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若南撅着嘴巴道:没有为何,就是赶上了,随便听听。爹爹既然明知道我在外面,却没有赶我走,那就说明是想说我听到的。既然您想让我听,那我就没有错。

冷星成拍拍额头,怎么说都是你有理,从小到大,你这张嘴就没吃亏过。也罢,是为父有意让你听,现在为父也想让你说说,别的了那桩事情之后,你是怎么想的?

冷若南思索一会儿,开了口道:皇上早就有话,东秦范围内所有痨病村都是阿染的,但现在二皇子却私底下拍人去痨病村里说阿染的不是,让村里人一个一个主动自愿地往外走,这说白了就是在和阿染抢生意,想留给阿染一个空壳子。我知道阿染看中的不是痨病村的地盘,她看中的是村子里的人,因为那些人是她一手医术救回来的,命都是她给的,势必对她极其忠心。但如今很有可能阿染只能得地盘,得不到那些人了,即便再找人填充进去,那也不是当初受她救治过的那一批,意义不同,忠心程度也不同。

冷星成点点头,确是如此,但就像你说的,命都是天赐公主给的,却能在其它人的蛊惑下去怀疑自己的救命恩人,可见这样的人也没有多么的忠心。

所以你们分析阎王殿没有立即插手去管这件事,也是想着让二皇子先大浪淘沙,将不够忠心的人淘汰掉,那么剩下的就都是得用的?

冷星成再点头,没错。阎王殿是绝对拥护天赐公主的,一旦痨病村有异动,不管天赐公主发不发话他们都会有所行动。既然到如今都没有行动,那就说明一切尽在掌握。

冷若南有些沉不住气,不管阎王殿掌不掌握得住,这件事情阿染都一定特别在意,爹爹,我想去趟天赐镇,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冷星成失笑,天赐公主回京也有几天了,你以为这么大的事她会不知道?

她知不知道是她的事,我知道了说与不说就是我的事,万一她不知道呢?我不能让这个万一发生,必须得提醒阿染小心那个二皇子。

冷星成摇头叹气,你要是把对天赐公主的那份儿心思能用在自己身上,也不至于这么大了都还没有人上门来提亲。你母亲昨日又说起你的婚事,也是急得不行。

怎么没有,以前郭家不是提过么!冷若南颇为自嘲地笑了笑,然后不屑地道,提什么亲啊,我不想嫁,我现在这样挺好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提了亲订了亲,那就有了约束,一言一行都得多方考量,我受不了那些个规矩,所以这个亲还是不着急订吧!再缓几年。我现在跟着阿染挺好的,我就觉得跟阿染在一块儿特别开心。

冷尚书真是被这个女儿气得没法没法,人家天赐公主也是要成亲的,到时候你还能追到尊王府去?你想追着人家转,人家乐不乐意让你转啊?从来都是只见你巴巴的去找上人家,人家可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你。

我现在也没天天追着她转,都是有事才在一起说说话的,所以以后我也不会往尊王府追。至于她不来找我,那是因为她真没什么事儿能找得上我的,从来都是她帮着我,还轮不到我帮她。所以今日得了这个消息,机会难得,我一定得去。爹爹你别拦着我,我得去天赐镇,我今儿听说灵犀也去了,她都去了我自然也得去啊!爹爹,我这也算是人情走动,我跟公主们走得近了,对家里也有好处,对吧?

冷星成无奈地摇头,行了,家里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家里的人情也用不着你去走动。想去天赐镇是吧?他转了身,从桌案上拿起一封信笺,信封用火漆烤过,封得很严实。既然要去就快点去,收拾收拾立即就走,顺便把这封信给天赐公主带去,就说是为父写给她的,上次你去青州的事情咱们冷家欠她一个人情,这次就当还了。

这信上写的什么?冷若南有些怀疑,爹,你该不会就用二皇子蛊惑痨病村村民这个事情,把人情给还了吧?那这人情也太不值钱了,你女儿我也太不值钱了。

说的什么混账话!冷星成恼怒,为父自有为父的考量,你把信带到就是。至于信上所说之事,那天赐公主若是愿意告诉你自然会告诉你,她若不说,那便是不想让你知道,你也不必多问。记住,出门在外代表的是我冷家脸面,把你那个性子给我收一收。

