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殿内,天和帝看着白鹤染步步走远,大手一挥,令殿内宫人全部下去。

随大清明殿的大门关起,一道人影闪现在天和帝面前,主子。

老皇帝点点头,德镇的事,你们怎么看?

天和帝身边最神秘,也是最大的影卫组织,名为间殿。用来搜集情报,兼顾保护他。

天和帝总说间殿是凌驾于阎王殿暗哨的存在,因为暗哨更多的使命是保护,而间殿的人做得最多的,就是为他搜集各类情报,其中也包括阎王殿的消息。

他是皇帝,他必须掌控全局,他不允许自己被任何人操纵,阎王殿也不行。

所以阎王殿可以派人保护他,但是在这些人的背后,统统都站着间殿的影子。

主子,东秦最大的祸患是歌布,无论是太后还是郭家又或是如今已有行迹的段家,他们布了许多局,甚至有的局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有解开。可布局再多,再解不开,到如今也把这条轨迹看得清清楚楚。绕来绕却,最后统统都落在了歌布。

老皇帝点头,是啊,起初朕以为段家是要自立,那段天德蓄养私兵,把个德镇围得跟个铁桶一般,阎王殿的人都折了几个在他手里,你们间殿也渗透不进去。可是后来咱们发现,那德天段的私兵里头不光是咱们东秦人,似乎还有外族的长相,当初你们就说,是歌布。

间殿的人点点头,没错,就是歌布。德镇周围的兵马流动性很大,最多的时候有五万人,最少的时候一万都不到。我们很难控制他们是什么时候撤离的,他们会在撤离时换上普通百姓的衣服,快速地混迹在人群里混淆我们的视线。甚至那段天德还抓过百姓换上私兵的衣裳,引导我们错杀。如此才导至我们对段家的私兵很难下手。

他看了看天和帝,继续道:段天德潜逃于歌布,间殿未得到过任何消息,天赐公主的这个消息是真是假还有待调查。不过既然公主已经破了这个局,德镇段家的那些人就必须控制在咱们手里。阎王殿已经派人去接了,属下也派了人前往德镇调查,另外歌布那头也派了人去,段天德也好,林寒生和白惊鸿也好,就算人不抓回来,至少也要把他们掌握住。

天和帝点头,阿染的消息应该没错,对那个孩子朕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她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一件事,但凡她参与了,就必定会有一个比较让人满意的结果。但凡她说了,就必定是心里已经有了九成以上的把握。否则她不会说,她只会暗中调查。

间殿的人说:主子分析得没错,那天赐公主的确是个厉害角色,这也就是她手底下没人,但凡让她拥有一个阎王殿那样的势力,怕是咱们间殿也不是她的对手。他说这话时,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天和帝,话似说完了,又似欲言又止。

天和帝皱皱眉,有话就说,何故吞吞吐吐?

间殿的人这才道:主子,如今东秦最大的祸患就是歌布,而歌布跟天赐公主的关系如果有一天,属下是说如果,如果有那么一天,不知天赐公主会做何选择。

这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天赐公主身上流着一半的歌布血液,歌布现任国君还是她的舅舅,歌布皇室基本都是她的亲戚。如果一旦有一天东秦跟歌布开了战,天赐公主会帮谁?

老皇帝觉得这是个傻问题,那歌布国君她虽然也该叫舅舅,但却不是她的亲舅舅,她的亲舅舅还关在歌布的死牢里,一生不得见天日。朕相信,如果有一天东秦攻打歌布,阿染会来向朕请命,去做一个先锋官,去救她的舅舅。当然,就算她不来请命,朕也会主动颁旨,让她陪着凛儿一起杀进歌布皇宫。有些事,是需要了断的。

间殿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又道:主子真要建天赐镇吗?

建,为何不建?

天赐公主真的可信?

