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上都城的治安确实是挺好的,至少从皇宫出来一直到了尊王府门口,这一路风平浪静,除了路上遇着两家孩子听为一块糖糕打架之外,再没遇着任何意外。

当然,于本心里明镜儿似的,之所以如此顺利,那是因为自己身边坐着一位阎王殿的车夫。而阎王殿的人既然能来赶车,就这一路上在暗里跟着的护着的就也不能少了。

终于,宫车行到了尊王府门口,还离着老远于本就看到了站在尊王府门口的九皇子,不由得咧了咧嘴,心说这来得可真是快啊!这下可完蛋了,父子俩非打起来不可。

果然,天和帝下了车,一眼瞅见他这九儿子,脸立即就耷拉了下来。九皇子上前行礼,换来的是老皇帝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要不是于本在边上拦着,他都能上去踹他儿子。

众人好说歹说把他让进了尊王府里,于本抬手抹了把汗也松了口气,九皇子来了就好,这样他就不用担那么大负责了。但愿一会儿回宫的时候九皇子也能跟着,不然他还是担心。

其实老皇帝到尊王府来究竟所谓何事,于本心里多少也有点儿数,半年多以前,江越忽然消失,也不知道消息是从何处传起的,总之就是一下子所有人都说他得了不治之症,还会过病气,所以送出宫去养病了。只可惜,这一养就再也没回来过。

人们又传说江越已经死了,后来朝廷也默认了这个版本,天和帝甚至还为此长吁短叹了一阵子,说江越是这些年来自己用过最得力的人,最知他心意,就这么没了很是让他伤心。

也不知道是戏演得太足了还是怎么着,总之宫里很快就传了开,说江公公死了,皇上很伤心,整夜不眠,每每念叨起来都是老泪纵横,就想再找一个跟江越一样得力的奴才。

为此于本还郁闷过一阵子,好歹江越不在了之后也是他接的班儿,这皇上整这么一出,不就是说他侍候得不如江越好吗?也是,确实不如江越贴心,跟几位皇子的关系也没有江越那么好,可他也在努力啊,他相信以后慢慢会好起来的。

结果就在一个多月前,又有传闻,说十殿下在青州那边遇着了一个跟江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不管是年龄还是外貌甚至身高体态,都跟江越像到了十成。于是十殿下派手下就把他秘密地给送了回来,现就住在尊王府,似乎是身上有伤,说等养好了伤之后就送到宫里。

于本当时就想,这不是坑人么,送到宫里可就得当太监了,好好的一个小伙子给人硬来一刀,多渗人?太惨绝人寰了。天和帝到也是这么想的,于是话里话外就透露出不要那个人进宫当太监的意思,但却说自己想收个干儿子。

于本直到现在还觉得这老皇帝是想一出是一出,不过他也有另外一种猜测,那就是:江越根本就没死。所谓的重病不治只是一个幌子,事实的真相就是皇上想收他为义子,但不好收个太监,于是就给他换了一个身份。

可换个身份就能成功的吗?太监跟正常男子就是不一样的,哪怕贴了胡子,一举一动一开口说话还是会暴露,这要如何掩饰呢?还有,皇上为何非要认个干儿子啊?

他已经在默默的做心理建设,不管一会儿看没看到江越,都不可以惊讶,要沉稳,要配得起总监太监这个职位。更不能激动,虽然也算是久别重逢,但叙旧的日子在后头,不急在这一时。一会儿只管听着看着,什么都不能说。

可当他跟着皇帝和皇子进了屋,往屋里一瞅,还是大吃了一惊

江越如今已经能下地了,且行走自如,人们到时,他正跟尊王府里的管家在下棋,人们听到江越说:老魏,咱们就输这一盘,谁赢了,往后这尊王府就听谁的,怎么样?

尊王府的总管太监魏然是苦着一张脸劝他:小爷,您就别拿老奴开涮了,王府里头管事的都得是公公,您这好不容易总不能越活越回去吧?

魏公公说得对!声音是九皇子发出的,只见他上前一步,一巴掌拍到江越头上,怒道:你还有没有点儿出息了?你十嫂费了多大力气把你给治好,你还要来管尊王府,你是太监没当够怎么着?要不本王送你到净事房,再挨一刀?

