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上都城东南西北各有一个痨病村,距离远近不一,但总归是围绕着上都城存在的。

白鹤染的痨病丸目前为止已经让东秦土地上任意角落的患者受益,基本上痨病村已经名存实亡了,就算依然有痨病村的存在,那也是因为被治好了病的人无家可归无处可去,所以依然选择留在那里,继续自己今后的生活。

因为天和帝早就有话,所有痨病村都赐给了白鹤染做封地,所以只要白鹤染不发话,那些人就可以永远住在痨病村的地盘上,没有人会去赶走他们。

其实时值今日,依然生活在痨病村里的人们都是在等,等白鹤染发话建立天赐镇,等他们的生活环境有所改变,等一个新的户籍,也等一个光明且美好的未来。

所以他们活得算是安逸,因为心中有希望,也算是暂有居所,需要的只是耐心等待而已。

但这并不是全部,依然有一部份人情绪相对躁动,性子也不够平和。特别是当听说第一座天赐镇建立得有多么多么好之后,他们就更是着急。

自己着急还不说,他们还将这种情绪传染给了其它村民,甚至有些人还认为是天赐公主放弃了他们,不会再给他们建设新的家园了。

这种情绪的存在就给了有心之人可乘之机,于是有人在暗地里做手脚,开始派人进入村子,潜移默化,分崩离析,开始劝退,开始说天赐公主有多么不好不好,说她为了权力才建的天赐镇,甚至还传说早晚有一天天赐公主会带着天赐镇的人造反。

古人对于造反一说是十分敏感的,都说民不与官斗,他们哪来的本事去造朝廷的反?

有人说天赐公主的胆子也太大了,更有人说我们如果一直等在这里,她好好建设镇子,好好过日子也就罢了。但若等她来了就摇旗呐喊振臂高呼,难不成我们就要跟着她去造反?

君慕丰说:我也刚回京,暂时打听到的也就是这些,还是听说了老头子要你在上都城四周建立四座天赐镇之后才留意的。这事儿你得仔细思量,要想听老头子的话立起四座天赐镇来,那么眼下就不是你窝缩在这里安然享乐的时机。当然我打听到的也不一定都是准确的,具体情况怎么样,你要么去阎王殿找老九,要么等凛儿回来。

他一边说话一边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小姑娘微皱着眉,眉眼间带着愁绪,像是在认真思索,但偶尔唇角上扬,轻轻哼出一声,也是轻蔑和讥讽。

他就很有冲动想伸出手去揉揉她那一头细软散乱的发,甚至手都已经伸出来了,却不怎么的又转了弯,最后又一手指头戳在云豹的背上。

云豹很郁闷,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它?

白鹤染也很郁闷,你干嘛老是戳它?它还小,正在长身体呢,你万一戳着骨头给戳伤了怎么办?我总不能养着一只半身不遂的云豹吧?

他愣了愣,什么叫半身不遂?

就是瘫痪!你总这么戳它的后腰很容易瘫痪。

君慕丰真是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合着你是真把它当人养?还后腰,还瘫痪,它要是那么容易就瘫痪,那它也不配做一只云豹。没听说养个小兽还这么娇里娇气的。

反正你就是不许戳它。小姑娘很护宠,我怎么个养法是我的事,小豹子这么小年纪就跟母亲分离,它的焦躁不安和艰难不是你能理解得了的。我感受过这种困境,我亲眼看到我的母亲死我面前,它甚至比我当初还不如,因为它现在生存的环境里,没有一个是它的同类。我既养了它就要好好养它,就像你说的,就当是个伴儿,谁都需要一个伴儿。

他无言以对了,只叹了气道:随你,我以后不戳它就是。但我同你说的事你也得放在心上,另外他顿了顿,犹豫片刻,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虽说阎王殿事务繁忙,不可能把精力分给你这边太多,但这么大的事老九至少应该同你说一声。他说完,站起身来,好了,时辰不早,我也该回去了,你早点睡。另外你别忘了你那哥哥的事,寒极草搁不了太久,得尽快入药。你若腾不出工夫来,明日我就亲自走一趟,去红家接他,给你送来。

