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明白了,所以我们得留着太后,豁出去暂时拿不到兵符掌握不了那些私兵,也得让老太太活着。她如今已是明面上的人,但还有一个藏在暗处,需要用她将那个人给引出来。她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情绪里尽是无奈,你说这人啊,争名逐利一辈子,最后能得到什么呢?临到老了还得遭人算计,而算计她的人,在她心里还是最可靠的盟友。

一生的路都是自己选的,有的人喜欢平安喜乐,有的人喜欢斧钺勾叉,有的人愿意战场杀敌,有的人将一生都奉献给了权力。九皇子伸出手,轻轻地拍了两下白鹤染的肩,不要想太多,她所追逐的权力,于她来说就是最好的续命良药,她视权力为生命,若有一天手里的权力没了,心中对更高权力的向往也没了,这人的寿命就也到头了。

白鹤染笑了笑,直起身,往前走了半步,九哥,这些我都明白,不必替我担心,孰是孰非我拎得清楚,是友是敌我也看得清楚。

清楚就好。他点点头,正想说咱们走吧,我送你去找灵犀。

这时,就听小路一头有脚步声响起,很快地,一个女子的声音就传了来:你们在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世道怎么会这样?

白鹤染吓了一跳,其实她早就听到有人往这边走过来了,但并没往心里去。因为她听到的脚步声很普通,既然无内力也不会轻功,她分析就是平常宫人,所以没有在意。这小路也不是僻静的地方,路过几个宫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她与九皇子正常说话,人看到也没什么。

却没想到,来的人是君长宁,而且一来就给她扣了一顶帽子。

可白鹤染还是没明白这帽子是怎么来的,甚至当君长宁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不检点时,她都没反应过来这个不检点指的是何意,她哪里不检点了?

白鹤染,你对得起十哥吗?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有了十哥还要来勾搭我九哥,枉我君家如此信任你,还封你做公主,我呸!我看你就是个娼~妇!君长宁的谩骂一声接一声地传来,听懵了白鹤染,却听怒了九皇子。

啪!一声脆响,九皇子的巴掌狠狠地甩到了君长宁的脸上,直把个君长宁给打得飞出去好几米远。白鹤染这才反应过来,九皇子的另只手还搭在她肩上呢!

可是这又有什么?不过正常说话正常交流,手搭在肩上也不过轻轻拍了她两下以示安慰,何以到了君长宁口中就成了行为不检,死不要脸的娼~妇?

她实在弄不明白君长宁这个脑回路,不过这人与她有仇是真的,看来真正让君长宁兴起这顿骂的,跟这只搭在她肩上的手也没多大关系,人家就是想骂,故意找茬儿呢!

九哥,你居然打我?君长宁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儿的脸都肿了,嘴角也渗出血来了。她一脸错愕地看向九皇子,九哥,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明明自己做错了事,居然还动手打我?从小到大,九哥都是所有兄长里面最正直的一个,九哥的份量在长宁心里头一直都是最重的。可是没想到,九哥,你居然变成了这样,居然为了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来打我。九哥,你对得起你的未婚妻吗?你的未婚妻她也是我表妹啊!你对得起她吗?

九皇子气得简直想杀人,他怎么会有这种妹妹?君家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孩子来?

远处,有宫人听到这边的动静,纷纷赶过来查看。待看到是九皇子并着天赐公主跟六公主发生了争执时,又迅速散去,谁也不想淌这个浑水。

但散得再快,也听到了一句半句,于是,九皇子跟天赐公主不清不楚的这个事儿,就在宫人之间渐渐地传来了。流言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了宫里的每一个角落。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只说君长宁铁了心坏她九哥和表妹的声誉,扯着嗓子不停地数落着二人所谓的罪行。那架势,就差摆个桌子上茶馆说书了,简直跟市井泼妇无异。

白鹤染听着听着就觉得很有趣,于是轻轻扯了九皇子的袖子,同他说:九哥不必生气,我表姐许是病了,也许是因为母妃入了冷宫自己也跟着受到了打击,这才头脑不清思维浑浊,想想也是个可怜之人。她都如此可怜,咱们就不要同她计较了,毕竟没娘的孩子,也怪叫人心疼的。九哥就看在我同她也是表姐妹的份儿上,这事就算了吧!

