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如果他的女儿一门心思扑在五皇子身上,如果有那么一天,五皇子也看上了白燕语,那这个事又该如何收场?不说正妃,一个皇子想要他国公府的庶女做个侧妃,还是很容易的。

特别是白燕语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都成了王妃,这个事只要五皇子点头,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到时候该怎么办?他白兴言就算再混账,也看不得自己的亲儿子跟亲闺女成亲啊!

他跌跌撞撞地也往云梦湖边追去,此时的白燕语已经到了冰窟窿边上,正冲着水里大声地喊着:立春!立春!她的胳膊一下一下往湖水里伸,看样子像是想要把人从水里捞出来。可是她哪里够得着,这一下一下扒拉着水,除了把自己的胳膊都冻得不听使唤之外,徒劳无功。她转过头,看向湖边的白兴言,大声地道:恶鬼!你就是个恶鬼!

白兴言脑子嗡地一声响,恶鬼两个字在脑中不停地环绕开来。渐渐地原本只是愤怒的脸上现出狰狞,人的味道一点点褪去,到真的成了白燕语口中的恶鬼。

他朝着白燕语一步步走过去,白燕语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撑着在冰面上坐起,尽可能地往后挪了几下,一直挪到冰窟窿边沿,再无路可退。

恐惧袭遍了全身,她哆哆嗦嗦地开口:你要干什么?白兴言,你要干什么?

出口就是白兴言,此时此刻确实是连声父亲都不想叫了。

白兴言到也不在乎,叫父亲还是叫白兴言,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站到了白燕语面前,低头看了看她,再瞅瞅那个冰窟窿,脸上的恶意更浓。

也就是一个恍然间,白燕语看到她父亲向着她走来,居高临下,天神一般不可抗拒。她看到她父亲面目狰狞,抬起一只脚恶狠狠地朝着她踹过来。

她想躲,可惜已经无路可躲,身后就是深深的云梦湖水,她终于明白,父亲要杀死她。

静寂的夜,四下无人,每到冬日里,便是云梦湖最安静的时候。没有人会往这边来,因为湖水说冻不冻,说不冻又冻的,既不能游湖赏鱼,也不能踏湖戏冰,着实没什么意思。

白兴言今夜之所以到这边来,是因为下人告诉他三小姐往这边来了。他心里奇怪,几番猜测白燕语为何要去云梦湖。猜来猜去好奇心就上来了,于是撑着一身的伤,也来了这边。

没想到,这一来,居然看到白燕语在给李贤妃烧纸,当时就气了个火冒三丈。

随着扑通一声,白燕语落水,被她的亲生父亲一脚踹进了湖里,挣扎了几下,沉了。

白兴言站在上面,一直盯着那冰窟窿,直到再没了动静,这才将目光收回来。

边上两名小厮是两个月前新买来的,一个叫福生,一个叫福来,是两兄弟。

这两兄弟手底下会点子功夫,人也机灵,当初挑人时白兴言一眼就相中了。买来之后由二夫人做主,就一直侍候在梧桐园,很是合白兴言的心意。先前白兴言吩咐他二人套了立春扔到湖里,他俩没什么心里压力,毕竟就是处死个丫鬟,这是大户人家常有的事。可此时这二人见自家老爷把自个儿亲闺女也给踹水里去了,这就有点儿发懵了。

再想想,觉着许是老爷一时压不住火气,这才下了狠手,但过后一定会后悔。于是福生小心翼翼地问:老爷,要救人吗?现在下去救兴许还来得及,奴才会水。

白兴言眼一瞪,你要救人?

福生吓得平地打了个哆嗦,没有,奴才只是问问,老爷说救就救,说不救就不救。

本国公费大力气踹下去的,你还要给我救回来?白兴言怒哼一声,不救!自己贪玩儿失足掉下去的,一主一仆齐齐落水,没什么好救的。他说罢,瞅瞅身边两个小厮,冷言警告,记住了,这事儿对谁都不准提起,包括二夫人。记住了吗?

小的记住了。二人异口同声,也是从这一刻起,他二人彻底知道了这位老爷是什么性子。虽心头震惊,但奴不选主,既然跟了,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白兴言还在冰窟窿边站着,没动,目光也一直瞅着水面,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到底是自己的亲闺女,也不像白鹤染那样从小就没怎么疼过,白燕语就算没得太多宠爱,但也是从小看到大的。且她的姨娘林氏也得宠多年,这个女儿一直萦绕膝头,温合孝顺,没什么错处。

今日他也是气极了,是五皇子这个事儿把他逼到了绝路上。他不能回头,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在十四年前溺死红忘未遂,又在十四年后把自己的三女儿踹进冰湖里。

不是他没有人性,他也心疼,他也舍不得,只是现实总是把他推进一个又一个死胡同里,让他不得不做出最无奈的选择。他蹲下来,看着水面,眼眶子也湿了。

他对着水面说:燕语,你别怪父亲,父亲也是没办法,我得保这个家,你能明白吗?

