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燕语说:就算你脱了奴籍,能够给有封地的公主未来的王妃做婢,也是光耀门楣之事。你要知道,宫里头的宫女多数也都是显赫人家的女儿,许多人家为了能把女儿送到宫里去当差,费尽了心思。所以你要知道,这里还不是什么人想留就能留的。

洛锦书自然是明白白燕语的话,确实,就算洛家还在,也不过一个稍有名气的书香门弟,如何能比得了一个有封地的公主?且通过抄家这件事情她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不被人害,就得有足够的本事让所有人都怕你。要想洗刷冤情,非得有强大到不可撼动的靠山才行。

所以她不走,平不平反都不走,就算以后成了亲嫁了人,也要留在公主府里替白鹤染做事。图的就是万一有一天历史重演,到那时她能不至于求助无门,四面楚歌。

奴婢谨记三小姐教诲。洛锦书认认真真地给白燕语行了礼,看着白燕语带了闻香离开,深吸一口气。新的生活,开始了!

公主府里因为添了许多新人,一下子热闹起来。好在红家的丫鬟都还没走,昨天跟着白鹤染一起来的以前念昔院儿的人,也用了一晚上的时辰迅速地把这座新宅熟悉起来。所以眼下都是老人带新人,挨个院子走,挨个房间介绍,挨个花园查看,仔仔细细地讲每个院子是做什么的,是谁住的,也仔细地分配每个人要做的事情。

纪伯见老人带着新人也算井井有条,基本上不用他操心,便也松了口气,同时也对红家和念昔院儿的丫鬟又高看了一眼。

但他也不是一个人都不用安排,门房这边,和在前院儿洒扫的小厮是需要他来分配的。好在买来的死契奴才都是成手,人也机灵,很快就分配完毕。

如此新来的下人有人带,纪伯这边只负责前院儿和门房的安排,再收了身契约,登记名册,然后逐一检查一遍,最后送到阎王殿去归档就好了。

这是天赐镇的规矩,每家都有买奴的资格,但买来的奴才不管是活契还是死契,都要抄录名册送到官府备案,如此才能真正算做天赐镇的人。今后奴才或买或卖,也要到官府去改档,写明来路去路,以便今后有需要时翻找查阅。

天赐镇有规定,买奴卖奴可以,奴才不听话骂几句打几下罚跪什么的都可以,但是任何人不得凌虐和杀害奴隶。为奴者也是人,也是命,届时阎王殿必会立案调查。

纪伯对这样的规定十分的拥护,心里更加的觉得自己跟了一位明主,也深深地为那些能够到天赐镇卖身为奴的人感到高兴。毕竟即使是东秦,也没有明确的律法条例来保护奴隶。奴隶生死决定在主家手里,这几乎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没有人对此有异议。

但是在天赐镇却不同,天赐公主的理念是,奴隶也是凭自己的本事赚钱吃饭,他们出卖的是劳动,而不是生命。所以即使是握有死契的主人家,你可以拥有这个奴才一生的劳动,但却绝对没有权力掌控他的生命。

府里新奴认主,作坊那边,药品作坊和胭脂作坊一起开工,在后院儿开始扩建。来帮工的人依然都是镇上找的,这些人基本都参与过作坊的的建盖,甚至有些人还参与过建造公主府,所以做起活来十分在行,进展很快。

白浩风跟白浩轩二人因为是带着小厮来的,所以除了给他们的院子里安排了打扫之外,并没有再安排近侍。至于镇上来的那些帮工,则是由纪伯和吴婆分别负责安排,吴婆自然负责安排厨房的人,纪伯则是开始协调车夫以及几名对园艺很有研究的人。

府里热热闹闹地忙活着,白燕语去了作坊,白浩轩也拉着白浩风去盯着药品作坊。

岐黄和锦书很快就进入了角色,锦书跟着山茶熟悉忘忧院儿里的几块小药田,还有种在边上的几株花果树,白鹤染听到山茶对锦书说:你别看咱们院儿里的花果树不多,但整座公主府里都算起来可就不少。这府里只我们家小姐一位主子,就算是三小姐都是客居的,所以府里的一切东西咱们都可以用,不需要有什么顾忌。你若是会用花瓣做点心,那就等到了花期时,我带你在府里转一圈,一次能摘好些花瓣,你天天做都用不完。

