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皇子的宫车来得很快,白鹤染逛到前院儿时,宫车正好停到了公主府门口。

纪伯带着新来的家仆在门口热情地迎接,因为事先知道是五皇子要来,所以见他下了车,赶紧就呼呼啦啦跪了一地,高声呼着:五殿下千岁。

五皇子随意地摆摆手,拉着红忘就往府门里走。到是君灵犀看了眼跪在最前面的纪伯,故作一副老成模样同他说:你是公主府新来的管家吧?恩,既然接了这差事就要好好做,我姐姐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人,你若敢不老实做事,油奸耍滑,本公主定不轻饶!

说完,人一阵风似的就跑了进去,一边跑一边喊:染姐姐,我来啦!

纪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本公主?这位也是公主?难不成他一激灵,一下就想起来天赐公主是皇上的干女儿,同宫里的公主们也是姐妹,跟天赐公主走得最近的就是嫡公主了。

他抬手抹了一把汗,从地上站起来,小声嘱咐身边这些新来的下人:都把精神打起来吧,今儿来的客人里,不但有皇子,还有皇后娘娘的宝贝女儿,也就是当朝嫡公主。你们也是有福气的,才来第一天就见到了这么些大人物,这都是造化,要好好珍惜。

那些被选进来的下人一个个也是又惊讶又惊喜,心里想着自己几个时辰前还是人伢子那里等着买卖的奴才,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可是这一转眼,就已经来到了公主府侍候,头一天就见到了天一般高的大人物,还一下子见了这么多,确实是造化啊!

于是人们连连点头,纷纷保证一定做好差事,一定不给公主府丢脸。

眼瞅着君灵犀朝着自己飞奔过来,白鹤染感觉自己的公主府要遭殃,这小祖宗到哪儿哪儿不消停,她好不容易想静冷几日,如今看来是梦想又要破灭了。

大舅母!白鹤染先迎上前,冲着罗氏行了个礼,没想到大舅母也跟了来,阿染见到舅母真是高兴。

罗氏也高兴,这公主府比她想像的要好,看来十殿下建这公主府是下了工夫的。

我怕忘儿冷不丁儿的到新地方会不适应,放心不下就跟了过来,不给你添麻烦就好。

白鹤染连忙摆手,哪里会添麻烦,舅母能来阿染高兴都还来不及,一点都不麻烦。

正说着,君灵犀一个熊抱把她给搂了住:染姐姐,你有没有想我?看到我是不是很惊喜?我一听说五哥要来你这儿,当时就求了母后应允,起初她还不应呢,可后来一听说红忘哥哥也来,她就应了。染姐姐,你说咱母后是不是很贴心?

白鹤染抽了抽嘴角,合着你不是为了来看我的,是为了来看我哥的。

哎!君灵犀笑着打了她一下,你别说得那么直接嘛!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你还会不好意思?白鹤染表示打死也不信,但也不愿再跟她纠结这个问题,因为红忘也已经跑到了她面前,正笑着看她,一双手有些无措,不知放在何处,动来动去。

白鹤染也笑了,主动去拉了红忘的手,哥哥有没有想阿染?

红忘用力点头,想,想阿染。他看起来很想再说些什么,无奈言语匮乏,憋了半天憋得脸通红,也没有把想表达的意思给说清楚了,急得直跳脚。

白鹤染看着心里发酸,只得安慰他:哥哥不着急,有话咱们回头慢慢说,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给治好,很快你就可以跟我们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所有你想表达的意思,都能够表达清楚了。哥哥,你高不高兴?

不等红忘表态,君灵犀先激动了:姐,你说的是真的?这次来你真是要给红忘哥哥治病的?她一边说一边也原地蹦了几下,五哥说你会给红忘哥哥治病,我起初还不太信,因为以前你说过在找一样药材,那药材找到那才能彻底治好红忘哥哥的病,现在是找到了?

白鹤染点头,恩,找到了。再看向五皇子,这事儿多亏了五哥帮忙。

君灵犀也回头看了一眼,再问白鹤染:那要治多久?

