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果的故事娓娓道来:父亲冒了极大的风险悄悄将我送到东秦,送入上都城,可是不敢用真实身份,只好暗地里联系了姑母,也就是你的母亲,再将我乔装成卖身为奴的可怜女孩,最终由姑母买回,自此留在姑母身边。之所以用这样的法子,就是想避过所有人的耳目,连你父亲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父亲想的是,先把我送出来,再把我那刚出生的弟弟想办法安顿,我们两个都安全了,他就可以放开手脚应对危机。可是没想到,这一关他终究是没有挺过去。不但他没挺过去,歌布的动乱还波及到了姑母。我当时还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跟你一样,眼睁睁看着姑母一头撞死在文国公府门口。可是这些事情我都记着呢,一天都不敢忘。

父亲的死士后来找到我,把歌布那边的事情也都和我讲了。我才知道,父亲被囚,母亲被害,年幼的弟弟命丧火场,祖父最终死在自己的龙椅上。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大伯干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皇祖父将太子的位子给了我的父亲,而身为长子的大伯只得了个王位。他不甘,他想成为一国之君,所以他精心策划了一场宫变,害了所有人,只留我父亲一条性命苟延残喘,也不过就是为了随时随地站到他面前去羞辱。

阿染,我一直在等机会,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会报了这个仇。我的童年,你的童年,都要找补回来,那些我们失去的亲情,我们遭过的罪,郭家叶家的孩子也得尝尝看。一个都不能放过,他们统统该死!

说最后一句话时,梅果双手握拳,关节都泛了白,整个人都在打哆嗦。

白鹤染去握她的手,发现她将手握得太紧,她竟扳都扳不开。

表姐。她开口,终于叫出一声表姐来,叫得梅果泪如雨下,却都是血泪。

白鹤染赶紧去抹她的血泪,长绫里翻出银针,迅速刺入其头顶百会穴。血泪渐止,可梅果的哭泣却怎么都止不住。

她能理解梅果,这么多年了,一个人守着深仇大恨,守着这些对谁都不可说的秘密,日子该有多难熬?她更能理解梅果为何在白浩宸这件事情上如此孤注一掷,因为梅果已经濒临崩溃了,已经在半疯的状态了。白浩宸是她的一个发泄口,也是一个突破口,她只有紧紧抓住白浩宸,才能得到报复的快感,才能排解这十来年的痛苦和压抑。

可是表姐,我理解你,等到我见到舅舅那一天,我该如何与他交待啊!她再重复这句,郑重地告诉梅果,我是一定要救舅舅的,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将舅舅从歌布的死牢里救出来。所以表姐,你一定要等着我,舅舅得见天日的那一天,你得去迎接他。

梅果俯在她手背上,一直在哭,最后终于点了头,都听你的,我们阿染如今是有主意的天赐公主了,姐听你的。

默语没去睡,梅果离开时,是默语去送的,一路小心翼翼,没有遇到任何人。只是在临近福喜院儿时,遇见了栾姨。

梅果告诉默语:她是我父亲的暗卫,当年拼死从歌布逃出,到了我的身边。这些年都是栾姨在照顾我,阿染被关在小屋子里的那些年,栾姨也有暗中照应,是她一直在保护我们。

默语看了那栾姨一会儿,随即深施一礼:默语替我家小姐谢谢您。

栾姨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连连冲默语摆手,再将人扶起,你好好照顾你家小姐,就比什么都强。她舅舅到最后都惦记着她,一直在念叨怕自己一出事会连累蓝郡主,可到底还是连累了。前尘已过,好在如今阿染有出息,还把忘少爷也找了回来,是郡主在天有灵,将来再见到我家主子,我也可以有个说得出的交待。

默语心里也发酸,将梅果交给栾姨后回了念昔院儿。彼时,白鹤染已经坐到床榻上,见默语回来,便告诉她:我实在太倦了,不管再有谁来我都不见,明日也不要叫醒我。若今晚有人强行来吵我清静,就给我打出去,往死里打!

默语点头,小姐放心,剑影今晚守夜。另外,奴婢去送梅果姑娘,遇着了一位叫做栾姨的人,据说是歌布舅老爷的人,一直保护在梅果姑娘身边。

她将栾姨的话转述给白鹤染听,白鹤染点点头,印象中是有人在暗中保护过我,但我不知道对方是谁,起初还一直以为是红姨安排的。如今想想,应该是那位栾姨了。

默语不明白,歌布舅老爷的人保护她家小姐可以理解,但为何要跟在梅果身边?

