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怎么说,不怕有神一样的对手,就怕有猪一样的对友。白兴言那头拼命的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拼命的躲着白燕语这个事,生怕林氏过早地找上他。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京中谣言四起,居然有人造谣说文国公府的三小姐跟五皇子私奔了。

这消息是福生告诉白兴言的,说的时候白兴言刚下了早朝回府,正在用膳,一口汤刚进嘴,扑地一下就吐了出来,吐得满桌子都是。

福生一看这也没法再吃了,只好叫人撤下,想说换新的来,可白兴言摆摆手,不吃了。

他怎么还吃得下,白燕语跟五皇子私奔了?这特么是哪个王八蛋传的瞎话?白燕语上哪儿去了他还能不知道吗?跟五皇子有个屁的关系?

当然,要硬说有关系那也对,就是因为那丫头给五皇子的娘烧纸,他才忍无可忍出了手。

对于李贤妃母子,他避之不及,生怕沾上个边儿再不小心露了当年之事。可为何那个三女儿总是往五皇子身边凑呢?为何她总是要跟五皇子扯上关系呢?

活着的时候不让他省心,这怎么人都死了还这么不消停?

白兴言在心底疯狂地咒骂起白燕语来,恨不能把她的尸体从湖底下捞上来再抽打一遍。

福生看着着急,只好又催问了句:老爷,怎么办啊?是任由外头传下去,还是咱们想想办法?奴才不是怕别的,就怕这事儿万一传大发了,到时候会有人向老爷问责。

白兴言一哆嗦,是啊,万一传得太过了,到时候皇上问起,他该怎么说?或者到时候皇上让他把白燕语交出来,他该拿什么交?

还有,他先前想过要让白燕语一直失踪下去,对外就说送回了老家养着,过几年再说在老家完成婚配,不回来了。可如今这个路子不好使了,因为外面的人会以为是五皇子金屋藏娇把人给藏了起来。这谣言一起,五皇子能善罢甘休吗?他能背这个锅吗?

今日早朝就听说五皇子已经回京,虽没来上朝,但想必休养几日也就该出来活动。到时候保不齐就会闹上文国公府跟他讨个说法,回老家的瞎话怎么可能骗过人家?

白燕语的失踪瞒不下去了!这是白兴言最后的想法。

把真相揭开吧!他哑声开口,重重地叹了一声,这事儿再也瞒不下去了。

福生吓一哆嗦,老爷,您的意思是咱们认了害死三小姐的事?他的脸都白了,认罪?怎么认?肯定不可能是老爷认。如果真要走上那条路,他跟福来就是替死鬼。人家根本不会怕他们把实情说了来,因为只要只绑了一个就好,另一个自动就成了人质。

他跟福来是亲兄弟,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极为深厚。不管是抓了他还是抓了福生,他们都不会为了自己活命就不管对方死活。

老爷这步棋走得太狠了,为人家奴也实在是无奈,当初他们兄弟要是舍得分开,不卖身到一个主家,是不是就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福生想,这兴许就是报应,谁让他跟福来害死了一个丫鬟呢!可能是那个叫立春的丫鬟来讨命了。他昨晚就做了恶梦,只要一闭眼就能想起三小姐爬在冰窟窿边上声嘶力竭地喊着立春立春。一晚上他吓醒好几回,现在报应终于来了。

福生这头吓得脸都白了,腿肚子也在打着哆嗦,然而,白兴言却并没有往这上面想。毕竟他好不容易得了福生福来两个得力干将,怎么舍得轻易就失掉一个?

白兴言想了一会儿,开口跟福生说:想办法在云梦湖边造出一个三小姐失足落水的假像,如今只要把她的死讯公布出去,才能抵了外头关于白燕语跟五皇子私奔的谣言。

福生一愣,失足落水?这意思是不用他和福来抵命?

他顿时就精神起来,腿肚子也不哆嗦了,脑子也灵活开来。于是他想起一件事:扔那个叫立春的丫鬟下水的时候,她掉了一只鞋,奴才当时想扔回水里,但又怕单独一只鞋子会浮上来。于是就把鞋子捡走了,想着回头烧了,这会儿还没来得及烧呢!老爷,要不这样,咱们把这鞋悄悄扔到云梦湖边,再想办法引人往那边找?

