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进宫之后直奔清明殿,她到时,东宫元等一众医者已经离开皇宫多时。天和帝亲自接见了那些前往青州的医者,不管是今生阁的人还是其它医馆的人,全部一视同仁。那死去的医者,天和帝更是亲赐匾额,上书医者仁心,命人送至医馆,高悬于医馆正堂之上。

此番青州之行人人有赏,且赏赐颇丰。对死去的医者更是赐下宅院,并每月拨银,以保证其家人的生计。

这些是天和帝亲口告诉白鹤染的,他还说:快过年了,待大年宫宴时,再将那些大大夫小药童都请进宫里来,一起热闹热闹。同时也是宣告世人,我君家王朝重情重义赏罚分明。只要对东秦有功,哪怕你是平头百姓,朕也会放在心上,也会好好感激。

白鹤染自然是代为谢过高呼万岁,老皇帝乐呵呵地叫她起来,再冲她招手:阿染你过来,走上前些,让父皇好好看看。这一走就是半年,父皇怪想你的。

一句话,到是说得白鹤染鼻子发酸。亲爹都没说过个想字,反而一回府就甩了她一个巴掌,到是这未来的公公现在的义父对她说还怪想她的,她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老皇帝看着这丫头红着眼圈儿走到自个儿跟前,心里一合计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于是问她:怎么,白兴言没给你好脸色?

她点点头,我那个爹从来不曾待见过我,这些年我都已经习惯了,让父皇见笑了。

哎,这有什么好见笑的,白兴言在朝这么多年,朕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只能说阿染啊,你这投胎没投到好人家,也怪你亲娘去得早,没能多照顾你几年。不过没事儿,都过去了,翻了年你就十五了,再几个月就及笄了,到时候朕让凛儿麻溜把你娶回尊王府,就没有人敢再欺负你了。

白鹤染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她想说不结那么早的婚,可对着老皇帝又说不出来,毕竟人家也是为了她好,是助她早日脱离苦海。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用一场婚姻能够摆脱国公府那个环境,其实她是乐意的。反正这个夫婿也是自己选定的,早嫁晚嫁都是嫁。

父皇,阿染跟您说说西边儿的事吧!她将话题拉回来,同时也接了宫人端上来的茶,亲手递到老皇帝跟前。阿染此番往青州走这一趟,感触还是挺多的,以前从来没走过这么远,看到的听到的都是京里的事,散出去也不过方圆百八十里。这一次直接去了东秦的最西边,一路见闻,青州赈灾,都让阿染对民意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她说起青州一行,说起无岸海的大啸,也说到君慕凛及时疏散青州百姓,从而最大程度地减少了人员伤亡。她还说起君慕凛对于家园的理解和保护,说起他们一起上了山,说起两位皇子顶着重重压力死守山谷,没有让灾难再向下一座城池蔓延。

老皇帝渐渐就听得入了神,白鹤染又说起大灾过后疫情四起,说起唐兰整个国家都消失在这场大啸之中,说到周边小国趁火打劫,也说到两位皇子并着一位将军全部杀入前线,将作乱的小国以武力镇压。

她告诉天和帝:唐兰若在,我们不争,是因为百姓需要一个平安稳定的家园。但如今唐兰没了,整个唐兰的大疫都由我东秦凭一己之力压制下来,这种时候就没有理由再让别人来捡这个便宜。所以两位皇兄的意见是,唐兰国土必须掌握在东秦手里,任何人都抢不得。

老皇帝连连点头,好样儿的,朕的儿子有魄力!阿染,你也是好样儿的,一个小姑娘,带着医队远走他乡,凭着一身医术压制住一场大疫,你是东秦的恩人。在你回来之前朕就跟你母后商议过,该给你点儿什么赏赐好呢?给金银,金银固然是要给的,且给多少都不算多。但那就是例行赏赐,不够真诚,也配不起你为东秦做的这些事。

老皇帝伸出手,一脸慈爱地往白鹤染的头上拍了拍,说封个身份吧,可你已经是公主了,还是有封地的公主,未来又是朕的儿媳,身份已经贵至如此,还能怎么个赏法呢?阿染,不然你自己要吧,你看你缺什么少什么,只要你开口,朕都给你。

白鹤染都听笑了,父皇,阿染什么都不缺,真正缺的也不是您能赏得了的。您也说了,我是天赐公主,又是未来的尊王妃,那我于这个天下就是有责任的。何况就冲着父皇您说想我了,就比任何赏赐都要贵重。阿染能得您这一句话,便知足了。

你可真容易知足。老皇帝苦笑摇头,便是朕的那些个儿子,立下如此大的功劳都是要来朕跟前讨赏的,你却什么都不要,你说你亏不亏?