这话刚说完,老皇帝也走了过去,抬腿照着他九儿子的屁股就踹了过去,一边踹还一边喊:你要是敢躲,老子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九皇子自然是不敢躲,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

你要是敢给他来一刀,朕就给你也来一刀,给你们几个都来一刀。这江山你们要是不爱要,朕就随便给个谁,到时候你们就都别惦记。

九皇子无奈地说:我们可以不惦记,但您也不能随便就给了谁,江山社稷还是要有规矩的。当然,儿臣适才也只是说说,并没有真给他来一刀的意思,父皇息怒。

于本都看傻了,他能想像到江越没死,也能想像到这一切都是老皇帝演的一出戏,就是为了给江越一个新身份。可是刚刚他听到了什么?你十嫂费大力气把你给治好?治什么好?治什么了?还什么再来一刀,江越不是已经挨了一刀了么?还能往哪儿来?

他浑身一激灵,一股子寒意袭了上来,一个念头不可控制地在脑子里炸了开:江越好了!

对,好了,不再是太监了,被白鹤染给治好了。

于本再次懵了,太监治好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割掉的东西又长了出来啊!那东西还能再长出来吗?古往今来,为了保护后宫,老祖宗们研究了一代又一代,终于研究出一手阉割绝技,干净利落,不带留一点儿后患的,更不可能再长出来。难道这手艺在白鹤染那里败了?

他知道白鹤染是神医,但也没有这么神的,若是真的,那白鹤染就不是神医,而是神仙!

眼瞅着于本呆呵呵地愣在原地,江越看着就想笑,但到底还是没笑出来。

他知道,有些话不能跟谁都实说,有些事点到为止才是最好的状态。于本也是太监,虽然他认为于本是朝廷对皇家是真心实意的,但那也是在他是太监这个事儿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如果让一个太监知道割掉的东西还能再长出来,如果让太监知道世上还有这种神奇的医术,他不敢保证于本们的心里会没有波澜。

这道理江越懂,九皇子懂,天和帝也懂。但后两位却并没有打算瞒着于本,甚至都没有请他出去,就当着他的面说话,当着他的面揭底。虽然话不是直接说给于本听,可于本站在这里听上一会儿,事实真相也就都明了了。

江越有些担心,几次给他九哥使眼色,但九皇子就像没看到一样,只顾着跟天和帝说话。

他说:父皇,如今凛儿不在京里,儿臣几个也管不住您,但私自出宫这个事儿您做得实在是太鲁莽了。身为国君,您可知私自出宫是多大的事?您可知这一路上会遇到多少危机?父皇,上都城不是铁板一块,儿臣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您万千谨慎。

老皇帝气乎乎地闷哼一声,反驳道:朕这就是在考验你,考验你的阎王殿。

那您也不能以身犯险去试。九皇子劝得苦口婆心,这万一路上出点儿什么事,您让东秦怎么办?还说要立太子,凛儿都还没回来,您出事了太子的事怎么办?父皇,没做完的事情还有很多,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您听儿臣一句劝,待咱们迎了小十一回京,给他封王分府,再待凛儿回来宣立太子,朝局稳定,这些事都做好之后,您想游山玩水,儿臣陪您。

当真?老皇帝有时候就跟个孩子似的,特别是一上了岁数就更是小孩子心性,听说可以让他游山玩水,他是恨不能现在就把太子给立了。于是他问他九儿子,凛儿何时回京?

九皇子想了想,说:大年应该差不多,最晚上元节之前也能到京。

老皇帝搓搓手,太好了。再看看江越,你身子如今可好?朕瞧着是没什么事了。

江越笑着点头,是没事了,早两个月前就能站着尿尿了。

老太监魏然看得是一脸羡慕,但丝毫没有嫉妒。他已经这个岁数了,早就断了念想,何况他看着十皇子从小长到大,到老了能在尊王府里养老,已是很知足。于是他还替江越说话:小爷恢复得是真好,昨儿个今生阁的太夫还又来了一趟,说基本上就跟正常男人没有什么区别了,只是想要娶妻生子就还要等一等,以他的医术是瞧不准的。

老皇帝一愣,什么意思?还不能娶媳妇儿生孩子?今生阁的医术都瞧不准,那谁能瞧准?说到这儿突然抽了抽嘴角,该不会是让阿染亲自来瞧吧?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