白兴言眼一亮,这个法子好,但记得要扔在那冰窟窿边上,回头有人发现后,安排水性好的奴才下水捞人,尸体一捞上来,就一了百了了。

福生主动揽下这个活儿:奴才下去捞吧,奴才水性不错,主要是怕那立春头上套的麻袋子还在,被人发现就不好了。奴才下水,如果找到人就把麻袋撤了,或是只捞一个三小姐上来,不管那个丫鬟,这样才万无一失。

白兴言点头,赞许地看了福生一眼,不错,本国公就是需要你这样机灵的跟在身边。只要你们兄弟两个好好为本国公做事,本国公不会亏待你们。

福生赶紧跪下磕头谢恩,起身后一路小跑,去安排立春那只鞋去了。

白兴言心中忐忑,这是一步险棋,走得好,一场丧礼就能解决白燕语的事。走不好,就很容易被人怀疑失足落水的真实性。好在没听说白鹤染回家,但愿她别回来的太早,否则有那个女儿在家,他总觉得阴嗖嗖的,一切阴谋都有可能被其拆穿。

白兴言起身去了佛堂,梧桐园如今也有个小佛堂了,他没事儿的时候就会去佛堂拜拜,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每次去过佛堂,都会觉得心静不少,也心安不少。

这头白兴言在家拜佛,凌王府里,剑影站在白鹤染跟前,跟她和五皇子说着街上谣言。

谣言自然是关于白家三小姐跟着五殿下私奔一事,听得君慕丰啧啧称奇: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说怎么就有如此神机之人,能算到你们家三小姐如今就在我这凌王府里呢?

剑影抽了抽嘴角看向五皇子,人真在这儿?

君慕丰点头,在啊!本王亲自把人从文国公府里给抱出来的,直接抱回了我自己家,这会儿还在屋里躺着睡觉呢!所以要说外头这个传闻,其实还是有一定的真实性的。

剑影向白鹤染求证,白鹤染点点头,他说得对。

剑影无语了,那这个谣言是你们自己放出去的?还是说凌王府里有不保靠之人,故意泄漏出去的?如果是后者,五殿下,您这凌王府可得好好归整归整了。

君慕丰气得直翻白眼,跟本王府邸有什么关系?本王的人就是要泄露,也绝对不可能用私奔一说。私奔这个罪名可太邪乎了,这是把你们家三小姐往死里坑啊!就算将来她回府,也会背上个跟男人私奔过的罪名,这辈子名声就全毁了。

他说这话时,狐狸眼弯弯着,像是在笑,可心头怒火却已经烧到眼底。

他不喜欢白燕语这没错,但也不代表什么人都可以欺负那个小姑娘,何况他的不喜欢也只是不喜欢要白燕语做他未来的王妃,却不代表他真的就不待见白燕语这个人。

相反的,他不但待见白燕语,他还很待见白燕语,甚至打从心底里把这小姑娘当做自己的小妹妹那般疼爱。谁都不能欺负她,谁要是欺负了他的小妹,他绝对是要拼命的。

剑影把目光投向了白鹤染,他没什么主意,主子怎么说他就怎么做。这谣言散布出来总是要有根源的,只要主子一声令下,他马上就会去查。

可是白鹤染却没发话让他去查,她只是坐在那里想了一会儿,然后再开口,就直指把始作俑者给指了出来——白花颜,去文国公府里,查查白花颜。也不用多麻烦,你只管去她院儿里蹲守,真相她会自己说出来给你听。

剑影领命,一闪身就没了影子。

君慕丰看着剑影离去,叹了一声道:等腾出空来,我得去趟阎王殿跟老九买一批暗哨。如今我这凌王府里能用的人几乎没有,许多事情做起来都有心无力。

这点白鹤染是赞成的,用不用我替你跟九哥说说,给你选些好的?

他失笑,你的意思是,你同老九的关系,比我同他还要来得亲近?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翻翻眼睛,不是我去说,我是想让我那四妹妹去说。

他点头,你要这么说,那我同老九就真没你那个妹妹同他亲近了。成,回头你让你家妹妹给我说点好话,让老九给我挑几个得力的,花多少银子都成。至于你们家另外一个妹妹阿染,这件事情你若允许我插手,本王会毫不犹豫弄死她。

她听得直皱眉,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那白花颜才十岁,你指望十岁的孩子做事能考虑得多全面?你信不信,如果让她知道燕语是被她爹推到湖里要淹死,能把她吓个半死。

君慕丰点头,这个我信。但你就因为她才十岁,就对她一点儿没有惩罚?

当然不会。白鹤染勾勾唇角,这不是还没有证据么,待剑影的消息传回来,若真是她做的,我也绝不会轻饶了她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