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亮,林姨娘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坐立难安。

她的近侍丫鬟花香站在屋门口,焦急地看着下人出来进去的,不停寻问:找到了没有?

林氏不时就能听到有人回答:没有,花香姐姐,整个香园找遍了,没发现三小姐。老夫人那里也去过了,也没有。我们还在府里几处三小姐常去的地方找了,也没找到。

花香挥挥手,再去找,但一定要小心着些,不要大张旗鼓,不要叫人注意了。

房门推开,花香走了进来,见林氏还在屋子里转圈儿,赶紧上前劝慰:姨娘千万别着急,依奴婢看,三小姐许是回天赐镇了。立春一向都是跟着她一起走的,这俩人一块儿找不见影子,十有八九是回天赐镇了。就是这走的时辰有点儿早,怕是咱们都还没起。

林氏拧着眉,她也往天赐镇那头想过,可是怎么想都不对劲。

白燕语往返天赐镇又不是什么背着人的事儿,什么时辰走不行,非得三更半夜的走?

确实是三更半夜,林氏昨儿一宿就没睡踏实,一直迷迷糊糊地做梦,一会儿梦到白兴言,一会儿梦到白燕语。后来突然一下惊醒,也不记得是梦到了什么总之醒来后一身的汗,心里头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呼之欲出,她再也睡不着。

她便起身下地,披了衣裳就想去白燕语屋里看看。结果这一看,白燕语不在,立春也不在,她当时就慌了,心里那种恐惧更加强烈。

但林氏还是有理短的,没有在三更半夜的大呼小叫,也没有惊动旁人,只在自己的香园里找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之后,便让丫鬟花香悄悄安排人小范围的寻找。一直到天蒙蒙亮,这才把寻找扩大范围,渐渐往锦荣院儿那头寻去。

她起初还抱着希望,想着白燕语怕是夜里睡不着,去侍候老太太了,毕竟老太太病着呢!

结果下人传回来的消息是,锦荣院儿没有。

锦荣院儿没有,附近的小园子也没有,花香说:二小姐那边也去了,别说咱们三小姐不在,就是二小姐也不在。姨娘,您说会不会是二小姐把咱们小姐给带出去了?三小姐要是跟二小姐一起走的,那咱们就不必担心。

林氏眉心还是舒展不开,怎么可能是跟二小姐一起走的,二小姐白日里就出了门,一直就没回来,可那时候三小姐还在府里呢!这孩子能上哪儿去呢?

奴婢已经安排下去了,等天再亮亮,府门开了后就去天赐镇那头找。小姐一定是去天赐镇了,姨娘别太担心。咱们三小姐现在主意大了,许多事情能自己做主了,不会有事的。

林氏不乐观,甩开花香又去了白燕语的屋子。一进屋后先把柜子打开,一眼就看到那些白燕语买来要给家里人裁冬衣的料子。她的心又砰砰跳了起来,这些料子白燕语很看重,就算是要回天赐镇,至少也要等裁缝来了,将料子取走再去。何况白燕语前儿还说过,近段时日先不回天赐镇了,因为她二姐姐回来了,她要等着跟二姐姐一起回去。

既然有这打算,还有这些衣料,她就没道理三更半夜偷偷摸摸的走。

还有,就算是三更半夜走的,那谁给她开的门呢?

林氏将柜门关好,出去吩咐花香:到门房问问,有没有见到三小姐出府。你亲自去,别让门房的人起疑,问完之后给块儿碎银,堵了他的嘴。

眼见花香快步离去,林氏心里愈发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在香园待不住了,这件事情她一个人杠不了,必须得找人一起想想办法。

她回屋披了披风,推门就往外走,身后有小丫鬟赶紧跟上,同时小声提醒:姨娘,这会儿太早了,天才刚放亮,去哪里都不合适?

不合适也得合适,否则一旦真出了事情,一切就都晚了。我去红霞院儿,找红夫人。

小丫鬟不敢再多说话了,但想着红夫人也是好说话的,随着三小姐和二小姐关系越来越好,红夫人对她们姨娘也和颜悦色起来,就算这会儿打扰得早了些,应该也没大碍。

于是小丫鬟乖巧地跟在林氏身后,二人几乎是一路小跑地去了引霞院儿。结果,引霞院儿早起的丫鬟告诉她们:林姨娘,我们夫人去天赐镇帮二小姐打理公主府去了,昨儿没回。

林氏身子晃了晃,一种无力感匆匆来袭,面上苦涩得都快要哭出来。

林姨娘,您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病了?同她说话的丫鬟是海棠,是红氏从红家带来的大丫鬟,平日里引霞院儿上上下下都交给海棠来打理,一向井井有条。

