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屁!白鹤染气得直翻白眼,君慕丰我告诉你,别打我三妹的主意,她这辈子就算是去姑子庙出家,也绝对不会嫁给你,我说什么都不会让她进凌王府的门。

她现在不是已经进来了么!五皇子笑眯眯地往床榻上指了指,已经进来了。

这次不算!她深吸了一口气,同他好说好商量,五哥你看啊,你是皇子,家世好长得也好,你想要什么样的姑娘你得不到,你干嘛非得扯着我们家小三不放啊!

不是我扯着她不放,是她扯着我不放,我这叫顺其自然。

那你能不能换个人去自然?我家妹妹我管着,你只要把你自己管住了,只要她往你身上扑的时候你知道躲,那我就感激你,行不行?

不行!他又往前凑了凑,阿染,你跟我说话,为什么对你三妹看上本王的事如此抗拒?你问问你自己的心,是不是只要一想到我要纳娶别的女子,你心里就特别难受?阿染,只要你现在点个头,我就算拼了跟老十反目成仇,我也要去争取,让父皇解除了你们的婚约。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白鹤染真是要气死了,你爱娶谁娶谁,我难受个屁啊!五狐狸我告诉你,我不管你要娶谁,我也不管你看上谁,只要跟我们白家的姑娘不挨边儿,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我统统管不着。我们白家人的主意你一个都不许打,姓白的这辈子没有嫁进凌王府的可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别说是京中的文国公府,就是洛城老家的也不行!

凭什么呀?君慕丰都气笑了,白鹤染你讲点儿理行不行?你自己不也就罢了,你不能把整个白家的路都断死了。这儿女婚事讲究的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万一你们家里长辈乐意呢?哎,他们肯定是乐意的啊,他们

他说到这里突然就停住了,白家长辈肯定是乐意的吗?不对,不是这样的。

他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白兴言因为白燕语给他的母妃烧纸,因为白燕语心里有他,气得直接把一个活生生的女儿给推到冰湖里试图淹死。当时要不是他在,白燕语这条命就没了。

这样强烈的反抗他怎么给忘了?比起白鹤染的据理力争,白兴言那简直是手段凶残。只要能阻止女儿对他生情,甚至不惜把女儿给溺死。这怎么能是乐意,这明明是特别不乐意啊!

君慕丰都快对自己失去信心了,他一向对自己这长相挺有自信的,对自己的身份也挺有自信的,可怎么这一切放在白家人眼里,就被嫌弃成这样?是白家人有毛病还是他有毛病?

这事儿不对。他收起嘻笑的脸,狐狸般的笑容也从唇角抿了去,他问白鹤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鹤染心里一紧,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抗拒有些过于明显了,聪明如五皇子,他怎么可能看不出门道来?可实话她能说吗?太假的话人家能信吗?

半晌,白鹤染暗里松了口气,终于想出一个理由来:这都不明白怎么回事吗?我们家里已经有两个未来的皇子妃了,我那个爹在我跟蓁蓁的打压下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如果你前十年听说过文国公府嫡小姐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就该明白我现在在家里的反抗有多强烈,也该明白白兴言有多憎恨未来皇子妃这个身份对他的震慑。他如何能允许家里再出一个皇子妃?如何能允许一个站在我这一边的庶女,再搭上一个皇子的关系?那他还活不活了?他这个文国公还当不当了?家里还有没有女儿能为他的仕途铺路了?

她说得苦口婆心,我们那个爹害亲生的子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红忘,到我,现在又到了燕语,他甚至向自己的亲娘下手都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觉得很奇怪吗?不,这在我们文国公府一点儿都不奇怪,我们甚至都已经习惯了。有这样一个爹,我怎么敢让家里再出一个未来的王妃。燕语不是我和蓁蓁,她没办法保护自己,更没有一个强大的外祖家给她撑腰。一旦她同你搭上关系,你自己说,你让她在家里怎么活?我能一天到晚看着她吗?就像这次的事,你能每次都这么凑巧就赶到吗?万一有一次失了手,那人可就没了。

君慕丰听得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白鹤染分析的有道理,可他总觉得还是差了点儿什么,究竟差在哪里却又说不清楚,只好顺着她的思路说服自己。

白鹤染见他似乎还有些纠结,不由得皱了眉,你什么意思?真看上我三妹了?

