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都有点儿后悔自己配的那药丸药效太好,这老夫人有些过于精明了,该装的糊涂也不装了,只一门心思地追着她问,可这话叫她怎么答?

她无奈,只得告诉老夫人:我下水,跟我的丫鬟下水没什么区别,就是一个说法问题。祖母,有事些情难得糊涂,不是每一件事都要弄得清清楚楚才有意思。就比如说我去了洛城三年,回来之后一身功夫一手医术,您说,就短短三年,这些本事能练成吗?

老太太一愣,半晌摇头,练不成。

那祖母为何不深究此事?

我老太太摇头,表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不深究这件事了,可能是只顾着高兴孙女变得坚强还有本事,也可能是太沉溺于白鹤染回归之后生活上的改变。总之她也不知是怎么的,就觉得发生在白鹤染身上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可是对于白燕语和白兴言这个事,她就总想去刨根问底,说到底,还是她想知道白兴言为什么又要害他的亲生骨肉。

母亲。关氏轻声开口,劝慰道:阿染说得对,有些事情就该难得糊涂,别去细合计,您就是合计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事情已经发生了,您能改变什么?如今阿染已经采取了手段,儿媳认为这样的手段很好。虽然也不可能一直把她父亲关着,但至于关上一阵子,让他得到教训的同时也反省下自己。三丫头这场罪,不能白遭。

老太太都听乐了,反省?你们指望他能反省?好,我不问,你们说得对,有的时候糊涂一点,日子才能过得更舒坦。她说到这里,重重地叹了一声,阿染,你是怎么想的?这府里今后又如何归置?还有那白浩宸,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吗?

白鹤染点头,不会再回来了,明天我们开祠堂请家谱,将白浩宸的名字从我白家的家谱中划去。官府那头我也会派人改了户籍贴子,将白浩宸改为段浩宸,再移交到郭家。待这一切做完,这个人就同我们文国公府再没有半点关系了。祖母,十年前侵入府来的那三个人,自此以后就一个都不剩了。

她说这话时鼻子泛了酸,像是原主这身体本能的反应,不受她控制。

十年了,大叶氏入府整整十年,文国公府这十年基本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大量的钱财从帐房取走,送往各处地方,白家人还要撑着脸面维持表面上的虚假繁荣。

所有人都憋屈,老夫人忍气吞声,原主更是过得猪狗都不如。大叶氏带着两个孩子成了这府里头最风光的人,白惊鸿更是艳绝京都,甚至在整个东秦都声名赫赫。

谁不知道白家有个东秦第一美人,那美人美得就连女子看了一眼都要心动。

白兴言自此就做了一个家国天下的美梦,梦想着有一日白惊鸿飞上枝头当凤凰,他自己就成为国丈,大权在握,指点江山。

还有那白浩宸,从很小的时候起就跟在三皇子身边,为三皇子伴读,陪三皇子游历。

白兴言将全部的心血都倾注在那两个孩子身上,他把那两个孩子当成他自己亲生的来疼,非但对自己亲生的孩子都不理不采,百般嫌弃,甚至还想着将爵位都给那白浩宸。

在那样的家庭背景下,原主被囚禁,白蓁蓁为了生存不得不坚强勇敢,白燕语被养得一身媚骨,姿态妖娆,就连白浩宸他都疏于管教,请的教书先生也不过京中三流。

老夫人更不用说了,两头受气,还要跟着大叶氏一起维持着白家的所谓尊严。

这一切一受就是十年,十年岁月,最终原主还是没能挺过那一劫,最终还是在回京的路上一命呜呼。这些事情没有人知道,也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她只能一生扮演好文国公府嫡女的角色,护住这些曾经护过她的人,护住那些始终站在她身边的人。

十年悲劫,随着大叶氏的死,和白浩宸的离开,算是在国公府告一段落了。

可是能够放松警惕吗?不能!现在还远不是放松警惕的时候。

白惊鸿还活着,郭家也还在,段家去了歌布,就是她那位父亲都不知道还要翻出多少风浪来。这文国公府还会有下一任主母,她们的战役还没到胜利的时候。

小厨房的饭菜备好了,下人将桌摆好,一道道菜端了上来,尽是老夫人和白鹤染爱吃的。

关氏瞅着还有一道圆子汤,那是她喜欢的食物,软软糯糯的小圆子下在酒酿里,吃进嘴里甜甜的,会让人的心情都随之变得美好起来。

她感激地看了一眼李嬷嬷,李嬷嬷则笑着说:老奴是不知夫人您喜欢吃什么的,这是老夫人以前念叨说,说老三家的喜欢吃这口酒酿圆子,也不知道您什么时候会来,便干脆在院儿里一直备着酒酿,什么时候您来了都能喝上一口。可惜,这一等就是多少年,酒酿搁坏了一批又一批,三夫人从来没有锦荣院儿吃过一顿饭。

