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皇子摇头,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也是回来之后才听说的。

李贤妃重病,他父皇难得关心了一次,还派了太医院院首亲自往恰合宫去诊治。

但那院首只去了一回,之后便再也没有去过了。恰合宫的宫人去请了无数次太医都请不到,求见皇上也见不着,最后还是皇后娘娘给了话,说李贤妃的病已经没得治了。

可怎么就没得治了呢?太医院治不好还有今生阁,还有国医堂。白鹤染东宫元虽都不在京里,可不是还有个夏阳秋么?为何请都没请?

这事儿在君慕丰的心里憋了两天,谁都没对谁说起过,今日却讲给了白鹤染听。

看似平静的小姑娘,此刻心里却起了惊天骇浪。

天和帝虽为一国之君,但却没有把这个君位坐到真正薄情寡义的份儿上,不管是对儿女还是妃嫔,他心里头始终都是把情份摆在第一位。实在要是情份跟他的江山有了冲突,他才会做出选择,才会开始考虑割舍。

就如当初的三皇子,若不是九十两位皇子将他这些年做为之事呈到天和帝眼前,她相信那位皇帝绝不会因为三皇子劫杀红忘多年,就能狠心将自己的儿子除掉。

后宫那么多妃嫔,他虽不宠了,甚至都不去看了,却从来都没薄待了她们。

可是为何就会对李贤妃如此冷情呢?他是知道了什么吗?

白鹤染的心砰砰乱跳,君慕丰叫了她几声,见她没回应,便也不再言语了。

两个就并肩站着,看着面前的云梦湖,谁也不知道彼此的心里都在想着什么。

但即便是这样,于君慕丰来说也很满足。这个小姑娘他放不下,却又求不得,便只有伴着,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只往她身边一站,心里都是满足的。

咳咳!夜幕里传来清嗓的声音,君慕丰微微皱眉,心头火起。紧跟着就听到剑影的声音传来:主子,五殿下,请恕属下莽撞。请主子去前院儿看看吧,灵堂出事了。

白鹤染咦了一声,随即问道:出了什么事?

剑影答:今夜大少爷守灵,起初一切都好,但这会儿状态有些不对劲。

他话没再往下说,他知道白浩宸是怎么回事,那样子分明就是药瘾犯了。但眼下五皇子在,他还不知道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便干脆什么也不说。

白鹤染知他心意,便对君慕丰道:我去前院儿看看,你别跟着了,先回吧!这里到底是国公府,我不怕别的,就怕燕语见着你,到时候她也激动你也尴尬,不太好。

君慕丰点点头,都听你的。去吧,我这就回去了。

好。她转身,往前院儿方向走,走了几步之后停下来,扭头跟他说。待我们府里丧事操办完,我去凌王府找你,说好了带我逛街买东西的。

他很高兴,行,我等着你,快去吧!

文国公府前院儿,布置成灵堂的前厅里,今晚是白浩宸在守灵,李氏和邵氏也一起陪着。

按说主母去世,做为小辈的白鹤染白蓁蓁等人都应该一起守灵才对。可惜大叶氏没那个好人缘儿,天黑之后这些小辈没一个人主动留下来,一个个都带着下人回了自己院子,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就跟没有主母去世这个事儿似的。

但别人不在白浩宸得在,毕竟他是亲儿子,何况梅果也同意他来了。于是他就跪在边上,面前摆了个火盆,隔一会儿就烧两张纸,再隔一会儿就念叨念叨。至于香案上的香则是由李氏和邵氏看着的,死人的香不能断,李氏邵氏时不时就要看上一眼,见香烧矮了赶紧就续上。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虽然白浩宸时不时念叨的话有点儿不着调,像什么虽然你生时不待见我,但我到底是你的儿子,死了也得给你守灵你要不是我亲娘我才不来呢,这大晚上的回屋睡觉多好,谁愿意在这儿吹阴风啊!

这话听着是不好听,但好在白浩宸守灵还算规矩,没出什么大乱子,李氏邵氏也懒得多管闲事。反正人都死了,当儿子的都不往心里去,她们跟着操什么心啊!

但白浩宸这纸烧着烧着就开始不对劲了,先是人开始打哆嗦,李氏看到了还以为他冷,就去问他要不要取个披风。但白浩宸没回答,还是跪在那里一直哆嗦。

李氏就发觉不对,这不像是冷,因为白浩宸穿得不少,面前还守着个火盆呢,她跟邵氏两个女子都没觉得冷,这大少爷至于这么不禁冻吗?

