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忘忧院儿

好在他事先都有准备,知道白鹤染今日要过来,所以该备的菜肉都已经在厨下备好,天赐镇上有不少妇人和大姑娘都过来帮忙。大厨房那边二十几个人一起忙活,煎炒烹炸一样都不少,一个胖妇人乐呵呵地告诉纪伯:再有小半个时辰就能开饭了!正好公主歇歇,认认院子,再换身衣裳,都收拾利索了咱们就开席。只是今儿这席面儿都是家常的饭菜,咱们也不会多少花样,就是可着自己在家里做菜的手艺来,公主别嫌弃就成!

不能不能,公主殿下十分亲近人,你们来帮忙烧菜她一定高兴,也一定爱吃。纪伯通过适才跟白鹤染说了会儿话,如今也觉得这位主子比想像中的要好接近得多。其实他很早之前就见过白鹤染,那时白鹤染来到痨病村带来痨病丸,治好了全村人的病。后来又宣布建立天赐镇,带着官府的人来丈量土地,摘掉痨病村的牌子,让痨病不冶的时代正式宣告终结。

只是那时离得远,天赐公主在他看来是高高在上的,是只可远观不得近瞧的。

没想到如今做了公主府的真正的管家,也同天赐公主好好地说了话,这才发现这位公主不但没有那样高高在上,而且为人和善,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

纪伯不知,白鹤染这种人,她对自己人可以无底限的好,对敌人也可以无底限的残忍。

妇人们忙着烧菜,纪府忙着安排府里的大小事务,白鹤染回自己的主院儿就由红家的丫鬟们引领着。从前院儿绕到后宅,要走过几处抄手游廊,经两个小园子,还路过一片鱼塘。

终于到了主院儿跟前时白鹤染看到月拱门上挂着的匾额,上书两个大字:忘忧。

丫鬟说:据说这两个字是十殿下想的,也是十殿下写的,说是在文国公府里,二小姐住的院子名为念昔,意在追忆往昔。但往昔是痛苦的,是不好的回忆,所以殿下希望二小姐您忘了过去烦忧,从今往后在公主府里开始新的生活,便将这个院子就取名为忘忧。

白鹤染对取名字这种事情并不擅长,从人名到院落名都不擅长,所以有人给取了现成的,她便觉得很好,至于不需要自己再劳心费神。虽然忘忧这两个字有点俗气,想想是那人取的,也是那人写的,还跟她的念昔院儿有所呼应,便也开心地认了。

忘忧院儿一共两进,一进有前堂花厅小厨房,后院儿便是主子的居所,一正屋,西边两厢房,东边留做药屋,再往后便是一排下人居所。

院子很大,院子里种着枣子树,还栽了几棵桃木,药屋门口开了半亩小药田。

药屋边上还有一个小屋子,丫鬟告诉她:那里是库房,不是公主府的大库房,只是您这小院儿的小库房,用来放您这院儿里平时不常用又珍奇的物件。奴婢跟着红夫人一起拾掇过,将之前从国公府搬来的一些东西挑捡着放到了这里面,多半都是些首饰珠宝,还有成箱的金子,以及特殊贵重的小物件儿,包括上头赏赐之物。其它的譬如银子还有大箱大柜瓶子罐子之类的的就放到了公主府的大库房里。这小库房从外面看着小,但是里面挖了地,地下还有两层,能放很多东西,二小姐平时随手找用起来也很方便。

白鹤染点点头,再一次感叹红氏做这方面的事真是在行。可惜了她是国公府的妾,这要是一府主母,一定能把一个家操持得井井有条又富足和乐。

她走进主屋,眼睛闪了又闪,红家的丫鬟看了就笑,二小姐是不是也觉得这屋里太富丽堂皇了?奴婢最初见了也是这样认为的,打听了才知道,原来十殿下是怕委屈了小姐,所以尽可能多的把好东西都搬到了屋里来。小姐您看那只花瓶,那是宝石铺贴的,怕是皇宫里也没有几只,价值连城。还有那面珠帘,那是番国进贡来的极品,我曾听红府老爷说过,当初这面珠帘进贡过来时,包括皇后娘娘在内的所有后宫妃嫔都想要,但是皇上谁也没给。

谁也没给怎么就跑到我这儿来了?白鹤染皱了皱眉,八成又是君慕凛抢来的。

小丫鬟就笑,大老爷说曾听宫里太监透露过,说这东西就是给十殿下留的,等她将来有了媳妇儿就送过去,讨媳妇儿欢心。所以二小姐您放心用,这东西就该是您的。

白鹤染也笑了,罢了,既然是我的那我便用着吧!只是这屋里东西实在太多,摆这么多东西人都快没法下脚了。还有,柜子上镶那么多珠宝干什么?这真是不怕人偷啊?

