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衣庄的裁缝上门量尺,白燕语还有点不好意思。

到底还是小孩子,又想做好事,又觉得做了好事被人夸得不好意思,小脸儿一直都是红扑扑的,惹得白蓁蓁一个劲儿地笑话她:三姐你可真逗,量个衣裳还整得跟大姑娘出嫁似的。这是好事,你脸红什么啊?

白燕语赶紧去捂她的嘴,哎呀你小声点儿,不说话你能死啊?还有,我是你二姐,不是你三姐,之前谁总嚷嚷着改口来着?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改不掉了?

白蓁蓁吐吐舌头,确实不太好改,这些年被咱们那个爹逼着叫三姐叫惯了。我跟你说,昨晚我院儿里的丫鬟跟我叫三小姐,我当时就一愣,没反应过来是在叫我,还问她是不是你来了。结果小丫鬟提醒说现在我就是三小姐,你是二小姐了。我当时觉得怪怪的,反正也说不上来哪里怪,可能就是不习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彻底改过来。

实在不行咱们就不改了吧,二姐姐叫大姐姐也不舒服,不如就直接叫姐,也别排序了,你看怎么样?白燕语也觉得改口挺难,这样还显得更亲近些。

白蓁蓁点头,这个主意好,那就这么定了。姐,你别脸红了,一会儿量完了你还得付银子呢!我跟你说,天衣庄的裁缝可贵了,你手里银子够不够呀?不够的话我给你拿点儿。

够用,你别掺合,我说了自己全包的。白燕语很是自豪,咱姐给了我作坊那边的分红,如今天赐胭脂那边相当于从作坊进货,需求量太大,完全就是供不庆求,所以作坊是很盈利的,我拿到的分红也多,请得起天衣庄。

白蓁蓁很是羡慕,我虽然不缺银子,但我真的也想像你这样自己管着一摊。虽然我管着今生阁,但我是只管帐,不像你,整个作坊都是你说了算。话是这样说,但白蓁蓁这个人很会自我调节,很快她就摆清楚了自己的位置,不过算帐是我的长处,我这人天生对帐目敏锐,连咱姐都夸我,所以我得发挥自己的长处,就不跟着你一起掺合了。

白燕语听她说起帐目,到是想起了一件事情,于是拉着白蓁蓁苦苦哀求:蓁蓁,姐求你个事儿。你看,你管着一个今生阁也是管,不如你连作坊这边的帐目也一起管了吧,好不好?我实在是算不明白帐,每到月底光是算帐我就得算好几天,觉都睡不好。这么的,你帮我查帐,我付给你银子,行不?我知道你不缺钱,但自己赚的钱跟家里给的那不一样。

白蓁蓁也知道不一样,因为她管着今生阁白鹤染也是付银子给她的,她花自己赚的银子会更仗义,当然,也只有花自己赚的银子时,才会有心疼的感觉。

眼下听白燕语这么一说,白蓁蓁当时就乐了,行啊!那我去你那儿再赚点儿,每个月也能有不少结余。回头我跟咱姐商量商量,不行就把所有生意的帐都归了我,我到月底挨家走一遍,都给你们查算明白,这样不但减轻你们的负担,生意盈亏也能更直观。

白燕语觉得这是个好主意,那回头跟咱姐说说,我觉得这主意不错。另外,姐搬回公主府去住,我估摸着药品作坊也得开起来了,还有打制首饰的作坊,都得一并开起来,到时候很是需要人手,要查的帐目也更多。你忙得过来吗?我听说你还要看阎王殿的卷宗,是不是手里事情太多了些?蓁蓁,你也得备嫁的,虽说还有几年,但备嫁的东西可也不少。

是有点儿忙。白蓁蓁想了想,很快又高兴起来,不过没关系,你忘了,不是还有个葛芳晓吗?那也是个帐目高手。她现在管着铺子这头的帐目,回头我同她再分分,多交给她一些,我就也能轻松一点儿。到完,就叹了口气,感慨到,咱姐身边能撑起台面儿的人还是不够,不然也用不着我们亲自上手。想我也是堂堂白家四呃,三小姐,居然混到要自己出去做事赚银子的地步,真是天不怜我啊!