她说到这里,抬手抹了一把泪,其实谁好谁坏,咱们老夫人心里都有数,虽然平日里她不给三老爷好脸子,可实际上很是惦记着瞳剪小姐和浩风少爷,每每念起都会说瞳剪小姐落落大方人也出落得好看,浩风少爷学问好拳脚好,将来兴许就接了他父亲的班。可一说起接班,老夫人又直摇头,说带兵打仗太危险,不想让浩风少爷走他父亲那条路。

今日许是白浩宸走了,大叶氏也死了,这家里又像回到了当初大叶氏还没进门的日子。连李嬷嬷都想多说两句,都想提提从前。这一提就把个关氏给提得泪流满面,抓着老夫人的手就哭,一边哭一边还说着两个孩子常惦记她,可是又觉得自己父亲是个庶子,所以不好总往主宅来探望,怕您看着他们厌烦。

老夫人听了心里也难受,也跟着抹泪,她告诉关氏:我确实对老头子当年纳了妾生了庶子心里别扭着,可大户人家,哪一个家里不是妻妾成群?我是主母,不管有多少妻妾她们都得尊我为长,有什么可别扭的呢?可人心都是肉长的,咱们凭心说,谁愿意看着自个儿男人跟别的女儿生的孩子见天在眼前晃?可是我这人哪,嘴上狠得起来,心却狠不了心。嘴上说着兴仓是庶子庶子的,心里却也总惦记着他亲娘死得早,孩子从小就没了娘实在可怜,我就想着,我要是再不好好待他,那孩子过得得多苦啊?所以我这嘴上说不喜欢他,背地里也没少往他屋里送东西,兴言兴武有的他都有,从来没少过。

老夫人回忆起从前,这话匣子就止不住,后来他议亲,我就同他说,你要想将来过得好,过得合美,子女也一条心孝敬你,那你就别纳妾。也不知他当时懂没懂,但我瞅着这些年他也没动那个心思,想来是明白我的用心良苦了。好孩子,你跟他好好过,母亲念着你们,希望你们好,也希望两个孩子好。

关氏哭得不成样子,两个人饭也顾不上吃了,就搁那儿回忆从前。

白鹤染也没拦着,一边吃饭一边听,到是听到了许多她不知道的国公府旧事。

比如说三叔白兴仓小时候出过麻子,老太爷怕他过了病气给别人,就把他送到京郊的庄子里去养着了。后来病是养好了,但老太爷从那以后对他也没有早先那样亲近。

再比如说二叔白兴武从小到大就跟他哥白兴言对着干,有一回白兴武爬树掏鸟窝,白兴言在下面狠狠地踹了那小树一脚,直接把白兴武给踹得从树上掉下来。那一次,白兴武摔伤了腿,在榻上躺了三个月才能下地。而下地之后就是冲到他大哥的屋子里,大半夜的把他大哥从被窝里给薅出来,狠狠地揍了一顿。

这些都是文国公府的陈年旧事,都是老太爷还在世时发生的,原主的记忆里没有,所以她听得也是津津有味,全当个故事来解闷。

但是对于老夫人来说,这些都是真真实实发生在她眼皮子底下的,虽然过了许多年,可再谈起来时,也是阵阵唏嘘,叹气不已。

白鹤染提醒二人:再不吃饭菜就凉了,三婶,你的圆子汤凉了可不好喝。

二人这才笑着将话茬儿打住,专心吃饭。

终于晚膳吃过,下人也撤了桌子,白鹤染这才跟老夫人提起自己的打算:祖母,过两天我想搬到公主府去住了,东西已经搬了一些,再有两日就可以搬完。您跟我一起去吧!

老夫人一愣,你要搬家?

她笑着说:也不算搬家,不是彻底就搬走,只是说将来可能大部份时日都会住在公主府,这边偶尔也还会回来看看。毕竟红姨她们还是要留下的,我不能不管她们。祖母,您跟我一起去吧,那边是我一个人的府邸,我说了算,您过去就您说了算,您让孙女我尽尽孝心。

老夫人怔了一会儿,半晌,缓缓摇头,阿染,祖母不去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