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白鹤染一行交给胡天才,无言便告辞回京,临走时还往默语乘坐的马车处看了一眼,忍了又忍,还是在那车窗边说了声:走了!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情绪。

迎接天赐公主回府,天赐镇出动了所有的百姓,每一个人都不是空着手来的。

有人带了鸡蛋,有人拿了鸭蛋,有人挑着青菜,有人拎着土豆。听说今早上还新杀了猪,肉已经送到公主府上去了。人们告诉白鹤染:鸡蛋鸭蛋都是自家养的鸡鸭下的,菜是秋末收的,储在地窖里,猪也是在山里散养着的,所有东西全部产自咱们天赐镇,不花银子。

他们说起这些时特别骄傲,白鹤染看得出,那是一种由心里往外散发出来的骄傲,因为他们是天赐镇的居民,也因为他们已经开始对这个新家有了归属感。

她没有推辞,乐呵呵地把大家提着的东西收下,因为人太多了,所有人都提着东西,十几辆马车原本就装着东西,根本不可能再装下这些。于是百姓们便自发跟着她一起往公主府走,还告诉她:公主请放心,咱们跟到府门口,把东西放下就回去了,不会打扰您。

还有人说:待会儿您瞧瞧公主府建得好不好,建府那会儿我去做过瓦工活儿,镇上好多人都去帮忙过。咱们真是一心一意希望把公主府建得更好更漂亮,十殿下的人要给咱们工钱咱们都没要,就是希望公主您能喜欢上这里,然后长长久久地住在这里。

有人笑话他:你想得美,怎么可能长长久久住在这里,公主早晚是要嫁人的,将来一定是搬到尊王府去住,说不准还要搬到皇宫去住呢!

胡天才吓得赶紧提醒他们:可不好乱说话,这样的话以后不要说了。

人们连连称是,也纷纷表示自己有些忘形了。

白鹤染笑着告诉他们:我虽要成婚嫁人,但也不会彻底搬离这里。天赐镇的公主府是我自己的家,兴许我就招了驸马搬到这里来住,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她一边与人们说着话一边往前走,张望间看到一个婆子也挤在人群中,手里拉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子,正乐呵呵地说笑。她看着眼熟,便冲那人婆子招招手,大娘,您过来。

那婆子一愣,没想到白鹤染点名叫自己,于是赶紧拉着手里的孩子,在人们羡慕的目光中走上前来,公主殿下,您叫我?说话间有些激动,脸都是红的。

白鹤染一直挂着笑脸,还伸手去捏了捏那孩子的脸蛋,这才道:我若没记错,大娘从前在痨病村里给大家做过饭,我来过几次,远远闻着特别香。

那婆子点点头,公主您说得没错,我得病之前就是做厨娘的,手艺很是不错,一家人都靠我赚钱养活。本来家里好好的,可是没想到儿子被过了病气,接着就一连串儿的过给了全家人。她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抬手往脸上抹了一把。没有泪,泪早就流光了。家里人一个过着一个,都死了,就剩下我和我的小孙子。她说着把孩子往前推了一把,这孩子五六岁大,是个虎头虎脑的男孩,特别可爱。他也得了病,我们是一起被送到的痨病村。来了之后我就帮着村里做做饭,大家都是病人,谁也不嫌弃谁。说来也是我们命好,还没病入膏肓就等到了公主您的痨病丸,这才活了我们的命。

这婆子说到这里就要跪下,小男孩儿已经先她一步跪一下来,砰砰就给白鹤染磕头。

她赶紧把人拉起来,解治痨病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们该道的谢也早就道过,该磕的头也早就磕过,往后真不用见着我就这样。大娘,我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你们现在在镇上是如何生活的?可有找了什么活计?

婆子摇摇头,暂时还没找,山里种着两亩菜田,也有两亩稻子,打下来够我们吃的。主要是这孩子还小,我要是出去做工了就没人带着他。等再过两年,他大一些,我就可以把他送到天赐书院去读书,到那时我就可以找事做了。我有手艺,找个活儿干不难。

白鹤染又看了看那个小孩子,开口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子说:我叫壮壮,我姓吴。

身边的婆子补充道:小时候他爹说叫壮壮好养活,也是希望他能长得壮实结实。就是没想到孩子活了下来,他爹却没了,连个正经名字也没取成。

白鹤染点点头,又问那孩子:你愿不愿意跟我到公主府去?

