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都城西已经聚集了许多百姓,还有更多的百姓更在往城西聚集的路上。

天赐公主即将回京的消息犹如给人们打了一剂强心针,让整个上都城都跟着起来。

天空飘了雪花,这是冬日常见的景象,隔三差五雪就要下一回,也下得不大,但一层一层叠起来,地上也盖了厚厚一层。

有小孩子在街道上跑着玩,还有半大的孩子在滚雪球堆雪人,有家里大人要去迎接天赐公主的,就会把孩子从雪堆儿里生拉硬拽出来,如果孩子哭闹,他们就会说:雪人晚些时辰也可以堆,但错过天赐公主回京可就再没这机会了。再皮我就把你锁在屋里,等我跟你爹回来再把你放出来,你可不许喊饿。

小孩子不懂那些事,只知道锁在屋子里不给饭吃可不是好事,于是乖乖地跟着家里大人一起去了城西。只是有些孩子对爹娘还提着鸡蛋表示不满,他们自己都舍不得吃,攒了好些日子才攒出来的鸡蛋,怎么就一股脑儿地都拿去给那个什么天赐公主了?天赐公主到底是什么?是糖还是点心?好不好吃?这么多人都去,一人能分到几口?

当然,也有大一些的孩子,或者叫少年,他们懂事了,明白道理了,也知道天赐公主对于百姓来说意味着什么。于是不吵不闹,跟着家里爹娘把老东西带上,快步往城西走去。

城西的人越来越多,白蓁蓁到时,看到大皇子和六皇子也来了。

大皇子君慕天正指着对面新开的一家酒楼,凑在六皇子君慕泽身边跟他说着什么,见阎王殿又来了一辆马车,随后白蓁蓁白燕语带着各自的丫鬟从车厢里走了出来,他的话就停了下来,转而主动打起招呼:哟,这不是白家的两位小姐么,也是过来接阿染的?

话是对着两个人说,但目光却只投向其中一人。

文国公府以往从来不入他大皇子的眼,甚至每每看到白兴言对郭家叶家那个巴结的样子,他就觉着恶心,也深为东秦有这么一位谄媚的侯爵而感到羞愧。

可是没想到那白兴言虽然自己不行,但生出来的女儿却是一个赛一个的有本事。一个是神医,搞定了老十,被封为天赐公主。一个坐拥东秦首富红家,搞定了老九。这一下就让白家被他重新重视起来,甚至也动了拥有一个白家女儿的念头。

所以上次百花会,他奔着白燕语去了,结果被白鹤染一顿烤鸭给劝了回来。

可问题是白鹤染那死丫头她说话不算数,他回去之后就等着那顿烤鸭啊,等得头发都白了好几根,结果还是没等到。后来再一打听,好么,人家压根儿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大皇子觉得自己很亏本儿,也很没面子,几次见着白鹤染都想跟她提提这一茬儿,又觉得自己缠着个弟妹就为了要口吃的,实在有点儿丢人。

所以这个事儿就一直拖着,一直拖到白鹤染人都去了青州也没个下文。

这不,今儿又看着白燕语了,大皇子自然就又把这事儿想了起来。他觉得如果烤鸭注定吃不到,那这个白家三小姐自己就不能再错过。两个最热门的皇位继承人都选择了白家的小姐,为什么他就不能也选一个?就算不为了皇位,以后也能又沾一层亲戚,总归是有好处。

于是他乐呵呵地迎上前,主动跟白燕语打招呼:白三小姐,可还记得我?

