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瞅着白花颜两眼放光,报信儿的丫鬟特别高兴,因为她终于能入了主子的眼了,终于可以被主子重用,成为信得过的人,也终于能在主子面前拥有名字了。

果然,白花颜下一句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丫鬟赶紧跪了下来,回五小姐的话,奴婢名唤柳枝,愿侍奉五小姐左右。

柳枝。白花颜点点头,好,那你便跟着我吧!这事儿咱们可得好好谋划谋划。

是,奴婢一定为五小姐鞠躬尽瘁,一定为五小姐好好谋划大计!

这主仆二人相言欢,边上看着的丫鬟青草却急得不行。她真是想劝白花颜不要掺合这件事,可她也真是知道自家小姐是个什么德行。白花颜怎么可能听她的,反而她说多了还会被当成是三小姐派来的奸细,少不了一通毒打。

青草揉揉昨天被白花颜心情不掐得青紫的胳膊,想归劝的心就收了回去。

人都是要学会自保的,否则小姐没待败落,她就要先送命,不值得。

白花颜开始思考如何再推白燕语一把,这是一个好机会,她必须把握住,利用这个机会把白燕语给一拉到底,从此以后这文国公府里就又少了一个跟她竞争的姐妹。

白家的资源就那么多,多一个人跟她抢,她就少一分机会。当初百花会,白燕语接了六皇子的玉佩,这事儿她始终没忘,这个仇这个场子,她必须得找回来。

柳枝先出去了,说也去合计合计如何把这事儿如何帮五小姐。白花颜还在床榻上坐着,一会儿阴笑一下,一会儿阴笑一下,笑得青草直发毛。最后实在没忍住,到底还是劝了一句:五小姐,您的身子好不容易养好了,咱就好好过日子,别折腾了不行吗?这万一再有个什么闪失,您可怎么办呀?

我能有什么闪失?你咒谁呢?白花颜急了眼,青草我告诉你,别总想着胳膊肘往外拐,你是我的人,你就得替我说话,为我办事,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奴婢不敢。青草赶紧跪下,五小姐息怒,五小姐长命百岁,咱不说不吉祥的话儿。

哼,吉祥不吉祥不是用嘴说的,那得是靠自己去争取。我天天在榻上躺着屋里坐着,吉祥如意怎么会找得上我?我才十岁,翻了年也才十一,我不想这一辈子就这么算了。我得为自己去争,争最好的,在娘家要最好,将来嫁到婆家也是最好。

小姐,有二夫人在,她不会亏待了您的,好歹您还是她的外甥女呢?青草说完这话就后悔了,这怎么还能提外甥女,提到这个不就是提到白花颜的亲娘是小叶氏么。那二夫人的胳膊可就是小叶氏给砍下来的呀!于是她赶紧补充,先前二夫人不是已经说过,三夫人的事是三夫人自己做的,跟您无关,她还是会疼您的。

白花颜皱着眉,也想到自己曾经跟大叶氏和好过,甚至她为了讨好大叶氏,公然跟她的亲娘小叶氏叫板。那时候大叶氏是喜欢她的,也说过要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疼。可是后来这个事儿就淡了下去,大叶氏突然对她又冷冷淡淡起来,再也没了之前的亲热劲儿。甚至她身子好了之后去过福喜院儿几次,大叶氏要么不见她,要么说几句就打发她走。

她一直以为,没有了白惊鸿,在这座府里大叶氏能依靠的女儿只能有她了。可是没想到,大叶氏在半年前突然又活得像白惊鸿还在府里时那个样子,每天都斗志昂扬的,充满生机。

呵呵。白花颜想到这里冷笑起来,二夫人靠得住吗?你也不知道去福喜院儿看看,她自己都快顾不上自己了,哪里还有精神头儿来管我。我看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们府上就要给二夫人办丧事了。也不知道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好好一个大活人被折腾成这样。哎,青草,你说二夫人就被老四气了一下,吐了口气,就至于病成这样?

青草摇头,奴婢不知,但听说的确是打从被四小姐气得吐了血后就一病不起的。

那都是表面上的,我问过大夫,急火攻心吐口血,不至于就病得跟快死了似的。我瞧着她那模样,八成是叫人给下了毒,你说这事儿该不会是白鹤染做的吧?

奴婢真不知,小姐您也别猜了,奴婢求您了,好好过日子吧!

滚出去!白花颜暴怒,好好过日子?我好好过日子那是成全他们!但谁来成全我?

