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蓁蓁对红氏的话不认同,他也是我姐的亲爹,你怎么不提醒我姐去?

红氏皱了皱眉,是啊,那也是阿染的亲爹,可她为什么就总有一种感觉,就觉得打从洛城回来之后,白鹤染就不是从前的白鹤染了?为什么总觉得如今这个笑意盈盈叫着她红姨的人,根本就不是从前被囚禁在小屋里的嫡小姐?

若依此理来推,既然不是从前的白鹤染,那么白兴言就也不是她的亲爹。因为不是亲爹,所以她出起手来就没有那么些顾及,不用担心会遭天打五雷轰。

所以,如今的白鹤染跟白蓁蓁,到底是不一样的。

别管别人,管好你自己才是正经事。她告诉白蓁蓁,等你有一天能强大到像你姐姐那样,那么我就不再管你,因为到那时候老天爷都得怕着你。但现在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也还欠火候。行了,该干嘛干嘛去,今生阁阎王殿都有得你忙。

白蓁蓁撇撇嘴,强大到像她一样,我这辈子是不可能了。早知道当初我也跟也一起去洛城,那时候本以为去洛城是个苦差事,如今看来那哪里是苦差,分明是个肥缺儿啊!

红氏都被她给气笑了,什么肥不肥缺儿的,去了也是遭罪的。对了,我跟你说,今生阁也好阎王殿也好,总之你手上的事情也得悠着点儿做,别让自己整天整天的都在外忙活。这马上就要翻了年了,过了年你就十三岁了,还有两年就要及笄,到时候你跟九殿下的婚事就可提上议程。可是我们府里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打从你订了亲开始,我都没有空闲给你置办嫁妆。你舅舅们到是给准备了不少,但是嫁衣和一些贴身的物件儿还是要自己准备的。

白蓁蓁一听说提婚事,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后来又一听说提绣活儿,脸又唰地一下垮了。

她苦求红氏:娘,你就放过我吧!我这手女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连朵花都绣不好,就更别提裁绣嫁衣了。人家绣对儿鸳鸯,再不好看也能被说一句像水鸭子。我的呢?连句水鸭子的话都得不着,人家只会说——哟,这绣的是什么啊?两只蚂蚱吗?就这样,还把我手扎好几个窟窿。娘,您可别指望我干这个了,要实在不行您帮我绣吧!

我?红氏一听这话也得往后退,不行不行,我这手绣活儿还不如你。哎呀得了,指望你现学也是来不及,我原本就想着不行咱们请几个绣娘。宫里的我觉着不太好,都是给些贵人娘娘们绣衣裳的,不新鲜,手法也老套。不如就让你舅舅们托托人从南边儿请,南边儿的绣娘天下闻名。我合计着不只你要准备嫁衣,你姐姐那头更是用得急。

白蓁蓁笑得肚子都疼,娘,你提这事儿我可想起来了,你刚刚说你的绣活儿不如我,那我姐姐的绣活儿就还不如你。咱们三个半斤对八两,谁也别嫌弃谁了。我看你的主意不错,就请绣娘入府吧,不过得抓紧,从南边儿过来也得两个月吧?过了年二姐姐可就要及笄了。不过好在也不是及笄日就成亲,应该来得及。

红氏点头,我之前忽略了,早知道应该早就把绣娘备下。不过先前有那大叶氏在,府里许多事她都要掺合一脚,很是烦人。现在好了,哪哪儿都咱们说了算,我一会儿就去找你舅舅提这个事儿,让他们赶紧去办。行了,你去忙吧,自己心里有个数就好。

我知道,我心里有数。白蓁蓁笑嘻嘻地,但声音也压声了些,她跟红氏说,我不想成亲太早,我姐说了,太早成亲对身子不好,女孩子怎么也得十八以后成亲才是合适的。所以我就想着,我也不着急,在娘家多玩几年也是不错的。

红氏一愣,十八以后啊?再想想,也觉得十五岁及笄就出嫁实在是太小了点,都还是个孩子呢,怎么可以就成婚嫁人?于是点了点头,你姐说得有道理,既然是你姐有这个话,那我就不跟着掺合了,你们两个商量好了就行。当然,还得九殿下十殿下都认可。

