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底下能戳九皇子头的,他自认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皇上,一个就是皇后。

眼下就是皇后在戳,所以他是动也不能动,反抗也不能反抗,只能跪在原地,用怨念的眼神狠狠地瞪了君灵犀一眼,瞪得君灵犀直接打了个激灵。

结果这一激灵被陈皇后发现了,皇后娘娘更火了——你还瞪你妹妹?她跑出去是她的错,可是你做为兄长发现了居然不找也不上报,你就由着她,还给她找了个替身来糊弄我跟你父皇,如今你还瞪她,你好意思瞪她吗?

九皇子哭的心都有了,这闺女可真是亲生的,这种时候了瞪一眼都不行。

他又怨念地看了君灵犀一眼,好在君灵犀是有良心的,赶紧抬头求她母后:母后,您就别骂九哥了,这事儿都怨我,九哥也是为了您跟父皇的身体着想。当然,也是为了成全我想出去看看天下的心。好母后,您别骂九哥了好不好?

好!陈皇后到是很痛快地点了头,然而话锋一转——那本宫就只能骂你了。

不不不,您还是骂九哥吧!我还小,我什么都不懂,骂了也白骂。您还是骂九哥吧!

九皇子好生无语,这妹妹也太不讲义气了。

给我闭嘴!陈皇后的火气都要窜了天,没一个省心的,你们怎么就不能学学老四!看看人家,从来都是温算了不提老四了,也没少叫人操心。

君灵犀点头,母后说得没错,就苏家那档子事儿,这些年您跟四哥操了多少心,您可不能忘了呀!还有我这次去青州也见着四哥了,四哥也鼓励我多出去走走看看来着,所以等他跟十哥回了京之后,您可别忘了再骂他俩一顿。

九皇子再一次感叹,这个皇妹太没义气了。

陈皇后用力地点头,放心,本宫不会忘,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如今都长大了,翅膀硬了,可以飞了,就视我跟你父皇为无物对吧?一个一个的真是好本事,你——她指着君灵犀,好好的嫡公主不做,好好的皇宫不待,就愿意上外头野去。行,你想出宫散心咱们也由着你,你几位哥哥府上不是都给你留了院子吗?你到是去住啊!再不济你上白家上红家,本宫都不拦着。可你偏偏要出城,要上青州,合着偌大一个上都城都容不下你了是吧?你知道外头有多危险吗?你知道你在前头走,后面有多少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你吗?

陈皇后的话让君灵犀打了个激灵,因为她想到了这一路追兵,想到了在德镇时被人劫持。当然这些她都不敢跟陈皇后说,她九哥也没敢说,但是不说不代表不存在,不说不代表没有经历过,更不代表她不害怕。

君灵犀的脸都白了,逃命的时候只顾着往前跑,想不了太多。可这一回了皇宫,一回到自己的地盘儿,人一安全了,后怕的感觉才缓缓来袭,她才反应过来,能活着见到自己的母后,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君灵犀哇地一声就哭了,小脸儿煞白,整个人都在哆嗦。

九皇子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将人扶住,但陈皇后比他动作还快,呼啦一下半跪到地上,两手一伸,将女儿紧紧揽在怀里,一边抚着她的头一边问:怎么了?是不是母后吓着你了?灵犀乖,不哭不哭啊!母后也是心疼你,是怕你出事,你说你哥哥跟着你一起瞒着本宫,这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可怎么办啊?听话,不哭了,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任性了,知道吗?

君灵犀用力点头,母后,灵犀今后一定听您的话,再也不往外跑了。母后不生气,也别再生九哥的气了,他这一路都在保护我,医队一直都有阎王殿的暗哨在,他是知道了我跟在医队里要去青州,所以才没拦着我的,母后别再怪九哥了。

陈皇后叹了一声,我不是怪你九哥,我是替你们着急。你是我的女儿,他也是我的儿子,你们任何一个有点儿闪失那都是要我的命啊!

九皇子听了这话也赶紧跟着保证:再也不会有下次了,请母后一定相信儿子。

陈皇后狠狠瞪了他一眼,人长大了,能耐也跟着大了,本宫可以原谅你们这回,但那个冒充灵犀的人,必须处死!她说着话松开了君灵犀,从地上站了起来,回身吩咐若夕,去将那人脸上的面具撕下来,扔到奴罪司,直接打死!

若夕一脸为难,看向九皇子求助,九皇子赶紧道:母后,那是阎王殿的暗哨,儿子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从小到大都在暗里跟着灵犀保护她,您可不能说打死就给打死啊!

