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扩张作坊

一说到选院子,两个少爷齐齐摇头,白浩轩说:忘了,光顾着看了,还没筹划该住在哪儿。我们这就去看,选好了再来跟姐姐说。他说完,拉起白浩风就跑。

白燕语看着着急,你们俩跑慢点儿,别乱冲撞。说完还不放心,干脆站起来跟白鹤染说:我去看着他们俩,回头屋里归置完了咱们再一起收拾东西。

白鹤染点头,去吧,顺便也给你自己选个院子。

白燕语应了话追着两个少年去了,冬天雪看了一会儿说:总觉着少点儿什么。

白鹤染叹了一声,她的丫鬟没了,这次回天赐镇来也没从家里带新的丫鬟过来。你去跟纪伯说,让他选人时顺便给三小姐选个近侍丫鬟,年龄大小没关系,主要得是人品好心术正,不能一天到晚总想些歪门邪道的。

冬天雪笑着说:何止是三小姐身边的丫鬟要这个标准,选进咱们公主府的人都得是这个标准。主子就放心吧,选人的时候我亲自盯着,那些别有用心之人一个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冬天雪去忙事情了,前厅里就剩下她跟默语,默语看着自己的腿还是着急,但也知道干着急没办法,这伤只能养着,好在小姐说了,养个三五日也就能好利索了。

陆陆续续有下人进来说着府里的事情,不多一会儿,白燕语带着两个弟弟也赶了回来,几人都很兴奋。白浩轩说:姐,我们选好了,我跟风哥哥住一个院儿,三姐住一个院儿。三姐那个院子大一些,将来四姐和娘亲还有林姨娘来了,也都可以一起住进去。

白鹤染咦了一声,燕语,你跟蓁蓁可以一人选一个院子,不用挤在一起。

白燕语笑着摇头,姐,没那么多讲究,蓁蓁她们都不常来,再说那院子大,正房有两间,我们住着正好。我想着人多热闹,我常住天赐镇,她们常住上都城,两边分着就不常见面了,所以好不容易来一趟,我们也好说说话,这样挺好的。轩儿和风儿再过两年就长成大小伙子了,住在内院儿不方便,我就在外院儿寻了个小院儿给他们,兄弟两个一起住着正好。

白鹤染想了一会儿,颇有些无奈地道:我是想给你们一人备一个院子的,你们的娘亲来了就同你们一起住,就像在文国公府时那样。可你们如果要坚持住在一起,我也没有意见。

白燕语说:二姐姐就不用操心这个了,我们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这府里的事你想操心就操心,不想操心就交给管家和我们,一定给你打理得好好的。到是作坊那边,因为胭脂铺那边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有许多外州府的货商也想跟我们这边拿货。虽说这个肯定是不能同意,但我想着,如今天赐胭脂的名头这般响亮,咱们尝试到临城开分铺肯定是早晚的事。如此一来,作坊现有的规模就有点小了,人手也不够用了。

白鹤染听着她的话,点了点头,确实要向外扩张,我上次去红家时,几位舅舅也同我提起过。做生意我不是很在行,但赚钱的买卖多开几家的道理还是懂得的。有铺子就得有货,所以作坊这边至关重要。她问白燕语,作坊后面是不是还有空地?

白燕语点头,有,当初建了三家作坊,一家做胭脂,一家做首饰,还有一家做药品。三家的门面都是一样大的,里面的空间也差不多,虽然看着不宽裕,但后院儿够大,如果都建起来,目前的规模至少能扩大三倍,而且是每家都能扩大三倍。

那就扩吧!白鹤染说,把胭脂作坊和药品作坊一起扩,将首饰作坊后院的地一半扩进去,两家对半分,这样又能多出来不少。至于人手,你自己看着选,还是先以天赐镇为先,如果镇里实在选不出来,再从别的地方找人。

镇上人手足够,有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儿抢着要到作坊里来做工,都没有位置呢!现在镇上百姓分工很明确,男的除了在镇里做生意和打杂之外,其余的就到山里去,或种药材,或种米菜,或打鱼砍柴,总之是靠山吃山。女子基本就都在镇上做工,我们作坊收了一批,书院里也有厨娘,还有人到药山那边去帮着做饭洗衣,但依然有不少闲置下来无事可做的。

