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数月无大浪的无岸海又起了风浪,浪高五尺,让海岸边的人不得不步步后退。

原本打着白鹤染的大旗往前冲的将士也不得不退下来,一个大浪拍得一名将士摔倒在地,眼瞅着就要被大浪卷到海里去,幸得边上的人扯了他一把,这才捡回条命来。

将士们心头大骇,一个个的脸都白了,有人问:是不是大啸又要起了?

为首将士摇摇头,不会,你们看这浪,只翻了几个滚,这就已经退了,跟上次大啸不一样。只是他目光又往大船所在的方向看去,目及之处却再不见那艘大船。

其它人也发现不对劲了,船哪去了?那艘大船怎么不见了?该不会被大浪卷到海里沉了吧?不对啊,那亭子还在,亭子都没事,那艘大船可比亭子大多了,怎么可能轻易就沉?

不能跟那亭子做比对,那亭子一直都在,从无岸海分成无数湖泊那时起,一直到如今又连成大海,亭子水涨船高,从未有过变化。所以亭子没事,不代表船没事。

船会有事吗?说话的人声音都有些发抖,如果在船上的真是那位姓凤的皇后,真是来找咱们王妃的,那这船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沉了,咱们可怎么跟王爷和王妃交待呀?

不像是沉了。有人指着海上说,你们看,海面起了雾,就跟无岸海起大啸之前的那种迷雾是一样的。再看那亭子,四周也有雾,这雾再浓下去怕就要看不见亭子了。说话的人四十来岁,是这群将士里年纪最大的一个,他说出自己的分析:依我看,这海雾应该是伴着刚才那几个大浪一同漫起来的,那艘大船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海雾给遮住,等我们再去找时自然就看不到它。你们再看,现在那亭子也快要看不见了。

果然如他所说,随着海雾起得越来越重,那只一直伫立在海中间的亭子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从若隐若现到彻底消失,连一柱香的工夫都没用上。

迷雾渐浓,一点点向岸边蔓延,终于,无岸海彻底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这才是真正的无岸海。为首的将士说,这才是我们所熟悉的无岸海,只是可惜,那艘大船眼瞅着就能靠岸,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遇了迷雾,怕是要迷失在海上了。

据说这不是迷雾,而是海阵。有懂行的人开了口,据说是千年之前的奇人异士亲手布下的,一直以来从未有人能穿越过去。所以无岸海就被传说成了没有岸,而实际上它是有岸的,只不过我们看不到,也过不去罢了。

这事儿怎么办?头儿,现在殿下已经走了,咱们该跟谁禀报去?

为首的人想了想,下了决定:八百里加急,将大船和亭子以及海雾又起的事情传回京,直奔尊王府。若王爷还未回,就将急报呈给咱们王妃。再想想,补充道,也跟白将军说一声,问问他有没有话要带回家里,如果有,一并传回去。要过年了,咱们都回不去家,白将军的女儿快出嫁了,他肯定有很多话想跟家里说。

手下人立即去办。

上都城,天赐书院

东宫瑶看着面前书生模样的人,好生纠结:你的学问没问题,又是染姐姐派人送来的,那肯定是能留在书院教书的。可你什么都好,就是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这点让人很担心,人怎么可能会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呢?如果连名字都记不住,那你是怎么记住学问的?不行不行,你再想想,使劲儿想,好歹想起来姓什么,我好给你记录在册,以后就算是书院的人了。

那个书生站在东宫瑶面前,挠挠头,像是在极力回想,可想来想去还是没想出什么结果来。于是只能好言祈求东宫瑶:小姑娘,你就行行好,别追问我这名字的事情了。我叫什么都成,要不你随便给我写一个,你写什么我就叫什么。或者你姓什么?我跟你姓。

少抄我们家便宜!东宫瑶不乐意了,还跟我姓,你凭什么跟我姓啊?我们东宫家族虽不是什么名门旺族,但好歹在京城也是有名有号的。不行不行,你不能跟我姓,你还是自己想一个吧!实在想不起来原来叫什么,那你就自己给自己取一个有意义的,好记的。

书生觉得也有理,仔细想了一会儿,眼一亮,既然忘了名字,那我就叫忘名好了。

东宫瑶听了就笑,你到也是省事,行,有个名字总比没名字强。书院里记录人头的差事落在我这儿,我就得做好了。现在我就给你记上,明儿起你就可以教书。染姐姐送过来的人一准儿没错,连我们这里的先生都说你学问极好呢!