不亏。她笑着摇头,皇子王爷们要赏,是因为他们还有得要,比如说要爵位,要兵马,要权力。可是我一个小女子我能要什么呢?我既不能封王也不能带兵打仗,赏赐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些金银珠宝,父皇要是想给那便多给一些吧,我那今生阁和天赐书院都是烧钱的买卖,每天都要搭进去大笔的银子。

天和帝点点头,这是自然,绝不会少的。阿染,你既想不出要什么赏,那父皇便帮着你想想,比如说你那天赐镇,你也该多考虑。他告诉白鹤染,如今建设起来的天赐镇并不多,地方朕都已经划给你了,各地的痨病也都解除,痨病村实际上不存在了。朕知道你精力有限,不可能一下子顾及过来那么多地方,但至少上都城周边四镇你该一并建起,而不是像眼下这样只有一镇。阿染,你虽为女子,但朕既将最得意的儿子给了你,那么朕对你寄予的希望就绝不仅仅只是对一个女子那么简单。

白鹤染听着老皇帝的话,没吱声,只偏头看着对方,心里头却是掠起震撼。

上都城周边建四镇?她不是没想过,只是没敢。

天赐镇是以独立镇的形式出现的,虽为东秦国土,但在镇上却可以实施自身律法,所有一切律法政策都可以在镇上自己做主,且由她说了算。说白了,她在天赐镇就是土皇帝,虽然有阎王殿坐镇管辖,但最初建立的时候朝廷就有过话,即便由阎王殿设立官府,但一切依然是要听白鹤染的,任何人不得违背。

她建一镇,或许朝臣们看在她的功绩份上还不会说什么,此番她又在青州建立一镇,或许山高路远鞭长莫及,朝臣们也不会说什么。可倘若她在京都四周连建四镇,那成什么了?那就是用天赐镇将上都城团团围住,一旦天赐镇生了异动,那于东秦国都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她看着老皇帝,由衷地问了一句:父皇,你就这么信阿染?

老皇帝呵呵地笑,丫头,想听实话?

她点头,就听老皇帝说:朕不是信你,朕是信凛儿。这个天下早晚是要交到他手上的,你早晚是要嫁给他为妻的,那么朕为何不早一点让他建立自己的势力,为何不早一点将这座上都城的安危以及朕的身家性命都交到他的手里?朕老了,能为儿女操心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朕就想在百年之前,把该做的都替你们做了,把该铺的路都给你们铺了。朕在时难一点,朕走之后,你们就轻松一些。

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女的疼爱,可是白鹤染清楚,这也仅仅是对他最中意的小儿子的疼爱。他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对于他选定的那一个,他会给予最大限度的宽容培养,和支持。

可对于那些没有被选中的孩子,他或许也会给予父爱,但当这种父爱与东秦利益相违背时,白鹤染相信,这位老皇帝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东秦的利益。

可即使这样,他也是一位优秀的父亲了。

去建你的天赐镇吧!天和帝告诉白鹤染,围着上都城,将最近的三座镇子都建立起来,这是对你的恩赏,也是给你和凛儿留的后路。大年宫宴时,朕会宣立太子,太子一旦,纷争非但不会平息,甚至还会愈演愈烈。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不但要想着要如何前进,还要想着该怎么撤退。天赐镇是你的底牌,也是你的退路,阿染,朕将最好的儿子交给你,你可要帮着朕护住了他,护住东秦天下太平。

从清明殿出来之前,白鹤染将一个折子递给了天和帝。

折子是她在路上写的,上面有关于段家之事的详细说明,包括她个人的预想,还有关于出现在德镇郊外的那部份私兵的猜想。

还有太后手里那部份私兵,临回来之前君慕凛和君慕息也做了分析,她告诉天和帝,两位殿下分析过后给出的总数是不超过五万人。区区五万人不难对付,但难就难在这五万人在哪,如今除了太后之外,没有人知道。他们怕的是那五万人群龙无首狗急跳墙为祸百姓,也怕他们直接投敌,与敌人里应外合,让东秦腹背受敌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