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里确实有传闻,说白家大少爷疯了,把自己母亲的棺材给啃了个稀巴烂。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消息传到了将军府,所以郭老将军才动了怒,也才把他支派到白家来问情况。

郭闻朗一脸无奈,不用看了,我信,外头也都是这么传的。但还有个事儿,我父亲,也是我父亲啊,不是我。话还没说他就先解释,是我父亲听闻白家送葬只派了个管家跟着,府里姓白的没一个人去给主母送葬的。他觉得这个事儿不太好,也确实有点儿挂不住脸面,毕竟那也是他的亲外孙女嘛!所以就想问问你们,这是怎么个意思?

白鹤染笑着答:没错,带队伍的确实是只有一个管家,其它就是抬棺的下人。但跟着一路扬纸钱的人却不少,足足有八个,也算是很气派了。

哎哟天赐公主,扬纸钱的人再多,那不也是下人吗?老太爷的意思是,咱们自个儿家里怎么不出几个人啊?她好歹是主母,一般情况下主母发丧那可是大丧,府中子女无论嫡庶,都是要跟着去送葬的。文国公府是侯爵府,侯爵府的规矩更多,按理说妾室姨娘都得跟去的。

什么玩意?你再说一遍我听听?白蓁蓁不干了,让我去给她送葬?

不不不,四姑娘误会了,我是说按理说,按理说,没说一定要去。郭闻朗赶紧把话往回收,刚不是说了嘛,都是我家老太爷的意思,我就是个传话的,您可千万别跟我生气。

白蓁蓁翻了个白眼,看向郭闻朗的目光里满满的全是鄙视。

但郭闻朗不在乎,他一直都很摆得正自己的位置,他就是郭家一庶子,郭家的未来跟他几乎没有半点关系。现在老爷子还在,大家能住在一起,将来老爷子走了,府邸肯定是给老大。那老大一个嫡子,岂能容忍他们这些庶子一块儿生活?

所以他被赶出郭府是早晚的事,他不想现在就把人都给得罪光了,特别是像白鹤染这种如日中天的公主,否则等到将来被赶出将军府自立门户时,他将寸步难行。

对于他的夫人帮着大叶氏选小妾的事,他一直都是不赞成的,奈何他夫人不听他的,偷偷就把这事儿给做了,事后还受到了老爷子的赞扬。他因为这事儿气得把夫人大骂了一顿,当然,是当起门来骂的,既不能让外人听到,更不能让老爷子知道。

郭闻朗几次跟夫人说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奈何他那位夫人夏氏那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一心只想着眼前受到了老爷子的赞扬,在府里日子能过得更好些。却不想想,老爷子多大岁数了,他还能活几年?一旦老爷子没了,他们的日子该怎么过?

面对白蓁蓁的鄙视,郭闻朗只管陪着笑,反正话已经说到了,他就是个传话的,说话的人是郭问天,所以这些鄙视和嘲讽,他只当是替郭问天受着,不是冲着他自己来。

白鹤染算是看出来这位郭家三老爷的态度和立场,心里便觉有几分好笑,但好笑的同时也生出感叹,感叹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家家如此。

既然三老爷是来传话的,那就劳烦三老爷也帮我们白家带个话给郭将军。就说,我家姓白,过世的主母姓叶,说到底这是白家和叶家的事,与他郭家有何干系呢?如果郭将军看不惯我们白家的行事作派,那便自己派些人手去追送葬的队伍吧!

郭闻朗尴尬地笑了笑,成,那我就把话再带回去。天赐公主您千恼万恼,请都不要恼到我的头上,我真的就只是个传话的。眼下话传完了,那我就回去了。

白鹤染点点头,三老爷慢走。说完,又对身边的迎春说,替我送送三老爷。

郭闻朗赶紧摆手,不用送,不用送,姑娘留步,我自己走就行。

迎春哪里听他的,上前两步做了个请的手势,三老爷,请吧!奴婢送您。

郭闻朗满脸堆笑地走了,直到上了马车走出老远,跟随而来的随从才开口问他:三老爷,咱们这样办事,回去老太爷会不会怪罪下来啊?临来时奴才瞧着老太爷那个意思,咱们应该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事情办成这样,似乎跟老太爷的初衷相差很远。

你懂什么?郭闻朗狠狠瞪了他一眼,咱们怎么办事了?你不说我不说——他抬手指指外头赶车的那个随从,他不说,谁知道这事儿咱们是怎么办的?至于兴不兴师问不问罪,那也不是我们说能干就能干的。白家都是什么人?一个天赐公主的名头还不够响亮的话,那尊王妃和慎王妃的名头,谁敢招惹?慎王殿下手握阎王殿,查的就是贪官污吏,斩的就是在朝为官的。咱家老爷子虽然不上朝了,但谁敢保证他以前没干点儿手脚不干净的事?万一那慎王一个不高兴开始查办,整个将军府都得完蛋!

