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里天凉,地上还有没化的雪,烧纸讲究跪着,临来时立春说要给白燕语膝上绑两个垫子,白燕语没干,说那样显得心不诚,闲妃娘娘泉下有知也不会领她的情的。

但这会儿跪在地上,确实凉,雪地的冻气顺着膝盖袭遍了全身,不一会儿工夫全身的关节就都跟着僵硬起来,就算面前有火烤着,也还是把她给冻得直打哆嗦。

白燕语吸了吸鼻子,自己安慰自己:没关系,明儿找二姐姐要些药吃就能好了,闲妃娘娘您不用替我担心。到是五殿下,娘娘,您说等他回来,我该怎么同他说呀?

她说到这里话就顿住,半晌才自嘲地笑了一下,再开口,话里就带了浓浓苦涩:是我想多了,哪里轮得到我来同他说,待他回京,我就是连见他一面都很难了。我是文国公府庶女,身份卑微,搁在京中贵户中是那种上不得台面儿的。闲妃娘娘,如果您还在世,也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庶女吧?也是,庶女该有自知之名,不该异想天开,可是您知道吗?这颗心一旦付出了,就很难再收回来。芳心暗许这一步一旦走出去,就再也没有退路了。

她往脸上抹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因为心难受掉的眼泪,还是因为被烧纸的烟给熏出来的眼泪。白燕语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何以她喜欢五殿下这件事她二姐姐会那么反对?起初她以为是因为五皇子害过她二姐姐,可是后来愈发觉得不对劲。

闲妃娘娘,您帮燕语分析分析可好?我二姐姐为何坚决不允许我心属五殿下呢?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这事儿希望挺渺茫的,因为不只我二姐姐反对,我父亲的反应也特别大,上次都冲到天赐镇上去打我了。娘娘,您说这是为什么呀?我就是喜欢一个少年郎,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反对?她说到这儿,又笑了,呵,我真傻,您要是还活着,也会反对的,我何苦还问您。罢了罢了,只管烧纸钱给您,不管您收不收得到,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五殿下去北地还没回来,您的百日祭他是赶不上了,我这孝完全是为了他尽的,您不用感激我。

纸烧过半,立春从远处跑回来,见她家小姐这动作不紧不慢的,冥纸钱一张一张往火里扔,真是要把她给急死。小姐,您就别一张一张的来了,一把一把扔吧!这都什么时辰了?丑时都过半了,再不快着点儿会被人发现的。立春一边说着一边冲上来帮着白燕语一起烧。

白燕语也不拦,只是嘱咐她:你动作轻一点,对逝者不敬的话,她会在夜里找你的。

立春吓一哆嗦,我的小姐哎,奴婢这也是为了您好,您可别吓唬奴婢了。咱们赶紧烧吧,烧完了用雪盖上,赶紧回去。天儿太冷了,您别动坏了。

白燕语点点头,似乎也觉着哪里不太对劲,便不再纠结,告诉立春:那就快烧吧!

两人把冥纸钱一把一把地扔进火烧,立春一边烧一边打量着云梦湖,湖中间没全冻上,有个窟窿,不行一会儿奴婢把灰都扔到那窟窿里去,省得在这处被人瞧见,麻烦。

白燕语也瞅了瞅,有些担心,还是别去了,万一没冻实称,容易掉下去。咱们俩个都不会水,这么冷的天,掉下去一准儿没命。不行,别去了。

两人正说着这个事,立春突然就感觉眼前一黑,她用力地睁眼睛,却连烧纸的火光都看不见。有人抓住了她的胳膊,用力将她往一个方向拖,她放声大叫,奋力挣扎。可惜,才出半声儿,就觉后脑勺一阵巨痛传来,下一刻,人已然昏迷过去。

变故就发生在一刹间,边上的白燕语甚至都没反应过来,眼睁睁就看着自己的丫鬟被人套了麻袋往云梦湖的方向拖拽而去。待她回过神时,就听扑通一声,套了麻袋的立春直接被扔进了云梦湖中间的冰窟窿里。推人的是两个小厮,往回走的时候她看清楚了,是梧桐园的。

立春!立春!白燕语急了,起了身就往云梦湖边跑。可她跪久了,膝盖被雪地冰得都麻木了,这一下没跑好,直接摔到了雪地里。

白燕语是真害怕了,她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梧桐园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到这边来的,除非是她父亲白兴言来了,身边才会有小厮跟着。而小厮即便看到了她在这处烧冥纸,最多也就是上告给她父亲或是二夫人,绝不可能直接套了立春就往湖里扔。

发生的一切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父亲来了,她父亲下的命令。

这是要处死立春,是她害了立春!