白燕语推了她一把,得了吧,别总埋怨老天,还不是咱们自愿的。再说,我觉得自己做事赚银子这种感觉很好,我现在就愿意待在作坊里,这个家真是一天都不想回。好在咱姐马上就要搬家了,我也能赶紧离开。这座文国公府啊!她也叹,真是让人喘不过气来。

白蓁蓁听了闹心,走走走,你们都走,就留我在这儿守着,说的就跟我能喘得过气似的。也不想想,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我一天到晚在这府里待着,我闹不闹心。

那要不你也走?白燕语撺掇她,不行就把国公府交给管家,我带着我姨娘,你带着你娘亲和弟弟,咱们一起去天赐镇吧!反正祖母都去三叔家里,这府里也再没什么人需要照顾,咱们都走吧!大不了隔断时日就回来一趟看看,有管家在,也出不了乱子。

得了吧!管家也管不了府里那两个妖精。我还是留下来看家,你们该走就走吧!

两姐妹说话间,天衣庄的裁缝已经量好了府上人的身量,白燕语将事先写好的老夫人的尺寸也给递了去,付了银子,乐呵呵地送着人出门来了。

白蓁蓁去念昔院儿找她姐,一进院儿就看到下人们在往外搬箱子,一口一口的大箱子把整个儿小院儿都堆得满满的,人走过去都得侧着身,已经没有多少能走的路了。

她看得连连惊叹:你这从洛城回来才多久啊?不到一年啊,居然不知不觉给自己置办了这么多家产!姐啊,你这也是小富婆啊!

迎春笑着同她说:三小姐,你姐姐正在药屋里,轩少爷也在呢!

白蓁蓁又在箱子里一阵穿梭,终于挤到了药屋门口,推了门往里一瞧,好么,药屋也在打包,也是一箱子一箱子的装。

见她来了,白浩赶紧冲她招手:姐,你快过来帮忙,好多东西要装起来,我跟二姐姐忙不过来。刚刚我们过去量衣裳了,结果下人就装错了几箱,现在都要重新整理。

白蓁蓁走上前拍了一下他的头,还叫二姐姐!也不长个记性。

白鹤染对这个到没所谓,叫什么都行,叫二姐姐都习惯了,便一直叫下去吧!不然一叫大姐姐,我就感觉是在叫从前的白惊鸿,听着也奇怪。

那就直接叫姐,把排序都给省了。

白鹤染懒得管这些,便说你们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然后又开始整理药品。

白蓁蓁过来帮忙,一边帮忙一边将她跟白燕语商量的事情说给她听,白鹤染对此到没有什么意见,她告诉白蓁蓁:我早就想把所有生意的帐目就交给你,这事儿从前也同你说过。但燕语说得对,你早晚是要成婚嫁人的,到时候也是一座王府的正妃,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不可能总在外面忙活。所以趁这两年,你一来多带带葛芳晓,二来你也得给我培养两个人。

白蓁蓁说:这个没问题,你不是有个书院么,回头我去挑两个。其实我看东宫瑶那丫头最好,就是小了点儿。没事我先带着,早晚有一天会长大的。

白浩轩提议:你就不能培养几个男的?小姑娘家家的总是要成亲的,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然后到了得用的时候人家嫁人了,又是家里一堆事,又还得重新再培养。那个东宫瑶是东宫先生的亲妹子吧?东宫先生从前是太医院的,现在又是二姐姐的徒弟,这身份地位也不低,他的妹子想来也是要嫁进一户有头有脸的人家,还怎么帮你做事?

白蓁蓁冲他瞪眼,嘴上说着:就你事儿多!但心里却也挺赞同这个意见。

确实,女子成婚早,成婚之后又要管家又要生子,再有的人家不喜欢儿媳抛头露面,哪里还顾得上外面这些事。确实是要培养几位少年,这样将来也不耽误做事。

可是少年到哪里去找?

不急,你先带着芳晓,后面的事咱们再慢慢遇。白鹤染摆摆手,来吧,帮我收拾东西,手脚轻着些,这屋里都是药水和药丸,禁不起碰。我明儿就回天赐镇,你同我一起过去,我带你在镇上转转,你也熟悉熟悉,以后总要常来常往的。

这一收拾就收拾到大半夜,后来,红氏林氏还有白燕语都加入了进来。

人们一边收拾一边感叹白鹤染的东西可真多,小小的念昔院儿是怎么塞进来这么多东西的?还不到一年光景,这期间她还去了青州半载,这些东西都是什么时候装进来的呀!

白鹤染自己也感慨,她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装进来的,但肯定不是一次装进来的,就是一点点吧,日积月累,慢慢的就变得这么多。

就像心里的念想心头的牵挂在乎的人在意的事,也在不知不觉间,那么那么多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