白鹤染点头,也好,那就麻烦你再跑一趟了。等人送到了若没事的话就不急走,我请你吃饭。说到吃饭她又来了精神,我的公主府来了新厨娘,饭菜的味道做得很好,还有一种豆沙馅儿的团子,炸的,特别好吃。明儿你来了我再让她炸,你也尝尝。

君慕丰也笑了开,好,你高兴就好,那我走了。

恩,小心些,路上注意安全。她下意识地叮咛,听在他耳中是与众不同的关怀,可话在她心里,却是一个妹妹在说给自己的亲哥哥听。

或许她的感受他一辈子也不会懂,而他的感受,她也一辈子都要避。

君慕丰走了,白鹤染还是坐在亭子里,怀中抱着云豹,一下一下抚着小豹子身上的花纹,抚着抚着就把小豹子给抚睡着了。她没有再将云豹放回笼子里,而是一直就这样抱着,像抱着一只大号的狸花猫,一人一豹,互相取暖。

剑影。小豹子睡熟,她轻轻地唤了一声。夜幕里,剑影闪身而出,落在了她的面前。

主子是想问痨病村和阎王殿的事?他主动开口,把这个话题扯了出来。

她点头,恩,也不算是问,就是叫你出来一起分析分析。她指指对面的位置,坐。

剑影没坐,属下就站着吧,站着习惯,打从进了阎王殿,就没学过跟主子平起平坐。

可是你站着我跟你说话就要仰头,我很累。她真无奈,这个事儿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要么你坐下,要么我站起来,如此我才能舒服些,你选吧。

那还是我坐吧。剑影不再纠结,老老实实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白鹤染表示很满意,这就对嘛,阎王殿的规矩就是对主子无条件的服从,所以我说坐你就坐,不用犹豫,因为这是命令。

你总是有理。剑影嘟囔了句,然后就不再吱声。

白鹤染想笑,到底还是忍住了。她问剑影:刚刚五殿下的话都听见了?

剑影点头,都听见了。

谈谈感想。

感想他思索一番,开口道,五殿下说得有道理,而且属下在暗里观察了,他不像是说瞎话,也不像是在挑拨。但属下也同样相信九殿下不会明知痨病村有异动而不去应对,更不会故意不说给主子您听。之所以会有眼下这种局面,属下分析只有两种可能。

哦?哪两种?

一种是九殿下真的不知道。当然,这种可能微乎其微,阎王殿就算再忙,也永远都是把十殿下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而主子您跟十殿下是一体的,您的事就等同于十殿下的事。所以说如果五殿下说的都是真的,那么阎王殿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就只能是第二种可能,就是这件事情尽在阎王殿的掌握中,九殿下根本就没将他们的小把戏放在眼里。包括痨病村村民的异动,肯定也在可控制范围内。一切都尽在掌握,又有什么好说的?

白鹤染听笑了,如果不是我信任九哥,如果不是我也信任你,就凭你这一番言论,我真要怀疑你是在替你的老东家说话。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她站起身,又抚了抚怀里的豹子,再对剑影说:明儿你往阎王殿走一趟,就把我们今晚的对话还有五殿下说的那些都讲给九哥,请他给拿个主意。如今我人在这里,消息已经不如在上都城里那样灵通,且有些事情别人不提我也想不到。比如说那几个痨病村,我一直都没有精力去打理,没想到却让有心之人钻了空子。如今十殿下不在,也只能请九殿下费心了。

剑影点点头,没急着走,犹豫着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刀光守着国公府,我们来了天赐镇,但实际上要操心的可不仅仅只是这两处地方。主子不如考虑考虑将那花飞花调派回来,外面的事也该有个人去跑一跑。还有冬天雪,留在府里做个使唤丫头也是浪费了。

白鹤染深吸了一口气,你说得有道理,人手不能总是留在身边,得派出去才能得大用场。但是花飞花不行,他得跟着我哥,到是冬天雪可以调派,不过她一个人又显得单薄

说到底还是人手太少,一到用时就容易抓瞎,先这样,回头我让冬天雪跟着你,有事你们两个商量着分工,至于其它人手难啊!我再想想吧!她抱着云豹抬步离开。

剑影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头也是叹气,这个小主子,他跟了她这么久,也是太了解她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