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知道陈皇后是什么意思,她更知道君灵犀是什么意思。

这娘俩如今是盯上红忘了,其实做为妹妹来说,她愿意看到红忘同君灵犀在一起,因为她喜欢君灵犀,她也知道这个有些任性有些刁蛮小公主心地是绝对善良的。

可她还是选择回避这个话题,因为她不能替红忘做主,她不想把哥哥找回来之后就是为了让人家听她的。古时婚姻大事讲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在她看来,最不该由父母做主的,就是婚姻大事。日子是两个人过的,父母做了主,能替儿女去过日子吗?儿女过得好也就罢了,过得不好,这个责任由谁来付?

反正古往今来,是没有父母肯去付这个责任的,他们只会一味地将责任推到儿女身上,却忘了绝大多数的女儿在成婚之前,连自己夫君的面都没见过。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为儿女选的,好与不好,结果却要让儿女来承受,多么不公。

所以她不想替红忘做主,何况红忘的病还没治,她也还在等五皇子回来,更何况嫡公主的婚事,又岂是嫡公主自己和皇后娘娘就能做得了主的?

现在言婚事,是太早了。

母后,我刚刚过来时遇着六公主了。白鹤染将话题差开,接都没接前面的话。

陈皇后多精明个人,一见白鹤染扯起别的,便知这事儿人家不愿提。

她是有些遗憾的,这半年白蓁蓁带着红忘进宫几次,每次都过来恭恭敬敬地给她磕头问安。虽然人还傻着,但是红家这半年也没松懈对他的培养,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每一次都有着明显的变化,每一次都比前一次更像样子。

陈皇后是喜欢红忘的,红忘长得好,歌布人跟东秦人结合下生出来的孩子,五官比东秦人更加立体,肤色比歌布人更加白净,就连身量都比一般东秦人要高上一些。真真是个英俊挺拔的好儿郎,真正是个让女子一眼就会心动的少年。

只可惜,是个傻子。不过她相信白鹤染总有一天会把红忘给治好,左右两个孩子现在都还没成年,这事儿到也急不得,还有得等。

当然,这只是陈皇后的想法,不是天和帝的。至于天和帝什么想法,陈皇后没有问过,反正她已经打定主意,在君灵犀成亲这件事了,她是不会做任何让步的。老皇帝做梦都别想把女儿从她身边夺走,她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凄凄远嫁,自此天各一方。

所以她看好红忘,当然,这其中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为白鹤染。

她太喜欢白鹤染了,也太看好白鹤染的本事了,只要有白鹤染在,只要她的灵犀跟白鹤染关系一直好下去,那么白鹤染必会保她的灵犀一生平安。

这样的两个女儿要是都留在京城,等到以后凛儿即位,白鹤染母仪天下,她的灵犀同白鹤染的哥哥成了亲,在京城建一座公主府。两人互相照顾,互相扶持,是多好的一件事啊!

陈皇后只是想想这些都觉得很开心,可惜,白鹤染不搭茬儿。

人家不搭茬儿,她身为中宫皇后也不好太上赶子,于是陈皇后带着一脸遗憾,开始跟白鹤染讨论起君长宁的事。她问白鹤染:你打算如何处置她?本宫听说她差点气死了白家的老夫人。你回京之后去看过你祖母了吧?老太太如今怎么样了?

白鹤染俯了俯身,多谢母后关怀,好在阿染回来得及时,祖母已经没事了。

那个君长宁,死不足惜!君灵犀是烦透了君长宁,从小到大我看她就没顺眼过,我小时候养过的所有小动物,小到麻雀,大到一头鹿,全都死在她手里,你们说她这人得有多阴暗,多恶毒。染姐姐,你可不能轻易放过她!

白鹤染失笑,不能放过她还能怎样?祖母如今安好,我又不能杀了她。其实说起来,她也是个可怜人,她到国公府上去气老夫人也是有原因的。说到底还是因为康嫔娘娘的事,再说到底,也是我们家老夫人自己想不开,这才被她气着了。

染姐姐,你这是什么逻辑?君灵犀就听不懂了,这怎么我听你这话是要放过她呢?你怎么还可怜起她来了?她有什么好可怜的?她母妃被打入冷宫,那也是咎由自取啊!母后,你快劝劝染姐姐,把她给劝醒,这是怎么了?

