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镇上的人很高兴,山里产出多,特别是花田产出更多。还有不少山里的野果野菜,从春日里开始,几乎三季都在丰收,如果没有人收购实在是浪费。

公主府的收购为他们解决了很大一部份问题,但相比起几座大山的产量来依然是杯水车薪。于是纪伯做主,会在年后开始为天赐镇去谈销路,花瓣和果子可以做点心,也可以酿甜酒,上都城里许多酒楼茶馆都愿意要的。有着天赐公主的招牌,销路不愁。

府里人手的安排不用白鹤染操心,纪伯一个人就可以归置得很好,大厨房里也有吴婆管着事,很叫人放心。她只点了两个小丫头做自己的近侍,又让白燕语也选了一个近侍,然后忘忧院儿和白燕语住的院子各留了几个浇扫和粗使,其它院子的分配就让纪伯自己安排。

新来的丫鬟要取新名字,这是一个规矩,寓意着跟了新的主子有个新的开始,也竟味着跟从前过往彻底断绝,再没念想。

白鹤染白燕语二人坐在忘忧院儿的前堂,看着面前站着的三个丫鬟。这三个丫鬟都是十七八岁模样,长得不算好看,但胜在眉眼清秀,皮肤白皙,看起来干净清爽。

白燕语觉得很满意,就是人品如何就得看后续的相处,慢慢的品。纪伯那里过的也只是第一关,人伢子的话不能不信也不能全信,估且那么一听,什么出身来历的伢婆一张嘴,都能说得天都开了花。但里头也总有那么一句半句是真的,这就得靠猜了。

白鹤染看了三个人一会儿,先开了口,问道:府上管家说,伢婆给你们安的身份是书香世家的婢女,因为主家做文章犯了忌讳被抄家,你们就被卖了出来。这话我不是很信,便想听你们自己说说,你们被送到人伢子手里之前,是什么出身?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个子高些的屈了屈膝,开口答道:伢婆想必不敢对公主府的管家扯谎,故而说得多半都是对的。但唯有一点她怯生生地瞅瞅白鹤染,然后又扭头瞅瞅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姑娘,半晌轻叹了声:奴婢三人只有两个是丫鬟,中间站着的这位,是从前府上的小姐,我们都是侍候小姐的。

这话一出,中间那位直接就酸了鼻子,下意识地想抬手去抹眼泪,又发现手里没捏帕子,便只得作罢,不尴不尬地又放了下来。

白鹤染往她手上看了一眼,那女子十指纤长,指甲形状很漂亮,但也只是形状漂亮,指甲却被修剪得很短,一双手也显得有几分粗糙,手背上甚至有裂开的口子。

白燕语在边上轻轻叹了一声,看看自己的双手,忽然就觉得十分满足。虽然在白家的日子过得憋屈,但说起来白家也未曾太亏待过她。日子过得就算不如从前的白惊鸿那么富贵,至少她也是从小养尊处优长到现在这么大的,如今又在胭脂作坊里,多好的胭脂水粉都可着她用,一双手保护得就跟如羊脂玉一般。

人就怕比,这一比,她心里平衡多了。但再想想从前白鹤染的日子,便又有些不平衡。不过不平衡归不平衡,总归对眼前这位落破小姐多了几分同情。

做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小姐,可能习惯侍候人?话是白鹤染问的。

那位小姐抬眼瞅了瞅白鹤染,点点头,早就习惯了。我奴婢,奴婢这种人是被伢婆特殊关照的,伢婆是卖奴才,所以必须得把手里的人都培养成合格的奴才,方能卖得出好价钱。所以奴婢一到了伢婆那里就开始做苦工,所有下人该做的事每天都要从头到尾做一遍,天不亮就起,天不黑不准歇,一天一顿饭,两碗水。起初的确不适应,后来做了半年多,慢慢的也就习惯了。或许奴婢还是没有她们两个做得好,但只要能被公主留下来,奴婢一定肯好好学。她说到这里,直接跪了下来,奴婢享受过锦衣玉食,也经历过抄家流放,如今什么都不求,只想好好地活下去。求公主收留,求公主给奴婢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她一跪,边上两个也都跪了,可这两人一跪,却跪得白鹤染眉头一皱,微微摇头。

白燕语也摇了头,不行,在你们心里,她才是你们的主子,她跪了你们就也跟着跪,那往后是你们仨一起侍候我们,还是这位小姐侍候我们,而你们侍候这位小姐呢?她摊摊手,跟白鹤染说,二姐姐,再找人吧,这样的真不行。

三个姑娘傻了眼,中间那位小姐当时就慌了,立即往前跪爬两步给白鹤染磕头:公主殿下,如果您实在不能收留我,就只收留下我这两个丫鬟吧!她们从小就跟了我,本来说好我要送她们出嫁的,可是没想到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将她们也牵连进来。我知道再难遇着公主府这么好的差事了,就请公主留下她们两个,我离开,这样行吗?

