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堂里弟弟妹妹跪着,长辈们站着,管家白顺站在府门口接待前来吊唁的宾客。

做为死者的父亲,白兴言今日是被重点照顾的,下人端了椅子给他坐,他就坐在白燕语的棺木前不停地哭,手捂着脸,也没人看得清是不是掉了眼泪。

前来吊唁的都是京中高门贵户的夫人小姐,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白兴言瞅着这些人进来,心里挺酸的,因为他从来没留意过白燕语居然结交了这么多人。

以前总说白燕语管着个胭脂作坊是小打小闹,可如今他才反应过来,那哪里是小打小闹,人人都知道胭脂铺是白鹤染跟皇后娘娘合开的,那么京里稍微有些头脸的女人们肯定是疯抢着去捧皇后娘娘的场,所以连带着白燕语的人缘也跟着水涨船高。

他的国公府里,一个女儿是公主,一个女儿是未来的九王妃,还有一个女儿跟这么多权贵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这要是这三个女儿都跟他一条心,他的日子该过得多好啊!

白兴言想到这里,鼻子一酸,是真的哭了。但他不是哭白燕语的死,而是在哭自己的命。

门口不停有小厮高声喝报,报的都是某某府夫人小姐到,他听到了许多官宅府邸的名字,什么左相右相家里的女眷都来了,甚至许多跟他在朝堂上唱反调儿的人也派了女眷上门。

他心里愈发的酸了,想他如果也有这么一天,都不知道会不会来这么多人,白燕语的人缘比他都好,这让白兴言心里很不是滋味,还暗骂了白燕语好几回。

来吊唁的人自然是都往灵堂走,白兴言看着这些人越走越近,看着这些人上前不停地安慰红氏等人,渐渐地就看出不大对劲了。

这怎么回事?文国公府办丧事,这些人是来吊唁的,那进了灵堂来第一件事肯定是应该给死者上香了,最不济也该行个礼,这是最基本的礼节。可这些人进来之后居然看都没往白燕语的牌位和棺木看一眼,一个个的只管往红氏身边走,还有蹲下来安慰白蓁蓁几个孩子的,就连谈氏和关氏都得到了不少安慰,这是怎么回事?

他听到有一位夫人拉着红氏的手说:你也别太难过了,摊上这样的事儿谁都不乐意见,可是既然摊上了也没办法,咱们做女人的也只得面对。唉,你也是可怜,白瞎了你这么好看的容貌,下半辈子却要伺候一个疯子,真是难为你了。

白兴言都懵了,红氏也懵了,但她看到了那位夫人说话时冲着她眨了眨眼,聪明如红氏,哪里还能不明白这里头有事。于是便把话接了过来:多谢夫人体恤,我这心里是真难过。

夫人又说:难过是肯定的,毕竟在一起过了那么多年了,我听我家老爷说了,文国公年轻那会儿可是上都城里有名的美男子,和你这样绝色的美人最是般配。可惜啊,这人一上了年纪就容易添病,你都不知道他哪一下不对劲就犯了病了,年轻时长得再好又能如何?到老了还不是得咱们女人侍候着。别难过了,以后习惯就好了。

边上还有位夫人也劝她说:好在你们家里还有位天赐公主,公主殿下是神医,说不准儿这个病还能有得治,所以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有位不知哪家小姐正蹲在白蓁蓁面前,拉着她的胳膊说:好妹妹,快别哭了,我知道你这披麻戴孝的也都是被逼的,可是没办法,谁让你爹摊上这么个事儿了呢!你就忍忍,等他闹腾够了,或者是病好了,这个局也就散了。就是难为你这娇身子一直跪着,唉。

还有位小少爷也跟着一起来,此时正拉着白浩轩和白浩风,要把他俩拉起来:别跪了,咱们出去玩儿吧!大人的事咱们小孩少参合。你说你们就在这儿跪着,万一一会儿文国公再犯病,再把你俩给打了可怎么整?或者就是不打,万一再把你俩的丧事也给办了,那多不吉利啊!走吧,咱们出去玩儿,这府里的气氛不好,我看着有点儿害怕。

白浩轩白浩风各种懵,白浩风都想骂人了。这叫什么事儿啊?府里办丧事呢,死了人了,这怎么来的宾客说起话来一个比一个不着调?小孩子不着调也就罢了,大人怎么也混账?

