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但好在这不是什么无可弥补的错误,于是立即道:我叫你哥呀!五哥,哥,不都是一个意思,有什么不对吗?

君慕丰怔了一会儿,摇头,没什么不对,你怎么叫都好。

白鹤染把手抽回来,不用惦记,不怎么疼,这点儿小伤不算什么。她站起身,抬头往上看。他生怕她摔着,自己往外站了一步,护在悬崖边缘。她看了一会儿之后就问他:你对自己的轻功有信心吗?我有个想法,我把银针缝在长绫上,再把银针打出去,打入山体,两条长绫一替一换,这样我们能不能借势上去?我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努力比较靠谱,雪太大了,万一营救的人迟迟找不到我们,我们就得被冻成雪人。

她说完话,吸了吸鼻子,他见她小鼻尖儿冻得通红,万般心疼。可他没带披风,只一件长袍,他到是不介意脱下来,可是她会穿吗?

罢了,他甩甩头,先不想这个,小姑娘提出的这个方法算是可行,两条长绫一替一换,是个好法子。于是点了头,我能借势上去,带上你也可以。

那咱们就试试,一次一次倒换着。只是肯定会有风险,真的能行吗?她不放心。

君慕丰偏头,认真地看着她,阿染,你相信我吗?

我信!

那就试试!

她开始扯自己的袍子,不一会儿工夫就扯了一把银丝线下来,银丝很细,但她还是十分巧妙地在银丝上穿了针。手腕翻来绕去,不一会儿工夫就把银丝针固定好,另一头则是绑在了长绫上。如此,两条长绫都绑好了。

他扯了扯她的冬裙,说:回去之后给你做新的。

她点头,行,我一定坑你一件最贵的。

他笑了起来,坑吧,哥有的是银子。想起那次同这小姑娘去街上,这小姑娘不但自己坑他,还带了她妹妹一起坑。虽然那庶妹不太会挑贵的,但也是小宰了他一把。

庶妹他又想起在凌王府的白燕语,也不知道东宫元赶不赶得及救她,如果救不回来,她这姐姐会很伤心吧?他也会很伤心吧?

他抬手往脸上搓了搓,不再想那些事,眼下最要紧的是怎么从这里爬上去。

长绫没事,但银针就不是很承重了,所以咱们得一直提着气,不能把全部重量都压在上面。白鹤染将其中一条递给他,咱们一人一条,你还得带着我,两条没法使。

他接过长绫,长臂一弯,将她的腰身紧紧揽住,准备好了吗?

她深吸一口气,好了。

好了就把眼睛闭上,剩下的交给我。话音一落,手中长绫猛地向上抛去。银针在片片飞雪中穿梭,很快就钉进了山体。

整根银针都没入进去了,钉得十分牢固,长绫垂下来,正好到他们眼前。

君慕丰用手拽了两下,告诉她:放心,很结实。把眼睛闭好,我们要上去了!

随着这话落,白鹤染就感觉腰间的手臂瞬间收紧,整个人忽悠一下腾空而起,迎着飞雪一直向上。她算计着长绫的长度,在算到差不多时,上升的速度果然慢了下来,最终停住。

她于是把眼睛睁开,也把内力运足,学着君慕丰之前的样子把银针打出去。

可惜她力道不行,这一针才没进一半到山体里,根本承不了两个人的重量。

身边人笑她:我还以为天赐公主无所不能,特别是一手飞针更是出神入化。看来传闻也不尽然,再完美的人也有短板。他不给她争论的机会,试试抓我这条,能不能抓得住?

她翻了个白眼,你别瞧不起人,这要搁在平时我是行的,但我现在又冷又累又饿,所以就不行了。不过抓这条肯定没问题,交给我吧!

二人倒了手,由白鹤染自己抓着长绫,君慕丰试着将揽着她的手收回来,小姑娘晃了几下,吓得他赶紧又揽回去。怎么了?是不是没力气?

