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有个人倒在路上,正好挡了咱们的车。马平川掀了帘子问白鹤染,我下去看看吧!那人瞅着有点儿眼熟呢?

白鹤染点点头,也探了身到车厢外头。只见那人一身黑衣侧倒在地上,马蹄子要再往前一点儿就能把他给踩着了。便想着这也得亏是马平川赶车,换了别的车夫怕是就要踩上去。

马平川跳下车去看那人,才一蹲下就呀了一声,然后回过头来一脸震惊地同白鹤染说:小姐,好像是常跟在五殿下身边的那个侍卫,叫什么松来着?

品松。白鹤染记得这个名字,也没少同品松打过交道。她拧着眉从马车上下来,走到那人跟前,仔细一瞧,可不是品松么。虽然穿着一身黑衣,可还是掩不住一身的血。

他怎么在这儿?五殿下回来了吗?默语等人下了车也吓了一跳,冬天雪凑上前去按品松的脖子,然后道,还有气儿,人还活着。

白鹤染点点头,从长绫翻出银针,迅速刺了几处穴道,好歹把血给止住了,但人还没醒。

失血过多,昏迷了。她吩咐马平川,将人背到马车里,咱们去今生阁。

马平川二话不说就去背人,迎春则迅速跑回马车,从柜子里翻出一件旧披风铺在座位上,为的是怕品松这一身的血染了她们的马车。

本来要回府的马车调了头,往今生阁去了。这一次马平川没敢把车赶得太快,因为车厢里有伤员,太快了颠簸,都伤成那样的人万一再给颠死了,他家小姐那几针可就白扎了。

车厢里,四个姑娘盯着还在昏迷的品松看,一个个皱眉不展。迎春开口问了句:不是说五殿下还在路上吗?怎么侍卫到是先回来了?还弄了一身伤,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事?

默语分析说:兴许是先行回来报信的,但路上定然遇到了劫杀。咱们回来的路上也遇着了劫杀,至今还有一伙劫杀没有想明白是什么人下的手。

冬天雪则是道:劫杀的背后怂恿者都没有头绪,不过咱们发现这位的地方到是值得研究。那地方拐个弯就进入文国公府的巷子了,如果不是特地奔着国公府去的,这大晚上的谁没事会走那条路?国公府跟凌王府可不是在一个方向的。

三个丫鬟各有疑惑,各有分析,白鹤染始终没说话,心里头也一直在思量这件事情。

冬天雪说的没错,品松为什么倒在国公府附近,这才是关键。莫非是来找她的?

她伸手在品松几处伤口附近轻按了几下,又把了脉,眉头越皱越深。

默语细心,看出她情绪变化,轻声问道:小姐怎么了?可是看出什么?

白鹤染说:伤得不轻,几处筋脉都被人挑断了,他能撑着跑回上都城已是不容易。我可以为他搭筋接脉,但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想要下地走路和运内功,怕是得个五六天。

他既是五殿下的侍卫,就不可能扔下主子自己逃命。冬天雪说,要么他主子跟他一起回来的,现在藏在别处,或是已经回府,要么就是两人被打散了,他赶回来报信。再要么她顿了顿,话还是说了出来,再要么就是他家主子已经死了。

她说到这儿,抬头看了看白鹤染,可是主子,属下还是那个疑问,他是五殿下的侍卫,就算要报信也该报给凌王府,或是报给阎王殿,再或者入皇宫。倒在国公府附近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想把这个信儿报给主子您?让您去救五殿下?

他凭什么呀?迎春不高兴了,她对五皇子曾经设局劫杀白鹤染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小姐,咱不管,送到今生阁治一治就算仁至义尽了,凭什么还管他家主子死活?

其它二人不出声,毕竟白鹤染跟五皇子的过节她们都知道,就算冬天雪没有亲自参与,听也听说过。所以她们很赞同迎春的说法,凭什么管一个曾经要杀她们小姐的人?

