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无岸海里有船来

在剑影眼里,白鹤染在许多事情的处理上都有她自己的那股子劲儿。

她不是懒,也不是真的没精力,而有些事情她打从心里就不想管,就不想碰触。有很多事情都是逼到了眼巴前儿,她不得不做,这才迎面而上,将事情包揽下来。

当然,除了解毒下毒和看病救人以外。

就好比痨病村这个事,他一直觉得白鹤染最初的想法只是想把痨病丸推出去,把这种病给治了,让百姓不再受痨病之苦,不再因为得了这个病而家破人亡。

可是没想到治痨病把她给治成了东秦名人,治成了全天下痨病患者的救命恩人,活菩萨。

而皇上和十殿下又在这种时候推波助澜,将天赐镇赏赐给她,成为封地。

剑影想,他家主子其实从骨子里是不愿意承下这个活儿的,因为管理那么多封地很麻烦,很费神,很占时辰,也很容易就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儿。

但是她有选择吗?根本没有,所以只能受着,还得笑着,像是领了多大的恩惠。

实际上,她厌倦死了这样的生活,她真正想要的,应该是山间田园,几间小屋,几亩肥田,守着青山流水,养个猫猫狗狗呃,豹子也行。然后男耕女织,打柴钓鱼,谈笑人生。

这才是她的心中向往,所以她才对现在这一切都没有太多热情,不愿多想,什么时候事到临头了不得不面对了,她才会无可奈何地接过手来。

她想要云卷云舒,可惜,从她遇到十殿下哦不,应该是从她出生在文国公府的那一刻起,命运就由不得她自己做主了。

剑影觉得自己有点儿心疼这位小主子,这才十四岁的小丫头,都没及笄呢,肩上却要挑这么重的担子,老天何其不公?可是老天又何其眷顾她,将最好的都给了她,一身医术,一身毒法,一身武功,还有最好的夫君。

在外人眼里,她如此富有,坐拥封地,几乎站在权力的巅峰。可是在她自己眼里呢?她却又是那样的贫瘠,没有爹疼,没有娘爱,家不成家,宅不成宅。

唉。亭子里留下剑影一声叹息,人一闪身,融入夜幕。

青州以西,无岸海边,大湖已经不再是大湖,水面扩大,再见不到边沿。无岸海正在慢慢的恢复它原来的样子,只是没有再肆虐翻涌,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有几名将士站在海岸边,远远望着海里伫立着的那只亭子,越看越觉得渗得慌。

有人说话了:之前这里还是湖泊的时候,亭子立在那儿也就立在那儿了,可现在海水都涨起来了,按理说以那亭子所在的位置,它应该要么被冲走,要么早就被完全吞没才是,这怎么还搁那儿立着呢?不但没冲走也没沉,它甚至都没矮下去。那是什么神仙亭子?

有人回答他:据说天赐公主知道那亭子的来历,咱们十爷也知道,如今看来,这亭子非同寻常,绝不是咱们能够理解得了的。这人一边说话一边回过头去,就在他身后不远处,有一面大旗高高飞扬着,旗上写着三个大字:白鹤染。

这是十殿下临走之前新做的旗子,目的就是将天赐公主的名号打出去,像是在吸引什么人,也像是在留一个讯息,为了给什么人看到。他们日夜换岗轮流驻守,就为监视无岸海所有异动,可迄今为止,除了那只奇怪的亭子之外,似乎并没有异常发生。

这人正想着,忽然身边有人扯了他一把,快看!那是不是一艘大船?扯他的人伸手往海面上指,那里,亭子后面,你们往左边站一点就能看到。快看,是不是一艘大船?

说话的人很激动,甚至都跳了起来,无岸海里怎么会有船?船头是冲着咱们这边的,难道是从对面来的?无岸海可以通航了吗?船上究竟是什么人?

这一连串的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得上来,但是那艘若隐若现的大船却被许多人都看见了,还有人看到那艘船的船帆上印着一个大字,好像是凤!

凤?凤是什么意思?为首的将士拧着眉毛思索,按说印在船帆上的应该是名号,可凤是什么人的名号?他问身边的人,你们听说过凤这个姓氏吗?咱东秦有姓凤的旺族吗?

