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回京时正逢白老夫人重病,整个白冢都陷入一片低迷中,小白府和镇北将军府也都来到主宅侍疾,别说白兴言不理,就连红氏都顾不上为白鹤染接风洗尘。

所以她回京时,对外的场面甚是隆重,百姓自发迎接,大皇子六皇子做代表亲自前往西城门相迎,但是对内却没有任何欢迎仪式,甚至连顿正经的团圆饭都没有。

当然,这也怪她自己,回府后先给老夫人看病,然后就进宫去复命,再回来都己经很晚了,红氏等着一直守着老夫人,根本分不开心神顾别的。何况白家于她来说,谈不上团不团圆的,真正在乎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剩下的,不见也罢。

但是红家今日却把她在白府没有得到了接风宴给足足补了起来,包括从刚下马车进门起的赏钱,到入府之后的亲人团聚,再到晚上大开宴席,这一切就像早早就准备好了一样,根本不像临时备下的。白鹤染看着桌上样样都是她喜之食,还有些她虽不喜欢吃的食物,但是红忘却很感兴趣,便知这是红家有心。

红老夫人看着白鹤染一个劲儿地乐,时不时还感叹:可惜阿染你订了亲,许了十殿下,否则我老婆子就是豁出这张老脸,也得替我的孙子求下你这门亲。这么好的姑娘上哪儿找去,是咱们红家没这个福份,也是你同十殿下缘份到那块儿了,谁也拦不得。

这话把红飞给说了个大红脸,赶紧开口求他祖母:您可别臊孙儿了,咱们现在也是亲呀,染妹妹她就是我亲妹妹,不管到什么时候我这当哥哥的都是要护着妹妹的。

老夫人气得直跺脚,那怎么能一样?妹妹跟媳妇儿是一回事吗?

红飞脸红得都能透出血来,一个劲儿地跟白鹤染说:染妹妹,你千万别往心里去,祖母年纪大了,总想些不着边儿的事。咱们兄弟间可别因为这个生份了,我可不想往后一见了面就尴尬,那就坏了兄妹情份。再者,要是让你那未婚夫知道咱家还有这个想法,他非得急眼不可。惹不得惹不得,所以你千万别当真,别跟他说,啊!红飞做求饶状。

白鹤染听得直笑,红飞哥哥多虑了,我没那么小气,十殿下也没那么不讲理。再者,我这人脸皮其实挺厚的,这点事儿我不会觉得尴尬。

那就好那就好,来,吃菜。说完,伸手给白鹤染夹了一筷子春卷儿。

红家没有那些个大户人家的规矩,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之类的,这些统统都不讲究。所以红家人一吃饭就是所有人坐在一张桌上的。桌子很大,花厅也大,从早膳到午膳再到晚膳,红家人天天就是这么坐在一起吃。谁也没觉得不好过,谁也没觉得厌烦过,反到是都喜欢热热闹闹,认为这样更有人气,更能增添家人之间的感情。

所以白鹤染来了,大家自然还是坐在一桌吃饭,红飞跟白鹤染之间就隔着个红忘,伸手夹个菜什么的,是很自然的事。当然,他给白鹤染夹完,也立即又给红忘夹了一个。

老夫人看着这一幕,心下就更是感慨了,憋了半天觉得还是憋不住话,于是又开了口道:阿染,你是不知道,以前你还没去洛城那会儿,我们红家是动过向国公府提亲的心思的。

哦?白鹤染一愣,她还真没听说过这个事儿。红家提过亲?提的谁?她吗?

见她发愣,老夫人这才道:肯定是没人跟你说起了,毕竟你刚从洛城一回来就订了十殿下的亲,这种事情也不好再提,于你于红家来说都不是有利的事。

红振海开口道:娘,知道不是有利的事您还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阿染日子过得好,咱们还说那些事干什么?

老夫人点点头,老大说得有理,不提了,都过去了,来,吃菜,吃菜。

在老夫人的张罗下,大家又开始热闹吃起菜来,红忘还不时评论下哪个菜好吃。

白鹤染却对刚才的事儿上了心,便小声问坐在她身边的罗氏:大舅母,老夫人说的提亲到底怎么回事?这话说了一半不往下说,我这摞不下啊!您跟我说说呗!

