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家人都看乐了,郭家一门武将,怎么出了这么个窝囊废?

当家主母没了,如今红氏就是这后宅的掌舵人,于是她主动站出来,把孩子们都拦到自己身后,开口同郭闻朗说:三老爷别紧张,我们都是女眷,能对您做什么呢?我们就是刚吃过饭出来溜溜食,想着往哪溜都是溜,不如就到前厅来看看,看看郭家三老爷这去而复返是怎么个意思。她看着郭闻朗,脸色一沉,莫非是郭老将军不肯放过我们这些妇孺?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郭闻朗连连摆手,红夫人误会了,家父没有半点怪罪国公府的意思,恰恰相反,他还在想着如何给国公府减轻负担,给国公府减去不必要的麻烦。

哦?红氏不解,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国公府有什么负担?说着就回了头,下意识地往李氏和邵氏那边看了去。

李氏和邵氏被她看得一愣,心里突突地打起哆嗦来。李氏忍不住开了口问她:红夫人这是何意?为何说到负担就往我们这边看?难不成我们还是国公府的负担?

你们不是吗?白蓁蓁在边上说了话,父亲疯了,只能在梧桐园关着,一放出来就要伤人。他这一疯,后宅就形同虚设,再没有任何意义。那你说我们文国公府留着你们这种小妾干嘛?干吃饭不干活儿,还没老爷可侍候,那不就是浪费粮食嘛!

你李氏气得眼睛都红了,她还想当正室夫人呢,这怎么就成了废物了?她看看红氏,又看看林氏,最后选择指着林氏说,那她也是小妾,你们怎么不把她也给赶走?

她跟你们能一样吗?白蓁蓁都听笑了,林姨娘是生了庶小姐的妾,你们呢?

我们李氏邵氏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是啊,入府半年,老爷的宠幸没断过,可她们的肚子却没有半点儿反应。如今老爷被她们搞疯了,不中用了,她们这种没有生养的妾室可不就是没用了吗?

李氏很着急,她不能就这么被抛弃啊,她还要当正室主母。就算当不成主母,那留在文国公府里当个小妾也是好的,至少衣食无忧,不用在外头受苦受累。

邵氏心里却因为这个孩子的事犯了合计,她想起之前每天早上自己跟李氏都会到福喜院儿去给二夫人请安,然后坐在二夫人屋里吃一盏茶,说一会儿话,三人才一起再去锦荣院儿向老夫人晨昏定省。这个规矩是二夫人立的,从未间断过,即便刮大风下大雨,福喜院儿的丫鬟芸香也会跑到她们院儿里来催,说二夫人泡好了茶在等着她们。

她跟李氏真真儿是一天都没落下的去二夫人那里吃茶,她们的肚子也是真真儿的从来没有鼓起来过。她在想,难不成没有孩子这事儿,是二夫人做了手脚?否则怎么可能宠幸不断偏偏无子?听说老爷之前的三夫人都是怀了身孕的,这就说明老爷没问题。

老爷没问题,那就是她们有问题。而她跟李氏不可能同时有问题,那就只能证明一件事,就是她们一起做了同样的事情,从而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邵氏一想到这儿,不由得遍体生寒,她很想把这件事情告诉李氏,可李氏这会儿情绪有些激动,一直在为自己争辩着,一直想要证明自己不是浪费国公府的粮食,甚至还提到了老爷只是一时发疯,过阵子就会好起来的。

她心中叹气,知道李氏说什么都是没用的,白家这几位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要真是成心想要赶走她们,只需一句话就够了,谁还能拦得了?

她将目光投向郭闻朗,正好见郭闻朗也朝她这边看过来,似看出她心里焦急,郭闻朗朝着她微微摇头,然后开了口说:四姑娘误会了,我说的减轻负担不是指国公爷的小妾。那小妾是侍候国公爷的,要与不要还得是国公爷说了算,四姑娘您是当女儿的,还未出阁,可不好管不个事儿啊,不好管的。他一边说一边摆手,那样子看起来是非常的关心白蓁蓁,非常的为白蓁蓁着想,俨然一个和善的长辈。

红氏扯了白蓁蓁一把,不让她再说话。确实,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跟父亲的小妾掰扯这种事儿是不太好,传出去是不好说也不好听。

白蓁蓁这回到听话,不再搭理李氏了,只是又问了郭闻朗,既然说的不是她俩,那你所谓的减轻我们国公府的负担是指什么?麻烦又是什么?难不成是郭老将军良心发现,想给我们点儿银子?那这个可太好了,我们家就缺钱。

白鹤染又扯了她一把,胡说什么呢?郭老将军是那样的人么?

