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一行采取的是横向寻找,从小路向左,踏着厚雪进入山脉。

这不是品松指的路,品松指的路应该是刚刚那条小路继续向前,再走一柱香左右时辰就要开始翻山。但也只是个小山,绕过去就进入山谷,五皇子所在之处就在那山谷里。

但既然推荐五皇子已经跑出来,那便不能再往约定好的地方去。而刚刚那伙劫杀是从右边冲出来的,就说明右边已经搜寻过,所以白鹤染选择往左。

其实往左也不是唯一选择,按照她的想法,五皇子如果真被人发现了藏身之处,那么他就是要跑也应该往上都城的方向跑。所以她们的搜索不应该只局限在这一片地带,应该往上都城那边扩大。五皇子中了毒,走得应该不快,如果她们路选的对,应该赶得上。

她对身边两个人说:咱们再往前走一小段路,然后就从最后停脚的地方转到回上都城的方向,从雪地里走,往上都城一路搜索回去。

小姐的意思是,五殿下回了上都城?

她点头,有这个可能,咱们当初逃命,也是往上都城逃,因为只有到了上都城才是安全的。所以咱们不要把这块地方当做重点,只找线索,如果有线索指明别处更好,若没有,那咱们就从雪地里淌回上都城。

搜找没问题,从雪地里一路找回上都城也没问题,默语同剑影都不是娇气的人。跟着白鹤染,他们可以刀山火海披荆斩棘,命都可以当纸。

可有的时候,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吃得了苦就可以办得成的。

比如说三人在雪地里搜了小半个时辰后,剑影首先发出疑问:我们找来找去,怎么好像一直都在一个地方打转?明明一直在移动,可是你们看看雪地里的脚印——他指着下方雪地说,脚印的范围就像一个圈子,里面被我们越踩越乱,外面却走不过去。

默语站了下来,身子晃了两下,小姐,我头晕,头也特别沉,脚底下像是踩了棉花。如果不是突然生病,我想我可能是中毒了。她转问剑影,你呢?有没有这种感觉?

剑影点头,有,跟你一样,但我比你能坚持,没说而已。

默语狠狠翻了个白眼,白鹤染轻轻叹息,站了下来,从袖袋里取出一只小瓶子,再将瓶子里仅有的两颗药丸给了他们一人一颗。

解毒丸我身上只剩下这两颗了,算你们俩幸运,不然就还得想别的办法。至于原地打转的事,没关系她说着话,从长绫里取出一枚银针,身边二人只觉眼前银光一闪,眼瞅着银针贴着雪面朝着一个方向飞射而去。过程中,雪地上出现了一条银针划出来的直线。

顺着这个方向走,就能走出这个毒阵。

毒阵?默语把药丸塞进嘴里,白鹤染的解毒丸作用很快,只要入口,毒性即解。默语再道,小姐,毒阵是怎么布下的?是阵法里掺了毒吗?

白鹤染点点头,可以这样理解。三人一边说一边顺着银针划去的方向往前走,毒阵是利用一些毒物,或是配制成的特殊毒药来摆出一套阵法。毒素可以使人致幻,再加上阵法本身的障眼之术,就可以引导我们进入一个误区。就比如像你们刚刚经历的那种,怎么走都在原地打转。其实阵法只是普通的障眼阵,没什么稀奇的,稀奇的是对方的毒,里面掺了几种很难得的毒物,若非有我在,这种毒你们怕是吃尽苦头也解不了。

默语听得阵阵后怕,小姐,刚刚您也被陷住了吗?那种毒对您有没有影响?

白鹤染摇头,没影响,我也没被陷住,但我同样也没想太快走出去。因为走出了这个阵,很可能还有下一个阵,与其周而复始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不如利用这个阵法迷惑住他们,让他们掉以轻心,从而给我们自己争取机会。敌人总要现身才能应对,敌在暗我在明,我们就只能被动挨打,或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默语停了下来,那我们不出去了,继续跟他们周旋。

白鹤染失笑,现在不行了,我低估了对方使毒的手段,你们受不住。而从我给你们解毒丸的那一刻,对方就已经知道这个毒阵困不住我们,再做戏就太假了。

默语有些低落,都怪我不行,我要是能像剑影一样再多坚持一会儿,兴许就能成了。

剑影抿抿嘴角安慰她:不用太自责,哥最多也就再坚持一盏茶的功夫,也就认输了。

白鹤染又扔出一枚银针,这一次银针滑行得更远,她指着银针滑去的方向对身边二人说:顺着这个方向一直跑,跑到银针最后落定的地方,就是毒阵的出口。以你二人的身手,再加上解毒丸的功效,只要出了这个阵法,前方不管是遇敌袭还是毒袭,应该都能应对。所以,就是现在,你们跑吧,速度越快越好。

二人听愣了,剑影皱着眉道:为什么是我俩跑?你呢?