林氏也知道这海棠是个拿得起来事的,于是握了她的手哭唧唧地说:海棠姑娘,你帮帮我吧,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红夫人不在家,二小姐也不在家,我实在不知道该去找谁。

林姨娘,究竟出了什么事?海棠重视起来。以前这位林姨娘接触并不多,近半年到是常来常往,但看到林姨娘哭着求上门,这还是头一次。来,有什么事进屋说。

海棠把人往屋里让,同时叫小丫鬟关了门,这才请林氏坐。

林氏哪里顾得上坐,赶紧就道:海棠姑娘,是我家三小姐不见了。昨儿晚上睡时还好好的在家,我夜里做梦心慌,就想去看看她,结果发现她人不在屋里,被褥都是凉的,明显是已经离开有会儿工夫了。不只是她,连带着她的近侍丫鬟立春也不在。

身边跟来的小丫鬟替她补充:我们从半夜里就开始找,一直找到天发亮也没找着。锦荣院儿那头也去问过了,没人见三小姐过去,府上的几个小园子也找了,也没见人。

怎么会这样?海棠一愣,随即脱口而出:会不会是回天赐镇了?

林氏摇头,就算是回,也不可能大半夜的回啊!别说府门关了,就是城门都是关的,她怎么能出城呢?而且她早说过,要等着二小姐一起走的。

那就怪了。海棠皱起眉,三小姐性子比我家四小姐稳当,她一般不会做出格的事。

林氏身边的丫鬟说:实在不行,咱们禀报老夫人吧!

海棠摇头,没用,别说老夫人病着,就算没病,真出了事她也管不了。

屋里陷入沉寂,几个人都皱着眉,想着一切可能

晌午头儿上,白鹤染二人终于接近上都城了。

她迷迷糊糊醒过来,一抬头,远远就看到上都城的城门,不由得感叹:终于到了。

醒了?他偏头问她,冷不冷?

她活动活动身子,是有点儿冷了,好在也快进城了,没事。

他把人往上托了托,脚步再次加快,没等走几步呢,就看到往这边迎过来的剑和默语。

这俩人比白鹤染他俩还要狼狈,剑影一身的血,默语走路都费劲,只能由剑影背着。

两人看到白鹤染高兴坏了,离着老远就开始喊她。白鹤染也高兴,可是离近了一看默语受伤的腿,高兴劲儿就褪了不少。

中箭了?她指指默语的左腿根儿。箭已经拔下来了,但因为没有药,所以就只用布条勒着,淌了一腿的血。

默语笑笑,没事,马上就要进城了,等回家小姐您帮奴婢处理一下就好。这箭上有剧毒,幸好我之前吃过解毒丸,所以没得毒可中。否则就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见到小姐了。

剑影也开了口道:不知对方是什么人,阵法十分高明,我跟默语一路冲杀,几次想追主子过去,结果都被阵法给隔了开。后来打着打着,发现居然是在往上城都城的方向推进,一直到接近上都城的位置对方才撤退,不再搭理我们。

他说到这里就停住了,将默语从背上放了下来,然后当着五皇子和白鹤染的面扑通一跪:属下护主不利,罪该万死!请主子处置!

默语也想跪下来,可是她腿上有伤,这一跪没跪好,直接趴到了地上。

白鹤染是又好笑又无奈,快起来,谁有那闲工夫处置你,不是你护我不利,是我原本就想让你们先离开。不信你们问问五殿下,是不是我一个人逃得逃远,更安全?

五皇子抬手往她脑袋上拍了一下,逞什么能。

刀剑看了五皇子一眼,给他也磕了个头,多谢五殿下救了我家主子。只一句谢,后面就没了。如果剑影他是个自由人,他此时必会说出往后刀光山海,只要五殿下一句话,在下在所不惜。可他是有主子的人,他的命只能是白鹤染的,谁也拿不去。

默语也谢了五皇子一声,但态度不是很好,她从地上爬起来,扯了扯剑影,你背小姐。

剑影立即明白默语的意思,于是起身就要去接白鹤染。

五皇子却后退一步,沉声道:不用,本王背着就好。

默语不高兴了,我们自己可以照我家小姐,不劳烦五殿下。

五皇子听得皱眉,你的意思是,他背着你家小姐,然后本王背着你?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