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皇后最终还是放了灵灵犀离开,看着女儿欢欢喜喜地跟着她五哥走,陈皇后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更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才答应君灵犀走这一趟。

其实她是愿意女儿跟白鹤染多接触的,甚至从前君灵犀要住到文国公府里去她都没有意见。可是天赐镇她就犹豫了,一来太远了,二来她是皇后,她处在权力的中心,处在权力的漩涡之中,她太知道那个看似平静和美的天赐镇,暗地里隐藏着怎样的危机。

那是什么地方?仅仅是一座镇子吗?不是,那是封地,是皇家给一个外姓公主的封地。虽然封地依然是由阎王殿操持着,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就是一个幌子,是皇家为了掩人耳目堵人口舌设立的一道门面墙。

阎王殿是什么?阎王殿是老九为了让他唯一的胞弟不受人欺负,一举创立出来的一个特殊的衙门。所有人都知道老九是阎王殿殿主,但又有几个人知道,实际上整个阎王殿都是老十的。老九这个殿主的话他们可以不听,但十皇子的话必须听,这是死规矩,雷打不动。

所以阎王殿去管天赐镇,明面上是代表朝廷,可实际上那就是老十在帮着自己的媳妇儿,转来转去都是他们两口子的事,跟朝廷不挨着。

天赐镇是独立的,别人不知,她知,皇帝知,皇帝的那些个儿子也知。

所以她怕,老十不在京里,白鹤染虽然也有高明手段,可那毕竟就是个小姑娘,总有疏漏。她在许多事情上都可以无条件地相信白鹤染,但关乎到女儿的安危时,她就有些犹豫了。

这种犹豫不是对白鹤染人品的犹豫,而是对白鹤染所面临的局面的犹豫。

天赐镇太危险了,多少双眼睛日以继夜的盯着,她怎么敢把宝贝女儿往那地方送。

可最终还是送了,促使她点头的原因是什么呢?是五皇子的求情?还是对白鹤染的信任?又或是因为知道红忘也要去天赐镇?

对,应该是因为红忘吧!陈皇后想,最终促使她点了头的,还是因为红忘。

君灵犀一直以来都对红忘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只要红忘出现,或者哪怕只是提到红忘,她都会显得十分积极。当娘的没有看不出女儿心思的,凭心说,陈皇后她对红忘的印象也很好,一来红忘是白鹤染的哥哥,二来红忘如今认祖归宗归在红家,红家是个什么氛围她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而且让她十分满意。再者,红忘长得好,虽没长成君家几个儿子那样,但搁在上都城里,那也是能挑得上前五的品相。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是真的很希望君灵犀能够嫁在上都城里,这样她就不用受分离之苦,可以想见到女儿就能见到女儿,不管女儿是受了委屈还是过闷了日子,她都能搭把手。

所以她相中红忘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为这个,而且他还希望君灵犀能早日把亲事订下来,也省得她终日担惊受怕,怕将来有一日君灵犀会走上和亲的路。

真的,只要一想到身为东秦的嫡公主,君灵犀很有可能要被送去和亲,她的头就疼。君灵犀长到十三岁,她的头就疼了十三年,这颗心怎么都放不下。

可是红忘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他的心智不健全,他甚至是个傻子。虽然白鹤染保证能够治好,可是拖了这么久都没给治,可见这个病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治得好的。万一治不好,她的一切希望就都得落空,因为没有人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傻子。

不过老五今儿的一番话又给了她希望,也正是因为这个希望,她一咬牙,放君灵犀去了。

老五跟她说:母后,阿染让儿臣送红忘过去,是要给他治病的。

她得到过一个消息,据说五皇子之所以回京晚了,之所以折了那么多手下,就是为了要去给白鹤染采一析寒极草。而之所以要采那寒极草,就是为了要给白鹤染治病。

如此,她总算是明白为何白鹤染一直拖着不给红忘医治,也终于明白白鹤染说在等一味药的事是真的。同时她也明白了,原来总觉得老五对白鹤染有那么点意思,竟也是真的。

陈皇后很佩服白鹤染,连天和帝都曾说过,老五这只狐狸很难交换他的真心,你永远都不知道他的那脸狐狸笑下面,究竟藏着什么心思,哪怕是亲爹亲娘也别想去猜。他用了这么多年修炼出一模狐狸面孔,为的就是把自己彻底保护起来。却没想到,在白鹤染这里露了馅。