见默语疑惑,白鹤染躺在榻上,将梅果的身世说给了默语听。最后一句说完时,人直接进入了梦乡,呼吸均匀,睡得极沉。

默语帮她把被子盖好,便去屏风后头放干了沐浴用过的水,再出来时,发现冬天雪正站在院子里,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再抬头看看,剑影倒吊在屋檐底下,开口问道:是不是该给我们讲讲故事?小主子把事情都说给你听了吧?

默语白了他一眼,天都这么晚了,我很困,我可是连赶了十几天的路。

冬天雪抓了她的胳膊摇了几下,好默语,说完了再睡吧,我也挺着没睡呢!

默语没办法,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他们听。这是之前白鹤染默许的,意思也是把梅果的身份告诉给自己身边的人,相互之间有个照应。

这一晚,念昔院儿平静,白鹤染睡得很好。但是反观宿在梧桐园的白兴言,就不是那么安稳了,甚至可以说十分煎熬。

煎熬的原因在于他辗转反侧后,终于意识到自己白天打白鹤染那一巴掌实在是太冲动了。白鹤染那是什么人啊?时直今日,这个女儿就算要打,也轮不到他白兴言动手了。更何况,白鹤染手里握了他多少把柄,他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出手去打人家?

李贤妃的死的确让他松了一口气,甚至他还一度认为,反正叶家也没了,李贤妃再一死,当年的事就死无对证,就算老太后说了什么他也不怎么怕,毕竟以太后如今的处境和立场,说什么也是没有人信的。所有的话都会被认为是太后恶意造谣,不得信。

可是白鹤染提醒了他,这世上还有一个五皇子的存在,寒甘一趟不但没能要了五皇子的命,他还快要回京了。他又想起当初洛城白府的人进京指认白鹤染为冒充的,当时那碗水明明就做了手脚,可血脉还是融合到了一处。这就让他不得不相信,即便那五皇子不是他的亲生骨肉,只要有白鹤染在,她都可以让他们两个人的血融到一处。

白鹤染太可怕了,这样一个可怕的人他居然动手打了人家,他是找死吗?

白鹤染为自己白天的行为深深的懊恼,他想去见见白鹤染,解释一下,低头认个错。他不想跟这个女儿为敌,至少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

白兴言强撑着一身的伤想要起身,边上侍候着的小厮见状赶紧去搀扶,同时开口问道:老爷这是要上哪儿去?要出恭吗?

白兴白摆摆手,出什么恭,我是要去一趟念昔院儿,有话跟阿染说。

哎哟,可使不得!小厮听闻此言吓得不轻,老爷今儿就别去了,念昔院儿那头放出话来,说二小姐已经歇下了,而且她们说今晚谁要是敢去打扰二小姐,统统给打出去。

小厮说着话,看了看白兴言这一身伤,为难地道:老爷还是别去了,咱现在这伤还得养一阵子呢!

白兴言想了想,又躺了回去,算了,明儿再说。

小厮长出一口气,对,天大的事都明儿再说。老爷需要叫李姨娘邵姨娘过来侍候吗?

白兴言摇摇头,谁也不叫,今晚本国公自己睡。

话正说着,外头有脚步声匆匆而来,很快就有人扣响了房门,有下人的声音在外头问:老爷睡下了吗?奴才有要事禀报,是关于大少爷的。

白兴言一皱眉,大少爷?白浩宸吗?他又有什么事?

他现在极不喜白浩宸,因为白浩宸在许多事情上都不跟他站在一个立场,特别是有了那个梅果之后,整个人就跟中了邪似的,梅果说什么他听什么。白兴言有时就想,实在不行把梅果给处死,兴许白浩宸的魔障就能解了。

外头的人见白兴言没出声,便又问了句:老爷是睡了吗?老爷,大少爷带着香,又往锦荣院儿那边去了,还说是老爷您说的,让他连着几天都得去烧。

白兴言吓得一激灵,刚躺回去的人腾地一下就从榻上坐了起来。这一下牵动了身上的伤,疼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可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立即大声叫喊道:把人拦住!快把人给我拦住!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