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前的最后一晚,其实多数人都是愁的,包括白鹤染。

她知道在文国公府这件事情上,自己算是个逃兵,因为府里太乱,看得她心烦,所以她想搬出去。当然,这里面也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她回京之后同天和帝之间的对话,通过那次对话她明白了天和帝的意思,也知道了天和帝对天赐镇的重视。

所以即使是白家没有这些个烦心的事,她该走还是得走。只是在外人看来,她选择在这个时候走,实事上就是放弃了文国公府,自己一个人躲清静去了。

她有些担心红氏,一来怕红氏一个人撑不住白家,二来也怕红氏有其它的想法。

文国公府折腾到今日,看似结束了属于叶之南的时代,可实际上,一个时代的终结并不代表今生的日子就会顺风顺水。相反的,随着对郭家的进一步激怒,随着对德镇段家的一连串打击,随着大叶氏的死,随着白浩宸的走,真正的危机才刚刚开始,真正有杀伤力的敌人才开始崭露头角,更大的困境正在等着她们勇敢去面对。

她有一种预感,今后的白家,路会更加难走。

福喜院儿,妾室李应景站在院子里,看着曾经大叶氏住过的屋子,又看看曾经白浩宸住过的屋子,一时间有些恍惚。

她其实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但家境贫寒,生活十分艰苦。又因为她颇有几分姿色,所以这些年总会有人打她的主意,她的爹娘为了保护她,一次又一次地被欺负,甚至被殴打。

可随着她一年年长大,爹娘渐渐地就也护不住了。后来便将精力转移到她弟弟身上,全心全意照顾起儿子,她这个女儿在家里也就是有口吃的,有个睡觉的地方,仅此而已。

她曾相过无数种方法改变生活现状,早几年前就想过嫁个有钱有势的人家,做个妾室姨娘什么的,至少不会总被人打主意。

郭家的三夫人就是在那个时候找上她的,给她银子,培养她该如何在高门大户中生存,也教给她如何与男人周旋,如何让男人喜欢她,离不开她。

后来她才知道,那位三夫人暗里培养的人不只她一个。

她是真没想到,堂堂文国公府居然会闹成这个样子,更没想到郭老将军的亲外孙女就这么死了。那个叫芸香的丫鬟说了,今后的路就得靠她自己走,是福是祸就看她自己如何斟酌。

这是一场灾难,但同时也是一个机会,一旦这个机会把握住了,那日后就是飞黄腾达。

李氏觉得,她必须得把这个机会牢牢地握在手里,她相信文国公不会一直被关着,那么等到人被放出来的那一天,她必须第一个站到他的面前,给他最深的印象,最真的关怀。

下一任文国公府的正室主母,必须得是她,谁都争不得,邵氏也不行!

次日,白鹤染搬家,红氏早早就从红府借了马车。长长的马车队伍停在文国公府门口,看起来很是有几分壮观。

林氏小声问她:会不会有点儿太过了?这么多马车,太招摇了吧?

红氏摇头,这是阿染的意思,她昨天夜里就跑来同我说话,是她说的,既然要走,就得走得人尽皆知。其目的不是要告诉人们她离开的文国公府,而是要告诉人们,她去了天赐镇。这是在给上都城一个讯号,让所有人都知道天赐公主搬到封地去住了,从今往后,天赐镇的所有职能衙门都要启动起来。天赐镇相当于活过来,开始正式运转了。

那我们国公府呢?林氏有些担心,二小姐在时能镇得住场子,如今她不在府里了,咱们能镇得住么?你别忘了,还有两个妖精呢!尤其是那个姓李的,我怎么总能在她身上看到从前二夫人影子?不管是行事作派还是说话时的那股子劲儿,跟二夫人几乎一模一样。

红氏听后叹了一声,一脸的无可奈何,能怎么办呢?人是二夫人亲自选的,听说实际上是郭家给送来的,那摆明了就是在留后手。二夫人在时她们是妾,二夫人不在,郭家肯定会想方设法再将她们扶到新一任的主母位置上去。

林氏听得来气,她又往红氏身边凑了凑,声音再压低了些,问道:你说,郭家为什么死抓着白家不放?咱们老爷连爵位的世袭制都给弄丢了,白家对郭家来说还有什么用?郭家这么个折腾法,图的是什么呀?就图一个白家主母?可当了主母又能怎么样?一没权二没钱,说句不好听的,将来老爷眼一闭,白家可就什么都不是了。淌这浑水干什么?

