看,便也跟着笑,一边笑一边点头。

罗氏瞧着他俩这样子也是开心,她心里就想啊,白蓁蓁是红家的外孙女,跟九皇子订了亲。红忘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如今却是正正经经记在她名下的,就是她和红大老爷的亲儿子,就是白家的少爷。如果红忘跟嫡公主这事儿有眉目,那红家就相当于又多了一门皇亲。

当然,她最看中的不是皇亲,如果这两个孩子互相看不对眼,或者哪怕有其中一个不乐意,就算是皇亲她也不会支持的,到时候就算皇上下旨,她拼着抗旨也得为自己儿子争取幸福。但问题是,现在这两个孩子互相看着都太顺眼了,俩人相视一笑的那个样子,她看在眼里都想跟着一起笑。如果红忘治好了病之后还能保持这个状态,那这门亲事十有八九就定了。

罗氏有点儿激动,嫡公主啊!她儿子要娶嫡公主了,那以后就是驸马啊!

听说皇后娘娘毕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女儿能不远嫁,就嫁在身边,平时想看到就能看到。为此,还跟皇上做了多年斗争,多年以来不停地劝说皇上不要让小女儿去和亲。

这不是正好么!如果嫡公主跟红忘之间有戏,那不正好遂了皇后娘娘的心愿。两个人都在京城,不管将来是建公主府也好,还是直接住到红家也好,都不用皇后娘娘催,她天天都会让嫡公主回宫去陪母后。年轻人嘛,还指望她在家里干闲着无聊?就应该出去转转,哪里开心就去哪里。红家家风活泼,不拘束小辈们,只要不做坏事,干什么都行。

白鹤染偷看一眼罗氏,见罗氏正瞅着两个小孩儿笑个不停,她便也是苦笑了一下。

到不是她不支持红忘跟君灵犀在一起,她只是怕红忘治好了病之后,神智清明,有了更多自己的想法。且他混混沌沌十四年,一旦明朗,势必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强烈的好奇。

她早就想好了,如果哥哥到时候想要多走走多看看,她不会拦着,最多会派人暗中保护,但一定会支持哥哥去看看这个世界。虽然有了寒极草,病会治得更好,她甚至可以在治病的过程中向红忘灌输许多知识。但那必须是灌输进去的,想要学以致用,还是要融会才能真正贯通,还得去实践才能得出真理。她支持红忘去融汇这些知识,就是不知君灵犀能不能接受。

小姐。有新来的下人往这边来传话,小姐,府上又有人来了,是位姑娘家,自称姓冷,说是您的好姐妹。请小姐示下,是留在前厅吃茶,还是请到这边来?

姓冷?白鹤染拍拍额头,老天,冷若南来了。

君灵犀也跳了起来,她怎么也来啦?冷若南这家伙,一定是听说我们都来了她就随后追来,她爹对她真是散养的啊,说上哪儿就上哪儿,都不带拦着的。

白鹤染告诉那下人,到前厅吧,请冷小姐在前厅吃茶。

下从立即小跑着去传话了,白鹤染无奈地对众人说:看来咱们歇不着,冷若南一来,府上就更加热闹了。她一边说一边叹气,扭头对岐黄说:你到作坊那边去一趟,把三小姐给请回来,就说家里来了好些贵客,让她回来帮我待客。

岐黄答应着去了,君灵犀感叹了一句:染姐姐,我感觉你这公主府像是客栈。

白鹤染也感觉自己的府邸像是客栈,住进来的客人比主人还多,而且还都有自己的院子,而且还都是常客,赶不走不说,就算赶走了,没几天她们就又会都回来。

不过她不介意,也喜欢这种感觉。许是前世孤独习惯了,突然之间身边有这么多真诚以待的人,会让她觉得日子十分美好。即便是在这样的冬日里,也美好得一如初春暖阳,照得人生尽是希望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