忘名点点头,是,我早先是要考状元的,可是后来家道中落,慢慢的就没了那个心思。他一边说一边揉自己的脑子,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一些事情,但又不知到底忘了什么,今日到是小姑娘你提醒了我,原来我忘记的是我的姓名。不过没有关系,本就孤身一人,姓甚名谁已经不重要了。就叫忘名也不错,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他说完,从东宫瑶手里接过两身长衫头巾布靴,还有一套被褥。边上有书院帮工的人上前来帮忙,顺手还给他拎了一桶炭。东宫瑶告诉他:书院有书院的规矩,教书先生们的衣裳是统一的,发放两套,用来换洗。你在上都城里没有家,那便住在书院,被褥都有我们提供,还有这桶炭,冬日里烧的,烧完了再过来取。只是你一定要记得,夜里睡觉时必须把炭火给灭了,你可以在睡觉之前烧,屋子热了之后就灭掉,否则很容易窒息身亡。

忘名点点头,我记得了,多谢你,小姑娘。

东宫瑶摆摆手,不用谢,去吧,我也要去忙了。

昭仁宫。

君灵犀一手死抓着她五哥的袖子,一手死抓着她母后的袖子,哭叽叽的,苦苦哀求:母后,好母后,你就让我去吧,我保证不招灾不惹祸,我一定听染姐姐的话,她指东我就往东,她指西我就往西,她要是哪都不指,我就在原地站着哪都不去,行吗?求求你了,让我去吧,我在宫里真的是待不下去了啊!母后,可怜可怜我吧,我都快长毛了。

君慕丰听着这话将人仔细打量,没长毛啊,水灵着呢!

陈皇后也说:放心,再关个一年半载的你也长不了毛,实在长了毛就多沐浴,用开水,褪猪毛都是那么褪的。哪都不许去,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母后!君灵犀大叫,母后你怎么心这么狠啊?我不过就是想去天赐镇上住几日,反正也快过年了,过年时染姐姐一定回京赶赴宫宴的,到时候我就同她一起回来啊!

你也知道还有几日就过年了,那不如在宫里多等几日,过年时就能见着你染姐姐了。

可是我想去天赐镇啊!我想去公主府啊!之前不是还说我可以过去玩吗?这怎么真要去了就反悔了?母后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你要真不同意我就去求父皇了,再不济我就逃宫。反正也不是逃了一回两回,我都逃出经验来了,我们自己看着办吧!

她松开陈皇后的袖子,站到了她五哥身边,五哥,你别光站这儿看热闹,你帮我说说情啊!你不能这么不讲义气。

陈皇后撇了她一眼,你五哥跟你之间能有什么义气可言?他同你是小时候够亲近啊,还是长大以后往来多?我记得你染姐姐同你五哥闹腾那会儿,你还跑到凌王府去骂人来的吧?这会儿知道讲义气了,他跟你哪来的义气?怎么讲?

五皇子无奈了,这陈皇后这张嘴啊,是真厉害。表面上是在训自己闺女,实际上这话不就是给他听呢么。这意思是从小到大,你这个当五哥的都没怎么照顾过妹妹,你跟你妹妹之间是一点儿义气都谈不上,亲情就更别提了,淡得很。

他不能不说话了,母后。五狐狸陪着笑脸叫了一声,母后此言差矣。皇妹之所以儿时少与我往来,主要是因为在年岁上我与她差得多了些,她玩耍的时候我都已经分府另住了,所以小时候往来确实不多。但之前她去凌王府那件事,我是真没往心里去。兄妹之间嘛,吵个架绊个嘴是常有的事,不能因为这个就生份了。我打从心底里还是惦记灵犀的,所以这回去天赐镇,母后如果放心,儿臣就替灵犀求个情,请母后开个恩,放她去吧!

君灵犀兴奋了,五哥说得对,到啥时候我们都是亲兄妹,染姐姐跟五哥都和好了,我们亲兄妹之间哪还有那些个仇怨的呢?是吧五哥?

君慕丰点头,灵犀说得对。一会儿五哥还要去红府一趟,这次去天赐镇主要是因为你染姐姐让我把红忘接上,把他送到公主府上去。

红忘哥哥?君灵犀兴奋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