白燕语对这点很有自信,人手的事情二姐姐放心,镇上的百姓是经过生死劫的,都视你为救命恩人,所以他们的忠诚度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回头我自己选人就成。就是我们两个作坊把首饰作坊的地给占了,那如果将来那边也要扩张可怎么办?后面可再没有地了。

白鹤染摇摇头,你放心,首饰铺不会再扩张的,首饰跟胭脂和药品不一样,胭脂和药品是消耗品,用完了就没了,就需要重新买。可一样首饰买回去之后那是可以长长久久用下去的,就算家里宽裕要经常换新,也不至于像胭脂换得那么勤快。再说,首饰匠人有限,带的学徒也不像胭脂铺这边很快就能出师的,所以就算地方扩得再大,首饰铺的需求也就那么多,不会出现这方面的困扰,你放心用就是。

白燕语放了心,那成,我如今对镇上很熟悉,比你熟悉多了,做活的工匠都找得到,我明儿就找人扩作坊。天赐书院那头已经教着十几个大姑娘在学做胭脂了,我平时每天都会去给她们讲一个时辰,估摸着也差不多得用,正好作坊扩完就可以招过来。然后再把镇上闲置的愿意学做胭脂的人重新招进书院,假以时日又是一批得用的人。

白鹤染听着这些安排,越听越觉得这个三妹妹真是个人才,这事情一样一样安排得井井有条,完全不用她操心,还能领会她的意图。再想想四妹妹,也是个人才,小小年纪比前世的那些老会计都精明,又对数字有天生的敏锐,前世今生这样的人才她也就只见这么一个。

如此一想,其实白兴言的基因还是不错的,至少这两个女儿生得都这么好。

可是再又一想,又觉得恰恰相反。这两个女儿之所以好,就是因为压根儿就没怎么遗传到白兴言的基因。白蓁蓁像的是红家人,白燕语像的则是林寒生。

这是母族的基因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如此才造就了这两个出彩的孩子。

将来你若寻得佳婿,不如拐了他来天赐镇生活。白鹤染一激动把心里话都给说出来了,我真不敢想若有一日你成婚嫁人,这胭脂作坊无人打理会成个什么样子。我分身乏术,只顾得了药品作坊,可管不了胭脂,这作坊能不能长长久久的开下去,还得取决于你。

白燕语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二姐姐说什么呢?我不找夫婿,我就长长久久帮你打理这作坊,你赶都赶不走我。

白浩轩和白浩风也在别上笑,笑得白燕语脸更红了。

好在这会儿纪伯拖着条瘸腿走了过来,公主,席面儿已经备好了,就开在花厅,请公主同几位小姐少爷们到花厅用膳。

白浩轩一阵欢呼,终于开饭了,他可是饿坏了。白浩风也饿,但是他比弟弟能忍。

公主府的花厅挺大的,够放个三四张桌。府里开了两桌席,一桌是给白鹤染白燕语等主子们用的,另一桌开给了同行而来的丫鬟们。

待众人落了座,纪伯这才道:外厅也开了一桌,随行来的车夫和小厮就在那边用。原本想着将丫鬟们的席面儿也开在外厅,但是布席的时候正好见着三小姐,三小姐说,能被带过来的人都是心腹,都是从前在国公府里贴身侍候公主您的,所以不用那样见外,分个男席女席也就行了,丫鬟们的席面儿就摆在花厅里,大家也方便说话。

白鹤染点点头,确实是要这样,往后大家就是在一个府里生活着的一家人,不需要太见外。你们尊我是主子这没错,但若是一直客客气气有礼有度,那一家人就显得太过生份。

她一边说一边瞅瞅席面儿,荤荤素素的,一桌十六个菜,便问纪伯:菜是谁做的?

纪伯说:都是镇上的妇人们过来帮的忙,吴婆也在,她说公主已经招了她来府里做厨娘,她东西已经收拾妥当,这会儿就拉着她那小孙子在厨房那边等着听信儿呢!

吴婆也来了?这么快?白鹤染很高兴,一座府邸,最起码得先有个厨娘,不然一府的人吃什么?这年头又不兴外卖,总不能一饿好几天。于是告诉纪伯,人是我招来的没错,她那个小孙子也一并跟进来,回头我让轩少爷带着他学点本事,能帮我打打下手最好。以后厨房里的事就归吴婆管,你先帮她安排住处,然后问问她厨房还需要多少人手,一并寻了来。

纪伯很高兴,就要去跟吴婆传话,脚步一顿,又想起一件事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