身后两个丫鬟一听这话当时就哭了,说好了我们三人一起侍候主家的,小姐不留我们也不留,求求公主留下我们吧,以后我们只听您一个人的话,我们什么活儿都愿意干。

要么公主只留下我家小姐,我们两个丫鬟没事了,我们可以再找别的活,求公主殿下留下我们小姐吧,她虽然侍候人差一些,但是她知书达理,能写能画还特别会烹茶。小姐留下她做个烹茶的丫鬟也好,求求公主了,奴婢们给您磕头了。

丫鬟说完这话,实实在在地又磕起头来,那砰砰砰的声音听得白鹤染心里一抽一抽的。

这古代的奴性意识太强烈,许多人都奉行一日为仆终身为仆,即便换了东家,很多人心里也会惦记着原来的主家。当然,对她特别不好的除外。

她看着眼前这三人,心里低低叹了一声。她对待敌人可以无限凌厉,却总是看不了这种悲欢离合人生凄苦。有时候她总会想,毒脉一系人人心肠硬朗,她那父亲白兴对待自己妻女都能狠辣成那般,她这副软心肠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兴许是物极必反,也兴许是感同身受,因为不管前世今生,她都经历了太多世态炎凉众叛亲离,她知道人在那样的困境时会是多么的无助和孤独。所以她总下不去手,总能想到当初她处在那样的境地,也曾有人帮助过她,前世也好今生也好,阿珩她们四人也好,老夫人和红氏也罢,都曾有人默默地给她支持,助她走出困境。

那么当她看到别人如此,若不是大恶之人,拉一把又如何?

罢了。白鹤染又是一声叹,再问那位小姐,除了书画和烹茶,你还会些什么?

那位小姐看出事有转机,立即笑了开,大声道:我还会伺弄花草,会用花瓣做点心。伺弄花草的手艺是跟我母亲学的,做点心则是我自己琢磨了许多年慢慢练成的。因为父亲整日里都捧着书本,甚至少陪伴我,只有在吃我送去的点心时会对我笑笑她陷入了对从前的回忆中,我那时就想,如果我多送点心,多做父亲爱吃的点心,那他便有更多的时辰能放下书本,多看我一眼。所以我每天的大部分时辰都用来研究点心的做法,多年下来,手艺不说比得上皇家御厨,但自认为比外面点心铺和酒楼里做的都要好吃。

白鹤染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锦书。顿了顿,面上又现凄哀,姓氏就不提了,已经没有了,将来也不会有。

白鹤染也不追问,只道:好,锦书,我院子里还有个花草丫鬟,名叫山茶,你留下,先跟着山茶伺弄花草,我这忘忧院儿有小厨房,你若有闲工夫,便每日做几样点心,给我吃也好,给三小姐和暂住在这里的两位少爷吃也好。至于其它的,慢慢来。

锦书高兴得又开始磕头,她赶紧拦着:别磕了,额头磕红了看着也不好看。如今虽是下人,但下人也该有下人的体面,别磕了。说完,又问另外两个人,你们叫什么?

其中一个丫鬟说:请公主再赐名吧,从前的名字代表从前,已经都过去了。

也好。白鹤染想了想,又问她二人,你们以前在旧主家里侍候锦书时,可有哪些擅长?你们旧主该是个书香门弟,想必书香门弟的丫鬟也是有些熏染的。

两个丫鬟点了点头,其中一个说:回公主的话,奴婢会制香。

另一个说:奴婢略通医理。

白鹤染有些惊喜了,还通医理?你终日服侍人,如何通得医理?

那丫鬟道:奴婢是旧主府上的家生奴,自幼跟着小姐,从四岁跟到十岁。后来夫人身子不好,更需要人手,奴婢就又到夫人跟前去侍候了五年。那五年里,大夫每天都来,药方子每天都开,还经常指点我们这些奴婢平日里应该怎么做,多给夫人吃什么用什么,还教给我们药该怎么煎。我跟着琢磨了两年,便上了道,私下里翻了不少医书,后来那位大夫都说,就算是他不再来得这么勤快,夫人的身子我也能调理得好。后来果然调理好了,我便又回到小姐身边。本以为家里自此云开月朗了,可是没想到

这丫鬟说不下去了,眼泪又吧嗒吧嗒往下掉。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