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府不小,虽然没有文国公府里那么大的云梦湖,但有了那二十亩的面积也足够了。

府里院子很多,假水流水都有,纪伯说:咱们京都这边靠近北方,气候干燥四季分明,一年下来花最多也就开两季,春秋风沙大,冬日里还下大雪,很难找到江南水乡那种感觉。十殿下建这宅子时在地下打通了很多条水道,引了水渠,就为了能让院子里的水景儿流通更顺畅,看起来更好看。他引着白鹤染往前厅去,一边走一边说:每个院子外头都有个小园子,或大或小,您住的主院儿背后是一大片药园,殿下说您喜欢这个。

众人落座前厅,有丫鬟上了茶,纪伯这才又施了礼,然后接了之前的话道:十殿下说了,公主府是您一个人的,在这座府里,所有的一切都由您一人说了算,就是他来了也听您的。所以咱们这些人都是暂时留下来看着宅院,等公主来了就重新选人。公主,老奴说句实在话,公主府是新府,您亲自选新人,确实比旁人安排下的好一些。老奴虽是十殿下留下的,但老奴也不替殿下说话,老奴希望您能选下自己得用的一批,而不是别人给的。

白鹤染偏头想了想,觉得这话说得有理,也很实在。可选些丫鬟小厮容易,想找个好管家就太难了。文国公府当初就是因为选不到好的管家,所以便让红家给送了人过来,除了管家还有帐房,府里最重要的两个角色都是红家给的人选。

但她相信红家,红家也不坑她,再者,国公府帐面上没有银子,现在的银子都是红氏自己掏的腰包,所以帐房自然也由红氏管着。至于管家白顺,自入府之后也是完全听她的话,将白府打理得很好。虽然她不知道一旦将来她跟红氏有了分歧,白顺是会听她的还是会听红氏的,但这个首先还是建立在她跟红氏之间是否会有分歧上,所以还是可以把握的。

她又看向纪伯,开口问他:纪伯是十殿下手底下的人?从前是在尊王府做事吗?您这腿她眉眼向下又瞅了瞅,我瞧着像是被打断的?

纪伯苦笑,老奴哪有在尊王府做事的好命,我是痨病村的人,在村子里住了快两年了,本来都病入膏肓,是公主殿下您救了我的命。所以公主殿下,其实您是老奴的救命恩人。

他又跪了下来,适才在院子里,是老奴暂管公主府,向主子磕头问安。这三个头,是我拜谢恩人,谢公主您活命之恩。话说完,又是三个头磕了下去。

白鹤染恍然,原来是痨病村的人。

老奴早先也是在上都城里做事的,那时是在一个富户府上做管家。有一次家里进了贼,老奴为了护主,被那贼打断了腿,从前走路就一直都不利索。其实大夫说了,若能好好治治好好养养,也不至于就瘸了。但是咱们是奴才,是给府里办事的,哪有那个闲工夫养伤,主子能养个不干活儿天天在榻上躺着的奴才吗?所以没招儿,只能忍着,最后忍到彻底瘸了。

纪伯提起从前连连叹气,老奴在那家里做了十五年管家,从来没出过差错。我一生无子,老伴去得也早,以前主子就承诺过,说将来留我在府里养老。可是没想到自从瘸了这条腿之后就遭了主子嫌弃,整日里挑我的错处,那架式是要把我给赶走。我那时也想过,走就走吧,这些年也存了些银子,自己紧着点儿过个后半生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都打算好了辞工,结果没想到,就在那个节骨眼儿上,家里小少爷病了。

白鹤染听明白了,生的是痨病?

纪伯点头,公主猜得没错,就是痨病。还不等我说辞工,主家就把我派过去照看小少爷。我照顾小少爷整一年,也跟小少爷被关在小院子里整整一年,结果小少爷最后还是没能留住,咽了气。主家十分伤心,大办丧事。而我,侍候了得痨病的人整整一年,自己怎么可能没被过病气,所以主家在小少爷死后就把我也给赶了出来。

他吸吸鼻子,继续道:生了痨病的人就是等死,有家的人在家里等死,没家的人在街头等死。我当时很无助,主家赶我赶得急,我存下的银子都没来得及带出来,我无处可去,坐在街边哭。就是那次遇着了十殿下,他身边当时跟着一位太医,好像是去给四殿下瞧病刚回来。那太医看出我生了痨病,建议我住到痨病村去。

你就是从那时起进的痨病村?