九皇子看了看白鹤染,心思迅速地转了一下。

他了解白鹤染,这姑娘真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性格,她讲求的是睚眦必报,讲求的是快意恩仇,像现在这种被人指着鼻子骂,反过来还要替对方说好话的事,绝不是白鹤染该干的。

所以九皇子有理由认为白鹤染这是在挖坑,在给君长宁挖坑。

他觉得自己不该配合白鹤染,毕竟君长宁是自己的亲妹妹。可再又想想,也不过就是同父异母的半亲妹妹而已,跟未来的弟妹相比,也没亲到哪去。何况这个弟妹还是自己未来媳妇儿的姐姐,这么一算,关系就又近了一层。

于是九皇子想来想去,决定帮帮白鹤染,总归还有老夫人那个事在,君长宁欠人家的。

怎么能就这样算了?九皇子摇头,皇家也有皇家的规矩,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白鹤染眨眨眼,那我们不如取一个折中的法子吧!

九皇子看向她,哦?怎么个折中法?阿染你说说看。

君长宁看着两人一唱一喝,心里知道这是白鹤染又要出鬼点子了,可却猜不到是什么点子。只能愣在原地看着听着,一颗心却已经扑通扑通地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没有母亲在身边管教,孩子是容易走上偏路的。白鹤染开口了,面带笑容地说,虽然六公主已经不小了,但毕竟还没出阁,没出阁就是姑娘家,身边必须得有母亲管教着。

九皇子眼珠一转,似乎明白了白鹤染的意思,可她的母妃已经被打入冷宫,且本王以为,那样的母妃也教不出多好的孩子来。跟着她,莫不如跟着一位好点的教养嬷嬷。

白鹤染连连摇头,教养嬷嬷代替不了母亲,公主之尊也不可能听一个教养嬷嬷的话。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法子,生母不在,不是还有嫡母吗?六公主是我的表姐,咱们两家算是沾亲戚的,就冲着这点我也不能眼看着她无根无萍无人管教。九哥,咱们去求求母后好不好?你帮我跟母后说说,把表姐寄在母后名下吧!往后她就跟灵犀一样,也是东秦的嫡公主,如此才能让我那身在冷宫的姑母安心,如此才能让我家里的祖母也安心啊!

听她提起祖母,九皇子更加相信这是白鹤染设下的一个局。寄在正宫皇后名下,成为嫡公主,听起来是天大的好事,可白鹤染怎么可能把好事推给君长宁?

不管怎么样,他是要帮着白鹤染的。于是九皇子点了头,好,本王帮你。

白鹤染感激地冲着九皇子屈膝行礼,阿染多谢九哥成全。说完,又看向君长宁,表姐,还不快过来谢谢九哥,他不计前嫌愿意帮你,无论如何你也要道个谢的。表姐,你需要有一位母亲,哪怕是养母,也总比没有的好。我们这就去跟母后求情,请她把你给要过来,养在膝下。从此以后你就也是东秦的嫡公主,跟灵犀平起平坐。哦,或许你的地位还要更高一些,因为你是姐姐。表姐,你开不开心?

君长宁听得直冒冷汗,本来天就冷,早上还下着雪呢,这会儿她站在雪地里,感觉从头凉到了脚,那滋味就别提了。

白鹤染你又在琢磨什么歪点子?你从来都没有过好心眼,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着特殊的目的,我绝对不相信你会好心帮我。九哥,我才是你的亲妹妹,你为何不帮着我?君灵犀跑上前,伸手就要去抓九皇子的胳膊,却被人家躲了。

想知道原因吗?九皇子的脸阴沉下来,你也知本王是你的亲哥哥?可是你刚刚做了什么?陷本王于不义之地,转过头来还要本王帮衬着你?君长宁,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便宜都让你占尽?这么多年了,你都长到十七岁的,怎的还如此天真?



君长宁。白鹤染又开了口,不要试图挖坑等着我去跳,论打歪主意,你远不是当初那白惊鸿的对手。论刁蛮不讲理,你在我家那全五小姐面前都得甘败下风。你之所以嚣张至此,不过就是仗着你六公主的身份强势压人。但是你别忘了,不过就是个庶出的公主而已,这个天下永远都轮不到你说了算。

君长宁打了个趔斜,身上愈发的冷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