恩?没有,不是!他赶紧解释,这也才发现自己好像过于执着了,这样表现起来看在她眼里,就是他非娶白燕语不可,不让娶的话就得刨根问底问个清楚。他有些着急,不是,阿染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问问,随便问问。好了,既然你不高兴,我不问就是,你可千万别多想,我救三小姐只是巧合,我只是觉得不该眼瞅着她淹死,那样你会怪我。

气氛再一次沉了下来,白鹤染又不傻,当然听得出五皇子话里意思。但她不想接话,也接不住这个话,只好沉默下来,一声不出。

咳咳?突然,一个虚弱的咳嗽声传了来,一只小手轻轻地扒拉了她一下。

白鹤染吓一哆嗦,扭头一瞧,这才发现是白燕语醒了。她赶紧附下身来轻拍安慰:不怕不怕,是不是姐说话声音太大把你给吓着了?乖,你再睡一会儿,姐带他出去说。

姐。白燕语一把拉住她的手,人撑着就要起身。

五皇子见状随手就扶了过去,还要在后头给她放个垫子靠着。结果白鹤染嗷地一声——你给我住手!吓得五皇子赶紧就把伸出去的手给收了回来。

白燕语都要哭了,姐,你为何对我和五殿下的事这般抗拒?姐,你总得告诉我原因。

我没原因,就是这人不靠谱,他不是什么好人。一身杀戮,满手血腥,离他近了都能闻着他身上的血腥味儿。你同这样的人待在一处,万一哪天你惹他生气了,他没准儿就能一刀砍了你,再或者抬手就把你给掐死。你看他长得像什么?狐狸对不对?狐狸哪有好的?狐狸都是狡猾的,你斗不过他,以后肯定会吃亏。听姐的,姐不会害你。

白燕语有点儿懵,五皇子更是哭笑不得,这叫什么理由?

她头还是有些晕,身子也还是有些发寒,整个人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白鹤染吸了吸鼻子,突然觉得自己对这个三妹妹有些太苛刻了。十二岁的小姑娘,在这样的时代里对一个男子芳心暗许,这是需要下了多大的决心和勇气?白燕语走出这一步不容易,如果自己一再的强硬阻拦,怕是会适得其反。

不如适当的把这根弦放松一些,兴许事情还会往好的一面去发展,这都是说不定的。

她拍拍白燕语的手背,你跟五殿下说说话,我饿了,去看看有没有吃的。她站起身,深吸了一口气,想再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只是在转身走的时候狠狠地瞪了君慕丰一眼,眼神里尽是警告。

君慕丰明白,这是在提醒他注意分寸,这是在告诉他,虽然她走了,让白燕语同他单独说话,但并不代表她就同意了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白燕语没分寸,所以他就必须守住。

他有些哭笑不得,那丫头在怕什么呢?对于白燕语,他从未有过任何多余想法,一次都不曾有过。哪怕在文国公府的冰湖里为她渡了一口气,四唇相碰,依然没有让他心起波澜。

当然,完全当成陌生人一样对待肯定也是不能够的,不冲别的,就冲着白燕语在他母妃百日祭时能冒着风险去烧纸钱,这份恩情他就必须得领。白燕语因为这个事儿险些送命,如果白家真要他用一场大婚来补偿,他也不是不能考虑。

但那只是补偿,与情爱无关,他可以一生与她相敬如宾,但要让他像惦记白鹤染一样去惦记白燕语,他怕是永远都做不到。

所以他不能对白燕语点头,没有爱情还有感情,他不能让白燕语的一生都陷入在那样一场婚姻中。他希望这个小姑娘将来能过得好,他会像一个大哥哥一样给她尽可能多的帮助,甚至在她受人欺负受到委屈的时候,可以尽己所以为她化解。

他可以给她一切,唯独不能给她姻缘。

谢谢。他轻开口,对白燕语说,谢谢你为我母妃做的一切,只是下一次不要这样了,不是每一回都那么幸运能遇到我。人最该保住的还是自己的命,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白燕语忍住哆嗦,从被子里伸出手,想他能把她的手接住,哪怕只是握一下呢!

可惜,他没动,只是看着她颤微微的小手缓缓摇头,该握住你的人不会是我,而我该去握的人,也不会是你。

白燕语的眼泪翻涌而出,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半晌,终于问出一句话来:五殿下,你是不是喜欢我二姐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