郭闻朗说得痛心疾首,我这也是为了郭家好,平日里一个个就知道嚣张跋扈,谁能像我这般用心良苦啊?你以为我愿意在两个小姑娘面前装三孙子吗?我那也是没办法。一个阎王殿发起彪来就够咱们郭家喝一壶,这万一要是那位混世魔王十殿下回京,听说郭家把他未来媳妇儿给欺负了,还不得一把火把将军府给烧了啊!你想想,打从那位天赐公主回了京,咱们郭家跟她对上过几回了?哪回讨着便宜了?前前后后小姐少爷的搭进去好几个,人家不还好好的当着天赐公主吗?所以你说我今儿这么办事,我是为了谁啊?我还不是为郭家。

三老爷眼泪都要说出来了,听得那个随从也顿时觉得三老爷真是个用心良苦的好人,真是实实在在地在为郭家着想,郭家的老爷要是都能这样该有多好。

郭闻朗就这样回了郭家,当着老太爷的面儿把白鹤染的话一转达,什么一个姓白一个姓叶,跟姓郭的没关系这话往外一说,气得郭老太爷是吹胡子瞪眼睛,差点儿没把书房都砸了。

当然,对于自己的态度问题,郭闻朗是半个字都没敢提的。在外头说的天花乱坠,但是在他爹面前他是一句都不敢往外透露。郭问天是谁啊?那是千年的老狐狸,什么道道儿看不出来。他糊弄糊弄随从还行,在他爹这儿是糊弄不过去的。

好在郭问天也没问,只顾着大骂白鹤染了,骂了一通之后又想起白浩宸来,便问郭闻朗:你见到白浩宸了吗?人是真疯了吗?

郭闻朗摇头,没见着,白家人不让见。现在她们不但把浩宸给关了起来,还把文国公也给关了起来,理由都是疯了。可这一家怎么可能同时疯两个,我琢磨着都是扯蛋的。不过,爹他劝郭问天,不管那白浩宸还是段浩宸的他是真疯假疯,咱都别管这个事儿了吧?叶柔没了,咱们跟文国公府的关系也基本就断了,其它的事咱们就别掺合了。

郭问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

郭闻朗一愣,他懂什么?他是不懂什么,问题是您老人家有什么话也不跟我说呀!

去,你再去白府一趟。郭问天指指郭闻朗,就跟白家人说,既然叶柔死了,白兴言也疯了,那浩宸一个人留在白家就没有任何意义。你去把浩宸给接回来,就说今后我们郭家养着他,不再给文国公府添麻烦。

郭闻朗不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呀?咱们家人口不少了,也不缺儿子,养着他干什么?

你懂什么?郭问天还是这句话,老子让你去你就去,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郭闻朗见他父亲急了眼,也不敢再问了,只好应下差事带着人又往国公府赶了去。

再次来到文国公府,郭闻朗觉得好生尴尬,一个多时辰之前才走的,这会儿又转了回来,正好赶上国公府用午膳。人家一家子人围在花厅用膳呢,看起来其乐融融,他冷不丁往这儿这站,实在是有些突兀。而且也没有人问一句他吃了没,他这脸皮再厚也有点儿挂不住。

那个公主啊!郭闻朗强堆着笑脸说,还是我,我又来了。真对不住,耽误您家里用膳了,实在是我家里老爷子催得急,我就是个庶子,哪里敢驳了他的意,所以只好又来了。真不巧,正赶上晌午,要不你们先吃着,我在外头等等,等你们吃完了再说。

白鹤染也没客气,点了点头,那行,三老爷就请到前厅稍坐一会儿吧!

郭闻朗被请到前厅去了,足足等了半个多时辰,才看到白鹤染带着两个丫鬟款款走来。身边照例跟着白蓁蓁和白燕语,这次还多了夫人红氏,以及三位姨娘。

郭闻朗一看,这是除了老夫人以外,国公府后宅全部出洞啊!这是要干架吗?

他有些胆怯,颤颤微微地问了句:你们,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