孩子不明白,我去公主府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到公主府去?

白鹤染说:到了公主府,你可以跟我的弟弟们一起读书习字,也可以跟他们一起练武学功夫,还能帮我做点事。再过两年你长大了,我就送你到天赐书院去读书,好不好?

孩子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又提出疑问:可是奶奶也说过两年送我去天赐书院读书不过我也想现在就读书习字,也想学功夫,如果公主姐姐需要我帮忙,我也很乐意。不过,我为什么要到公主府去住呀?小孩子的脑袋瓜很天真,就是反复的问这一个问题。

白鹤染笑了,因为我想请你的奶奶到公主府来帮我做饭吃,如果你也来的话,她就可以带着你一起过来,不用再担心你一个人留在家里无人看管。

壮壮眼一亮,真的?说完转过头跟身边的婆子说,奶奶,你可以去做工啦!

吴婆早就激动得直抹眼泪,说着话就又要给白鹤染跪下,白鹤染赶紧又拦了一把,快别跪来跪去的,咱们往后在天赐镇常常见面,就不兴这个了。我刚刚说的想必吴婆也听清楚了,我的府邸刚落成,很是缺人手。我这人吃饭不是很讲究,就是喜欢家一口家常的热乎饭菜。如果吴婆愿意给我做饭吃,就回去收拾收拾,然后带着壮壮一起到公主府来吧!您放心,我不签你们的身契,壮壮也不算是公主府的下人,你们是自由的。

吴婆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跪白鹤染又不让,只得不停地说着谢谢谢谢,然后拉着壮壮说立即回去收拾,收拾好了就奔着公主府去。

吴婆离开,街上百姓都特别羡慕,许多人都抢着问公主府里还缺什么人。

她便笑着道:那我回头合计合计,明儿贴个招工告示出来,如果有愿意来做工帮忙的,我都欢迎。另外也不只公主府,我还有作坊要开,到时候都很需要人手。

又有人问:那您缺使唤丫头吗?

白鹤染想了想,点头,缺。但是使唤丫头跟做工的不一样,做工的可以不签身契,只在官府备个帮工的档就可以。可如果要入府做丫鬟小厮管家,或是杂役之类的,那就要将身契交给我,而且我只要死契。她说得很认真,但同时也提醒人们,整个天赐镇都我白鹤染的,你们于我来说就如同亲人一般,说实话,我并不希望你们将子女卖身给我,但同时我也愿意身边用着的都是自己人。所以我只能说,如果愿意来,我虽要死契,但不会拖累她们一生。到了成婚嫁人的年纪,我自会帮着张罗,家里也可以帮着张罗。好事若成,我会把人从我公主府风风光光嫁出去,同时也会将身契奉还,还她们自由。

这话一出,人们纷纷议论,很快就有人说了:公主,那您可太亏了。既然这样,那还要死契干什么呢?死契就是签定一生,生死都由您发落的呀!

白鹤染听后笑着摇头,在我这里不是。我要死契,是要保证她在我身边时的绝对忠心。我这人眼里揉不得沙子,如果奴仆有反心,有背叛,我绝不轻饶。但反过来,如果奴仆一心一意为我做事,我也绝不会亏待。大家可以回去考虑一下,有愿意来的,我欢迎,但还是那句话,我的本心是不愿意咱们天赐镇的儿女为人奴仆的,给我为奴也不好。

她笑着继续往前走,人们却已经对刚刚她透露出来的讯息开始议论。

胡天才小声同她说:天赐镇以前是痨病村,这里的人都是经过生死的,不但性情豁达,本质也淳朴。而且最主要的,他们都当您是救命恩人,会豁出性命去维护您,对您好。所以微臣认为,公主殿下不妨就从镇上挑些姑娘小子进府去帮忙,说真的,用着比买来的放心。

白鹤染点点头,我也知道这个理,但总舍不得她们好不容易有了家之后再离开家,过来给我为奴为仆。我的本心是希望天赐镇的人都有一个全新的自由的人生。这事儿再看吧,如果她们自己愿意,我也就收了,在公主府里做事也亏不着她们。

冬天雪在边上补了一句:何止是亏不着,简直是赚大了啊!

这一路行得很慢,因为簇拥的人太多,白鹤染没有让胡天才的人去驱散,就这样被簇拥着一点点往前走,一点点地将全新的天赐镇尽收眼底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