这就是今生难预料了吧!谁也不知道会遇见谁,会相中谁,更谁也不知道,谁最终会折在谁的手里。哪怕你为自己的一生做过无数次设想,最终的结果却跟你的设想完全背道而驰。

天和帝下朝,回了昭仁宫,见陈皇后端端坐在椅子上在那儿出神,便也没出声打扰,只在她旁边坐了下来,端起宫女端上来的茶喝了一口,然后便将这位皇后仔细端详起来。

陈皇后如今年轻,一张脸比实际年龄小了得有个二十岁上下,连眼角的细纹都消失不见了,皮肤也好得吹弹得破。要不是因为梳了凤髻,真就是一副怀春少女的模样。

这样的容貌,陈皇后已经保持了半年多了,他曾多次提出让她恢复本来的模样,说人还是正常一点好,该是什么岁数就长什么模样,别一天到晚整的跟妖精似的。

但陈皇后不乐意,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年轻的时候你没喜欢过我,那么等到我们都老了,我就也没有必要为你的感观而活。我们只是扮演好夫妻的角色,只是尽到做帝后的责任,管好这个天下就足够了。至于我是年轻还是苍老,是好看还是不好看,这都跟你没关系。

他其实很想反驳,但是再想想,又觉得人家说的话也没什么不对之处。

陈皇后也有过最好的年华,且在那最好的年华里嫁给了他。但是他呢?当年的他半点宠爱都没有分给过这位皇后,只一心一意宠爱着老九老十的亲娘。只在每月初一十五的日子里走进昭仁宫,例行公事一般播洒天恩雨露,给了她两个孩子,结果还没了一个。

这位皇后贤良淑德,从没为争宠的事哭过闹过,而且身为皇后,她把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所有一切需要皇后出席的场合,她都会完美配合,说话得体,行事到位,并且成功地弥补了他的所有缺憾之处。如果说皇后这个位置只是一份工,那么无疑,陈皇后是做得最好的。

他不是不想成全她爱美之心,只是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总不能告诉陈皇后,朕一看到你年轻时候的模样,就能想到当年的那些事情,那些人。而想得最多的,还是老九老十的娘亲,还有江越的娘亲。

人可能就是这样,一直陪在身边的人反而不会去珍惜,反反复复思念的都是故去的旧人。

也许是因为故去的人再回不来,所以把最多的思念给了她,他不只一次的想过,如果那位旧人还在,一直活到今日,他是否还会把那份感情一直维持到今天?

应该是会的吧!老皇帝苦笑,又喝了口茶。

都说皇帝不是专情的人,更不是长情的人,他有无数后宫佳丽,他有无数儿子女儿,所以他的心就得分成很多份,不可能只为一个人而活。

可人是不能为一个人而活,但心却可以为一个人而专。旧人故去,之后他只得江越一子,君灵犀一女。后宫数不清的女人成了摆设,多看一眼都觉厌烦,对男女之事再没了半点兴致。

那一子,是缅怀之情。那一女,是他对陈皇后失去八皇子的愧疚与补偿。

他心里明白,那不是爱,那跟老九老十的娘亲是不一样的。

可是今日他看着陈皇后,突然又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旧人还活着,如果一定要让他在陈皇后和宠妃之间选择一个的话,他最终是会选择陈皇后的。哪怕是两个之中只有一个能够活命,他肯定也很选择让陈皇后活下来。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她是皇后。

现实就是这么残忍,他身为皇帝,可以无限宠爱一个女人,可以给那个女人想要的一切。可是当这一切与他的天下互相冲突时,他就算再不忍,心再疼,也要选天下。

这是每一位国君必须要做的选择,必须要走的路。当然,昏君除外。

老皇帝看着陈皇后看了老半天,最终还是重重地叹了口气。陈皇后别过头来,微皱着眉:下了朝就专门跑到本宫这里叹气的?如果你只想叹气,那就回人铁清明殿叹去,本宫今日心情不错,不想被你的坏情绪影响。

天和帝一脸的无可奈何,朕是皇帝,你是不是适当的给朕点面子?正常来说,皇后一般听到皇帝叹气,都会很关切地问一句,皇上,您怎么了?是不是有事烦扰?虽说后宫不能干政,但也不妨说与臣妾听听,说出来就会好受些。

此一番话,换来的是陈皇后结结实实一记白眼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