她便觉得白浩宸可能是病了,便蹲下来关切地问:大少爷,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结果白浩宸嗷地一声怪叫,一把将李氏给推出去老远。

李氏摔了个大屁墩,疼得直掉眼泪,邵氏赶紧去扶,身边丫鬟发现白浩宸推李氏的时候,胳膊是从火盆上方伸过去的,袖子沾了火星,很快就窜起火苗。

小丫鬟吓得一声惊叫,大呼:起火了!大少爷的衣裳起火了!

李氏一惊,两眼瞪得溜圆,想吩咐人赶紧扑火,却突然又想到自己很有可能会成为这文国公府下一任当家主母。一旦她成了主母,那她为什么还要留一个前任主母生的孩子?而且这个孩子还不是老爷亲生的,为什么要留?

如果趁这个机会能让这位大少爷被一把火给烧死,她岂不是赚了?丧事办一个人也是办,办两个人也是办,不如就一起办了,还省事儿。

李氏这样一想,便没有开口救人,甚至为了拖住自己的丫鬟不去施救,还大声地哭喊着说自己很疼,摔得哪哪都疼。

可惜,她心里这想法邵氏不知道,比起李氏来,邵氏的心眼儿就稍微的实称那么一点儿,此时一见白浩宸袖子起了火,而且火还有蔓延的趋势,吓得她立即大呼小叫起来。

这一喊,院子里的下人就听见了,赶紧提了水就冲进来,一桶水全倒在白浩宸身上。

李氏被邵氏气得直翻白眼,暗里骂了好几声蠢货。她就想不明白,这种蠢货怎么能被郭家选上,还跟她一起被送进文国公府,这不是拖后腿么。

火是扑灭了,可白浩宸的状态比之前更不对劲。他不但在打着哆嗦,他还嗷嗷叫唤,叫的是什么也听不清楚,只隐隐约约听到几个含糊不清的字,似乎是:给我,糖,要吃糖。

谁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有个小丫鬟大胆地猜测:该不会是中了邪,看到二夫人了吧?一般来说孩子都是跟娘亲要糖吃,大少爷是不是见着二夫人了?

这一句话把灵堂人给吓的,一个个脸都白了,就连李氏都害怕了。

邵氏赶紧制止那丫鬟继续说下去,但她也是没个章法,眼瞅着大少爷在灵堂里乱蹦乱跳,就跟个猴子似的,她除了扶着李氏左躲右躲,别的一点儿招都没有。

李氏想起白鹤染给她爹安的罪名,疯了,对,疯了,这大少爷该不会也疯了吧?

于是她大喊:疯了,大少爷疯了!快来人,把大少爷按住,他这是疯了呀!

也不知道哪个丫鬟接了句:怎么爹疯了儿子也疯了,白家该不会是有疯症的根儿吧?

李氏气得大叫:胡说八道!他根本就不是白家人,他疯不疯跟白家有什么关系?

邵氏吓得赶紧去捂她的嘴,姐姐,你可小点儿声,万一让

万一让谁听见?李氏瞪了邵氏一眼,老爷在梧桐园关着呢,听不着,你说这府里头除了老爷之外,还有谁会在意我说的这句话?没准儿人家听了还得给我拍手叫好呢!

邵氏也不知道李氏是哪来的火气,这明显是拿她撒气来了。她便不再说话,只在边上站着,看着白浩宸满灵堂乱跑,不停地要糖吃,也听着下人们小声说着大少爷是中邪了。

可这都还不算完,白浩宸这种疯癫的状态越来越严重,不但满灵堂乱跑,他还开始砸东西。那真是见什么砸什么,香案供果点心,甚至连牌位都没放过,都给摔到了地上。

火盆也给扣了,火星子和纸灰扬得到处都是,呛得屋里的人不得不跑到外头,站在院子里远远地看着这位大少爷发疯。

还有没烧的纸钱也扔了一屋子,白绸白幡被他扯下来,塞到嘴里不停地啃咬。一扯一拽间,门牙直接被拽了下来,蹦出去老远。再看白浩宸,满嘴的血。

可是这些他都不在乎,已经疯魔的人根本感觉不到疼,他只是想吃糖,吃不到糖他就要吃别的,反正牙不能闲着,一闲着就难受得不行。

人们看到白浩宸开始啃咬,先是啃白蜡烛,啃了几下发现不过瘾,又开始啃装供果的盘子。盘子也不过瘾,又改为啃火盆,火盆还不行,他随手抓起已经摔在地上的牌位往嘴里塞。

最后发现牌位咬着也不赶劲儿,他开始四下张望,最后,目光落定在大叶氏的那口棺木上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