听了这话的人都没忍住,扑哧一下就笑了,林氏都乐出了声儿。

郭闻朗好生尴尬,赶紧把他爹的话给说出来:不是不是,都不是,别猜了,家父的意思是让我过来把浩宸给接走。他母亲没了,父亲又疯了,再留在国公府已经不合适了。说到底我们郭家跟他是沾亲的,所以这种时候只能由我们郭家出面,将大少爷给接走,以后他就由我们来养,不再给白家添麻烦了。

红氏一愣,要接走白浩宸?这事儿可有点儿大,她做不了主,于是目光就投向了白鹤染。

白鹤染此刻也在盯着郭闻朗,就在郭闻朗说出要接走白浩宸的那一刻,她瞬间就明白了。

白惊鸿逃走的事情败露了,除此之外,郭家没有任何理由把白浩宸从文国公府接出去。

她曾怀疑过大叶氏嫁给白兴言的真正原因,甚至都曾猜测过那枚传说中的传国玉玺已经不在段家,而是辗转到了白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如今大叶氏死了,郭家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来稳固白浩宸在文国公府的地位才对,绝不会在这种时候想着把人接走。

何况郭问天对白浩宸也没见有多好,甚至对叶之南也没见有多好。

那么,能够促使郭问天提出要接走白浩宸的原因就只有一个,就是他想要利用白浩宸来引出白惊鸿。毕竟比起白浩宸来,白惊鸿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更重要的。

他们需要一个美到能够迷惑众生的女子,来为他们冲锋陷阵深入敌营。

红夫人,您看这事儿郭闻朗见红氏不再说话,只得主动开口追问。

红氏还是没吱声,到是白鹤染开了口,她问郭闻朗:人接到郭家,那他是继续叫白浩宸,还是要改回去叫段浩宸呢?如果要改回本姓,那我白家就要开祠堂改族谱,从今往后再见面也要改口,再也不能当他是白家的大少爷了。这些,郭老将军可有想好?

郭闻朗一愣,这个临出门时他爹还真是没说,可把人接走为什么一定要改姓?

他试探地说了句:还是继续叫白浩宸吧!也省得麻烦。

白鹤染却摇了头,不行,还叫白浩宸那就还是我们白家的孩子,白家还没到养不起孩子的程度,你们这样把他接走,我们是要被外面人戳脊梁骨的。想接走白浩宸我没意见,但他必须得把这个白姓给还回来,从今往后与我白府恩断义绝。

郭闻朗有些做不了主,只得无奈地说:那我还是再回去问问家父,公主殿下您知道的,我就是个传话的。他再次强调自己的身份,改还是不改我也说了不算,我回去问问。

白鹤染点头,那就去吧,早去早回,我这头也跟大少爷说一声,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郭闻朗再一次离开了文国公府。

他走后,白家人聚到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落在李氏和邵氏那处。

红氏说:你们两个先回院儿去吧,我们要说说话,你们在这里不合适。

李氏想说怎么就不合适了,我们也是白家一员。但邵氏却扯了她的袖子,将她带离前厅。

李氏问邵氏:你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邵氏说:对于她们来讲,我们是外人,是外人就参与不进去,又何苦留在那里自讨没趣?何况人家在前厅说不成,还能回其中一个的院儿里说,我们难道还能跟着一起去?姐姐,我之前一直在想一件事情,我与你说说,咱们一起分析分析。

邵氏便与李氏说起从前每天早上都到福喜院儿吃茶的事情

前厅这边,红氏皱着眉问白鹤染:你说咱们放人吗?其实要说把大少爷接走,我是一百个赞成的,毕竟那不是白家的孩子,看着就膈应。可咱们不喜欢他是一回事,郭家主动要又是另一回事。郭家为什么突然想要大少爷了?

林氏也想不明白,难道是郭问天思念外孙女,思虑过深,所以想把大少爷给接走?

白燕语无奈苦笑,姨娘,您把郭问天想得可真好,他是那种重情的人么。

燕语说得对。白鹤染终于开了口,但却没直接回答红氏的问题,只是告诉她们,我去福喜院儿看看,至于放与不放,得听听他们自己怎么说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