罗氏稍稍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小声告诉她:就是以前,你在白家过得不好,飘飘只要一回娘家准叨咕你的事儿,你的几位舅舅就替你打抱不平。可是他们再不平又能怎么样?说到底那是白家家里的事,我们这做外戚的是管不了的。而且飘飘只是国公府的姨娘,严格说起来,我们连外戚都算不上,所以在你的事情上我们红家实在是使不上力气。

罗氏说到这里就叹气,可是当年你过得是真苦,我们看着着急,你二舅舅就说,不行就提亲,替飞儿提。他大你两个月,年龄相当。到时候我们管自家未来的儿媳妇,你爹总说不出来什么吧?这就是老夫人当年的打算,我们也确实这么干了,结果你爹没同意。

白鹤染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个事,不由得瞧了红飞一眼,结果把红飞给瞅了个大红脸。偏偏红忘不明白这些事,还问了句:大哥你脸怎么红了?问得红飞恨不能钻地缝去。

罗氏就笑他:飞儿你也别不好意思,当初你不是还偷跑到红家去瞧过阿染?回来怎么说来着?哦对,跟我们说,那个染妹妹怎么那么瘦啊?是不是白家缺银子不给她吃饱饭?

红飞无奈地用手搓脸,大伯娘啊,您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不也是为染妹妹着急吗?染妹妹,你自己还记不记得你当年瘦成什么样儿?那简直就是皮包着骨头啊!我回来跟祖母一说,祖母当时就抹眼泪了,说什么也要让我爹去把这个亲给提回来。结果你爹没干,咱们这也算是有缘无份,不能亲上加亲。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你过得好,我们也放心。

白鹤染是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她瞅着红飞的眼神,看她的时候十分自然,一点儿都没有避讳和不自然,便知这红飞心里头对她是没有男女之情的。而一个对她没有男女之情的人,当年为了救她出火坑,也愿意让长辈上门求娶,可见心之纯,情之善。

红飞哥哥,谢谢你。她真诚地同他说,不管成与不成,我都得谢谢红飞哥哥,毕竟当年于我来说就是绝境,你能愿意救我出白家,便是我的救命稻草。

红飞摆摆手,染妹妹你真别放心上,都过去了,咱们现在兄妹相称也很好啊!不过你那个爹真是的,当年说什么都不同意,我们一开始想不明白,后来才知,他就是不愿意让你过得好,不愿意让你吃得香。你说他是不是心里变态?当有这么虐自个儿闺女的?

红飞说到这里,突然看向红忘,半晌,再道:得,算我没说,你爹他可不就变态么。

确实变态,两个孩子,儿子溺死扔掉,女儿囚在府里不给吃喝。白兴言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什么变的,这么招人恨,这么不是人。

红老夫人又感慨了一会儿,又可惜了一会儿白鹤染没做成她的孙媳妇,然后在众人的劝说下也不再遗憾了。毕竟红家如日中天,也少不了十殿下的从旁相助,白鹤染又帮着白蓁蓁入了九殿下的眼,这就是自个儿孙媳妇儿也就做到这些吧?

红家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红忘跟红飞两人说说笑笑,红飞还劝着红忘了喝了两碗酒,喝得红忘席过一半就睡着了,笑得红飞肚子都疼。

白鹤染再一次感叹红家的家庭氛围真好,她就是在陈皇后那里都感受不到这样的亲情,就更别提文国公府了。如果当年白兴言松了口,真的同意她跟红飞的亲事,兴许真正的白鹤染就不会死,会在红家的照顾下安安生生的活着,一直活到十五岁及笄,然后风风光光地嫁到红府来做少奶奶。只是那样,就没有她的这一场穿越了。

这就是命数。回来时天色已晚,在马车里她跟几个丫鬟这样说,命数该着当年白兴言没同意这门亲事,于是便有了后面我去洛城,也有了我同十殿下的那一场冥婚。

迎春也叹了一声,这事说不出哪头好哪头坏,但细想想,其实还是现在的结局更好一些。因为如果没有小姐您同十殿下的关系,如今的红家也未见得能过得这样安生,怕早就被朝廷盯在眼里,早就成为人家案板上的肉了。

冬天雪也道:是啊,就算朝廷不动手,那些各方势力的人也不会轻易放过红家这块肥肉。红家要么舍命,要么舍财,要么就得一起都舍了去。

默语在边上听着,默不作声。她没有迎春跟在老夫人身边多年的见识,也没有冬天雪在阎王殿训练过吸收的大量信息,所以很多事情她是插不上话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只能在边上坐着,像个旁听者,一边听着一边记着,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够多有一些思考。

天色晚了,街上人很少,马平川将车赶得飞快。可就在接近国公府的巷子时,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