我留下来,同对方周旋周旋。能制出这种毒阵的人非同一般,我有点兴趣。

我们也有兴趣。剑影打死不动,我是你的暗哨,你走了你留下,这种事要是被暗哨营知道,我就是一个死。那还不如跟你一起冒险,死也死得叫人看得起。

死什么死?有什么可死的?白鹤染就不爱听了,我这么惜命的人,要是我能死,我一定跟你们一起冲出去。放心吧我死不了,到是你们在这里比较累赘,我放不开手脚。

二人态度坚决,就是不走,默语说了,就算冲出去我们也是和外面的敌人拼命,绝不会把小姐一个人扔在这里,我们俩回京城的。就算为了救五殿下也不可能,他不是我们主子。

白鹤染放弃了,那便留下吧!她坐在地上开始拆长绫里的银针,这个人的阵法看起来没有五皇子的高明,但是更刁钻,而且下的步步是死招。刚才我没和你们说,这个阵你们俩个想要闯出去不难,只要我给你们指路。但那个出口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阵里还困着我,一旦我们三个一起闯,出口就会不停的移动位置。也就是说,只有在阵里还困着人的情况下,才有破绽,否则就只能强行拆阵。而任何阵法强拆都有风险,咱们得做好心理准备。

默语急了,那你们走,我留下。

剑影白了她一眼,这样的话我也会说,可是主子既然都想到了自己留下让我们走,你觉得她会答应你的提议吗?话是这样说,可还是看向了白鹤染,将默语的话重复了一遍。只不过这一次要求留下来的是他,而他的理由是——你活着,我们的存在才有意义。

结果他被白鹤染给骂了:屁话!都活着才叫有意义,少一个都不行。

说话间,几十枚银针在手,白鹤染站了起来,我以银针触阵,阵破之后势必银针倒灌,做好应对准备,也要做好应敌准备。也很有可能毒阵之外还有幻阵,你们兴许会看到天雷滚滚,也兴许会看到高山落石,甚至出现刀山火海,这些都不用意外。幻阵而已,假的。

她话落,再不多等,整个人腾空而起,身体旋转,银针齐发。

一时间,四面八方银光频闪,随着银针齐出,毒阵破,正如白鹤染所料,毒阵之外还有幻阵,飞沙走石一下全来,银针也开始倒灌,向她们反射过来。

白鹤染的声音在空中扬起:我们来时脚下踏雪,哪来的沙石?只管躲避银针,其它的不用理会。说话间,自己身形先动,无数枚银针被闪躲过去。

默语和剑影也都是高手,躲银针这种事做得十分在行。

一时间,三人无一受伤,幻阵幻象也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

三人一点点向上都城方向推进,速度很慢。其实不用默语总是吐槽五皇子,白鹤染自己也挺郁闷的。每次遇着跟五皇子挨边儿的事都没有好事,她这辈子来到东秦,本以为医毒在手就能混得很好,没想到阵法一行居然也用得上,还用得这么轰轰烈烈。看来古人的智慧不可小觑,后面还指不定有什么等着她呢!

果然,一阵之后还有一阵,敌人也不知道是什么路数,起初阵毒齐发,后来发现毒对于这三人来说根本没用,便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布阵上。

于是,阵法的困难程度不断上升,白鹤染一人对付起来尚且要废很大力气,如今还要顾默语跟剑影,渐渐地就显得有些吃力。

默语又开始骂五皇子了:早知道费这个劲,不如我去采那寒极草,五皇子死活关咱们什么事?当初他害咱家小姐的时候他怎么不想想还有今天呢?用一株破草换救命,这是救命还是送命呢?说好了人在山洞里,结果自己又跑出来溜达,真是皇子多作怪。

白鹤染这次没拦着,丫鬟心里有气,发泄出来才好,何况她自己也挺怨念的,但怨的不是五皇子,而是白兴言。要不是当年白兴言做出那档子事,也不会有今日这一系列恶果。

伴随着幻阵,越来越多的敌人也出现了。她听到有人说: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也听到有人说:不管是谁,宁肯错杀,也不放活口!

远处,有弓箭拉满弦的声音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