山茶是个活泼的丫头,从前念昔院儿的小药田和花草都是她一个人伺弄的,许是实在太闷了,终于遇着个锦书懂这些,一时间表现得很是兴奋。

锦书也很高兴自己这么快就被主子跟前的老人儿接受,便也暗里松了口气,开始热络地跟山茶聊起花果香茶还有花瓣点心。

岐黄看着锦书跟山茶聊天,面上一直笑着,心里头也为锦书高兴。因为白鹤染虽留了她们两个在身边,但现如此说起来,只有她一个人是近侍,所以她深知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陪着白鹤染,故而也不想去参与锦书她们的对话,只陪着白鹤染出了忘忧院儿往前院儿走。

冬天雪也在后头跟着,但她就没有岐黄那样拘谨,也没有那么稳当,而是一会儿看看这一会儿看看那,一会儿在后头跟着,一会儿又往前头跑。岐黄眼睁睁地看着冬天雪在地上折腾了半天之后,一个纵跃就上了树,再下来时,从树上抓了两只鸟蛋。

她就有点儿懵,本以为自己懂些医理,锦书会烹茶做点心,这已经算是有手艺的人了。没成想啊没成想,天赐公主身边卧虎藏龙,有文有武,比起这位说上树就上树的姑娘,她那点子医理药理,真是不够看的。

岐黄默默地低下了头,有些羞愧。

白鹤染轻轻笑了下,然后开口提醒冬天雪:你老实一点,岐黄今儿才刚来,你这般折腾再把她给吓着。你家主子我找婢女也是不容易,好不容易找到个晓通医理,能在服侍我的同时再帮我打理打理药材的帮手,你再给我吓跑了。

冬天雪乐呵呵地捧着鸟蛋跑回来,看了眼岐黄,很是大气地拍了拍岐黄的肩膀:岐黄啊岐黄,你不要怕,跟了主子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这些事情你都得适应。你一定要记得,你跟的主子是天赐公主,是未来的尊王妃,可不再是从前普通富户人家。从民间到官宦,这其中的区别还是挺大的,你不但要适应,而且要尽快适应。

岐黄用力地点头,谢谢雪姑娘教诲,我一定会尽快适应起来,往后我要是有哪里做得不到位的,还请雪姑娘多指点,有错我立即就改,绝不耽误侍候主子。

冬天雪表示满意,不过对于指点,其实她也没什么经验,指点什么的,回头你问默语吧,她如今在养伤呢,再有个几日就能回来侍候了,这方面她比我在行。说完这些,侧耳听了听,立即告诉白鹤染:主子,剑影回来了。

空气中传来轻喝:用你多嘴!

冬天雪切了一声,轻功使出来声音那么大,离着老远就听见了,确实不用我多嘴。

白鹤染很无奈,似乎剑影这个性子跟谁都能绊上几句嘴,以前是跟迎春,现在迎春没来,又跟冬天雪杠上了。她不得不开口调合:行了,有新人在,你们给自己留些脸面。

剑影一闪身,出现在三人面前,岐黄吓一哆嗦,但恐惧并没有使她退缩,反而一个箭步就挡在了白鹤染身前。

她这是下意识的动作,白鹤染同冬天雪见了都很是满意。不管真遇着危险岐黄挡不挡得住,但至少她在潜意识里就有保护主子的这个心,这样的下人就错不了。

剑影还被岐黄弄得一愣,但也看出这许是主子新选的婢女,便也没说什么,只对白鹤染道:属下回来了,主子是现在有空与属下说话,还是稍等片刻?

白鹤染想了想,说:晚些时辰再说吧!我哥哥他们应该快来了,我得去看看。

剑影咧了咧嘴,属下在路上遇着了五殿下的宫车,便在暗中保护着,一直护送宫车进入天镇赐,这才先行回府。主子现在往前院儿走,慢慢逛,少爷应该就快到了。

白鹤染点头,再对冬天雪道:你不用跟着我,随剑影去吧!我如今搬到天赐镇上来,不管是上都城也好还是其它地方也好,总需要人手交替往返,也总有许多消息需要主动打探。我身边人手不多,你便辛苦一些。

冬天雪明白这个道理,今儿一早也听白鹤染说起上都城北边那个痨病村的事,当下二话不说,点头应下,转身就跟着剑影走了。

岐黄还伴在白鹤染身边,心里头对这位新主子又添了新的认识。也知道自己今后的日子或许再也不会像从前在洛家时那么安逸了,不过跟着天赐公主,却是能体会到另外一种生活方式,能够感受到另外一种人生的精彩。

她突然有些期待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