好啊!怪不得装得如此之像!连本宫跟你父皇都骗过去了。合着是从小就跟在灵犀身边,把她的脾气禀性学了个十成十。陈皇后都惊呆了,老九你可真是长本事,你跟本宫说实话,现在,就现在,本宫的身后是不是也有一个跟了本宫几十年的人,一旦本宫出了什么事,她马上就能装成本宫的样子把本宫这位置给顶替下来?

没有!绝对没有!九皇子赶紧发誓,儿子绝对没有给母后安排暗哨!

那你是不重视本宫,都不怕本宫有危险,不派人保护本宫。

不是九皇子发现自己掉坑里了,还是一个怎么都出不去的坑。陈皇后用她的道理把四面八方都堵得严严实实的,他怎么说都是没理啊!

真是白养你们了,太让本宫失望了!皇后娘娘广袖一挥,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一个一个的不叫人省心,胆子一个比一个大。此番能跑到青州去,下一回是不是就要离开东秦了?来来来你们给本宫说说,下一次打算跑到哪儿去?

君灵犀也不怎么想的,冲口就说了句:染姐姐说她总有一天是会去歌布走一趟的

你给我闭嘴!陈皇后气得直翻白眼,歌布?你还想去歌布?你怎么不说你要上天呢?你知道歌布是什么地方吗?那是别人家的天下,而你是东秦君家的嫡公主,你去了歌布谁能把你当回事?弄死你还不跟弄死只蚂蚁一样?

九皇子赶紧开口保证:灵犀绝对不会去歌布的,儿子就是绑也要把她给绑在上都城。

本宫不相信你!陈皇后手又一挥,对这个九儿子是彻底失去了信任。本宫问你,你四哥还要多少日子能回来?

九皇子算了算,应该也快了,但年前估计赶不回来,得年后。

年后也行。陈皇后说,你们几个谁看着灵犀本宫都不放心,唯独老四,只有他看着本宫能放心。等他回来就让灵犀住到礼王府去吧,让老四看着,本宫也能省点儿心。

我不去!君灵犀最怕她四哥,一听说母后要把她彻底扔给四哥管,当时就急了,母后您饶了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我不离开皇宫,我哪儿都不去,我不要去住礼王府。

由不得你!陈皇后怒哼,本宫和你父皇都管不住你,你九哥也由着你,那便让你四哥来管。你不是怕他吗?很好,还知道怕个人那就对了。往后就让你四哥管着你,我看你还敢不敢跑!说罢,又看看若夕,你还愣着干什么?本宫吩咐你做的事呢?

若夕苦着脸求道:皇后娘娘,您就饶了那位姑娘吧!您想想,她就算是摘了面具,那肯定也是跟咱们小公主有个几分像的。再加上那身量,那脾气,那活脱脱就是个小公主第二啊!您忍心看着这样的一个人被罪奴司打死?那跟打小公主有什么区别?您

行了别说了!陈皇后也郁闷了,这么一提,她还真舍不得打死那丫头了。再想想这几个月的相处,似乎那丫头跟她也处得挺好的,就这么打死确实不太近人情。

君灵犀一见事情有缓合,赶紧开口:母后,她保护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要是把她给杀了,以后谁来保护我呀?阎王殿的女暗哨可少了,我就算是在上都城行走,身边也得跟着人贴身保护吧?您就把她给我留下吧!

陈皇后妥协了,她发现了,自己还是心肠软,不然怎么就让这一子一女三句两句就给说通了呢?真不知道今日要是换了老头子,会不会心肠也这么软。

终于,九皇子跟嫡公主二人互相搀扶着走出了昭仁宫。不过皇后娘娘还是在生气的,他俩基本上算是被陈皇后给赶出来的。

君灵犀的近侍宫女茉莉跟在边上,委屈得直掉眼泪,不怪皇后娘娘生气,公主您这胆子也太大了,居然跑出宫去半年,还去了那么远的地方,连奴婢都被您给瞒住了,太可怕了。小宫女一边说一边仔细端详君灵犀,公主,你现在是真的吗?

君灵犀气得直翻白眼,我当然是真的,这有什么可怕的,我以前又不是没跑过。她懒得搭理茉莉,扯了他九哥的胳膊闷闷地问:九哥,怎么办,我瞧着母后还在生气,怎么才能让她的气儿消了呢?

九皇子思考半晌,给她出了个主意:这事儿还得去求你染姐姐。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