白鹤染没说话,她不是矛盾,人肯定是要救的,即便手底下的人对五皇子都没有好感,她还是要救的。毕竟她还要听听五皇子从寒甘带回来的消息,宫里也在等着这个消息,所以只要五皇子还活着,她就有必要把人平安给接回来。

她之所以陷入沉思,是突然发现自己对于那位笑面狐狸一样的五皇子并没有太多怨恨,甚至每每想起那个人,心里头总会生出一丝同情和怜悯。

她起初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毕竟世上可怜的人多了,她总不能挨个同情。

但渐渐地便有了些头绪,渐渐地便想明白,之所以对那个人始终下不去狠手,其实是因为连着血脉。那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如果两人从头到尾一直对做,就像她跟白花颜那样,也就罢了。却偏偏那哥哥途中醒悟,几次示好,她便再也狠不下那个心。

罢了,死活还是要管的。白鹤染叹了一声,我到底叫他父亲一声父皇,还有,你们别忘了,我还需要他从北寒之地带回来的东西,治我的哥哥。

听她这样一说,几个丫鬟也就不吱声了。因为她们都知道,红忘的病之所以拖到现在没治,就是因为在等五皇子带回来那味草药。小姐说过,有了那味草药,能治得更好。

她们到时,今生阁已经关了门,几人从后院儿直接进入。东宫元刚好在今生阁里,一见她们来了赶紧上前招呼,可一看马车里抬下来一个黑衣血人,便又吓了一跳。

这是出了什么事?东宫元一边问着一边去看那人,这这是五殿下的侍卫?

白鹤染点头,一连吩咐人将品松抬进去,一边将事情大致给东宫元讲了一遍,然后才又跟他问:那个死去的大夫,后事处理得如何了?他家里人情绪怎么样?

东宫元叹了一声,家里人很激动,抱着尸体不肯撒手,但也没有怨咱们,毕竟走的时候就说过了,这一趟不太平,生死由命。再加上朝廷和师父您这边都给了大量的补偿,家里人也明事理,没有再追究。只是哭得时辰久了些,叫人唏嘘。

白鹤染点点头,能理解就好,一个大活人,还是家里的顶梁柱,说没就没了,搁谁心里都不会好受。咱们也不能只给一次补偿就算完,你记着些,每月都派人上家里去看看,有什么短缺的就给补补,老人孩子要是没人照顾就请两个婆子。这事儿咱们有责任,不能让人家没了命,还受着苦,知道吗?

东宫元点点头,师父放心吧,这些事情有我们做,您不必操心。到是那个侍卫,看着像是奔师父您去的。这多半是五殿下遇了险,师父打算如何处理?

先把人弄醒了再说。二人一边说话一边往里走,白鹤染告诉东宫元,一会儿我施针的时候你看着点儿,用到的针阵你之前应该接触过,但少有机会上手。这次你看我施一遍,后续的就交给你来,我看我十有八九是要出城一趟,顾不上他了。

师父要出城去救五殿下?东宫元的脸色沉了下来,尽是担忧,太危险了,我曾经做过太医,对皇家的事还是有所了解的。听闻几位殿下身边的侍卫都是绝顶高手,如今绝顶高手都伤成这样,可见对方是下了本钱,也下了死手的。师父不能一个人去,这事儿至少得跟九殿下商量商量。东宫元语气坚决目光坚定,打定了主意不让白鹤染一个人去冒险。

可白鹤染说:若想找阎王殿求助,品松就不会倒在我家门外,既然他是奔着我来的,那便只有我去才能把事情解决。你放心,我身边也不是没有阎王殿的人,刀光剑影和冬天雪都是阎王殿里出来的,我带着他们跟去阎王殿求助没区别。

可至少跟九殿下吱会一声,万一,我是说万一有事,这连也好接应。东宫元还是不放心,师父,劫杀之人是一回事,除此之外,就是那五殿下,我也是不放心的。

恩?白鹤染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东宫元这哪里是在担心劫杀之人,他这是在担心五皇子死性不改,还想要置她于死地。你是怕这是一出苦肉计,我若去了就中了计了?

东宫元点头,人人都说五皇子是笑面狐狸,既是狐狸,必奸诈狡猾,又怎能不防?

说话间,二人已经进了屋,今生阁的人已经将品松的衣物剪开,伤口外露,很是吓人。

但再吓人也只是外伤,治外伤不难,要命的是被挑断的筋脉,以及利器划开皮肤时,浸入到身体里的毒性。当然,还有这一路逃亡,导致的流血过多。

今生阁的小药童捧着一只长条型的盒子到了白鹤染面前,那盒子有小半臂那么长,三指宽,外头用绳子扎着,扎得很结实。小药童说:这是剪衣裳的时候在这人的身上掉出来的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