没事。她摇头,冷不丁的没掌握好力度,你放手吧,我能行的。

他又试着放了一次手,见这回小姑娘抓稳了,于是再不多疼,迅速将被她打出去的绫和针撤回,再重新抛出。直见到银针整根没入山体,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倒了个手,空出来的一只手就又把小姑娘揽了回来,同时还不忘提醒她,把刚刚那条收回来。

这个事白鹤染是能做的,于是银针顺利拔出,长绫又握在了她的手里。

如此反复,白鹤染觉得自己几乎就是不劳而获,除了倒换长绫时需要她抓一下,其余全程她都是闭着眼的。就被君慕丰紧紧揽着,不断腾空而起,不断上升。

当然,中间也有失手的时候,两人曾一度疾速下滑,那种感觉真是特别刺激,刺激得她头皮都发麻,几次都觉得肯定是失败了,死定了。

好在有人不悲观,揽着她的那条手臂愈发的收紧,有声音在耳边说:别怕,相信我。

她就真的不再怕,就像个小孩子依偎在哥哥怀里,有哥哥对她说:什么都不用怕,遇到困难告诉哥哥,有哥哥在,没有人能伤害你,没有人能欺负你。

她不知道如果这位五皇子不是皇子,而就是真真正正生活在文国公府里的人,他们之间的兄妹感情还会不会像现在这般好。更不知道李贤妃如果是文国公府后院儿的女人,还会不会一再的毒打自己亲生儿子,又会不会把儿子从小就给教偏了。

这一切她几乎都不敢想象,她只希望这个谎言永远都不要被拆穿。她一次又一次出手解东秦之难,一次又一次让皇家承她的恩情,从前还是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让这一世能跟上一世活得不同,也为了看到被救助的人们真挚和充满希望的目光。

可是直到她知道了这件事,她所做的一切就都掺杂了更多的目的,包括青州一行,她要的是功绩,要的是皇家无论何时,都得念着她一手医术能解救一方的本事。

她得为日后做准备,不希望被拆穿之事万一有一天被拆穿了呢?她不指望保下白家全族,但至少她得有足够的筹码,去换下自己在乎的亲人的性命。

而今,不愿被拆穿的理由又多了一条,就是她不想这位皇子陷入那样混乱的道德伦理之中,不想高高在上的皇子突然一下摔下神坛,成为文国公与人偷情所生的孽障。

只是如果全了身份的体面,又该如何全感情的体面?五皇子尚能自控,白燕语又该如何?她一再阻拦白燕语对这只狐狸的感情,可感情那东西是阻拦就能管用的吗?

她心中苦涩,愈发的不敢想像如果有那么一天她再拦不住,又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妹妹。

终于,最后一道长绫从山体里撤了回来,双脚踏踏实实地落到地面,她的脸都白了。

还真是害怕了?他低头看她,唇角含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

我没那么大本事。她斜了他一眼,实话实说,我就是个小女子,也需要保护。

我保护你。他毫不犹豫。

你是我哥,你当然得保护我。但是我的丫鬟和暗哨更应该保护我,可他俩到哪去了?

她开始四下张望,默语和剑影呢?本以为上来就会看到他俩的,可为何上到山顶也不见人影?是回去搬救兵了,还是陷在敌人的围杀中没有出来?

白鹤染甩甩头,不愿往那个方向想,只想着剑影武功高强,特别是轻功最佳,就算打不过也是能跑的。即便有一个受伤的默语拖累,他俩要逃跑也绝没问题。

身边,君慕丰开了口:他俩被冲散了,我来的时候看到了,你那暗哨功夫不差,但丫鬟就差了些。我跟他们离得不近,但互相也都有看到,你那暗哨打了阎王殿的绝密手势给我指了方向,否则你以为我如何这样精准的把你给救了?他扯了她一把,走吧,我们回京。

她没动,扯了几下都没动,脸上是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嘴憋憋着,像是要哭。

他慌了,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伤到了?

没有。她摇头,再指指自己的腿,腿软,不是伤的,是山太高,吓着了。

他怔住,继而松了口气,不怕,我背你。说罢,绕到她身前,蹲了下来。

白鹤染笑嘻嘻地伏在他背上,这还差不多,有个当哥的样子。

他无奈苦笑,摇头不语。却不知,小姑娘伏在他背上的那一刻,眼里的泪夺眶而出。

这是她的哥哥,叫得,却认不得,甚至这一生都有可能认不得。

他终究是要带着一个君姓走完一生,她也终究是希望他远离文国公府,远离白家,一辈子都不要往这边多看一眼。

两兄妹明明近在咫尺,中间却隔着一个天涯,这个距离,比她曾经找回红忘还要遥远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