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就在眼前说没就没了,还是从小陪着她一起长大,一直在身边尽心尽力侍候着她的贴身丫鬟,白燕语受不了这个刺激,撕心裂肺地叫喊起来。

身后有人弯过一条手臂,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才喊了两声就被人捂住,再发不出声音来。可身子还是能动的,她努力扭头,赫然发现捂着自己嘴巴的人,正是白兴言。

终于,白兴言的手放了下来,脸色却比这夜幕阴沉得还要可怕。他问白燕语:你在干什么?这冥纸钱是给谁烧的?

白燕语哆哆嗦嗦地答:没,没给谁,是我自己烧香祈福,给,给我自己的。

啪!一个大嘴巴甩到她脸上,祈福是烧香,没听说烧冥纸钱。白兴言身子往前探了探,凑到了白燕语近前,我听到了你说的话,你这冥钱是给李贤妃烧的,你相中那五皇子,想给李贤妃做儿媳妇。可惜她死得早,等不到你过门儿,你就在府里为她烧百日。

白兴言伸出手,揪住白燕语的衣领子,想把人拎到火堆边儿上。可他自己身上也有伤,走路也一瘸一拐的呢,哪里拎得动白燕语。结果这一下劲儿没使好,不但把白燕语给摔了,自己也趴到了地上。好在那两个扔立春入云梦湖的小厮回来了,见状赶紧快跑了两步,到了跟前把白兴言给扶了起来,但却没有人搭理白燕语。

白燕语也不娇气,摔了之后就抬头去看跑回来的那两个人。这离近了看得更仔细,很年轻,不到二十,是梧桐园的人不错,但也是两个多月前新来的,并不是国公府的老人。

小畜生,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小畜生!上次本国公到天赐镇去还被那群村姑给打了出来,白燕语,你说你跟那五皇子没关系,那现在你再同我说说,你们有什么关系?

白燕语扶着假山站起来,一脸哀求之色:父亲,不管我跟五殿下有什么关系,这都是后话。当务之急是把立春给救上来,那可是条人命啊!父亲,燕语求求你,救救她吧!

救?白兴言冷哼,处死的人,如何救?她既然是你的丫鬟,却没看好主子,让她主子做了这种不要脸面的事,她就该死!

我做什么不要脸面的事了?白燕语急得直哭,父亲,你该罚我就罚我,您别拿人命开玩笑好吗?现在是冬日里,又是晚上,水底下冻都能冻死个人,再不救就来不及了啊!她苦苦哀求,又对那两个小厮说:人是你们推下去的,你们就得负责把人再救上来,杀人偿命,这条命如果救不回来,我不会放过你们!

然而,那两个小厮对于这话就跟没听见似的,根本理都不理她,只管扶着白兴言。

白燕语是真急了,她知道立春不会水,她也不会水,但凡她会水,她爬也要爬到水里去救人。可这都这么久了,冰窟窿里连个挣扎的动静都没有,她的心越来越沉,以至于到了最后也不指望白兴言能发话救人,干脆就厉声喝斥起来——杀人凶手!你们这帮杀人凶手!人命在你们眼里到底是什么啊?好好的一个人说杀就杀了,那是我的丫鬟,是从小跟着我一起长大的姑娘啊!白兴言,你自私自利枉为人父,你草菅人命罪该万死!我拿你没有办法,但恶人自有天收!早晚有一天你会遭报应,早晚有一天你会为你昔日所为付出代价!

她疯狂地大喊着,一瘸一拐地往云梦湖边走。她踏上冰层,才两步就摔在冰面上,不过没关系,站不住她就爬,爬也要爬到冰窟窿边上。

白兴言在后面看着这个三女儿,心里头的火气简直比看着白鹤染还要强烈。

白鹤染只是同他作对,只是报这十年虐待之仇,只是为她母亲血恨,只是恨他不公。

但这个三女儿就太可怕了,她居然看上了五皇子,居然看上了他的亲儿子。

他们是兄妹啊!偏偏他又不能说,这是一个诛九族的大秘密,他必须得让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任何人,除了白鹤染他控制不了,其余任何人都不能再知道。

李贤妃已经死了,叶家已经亡了,这个秘密就得随着这些人的覆灭一并埋葬。可是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