陈皇后却不似君灵犀这样激动,她相信白鹤染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自有道理,或许这个道理眼下她们还看不明白,但只要白鹤染心里是明白的,她就相信,也乐意配合。

于是陈皇后道:也是,说起来,你们两家还是亲戚,且是挚亲。我听闻白老夫人最疼爱的就是白明珠那个女儿,想必连带着君长宁这个外孙女也是疼到了心里的。

白鹤染点点头,母后说得没错,老太太是惦记女儿,所以六公主才能刺痛她。说起来也都是可怜人,所以我不恨我那表姐,因为就算恨,也不能将她如何,毕竟她是老夫人的心头肉,我若是将她怎么着了,待祖母康复也会怪我的。

陈皇后叹了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管儿女如何作死,在母亲心里始终都记得她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无论如何都舍不得下狠手的。

所以阿染想求母后一件事。白鹤染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给陈皇后行了个礼。六公主是皇家的公主,同时也是我的表姐,如今她的生母被打入冷宫,表姐一个人在宫里无依无靠甚是可怜。阿染担心她再这样下去心里会更加扭曲,对她对皇家都不是件好事。所以阿染想跟母后求个恩典,希望母后能将六公主认养在自己膝,将她领进昭仁宫,给她一个健康的生长环境,让她能感受到母亲的温暖。

君灵犀都听傻了,染姐姐,我去青州这段日子,九哥找个了替身来顶替我,我现在真怀疑你是不是也被替身给顶替了。这怎么还直说胡话呢?让母后认下君长宁?那她不就也成了嫡公主了?她凭什么啊?她

灵犀,稍安勿躁。陈皇后打断了君灵犀的话,你染姐姐既然这样决定,自然就有她的道理,你且莫着急。

我能不急吗?我也安不了啊!母后——君灵犀急得直原地转圈儿,就君长宁那个性子,她要是当了嫡公主她还不得上天啊!咱们昭仁宫好好的,为什么要她进来住?我不同意!她一边说一边看向白鹤染,染姐姐,你说什么事我都答应,唯独这事儿不成!

白鹤染笑着问她:真的不成吗?灵犀,宫里多出一位嫡公主来有什么不好?你要知道,有很多事情是需要嫡公主去做的,若只你一人,等事到临头你就没得选择。虽然我也算是半个嫡公主,可终究是半个,终究我不是父皇母后的真生女儿,终究我也是订了亲的未来王妃。所以我分担不了你什么,但君长宁就不一样了。

话说至此,陈皇后听明白了。

是啊,在只有一位嫡公主的情况下,君灵犀就没得选择。可若多出一位嫡公主来,君灵犀可就有了挡箭牌。这可是好事,是白鹤染给她送上门来的好事!

本宫认!陈皇后两眼直放光,阿染,母后就知道你这个嫉恶如仇的性子,是不会轻易妥协的。没错,六公主没了母妃生活很是艰难,在宫中处境更是尴尬。如今除了灵犀之外,她是唯一一位没有出阁的公主了,后头还有婚姻大事在等着她,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出身,这婚姻大事可该如何是好啊!本宫身为中宫皇后,对皇子公主都是有责任的,绝不能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阿染,你这个主意出得真好,本宫应了!

君灵犀扑通一下坐到椅子里,都快哭了。

她实在想不明白她母后跟染姐姐这都是抽的什么风,怎么三句两句,那君长宁就成了嫡公主?那是不是今天晚上昭仁宫就要多一位住客了?

不对,不是住客,而是半个主人。君灵犀表示很忧伤,她不想再理白鹤染跟她母后了。

陈皇后招招手,吩咐宫女若夕:这件事情还是要跟皇上打个招呼的,不过也不是多大个事,你去跟皇上说一声就行了。另外再叫人备份厚礼,六公主寄养在本宫膝下,本宫多少也该有所表示才对。去吧,就跟皇上说这是本宫的意思,莫要提起天赐公主。

若夕应下话去了,白鹤染感激地看向陈皇后,多谢母后成全。

陈皇后摆摆手,咱们互相成全。只是你家里老夫人那头

白鹤染笑了,若施以报复,那算是我下的手,老夫人与我之间定会生出隔阂。但若是公主远嫁,那便是皇家做主的婚配之事,是身为公主的孩子打从生下来那天起,就注定的命运,老夫人虽也会伤心,但这个心理准备她还是有的。母后白鹤染唇角漾起一丝邪气的笑,母后,五殿下就快回京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