知道了。冷若南乐呵呵地接过信,想要走,迈了两步又站下,转回身来跟她父亲说,阿染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她嫉恶如仇,谁对她不好或是对她在意的人不好,她会使出雷霆手段来应对。我当初面临那样的困境,嫡公主都束手无策,阿染却义务返顾地帮了我,我就知道在她心里是把我真正地当成了好朋友的。所以爹爹,这个朋友我是会记一辈子,哪怕我将来成婚嫁人,也不会影响我将阿染当成最重要的朋友。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犹豫片刻后又道:爹爹,郭家后来乱成一团,以至于他们都顾不上我家,你以为真的是赶巧了吗?其实不是!没有乱是平地就能起的,那是阿染的手段,是她为了帮我才搅浑了郭家那潭水。冷若南说完这些,扬扬手中的信,走了,年前回来!

冷星成看着女儿出门,一走三跳地离开小院子,无奈地叹了一声,继而苦笑。

他早猜到郭家的风波不是平地而起,却没想到竟真是白鹤染的手笔。这位天赐公主的手居然能伸到那么长,也实在是再次让他刮目相看。

这样也好,天赐公主越强势,越说明他的选择没有错。他相信帮了白鹤染这一回,冷家跟白鹤染的关系应该能更近一步,而不仅止于小女儿之间的姐妹情了。

因为衙门的特殊性,户部中立多年,从来不偏不靠任何一股势力,唯一效忠的主子就只有皇上。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是一个合格的户部尚书,可是合格能换来什么?换来的是郭家的算计,是当他面临困境时的孤立无援。当时要不是阎王殿主动伸出手,就凭他一个户部尚书,真的做不了那么多事,也翻不过来这个盘。

所以他也想通了,反正皇上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他中意的就是九十两位皇子。眼下离大年也没几天了,大年宫宴时就要宣立太子,他分析着,不是九皇子就是十皇子,反正不管是这两位其中的哪一位,其实都没有多大区别。那两位一母同胞,本就是一体,再加上他如今通过郭家一事已经跟阎王殿建立了合作,又通过自己的女儿搭上了白鹤染这条线,那么将来的冷家就将不再是孤立无助的,他绝对不会让冷家再次陷入到那种危机当中。

人的潜力都是需要激发的,有些决定也是需要刺激的,冷星成知道,自己再保持中立也没有人,总归是要依附一方。好在他的选择应该是没有错,至少通过上次的事情跟阎王殿合作,皇上还没有提出异议,那就说明这条路是可行的,所以他得再进一步。

其实向痨病村下手的不只二皇子一人,大皇子六皇子的人也在暗中操作。他昨日翻看户部卷宗至深夜,成功找出几卷跟这三位皇子有瓜葛的宗册。三年前六皇子治水两年前二皇子监建园林,一年前大皇子发放赈粮,款都是从户部支出去的,帐也是面上平了,如果翻出来重查,他相信绝对能查得出猫腻。

他的灵感也是来自郭家郭箭和那小妾的事,他要先把这三个人的水给搅浑了,让他们自顾不暇,如此便能给白鹤染腾出工夫来处理痨病村的事。

身为户部尚书,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天赐镇今日很热闹,纪伯从昨儿起就开始张罗给公主府上招人买人,到了下晌,人基本已经挑全了,白鹤染也都一一过了目。

纪伯选人很有一套,基本上选来帮工的,比如说厨房车夫,还有打理花园池塘的,都是找的天赐镇本地人,这些人平时不用天天住在府里,他们是轮值的,轮到谁谁就留下,没轮到的当天做完工就可以离府回家,不耽误家庭生活。

其它的比如说各院儿的使唤丫头,还有府里门房,以及洒扫的粗使丫鬟和小厮,这些都是从伢婆子手里买回来的,签了死契,平时要求寸步不离府,除非经主子同意外出采办。

公主府有规定,所有吃穿用行,能在天赐镇上解决的全部要在天赐镇上解决,除非特别需要的天赐镇上又没有,这才会去上都城或是其它地方采办。至于平日里吃的米面菜肉这些,全部从天赐镇开在山里的菜园和农田买进,还有山里散养的鸡鸭猪河里钓上来的鱼,也都说好了有一部份专供公主府里。

山里还种了花木,桂花树桃花树枣子树等等,这些是冬天雪跑着办的,说好到了花期果期,就让负责花田的人将花瓣和果子送公主府来,全部都按照正常的价钱结算。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