纪伯点头,没错,是十殿下亲自送我过去的。在路上还跟我说了好多话,问了我之前做什么,做了多少年,做得怎么样。我如实相告,十殿下当时就说,既然是做管家的料,本王瞧着你也没到病入膏肓的时候,便到痨病村领个差事做做,帮着官府管管那里吧!我很高兴,因为痨病村里有不花钱的药,能把命多撑一阵子。可是再怎么撑也是绝命之症,我最终还是到了挺不住的那一刻。他说到这里,目中泪光闪烁,没想到公主您如仙女一般来到了痨病村,给出了仙丹一样的痨病丸。我们的命都捡回来了不说,还住上了这么好的天赐镇。

纪伯越说越激动,我从来没想过被主家赶出来之后还能有条活路,也从来没想到染上了痨病的人还能治好,更没想到的是,十殿下带人来建公主府时,他居然把老奴给认了出来。

白鹤染算是捋顺了,纪伯是跟君慕凛有了前缘,然后被送到痨病村,赶上被她救治,又在建公主府的时候被认出来,留在府里做临时的管家。如此看来,其实君慕凛所施予她的恩惠并不及自己对他的恩惠大,所以如果说介意这是别人给找的管家,似乎也没多大必要。

何况那个人是君慕凛,如果这世上她连君慕凛都要防,那便没有什么人可以真正信任了。

纪伯愿意留下吗?她笑着问道,如果我很希望纪伯能留下来帮我,您愿意吗?

纪伯一愣,公主殿下不忌讳?

她摇头,我忌讳什么?你们叫我一声天赐公主,便该知道这公主的封号是皇上给的,而皇上是十殿下的父亲,同时也是我未来的夫君。我早晚都是要同他生活在一起,他的家就是我的家,我的家就是他的家,你现在不留在公主府帮我,将来也是在尊王府帮我,绕来绕去还不是一回事?如果纪伯愿意,便留下来继续帮着我打理公主府,顺便给你治治腿。

治腿?纪伯有点儿发懵,老奴这腿拖了几年了,所有大夫都说治不好。

冬天雪在边上听了就直撇嘴,我家主子能跟所有大夫能一样吗?痨病都能治好,何况你这一条腿。纪伯,以前在痨病村的时候我就见过你,你也还记得我吧?

纪伯点点头,笑了,怎么能不记得,姑娘当初整天带着一个叫花飞花的小孩子,那小孩子可真能惹事,整个痨病村的人都被他招惹过。今日见姑娘跟着公主一块儿过来,便知姑娘如今在公主身边做事,真是恭喜姑娘了,能跟着这么好的主子。

既然知道是这么好的主子,要不你也考虑考虑?主子说得对,现在不留在公主府侍候着,将来也是在尊王府侍候着,与其将来再回过头来侍候同一个人,为何不现在就留下?

纪伯看了看白鹤染,终于下定了决心,既然公主您不介意,那老奴就留下,老奴也愿意留下。您是老奴的救命恩人,老奴跟着您全当是报恩,心里舒坦。

白鹤染很高兴,有纪伯帮我张罗着府里,我就省心多了,不然你说你让我上哪里再找一个管家?管家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一个来用的,您要是不留下,我只能从京城文国公府那边调人过来了。主要那边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人被我带走,府里就还得再添,也是找不到合适的。所以纪伯,您能留下来我是最高兴的,您对这府里也熟悉,这大事小情的您多费心,府里该招多少下人也都由您来操办。有您在,我省心,也放心。

纪伯第三次跪了下来,老奴纪桂认主,公主万福!

这一次,白鹤染没拦,三个头磕下来,天赐镇公主府的管家算是定了下来。

白鹤染告诉纪伯:忙完这两天,待府里人都配齐了,我亲自下针阵,为你医腿。你放心,由我亲自下阵针,你这条腿不出五日就可以彻底好利索,什么都不耽误。

纪伯激动得抹眼泪,心里头再一次认认真真记下这位恩人。

既然确定留下来,纪伯就开始忙着张罗府中事宜,首当其冲就是安排丫鬟带着白鹤染到她的主院儿去,然后又忙着叫人去收拾那些百姓送来的东西。

公主刚到府,又值晌午,备膳也是要紧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