他们看了看边上的白蓁蓁,白蓁蓁到是没什么抵触,当她看到来的宾客进灵堂之后没有一个人上香的,心里便有了数,便知道这一切十有八九是她二姐姐的安排,她得配合。

于是她推了两个弟弟一把:去吧,到外面玩儿去,把这些孝带子都摘了,省得到外头再让人笑话。咱爹不靠谱,以后你们可不能跟他一样,你们可得给我往好了学。

说完,还从袖袋里抓了一把碎银子塞给边上那个小男孩儿,拿着,出去买点心吃,我们家弟弟早膳还没用呢,你们出去吃点好的,银子不够再回来跟姐姐要。

那个小男孩子儿高兴得跳了起来,拉着白浩轩白浩风就往外头跑,白蓁蓁还在后面喊了声:你们跑慢点儿,小心别摔了,哎风儿,你把孝带子给摘了呀!

门外,林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下人搀扶着走了进来。红氏一见她来了,赶紧迎了过去,主动开了口,你可算来了,身子好些了吗?能走动吗?

边上围着的几位夫人又说话了:唉,身子怎么可能好得了,没见这位妹妹的脸都没有血色么!摊上这样的事儿谁能好受,好好的一个大姑娘,非被人办了场丧事,你说这文国公也真是的,哪有这样闹的?这不是坑孩子吗?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国公爷,他泡了水,脑子坏掉了,不然哪个当爹的能这么干呀,这不是缺德么,这么干是要折寿的。

哎哟,老天保佑,国公爷是因为坏了脑子才做了这糊涂事,您可不能真减了他的寿呀!

林氏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将疑惑的目光投向红氏,可红氏也不可能给她什么解释,因为红氏自己也没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呢!不过这些贵妇人贵小姐她都是认识的,毕竟她是红飘飘,是红家的女儿,平日里往来的姐妹儿也都是贵户人家。所以她知道这些人绝对不会拿白燕语的丧礼来开玩笑,之所以这些人这样做了,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白燕语没死。

于是她拉着林氏,笑呵呵地说:老爷糊涂,咱们不能跟着一起糊涂,我知道你是被这场丧礼给气病了,但是没办法,谁让咱们是国公府的女人呢!

是啊是啊!边上有位小姐开了腔,这位姨娘,您就认命吧,谁让你当初嫁错了人。

另一位小姐撞了她一下,别乱说话,当初都年轻着,谁能想到文国公十几年后就疯了呀!又有谁能想到他这一疯不要紧,还给女儿办丧事玩,这真是疯得别出心裁。

林氏这下听懂了,这些人的意思是她女儿没死?之所以办这丧礼,是因为白兴言疯了?

她往白兴言坐着的地方看了一眼,就见白兴言正愣愣地看着她们这头,眼睛是直的,嘴巴是张着的,脸上挂着泪,鼻涕冒着泡。

她心一哆嗦,难不成这人是真疯了?

白兴言知道自己没疯,但他也知道自己离疯可能也不远了。这些来吊唁的人说的话他是越听越不对劲,虽说来吊唁时劝死者的亲人几句是正常的,但这个劝的路子不对劲啊!

一般都是劝节哀顺变,可眼下这帮人为何口口声声都在劝他的女人想开点,说他疯了?

这到底是在劝谁?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白兴武原本站在他大哥身连,因为他是男宾,理应跟男人在一处。可这会儿他往边上挪了挪,再想想,干脆站到女宾席里了,嘴上还不停地说着:我可得离他远一点儿,别一会儿发起疯来再咬我,听说人咬人是会让被咬的人也疯的,太吓人了。

有位夫人接了他的话:对,白家二老爷,您说得太对了。这狗咬人会死,人咬人会疯,这都是有数儿的。来来来,你往这边站站,离你大哥远一些。

听说天赐公主也在往回赶呢,等公主殿下回来就好了,她是神医,什么病都能治。

可不,三小姐呛了水就是公主殿下给治好的,想来文国公的疯病也应该没问题。

林氏被红氏拉着,终于听明白点儿什么了。这一明白过来,心里那个高兴啊!

她小声问红氏:是不是三小姐没死?燕语是不是还活着?

红氏亦小声答:听起来是这样的。这些夫人小姐都不是胡闹的人,既然她们这么说,就一定是有根据,不然谁吃饱了撑的上咱们家的丧礼上来闹事啊!你把心放到肚子里,二小姐一直没露面,所以我猜今儿这出戏是二小姐安排的。咱们别问别的,只管看戏就好。

正说着,这时,就听府门口传来管家白顺的一声高喝:二小姐回府——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