老皇帝笑了,朕还是那句话,朕信的不是她,朕信的是凛儿。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再清明的一个人,脑子里头也有一根筋是谁也拗不过来的,就像老皇帝对君慕凛,那是任何人都拆不开的父子情份。

虽然老皇帝嘴上说这个皇位老十坐也行,老九坐也行,但真到了让他选择的那一天,他依然会义无反顾地选择老十。这是一份执念,他就认为他的十儿子是最好的,所以他尽一切可能去为他的小儿子铺路,甚至为了他的小儿子,最初的白鹤染都是可以牺牲的。

当初君慕凛大难不死,他虽感激白鹤染的这份救命之恩,但要让这份救命之恩用一个母仪天下的位置去回报,他做不到。更何况白鹤染背后还有个文国公府,还有那些个觊觎君位那么多年的白家叶家郭家,甚至段家。

天和帝曾经想过,儿子喜欢,那便赐下这门婚事,一旦白鹤染另有所图,那便让这个人彻底消失,这一点他还是有信心的。

只是没想到,日子一天天过下去,白鹤染带给他的惊喜越来越多,白鹤染跟白家的关系也愈发的明朗。老皇帝渐渐地看明白了,这白鹤染非但跟白兴言不是一伙的,她甚至还是带着使命回来。她要复仇,而复仇的对象正是他这边所有的敌人。

再加上白鹤染一手传奇医术,更是让他又惊又喜。于是他开始满意这个儿媳,开始庆幸当初答应了这门亲事,虽然对于白鹤染的来历至今仍是个谜,但是他相信,这个小姑娘会踏踏实实地跟着他的小儿子,两人恩恩爱爱,共进共退。

对于一位父亲来说,这就够了,对于一位国君来说,白鹤染对东秦做出的贡献,也够了。

所以他要建天赐镇,他相信他的儿子和自己选定的儿媳,他得在有生之年为这个儿子铺平天下,待自己百年之后,不但皇位要顺利传承下去,不但要让他的凛儿继位继得明正言顺,也得给他留下更多的依仗。

四座天赐镇一旦建起,那便相当于将整个上都城团团围住。那不但是君慕凛同白鹤染夫妻的退路,更是上都城的重要力量,是上都城平安的依仗。

间殿的人明白自家主子的心思,但还有一事他不得不说:主子,那六公主的事上怎么说?适才天赐公主说了许多青州之事,也说了许多德镇之事,却只字未提六公主。她回京之后先回的国公府,先治了老夫人的病,如此可见她必然知晓老夫人因何而病。凭她跟老夫人之间的祖孙情深,她怎么可能放过六公主?

老皇帝听到这里,也是长叹了一声。

是啊,白鹤染是个心思极重的小姑娘,她虽憎恨她父亲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但却爱憎分明,对于疼爱她的祖母,她是能豁出去一切去保的。君长宁气得老太太差点死了,白鹤染如何能不急?此仇如何能不报?

他至今都记得老五和老三招惹了白鹤染之事,老五算是捡了半条命,被派往北寒之地。老三就没那么幸运,不但遭了罪,最后到底是用命来还。

当然,要了老三命的人是他这个当父亲的,可若没有白鹤染受委屈,若没有老九老十为她报复挖出老三背后的那些事,他这个当爹的又如何下得去手?

说到底,当初就是一个选择,是在老三和老十之间的选择。前面说过他有执念,他认定的儿子是老十,那便是任何人都动摇不了的。一旦谁的利益跟老十有冲突,他这个父亲首当其冲就要为其铲除祸患,哪怕那个祸患是他的亲生儿子,他也别无选择。

先为君,才为父,先是臣,才是子。

这就是皇家的悲哀,这就是世人所看不到的皇帝的无奈。

她没提,不代表她不知。老皇帝缓缓开口,脑子里一会儿是白鹤染,一会儿又是自己那个六女儿,一会儿又转悠出六女儿的娘,如今已被打入冷宫的白明珠。也不知道想了多久,终于是一声叹息。他说,阿染这个丫头心思极重,她若能当着朕的面儿把长宁的事情说出来,那兴许就不算大事。可是她不说,长宁就只能自救多福了。

可是主子。间殿的人皱了眉,三殿下已经折在天赐公主手里了,难道咱们还要再搭上一个六公主不成?

老皇帝也皱了眉,死盯盯看着那间殿的人,咎由自取,朕又有何法?朕也心疼自己的骨肉,朕也不想看着儿子女儿一个接着一个的先于朕倒下。可朕在做父亲的同时,朕还是皇帝,朕要考虑的远远不只一份亲情这么简单。于人父来说,朕想儿女都平平安安的,可于东秦来讲,留着这样的儿女,只能是为下一任国君带来困扰,留下祸患。

老皇帝十分疲惫,一想到这些事就觉累得不行。他挥挥手,退下吧,朕歇歇。

间殿的人退了,清明殿里回荡着的,只剩下老皇帝那一声声挥之不去的叹息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