身边的人连连摇头,姓凤的百姓人家肯定有,但旺族没听说过。老大,这船不像是东秦的,咱们这头封着海呢,沿线都有把守,不可能有船出海。那艘船的船头是对着咱们这边的,十有八九是从对面来,要么就是从其它小国入的水,然后再朝着咱们这边来。

意思是他们想通过这种方法来进攻我东秦?人们都听笑了,有人分析:可是,哪个小国有实力造艘大船在无岸海中航行?之前他们进犯唐兰国土,被我们打得北都找不着,夹着尾巴滚回了老家。这也算是伤了些元气,怎么着也得养一阵子吧?哪家会这么急不可待地弄艘大船驶进无岸海?再说,船再大也只是船,上头能装几个人?几十个人顶天了,就算能装一百人一千人,那又能顶什么用?都不够我们塞牙缝的。

如果不是其它小国,那就只能是对面的未知国家了。为首的将士又开了口,话音里带着些对未知的恐惧,从前都说无岸海是没有岸的,可是也有传闻,说无岸海只是太大了,海上又有重重迷雾,所以看起来像是没有岸,可实际上四面八方都有国家。我东秦国土再大也不能单守一岸,沿线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国,甚至再远一些还有我们所未知的大国。但是对于无岸海对面还有国家这件事,就连几位皇子殿下都不敢十分确定。

他一边说话一边注视着那艘大船,船离得还很远,看不太清楚,只能勉强看出船头是对着他们这边的,船也是在往他们这边航行,就快要接近那个亭子了。

凤队伍里有人嘟囔了一声,之前不是有个疯书生么,是不是提到无岸海的对面有一个国家,那个国家有一位姓凤的皇后?会不会是那个皇后的船?

这话被身边人听到,听得毛骨悚然。

无岸海的对面一直都是个传说,甚至无岸海本身也是个传说,关于无岸海的传说千千万,可真正能被验证的又有几个呢?姓凤的皇后不只疯书生提出过,民间也隐有传闻,特别是在医者间,那姓凤的皇后俨然是个神话般的存在,可治世上一切疑难。

在东秦还没有天赐公主以前,据说民间有人在家里将那位姓凤的皇后当神仙一样供奉着,以保家人身体康健。更有医者将她视为医仙医圣,跟祖师爷一样的待遇。

好在后来东秦有了天赐公主,人们才渐渐地将那位姓凤的皇后给淡去,开始接受自己的神医公主。但是姓凤的皇后一说,却依然流传在民间,特别是疯书生的杂记写出来之后。

难道会是她吗?人们盯着那艘船,想着这种种可能,都觉得像是神话一般,甚至有人提出问题:如果真是那位姓凤的皇后,如果她真在我们这里靠了岸,那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们甚至从来都不敢想像无岸海里还会有船。哪怕如今的无岸海跟过去不太一样了,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有大船航行啊?

你们快看,船好像停了。有人又往海中间指,它是不是停了?就停在那个亭子边儿上。它要干什么?是船上的人想要看那个亭子吗?

将士们很有冲动凑上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他们的脚步都已经往前冲,半条腿都在海里了。然而,波涛翻涌,阻住了他们继续前行的路。

那艘船在干什么呢?好像有人从船上下来,进入了亭子里。可是他们看不清楚人脸,因为离得实在太远了,只勉强能分得清那似乎是个女子,但穿的是什么却完全看不出来。

那女子在亭子里转来转去,转悠了许久,又在一个地方站立了许久,然后蹲了下去,像是在哭。船上又下来一个人,是男的,走到那女子跟前将人抱了起来,是在安慰。

再过一会儿,两人重新上了船,船还停在亭子边,有人站在船头往他们这方眺望。

为首的将士突然心中一动,立即大声吩咐手下:快!快把咱们王妃的大旗给打起来,快点,越高越好,往前移,快往前移!

也不怎么的,他突然就觉得白鹤染跟那艘船上的人是有关系的,不管那艘船来自哪里,很有可能就是来找白鹤染的。他始终记得十皇子临走之前的吩咐:这大旗日夜不可放下来,这里日夜都要有人看守,若有人从海中来,提起你们王妃,务必将人留住,再传讯回京。

对,他想起来了,十殿下和王妃一直在等人,等海上的人。

那么,就是在等那艘大船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