看着榻上的五小姐面目狰狞,青草实在想不明白,一个才十岁的小女孩儿,到底哪来的这些个歹毒心思。这王公侯爵府究竟是怎么个养法,能把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养成这样?

青草出去了,白花颜一个人在屋里,她下了地,不停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她在想怎么把白燕语失踪这件事情给闹大,其实她跟白燕语之间也没什么仇,甚至从前她俩关系也还算过得去的。可白花颜这个人做人的宗旨就是,我要是过得不好,那别人就也不能往好了过,谁都不能比我好,谁比我好我就看谁不顺眼。

从前白惊鸿比她好,之所以她还能在表面上跟白惊鸿过得去,是因为有大叶氏在上面压着,也是因为她还想从大叶氏那里索取好处。可即便是这样,大叶氏所给她的利益也没抵得过她的人生准则,以至于后来她还是跟白惊鸿反目成仇,甚至扭打到了一处。

白蓁蓁也过得比她好,但那是因为红家有钱,她再怎么在白家折腾,也没办法把白家的银子折腾到自己手。再者,白蓁蓁那丫头可不像白惊鸿,白惊鸿要在人前装柔弱,装大度,装菩萨,装翩若惊鸿。所以就算她偶尔使个小性子,白惊鸿也不会太跟她计较。

但白蓁蓁不一样啊,白蓁蓁那个火爆脾气,你招惹我我就跟你干架,干不干得过再说,反正手得先动了。白花颜几次都被白蓁蓁那个唬了吧叽的脾气给吓得远远躲着,不敢招惹。

再后来白鹤染从洛城回来后也比她过得好,于是她又把仇恨的目光投向了白鹤染。可惜,算计白鹤染几次她自己就倒几次霉,反到是白鹤染什么事儿都没有。

她也不傻,渐渐就发现白鹤染是一块儿难啃的骨头,这块儿骨头跟白蓁蓁还不同。白蓁蓁论打架,跟她其实是骑虎相当,她只要豁得出去跟白蓁蓁打,怎么也能打个两败俱伤。

可跟白鹤染打,那就完完全全是单方面的挨打了。而且白鹤染下手极狠,出手必见血,甚至伤筋动骨都是随随便便的事。她怕白鹤染,根本不敢正面招惹。

不过白燕语嘛,这就不同了。白府里这些个姐妹,她最敢欺负的就是白颜语,因为白颜语没靠山啊!虽说现在跟着白鹤染混了,但她只要把事情做得小心一点,不让白鹤染知道,收拾一次白燕语还是有这个可能的。

她不好,谁也别想好,一个一个来。先毁了白燕语,接下来再找机会收拾白蓁蓁。既然动不了白鹤染,那她就要让白鹤染一个一个失去亲近的人。

大叶氏的情况很不好,福喜院儿的下人都在私下里传说,是大少爷烧的那种香有问题。

当然,这也只是谣言,这话谁也不敢明着说,毕竟大少爷是二夫人的亲儿子。更何况,如果是香有问题,为什么别人闻着没事,偏偏二夫人闻着就有事了呢?

大叶氏躺在床榻上,两眼看着床顶,眼神空洞无光,黑眼圈儿几乎遮了她半张脸,整个人瘦了好几圈儿,冷不丁一瞅,就跟个骷髅似的,特别吓人。

今日在屋里侍候的人是梅果,这让大叶氏特别意外。

她一向不待见梅果,梅果对她也从来没个尊敬的样子,自从病了,丫鬟芸香更是刻意地防着梅果出现在大叶氏跟前,以免再气着她家主子。

但今儿个是白浩宸把梅果送进来的,他甚至还告诉芸香,梅果是他即将要迎娶的正室夫人,他的娘就是梅果未来的婆婆。做儿媳妇的给婆婆侍疾,这是理所应当的。

芸香再如何也就是个下人,她阻止不了白浩宸,而且她也看出来了,如今大叶氏大势已去,就连文国公都不再往福喜院儿来,而是一门心思放在了两个小妾身上。她如果再认不清形势,再一味的护着大叶氏而跟这府里人作对,将来也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芸香选择了退让,把梅果放了进来。而放进来的后果,就是大叶氏看梅果一眼,就感觉自己的生命又流失了一分。

真真是又恨又烦,到了看你一眼就少活十年的那种地步。

可是梅果不在意啊,她甚至还笑呵呵的,还在跟大叶氏说话。她告诉大叶氏:少爷说了,你也算是我未来的婆婆,眼瞅着没几天活头了,我来为你侍个疾也是应该的。

才说一句话,大叶氏就气吐了血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