她想了想,少则小半个月,多则一整月,总归最多一个月就能治好。

君灵犀实在激动,但激动之余又有些担心。现在红忘缺神少智,不挑玩伴,同她到是能玩到一处,也显得十分热络。可一旦红忘的脑子治好了,开始有自己的思维,自己的神智,那么,到那时的红忘还会愿意同她亲近,跟她玩耍吗?如果红忘有了辨识能力之后,发现她君灵犀并不是自己相中的那一款,那她可该怎么办?巴望了那么久的事,会随着红忘的康复而落空吗?君灵犀心里没了底,心里这一没底就上起火来,眼瞅着小脸儿就垮了。

红忘在边上瞅着她,见这个小姑娘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忽然一下子就不开心起来,心里就纳了闷,于是怔怔地开口叫了句:灵犀,灵犀。

他其实是想问灵犀你怎么了,可是不会表达,只能不停地叫君灵犀的名字。

君灵犀心里憋屈,听红忘这么一叫心里就更憋屈,眼泪差点儿掉下来。她转头问红忘:红忘哥哥,你说咱俩现在玩得好不好?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玩?

这一长串的话红忘听着有些费劲,但也能看出君灵犀现在是不太高兴,于是便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灵犀好,灵犀跟妹妹一样好。他口中的妹妹指的自然是白鹤染。

结果君灵犀更伤心了,我就跟你妹妹一样啊?那我不是也成妹妹了?她苦着一张脸向白鹤染求助,姐,我不想当妹妹,你能不能在治的时候帮我想想办法?

这话刚说完,啪,脑袋上迎来了一巴掌。她怒目回望,打她的人是君慕丰。

五哥!你有毛病啊!你打我干什么?君灵犀同五皇子的关系并没有多好,她小时候是跟着她四哥九哥和十哥混的,对于这位长得跟个狐狸似的五哥并没有多少好印象。但也并没有太多坏印象,毕竟五皇子就算不与她亲近,也没做什么让她讨厌的事,兄妹之间只是疏远罢了。当然,除了君慕丰害白鹤染那次。

虽然如今这种关系是有所缓合了,但也不至于一下子缓合到可以抬手打她一下的地步,所以君灵犀很生气,一双眼睛瞪得溜圆,那架式,就差还手了。

五皇子却懒得理她这副生气的样子,他只是提醒这位皇妹:你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还是当朝嫡公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说出这样的话,你羞不羞?你染姐姐府上来的都是新人,你好歹在这些新人面前顾些颜面,也给你染姐姐长长脸。有什么事不能在没人的时候说,非得赶这时候?你看看,多少人在瞅着你呢?

君灵犀没勇气去看,她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是有点儿太大开大合了,于是扯住白鹤染的袖子,小声说:染姐姐,带我去看看你的院子吧!

白鹤染哪里还能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不过却不能立即就满足,她告诉君灵犀:你看,来了这么多人,我总要招呼,你们大老远从京城来,我还得吩咐人给你们备膳,我还要带我哥哥去看他的院子,有好多事情要忙。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跟着我,要么我叫人送你去我院儿里歇一会儿,你自己选吧!

我选跟着你!君灵犀想都没想,一把就挽住她的胳膊,早听说你这公主府建得特别漂亮,我怎么能不转转。染姐姐,你给红忘哥哥都留了院子,那我呢?有没有我的院子?

白鹤染瞥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问她:如果我说没有,你是不是会更开心一些?因为那样你就可以理所当然地懒到我的房间说到这儿她顿了顿,目光就看向了红忘。

君灵犀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使劲儿捏了她一把,不许你乱想。

白鹤染大笑,站在边上的红忘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是看白鹤染笑了他就也跟着笑。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这个自称是他妹妹的人,他就是很在意她的一举一动,在意她是哭还是笑,她干什么他就也想跟着学什么,甚至她到哪里去他也想跟到哪里去。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不管是红姨还是元婆都给不了他这种感受。

红忘不知道,这是血脉相连的信任和不由自主的亲近,这世上,注定他们是最亲的。

纪伯,大少爷的院子备好了吗?她转问纪伯,可有配好小厮?

纪伯赶紧应话:都备好了,小厮也配齐了,院子就在小少爷的院子边上,方便往来。说着又看向罗氏,夫人也有住处,咱们府里院子很多,虽然每一个都不大,但胜在精致。

罗氏赶紧道谢,跟着纪伯还客气了几句。

五皇子一直在边上站着,听着他们说话,渐渐地就起了心思。他看向白鹤染,开口问了句:那本王呢?所有人都有安排,都备了住处,阿染,你是不是给本王也备一间房?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