他的话注定得不到回答,此时的白燕语正浸在湖水深处,唯一的感觉就是冷,彻骨的那种冷。冷到她已经顾不上能不能喘气,窒息感在这种寒冷下已经不再重要了。

可她还是努力的在撑着眼皮子,她不想闭上眼睛,她想在湖水里再找找立春。

那是从小陪着她一起长大的丫鬟,她还记得小时候贪玩儿爬树摔了下来,是立春给她做了肉垫她才没摔着,可立春却躺了一个月伤才好。她也记得小时候每次犯错误,她胆小不敢承认,立春都会主动自觉地替她背锅,替她挨了一次又一次的打。

她一直惦记着将来一定得给立春找个好婆家,一直想着自己在作坊里多赚些银子,给立春多置办些嫁妆,风风光光地把这丫头嫁出去,算是全了这些年她陪她长大。

没想到,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就遭受如此灭顶之灾。说到底,这个祸还是她白燕语惹的。

湖水里很黑,越往深处沉就越黑,她看不见立春,什么都看不见。起初手脚还能挣扎,还能在水里划拉几下,可是冰寒的感觉愈发凶猛,没多一会儿工夫她就冻僵了。

这是要死了吗?白燕语心想,可能是要死了,可怜她还没有找到立春。也好,主仆二人一起葬身云梦湖,也算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她这个三小姐给不了立春什么,便陪着她一起死吧!来世不要做主仆,就做一对好姐妹。

眼皮子越来越沉,就要合到一处了。原来云梦湖只是冻着一层,冰层下面都是化着的,全是冰冷的水。怪不得大人们从小就告诫冬日里不要到这边玩,容易掉到湖里去。

月亮破开云层照射下来,正照水面,一片漆黑的湖水里就稍微有了点光亮。

她想起五皇子,那只笑面狐狸总是微微笑着,哪怕自己很狼狈,他也是在笑。那双眼睛一笑起来就打成了弯,跟狐狸一般无二。她喜欢看那只狐狸,特别喜欢。

可能是出现幻觉了,白燕语想,不然怎么可能在冰湖里也出现五皇子那张狐狸脸了呢?

不过她很享受这种幻觉,想着这兴许是老天爷的恩赐,让她在临死前还能再看五皇子一眼,能被五皇子抱在怀里。能死在五皇子怀里,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吧?

有手指触上她的脸颊,她看到五皇子的嘴巴一动一动的,好像在喊她的名字。可是她听不见,在水里能听见什么呢?她想哭,湖水却阻隔了眼泪,泪无可流。

终于失去了知觉,白燕语最后的记忆,是五皇子俯下身上,吻上了她的唇

哗啦!

水面破开,两道身影腾空而起,蓝袍男子抱着怀中晕死过去的姑娘,飞掠至云梦湖边。

君慕丰深深地吸了口气,内力运转,将一波严寒抵了过去。

他的脸色很不好,死人一样的白,甚至都不如怀里抱着的白燕语。如果此刻有人看到他们,一定以为他君慕丰才是死去的那一个。

巨毒在身,又入冰湖救人,他能撑到现在也是个奇迹了。

君慕丰低头看看怀里的姑娘,轻轻叹了一声,腾出一只手来将她散乱的发撩到耳后,二话不说,抱起人再一次施展轻功,朝着念昔院儿的方向掠了去。

他得去找白鹤染,一救白燕语,二要解他身上的毒。

原本他是留在山洞里等品松的,可是没想到原本安全的山洞竟也被人发现。他被逼无奈,只得仓皇出逃,一路逃回了上都城。

他没有回凌王府,直奔着文国公府而来。他身上的毒拖不了多久,眼下是用内力压制着,可是压制得越久,他的内力流失的就越快。如果不尽快解毒,这身功夫就要废了。

他急着让品松先行回城,就是怕自己万一压不住毒性半途发作,不但自己得死,还会成为品松的累赘。只是没想到在身后有劫杀的情况下,他的潜能竟发挥得如此之好,能坚持到逃回上都城,入了文国公府,也算是个奇迹。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安排了这一出,他潜入国公府时走的不是正门,是翻墙进来的。进来时正看见白兴言带着小厮往云梦湖这边来,好奇跟了一段,看到了烧纸钱的白燕语。

君慕丰打了个冷颤,意识有些恍惚,赶紧又运了一番内力才好上一些。

好在念昔院儿就在眼前了,他的神经放松下来,腿一软,轻功破,两个人一齐摔在了白鹤染卧房的后窗底下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