娘你就放心吧!十殿下听我姐的,九殿下听我的,他们两个拿我们辙!她说这话时骄傲又自豪,那下巴扬起的小模样像极了红氏年轻的时候。

红氏想起她也曾有过年轻岁月,也曾神采飞扬,也曾认为她嫁的男人是个大英雄,遇到危险的时候把她挡在身后,浓情蜜意时什么都听她的。可事实证明,一切都是相反的,她不紧嫁了个窝囊废,这窝囊废还满手血腥,杀的都是自己的妻女。

不过她很庆幸,自己的女儿没有走上她这条老路。

她本以为妾室所出的庶女,将来势必是要被家族送去交换利益的。到时候要么是王公贵族嫡子的妾室,要么就是高门大户庶子的正妻,不管是哪一样,都不是个好归宿。

可是万没想到这姻缘不请自来,居然还来得这么好。当母亲的没有什么可为自己考虑的,她们考虑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子女,所以这也是她由心往外感激白鹤染的原因。正是因为有了白鹤染,才能让她的女儿结识九皇子,两人才有了相遇相知的机会。

她的女儿注定要走上一条与她完全不同的路,她很期待。

白蓁蓁乐呵呵地出门了,林氏站在一旁,看着她潇洒地上了马车,心里是说不出的羡慕。

红氏看出她心中所想,便走上前主动开了口说:别急,接下来就该操心三小姐了。

林氏重重地叹了一声,唉,问题是人家也不让我们操心啊!她心里头有人。

谁?红氏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五殿下啊?说完就摇了头,不行不行,那人不行,我听蓁蓁说过,她三姐跟五殿下的事,阿染是死都不会同意的。

林氏挽住红氏的胳膊,凑得更近了些,你说,这是为什么啊?我起先觉得她是个庶女,配不上人家五殿下,就算勉强嫁了也是个侧妃,没什么意思。但后来一想,这可不就是庶女的命么!三小姐不像你们家四小姐,你们背后有红家,我们背后唉,就连我那个爹都跑得没了影子,不知道哪儿去了。所以我就觉着她要真跟了五殿下也行,毕竟那五殿下长得可真是好,可是我真没想到二小姐会反对得那样强烈。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红氏跺了一下脚,光长得好有什么用?人品有问题就不行。你不知道吗?他以前害过阿染,就是阿染带着三小姐也一起出门那次,他害得阿染险些丢了性命。后来阿染报了仇,把他也困了起来,虽然最终还是原谅了他,但心里总归是有隔阂的。我想着他是怕这样的人将来以后会对三小姐不好,所以才不同意的吧?何况她看了看林氏,也叹了一声,我说话你别不爱听,何况我看三小姐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人家五殿下没那个心思。

林氏蔫巴了,是啊,人家没那个心思,不管二小姐反不反对,人家都不会看上燕语的。说来我们家也真是奇怪,本以为孩子们的亲事都是父母操心,再不就是老太太作主。结果没想到竟是二小姐操心,也是难为二小姐了。我原本都想做好了将来府里会把她送进哪个朝中大员或是皇子府上去做妾做侧妃,但是如今看来,似乎又有了其它选择。

这是好事,咱们该知足,也该感激阿染。红氏感叹,正因为有了阿染操心,孩子们在婚姻大事上才有了更好的归宿,也有了更多的选择。我相信有阿染在,将来三小姐的婚事一定会如她自己的心意,嫁给真正想嫁的人,而且也必是正妻。

林氏也笑了起来,是啊,做个正妻,是多少女人这一生的梦想。我知足,我真知足。

好了。红氏拍拍身边的人,阿染已经把路给我们铺得这么好了,接下来就论到你我来唱主角。还是那句话,阿染不在,这个家我们得给她守好了,不能让好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到头来却失在我们手里。

她说这话时,目光朝着一个方向投了去。在那个角落里,隐隐能看见李氏和邵氏正站在一处不知在说些什么。她想,那两个人谁会成为新夫人呢?如果两个都不是,那么文国公府下一任当家主母又会是什么人?白兴言,他会被放出来吗?

白鹤染的车队先去了今生阁接上默语,然后一路行到上都城门口。

九皇子的贴身侍卫无言早带着一队人马等在那里,见她的车队来了立即迎上前,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属下无言,叩见天赐公主!听闻公主移驾天赐镇,我家殿主特命属下带人护送,请公主不要推拒。

白鹤染将车窗帘子掀开,看到下方无言正笑着朝她看过来,便也笑了,既是九哥好意,我自不会推辞,走吧!我们一起去天赐镇。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