她都郁闷了,这君慕凛是把整个国库里的珠宝都给搜刮来了么?怎么哪哪都是宝石珍珠水晶之类的?这一屋子东西要是拿出去卖,会不会把半个东秦都给买下来?

小丫鬟也觉得东西有点儿多,于是就建议:不如二小姐捡着好看的喜欢的留几样,其它的就收进库房吧!丢到是不怕,毕竟您身边留用的人都是贴心的,谁没事儿也不会扣主子的宝石。关键是这些东西太闪亮,夜里要是醒了瞅上一眼,也怪晃人的。十殿下到底是男子,心没有那么细,只一门心思想着把最好的都给您搬来,却没多想这些东西放在卧寝里合不合适。没事儿,咱们再重新收拾一遍,很快就能摆好。

白鹤染点点头,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儿,然后指了几样不太晃眼的物件儿留下,就跟那小丫鬟说:其它的放到库房里收起来吧!

小丫鬟俯了俯身,奴婢这就叫人来搬,二小姐您先到前院儿坐会儿,这边搬东西忙乱。

白鹤染带着冬天雪和白燕语等人去了一进院儿里的前厅坐,有丫鬟送了几碗热乎乎的甜汤,说是在小厨房里自己熬的,很是好喝。

白燕语看着这院子连连感叹:真是比国公府好太多了,国公府里,就是二夫人的福喜院儿也没有如此气派,更别提我们住的地方了。到是从前白惊鸿的风华院儿最好,可惜后来给白花颜住着,也被祸害得不成样子,真真白瞎了。

正说着话,白浩轩和白浩风兄弟二人跑了回来,两人跑了一头的汗,坐下来就开始大喘。

白燕语无奈地说他俩:一进府就跑没了影儿,上哪儿野去了?

白浩轩摆摆手:三姐你先让我歇一会儿,一会儿再给我讲,累死我了。说完,抓起白燕语刚喝了一口的甜汤就往喝里送,急得白燕语一个劲儿地叫他喝慢一点,别呛着。

白浩轩就相对腼腆一些,只喘了一会儿就坐直了身子,到是也看了眼白浩轩喝甜汤,他也渴,也饿了,也想喝,但他不好意思开口。这些虽然是他的姐姐弟弟,但那是堂姐堂弟,跟亲姐还是不一样的。他在家里可以要白瞳剪的东西吃喝,但在这里却不敢。

白鹤染坐在上首,看着他的样子就觉好笑,于是便让冬天雪再去盛碗甜汤端给白浩风,又见他喝了两口就搁在桌上,这才开口道:怎么不多喝些?你看轩儿,一碗没喝够又要了一碗,你同他一块儿跑回来,也是一头的汗,只喝两口我瞅着都渴得慌。

白浩风赶紧摆手,两口就够了,这已经很失礼了,谢谢染姐姐。

白鹤染听了就皱眉,一家人,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怎么就扯上失礼不失礼的了?合着是多年以前白家分家让你们出去单过,到头来却把亲情都给分淡了?浩风,我不管上一辈人是怎么过来的,我只言我这里的规矩。在我这里,你的份量和位置跟浩轩是一样的,所以你不需要拘束,我愿意看到的就是浩轩在我面前什么样,你在我面前就也什么样,甚至是你在你亲姐面前什么样,在我面前就也什么样。你同我接触不多,起初难免生疏,但日久天长总会熟悉起来。不如趁这机会适应一下。

白浩轩小大人一样拍拍白浩风的肩膀,怎么样风哥哥,我说得对吧!我姐姐是可好可好的姐姐了,你真的不用怕她。反天你要在这里住几天,不信就自己慢慢瞧。说完,也在椅子上坐直了身子,一脸兴奋地同白鹤染说:姐,我们看遍了整个公主府,这里真是太棒了!姐夫真是有心,把公主府修建得这么好,府里还开了好几块药田,以后咱们可以在府里种很多药材,我可有事干了!

自从眼着白鹤染学医弄药,白浩轩如今对于种植药材也非常感兴趣,一见了药田乐得都迈不开腿,心里早就算计好了什么样的药材适合种在这样的小园子里,什么样的药材常用,又长得快。更是算计着年后得回去跟娘亲商量商量,他想搬到公主府,跟他二姐姐一起住。

白鹤染见他兴奋的小模样,心里也跟着高兴。对嘛,日子就该这样,开开心心,见到的都是笑脸。她问白浩轩:既然府里都看过了,那可否选好了自己的院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