红氏也不知道郭家淌这个浑水干什么,但直觉告诉她,郭家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既然选择了要控制住文国公府,就一定有他们的目的。只是这个目的是什么,她们谁也猜不到。

见红氏摇头,林氏也不再问了,开始张罗着帮白鹤染搬家。

白鹤染并没有搬空念昔院儿,也没有带走念昔院儿里所有的下人,还是那句话,能住进白家,是淳于蓝用性命为她拼回来的,她永远都不可能主动舍弃这里。

所以念昔院儿还在,她的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也还都留着,下人也留了一些,甚至她还把刀光也留了下来。她告诉刀光:我搬去公主府,并不意味着就放弃了这里,这座府邸我还是随时都会回来的。所以你得把这里给我守好了,所有我在意的人,在意的东西,一个都不能落入到别人的圈套里。我不想在发展天赐镇的同时丢掉文国公府,更不想在我离开文国公府时,给有心之人可乘之机。先前你们去守护天赐镇,如今便换过来,守护文国公府吧!

刀光是她的暗卫,唯她之命是从,自然是没得话说。只是迎春在考虑了一阵子之后,主动提出自己的想法:小姐,我也留下吧!没办法,上都城这边除了府里要守着,咱们还有铺子还有书院还有今生阁,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何况还得给老爷泡水呢!

白鹤染想了想,也点了头,好,你也留下。但我还是那句话,不需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你要着重培养可用的人,要有更多的人替你打下手,做起事来才会事半功倍。

迎春冲着她俯了俯身,奴婢记着了,请小姐放心,奴婢会把这里守好,等小姐回来。

从国公府前往天赐镇,白燕语同行,白蓁蓁原本也想去,但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

十几辆马车同行,阵仗太大了,很快整个上都城的人就都会知道天赐公府回了天赐镇。

她不担心别的,就担心有一些暗中的势力会以为白鹤染是因为大叶氏的死,就放松了警惕,甚至也不排除会有人认为白鹤染彻底放弃了国公府这边,正式从上都城内撤出。

她怕会有人趁着这个节骨眼儿乱生事非,她得在京里守着,别的地方守不了,至少今生阁不能乱,天赐书院也不能乱。

白浩轩是跟着一起去了的,白浩风也从将军府赶了过来,亲口向白鹤染表达了想要同行去住几日的想法,白鹤染欣然应允。

终于,车队从文国公府门口离开了,林氏吸了吸鼻子,跟身边的红氏说:我怎么还有点儿想哭呢?这简直比上次二小姐去青州时还让人难受,她该不会以后就再不回来了吧?

不等红氏开口,白蓁蓁先说话了:怎么可能不回来。林姨娘您可别乱猜测了,这座国公府才是她真正的家,她早晚还是要回家的。所以咱们得趁她不在时把家给守住了,千万不能让某些有心之人钻了空子,把家里给搅得乌烟瘴气。

她说这话时,正好李氏跟邵氏往这边走过来,一听到白蓁蓁这话,二人便站住了脚。也说不出是尴尬还是气愤,总之二人对视了一眼后,皆选择转头离去,再也没上前一步。

白鹤染走了,白家人的日子还得过。如今老夫人也不在家,府上的事情都由红氏管着。

这头府门才刚关起来,管家白顺就小跑过来,到红氏跟前行了个礼道:夫人,梧桐园那头来报,说老爷闹得厉害,还说自己生病了,染了风寒,再不让他看大夫他就得死。

红氏听得直皱眉,他染风寒?他有什么风寒可染?整天关在屋子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风寒上哪儿去找他?我看就是想出来,变着法儿的找理由呢,不用理。

她如今对白兴言的态度也算是冷到了家,有的时候甚至比白鹤染还要冷漠。

林氏比她的道行差一些,听说之后还有点儿担心,万一是真的呢?要不咱们去看看?可别再出什么事,到时候咱们落埋怨。说完之后又补了句,也省得再办一回丧事。

白蓁蓁听得直乐,没事死不了,不是有老话说么,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红氏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住口!我们是我们,你是你。再怎么样他也是你父亲,你要是不想遭天打五雷轰,你就给我老实点,别跟着瞎掺合。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