白燕语还真不太记得,她这人就有些脸盲,记人记得不是很清楚,除非是像五皇子那样有特殊的长相特征,也一眼就让她心动的。否则但凡长得大众化一些,或是她觉得不怎么合自己眼缘者,她看几次也不见得能把人给记准了。

不过六皇子她是记得的,因为百花会那次,六皇子送了她一枚玉佩,还因为六皇子以前也跟文国公府常来常往,几次二夫人的寿宴六皇子都到场过。

所以她料定跟自己说话这位肯定也是个皇子,且比六皇子年纪要大,而比六皇子大的也就五位,其中老五是她的心上人,自不必说。老四跟她二姐姐走得近,人辨识度也高,她得认得清。老三死了,老二是个瘸子,虽然现在好了,但在他瘸着的时候更是文国公府的常客,时常会来给白惊鸿送些礼物什么的,她也认得清楚。

所以这么一排除下来,这位就只能是大皇子了。

于是白燕语下了马车赶紧上前行礼:燕语见过大殿下,殿下千岁。

大皇子很高兴,上前一步亲自搀扶:三小姐不必多礼,快快请起。没想到三小姐还记得本王,本王实在高兴。三小姐是来接你姐姐的吗?来来来,到本王身边来站,街上人多,可别把你给挤着。他一边说一边就把白燕语往里头拽。

白蓁蓁急了,哎,大殿下,你拽我三姐干什么?人多人少的我这头也有人保护,你把他给拽过去了是几个意思?她一边说一边给阎王殿的人递眼色,快把我三姐请回来。

阎王殿的人立即上前,将大皇子的路一堵,客客气气道:请大殿下将白三小姐交给属下,三小姐安全属下等人自会尽全力保护,殿下安心。

大皇子好生尴尬,我说老九媳妇儿,本王心疼你姐姐,你跟着着急什么眼?听话,别闹腾,回头大哥送你几样好东西把玩,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我不缺好东西。白蓁蓁皱着眉走上前,一把就将白燕语给抢了回来,我想要什么玩意自会跟九殿下说,就算不同他说,我也不认为大殿下能拿出来的好玩意会比红家给我找到的好,所以大殿下您就别费这个心了。我三姐姐一未出阁二未定亲,这么当街被您拉扯着不合适,同您站到一起也不适合,她还是跟着我吧!说完,转向六皇子,屈膝行礼,蓁蓁见过六哥,六哥好。

六皇子乐呵呵地点头,弟妹好。然后又冲着白燕语也点了点头,三小姐好。

白燕语受宠若惊,赶紧回礼:燕语给六殿下问安,六殿下千岁。

大皇子有些挂不住了,看着白蓁蓁狠狠地哼了一声,四小姐这是看不上本王。

白蓁蓁顶烦这么说话的人,直接就顶了回去:我是九殿下的未婚妻,我看上你大殿下干什么?这话说得真奇怪,当着九殿下的面儿可不能这么说啊,他那人脾气不好。

大皇子被噎得直翻白眼,阎王殿一众人等心里却已经快笑出内伤。

白燕语则比较尴尬,站在那里一直低着头,也不多看一眼也不多说一句。

到是六皇子比较随性,见白蓁蓁跟老大杠上了,便笑着劝他大哥:小姑娘才十二岁,大哥你都这岁数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姑娘家家的斗嘴生气。

大皇子白了他一眼,老六,百花会那日本王虽走得早,但过后也听说你可是把随身的玉佩都送给白家三小姐了。怎么,是不是对三小姐有意思?要不要大哥帮你说媒,先把人订下来,待过些年三小姐及笄,就纳回你的元王府,做个侧妃?

白燕语心里咯噔一声,脸色都变了。

白蓁蓁握了她的手,小声说:三姐别怕,有我跟二姐姐在,除非你自己点头,否则谁也别想强迫于你。老大不行,老六同样不行。

说话间,六皇子的目光已经探了过来。对于大皇子的话他既没有推拒也没有点头,到是含笑看向白燕语,问道:三小姐觉得这个主意如何?

不如何。白蓁蓁冷哼一声,什么嗖主意,侧妃?我三姐将来要嫁人也是为正妻,绝不给人当妾,皇子也不行!

切!大皇子都听乐了,侧妃还嫌低?别忘了,你这三姐姐只不过是文国公府的庶女,切你们文国公府如今连爵位的世袭制都丢了,过了这一代就成了一介平民。侧妃对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德,这都嫌弃?

白蓁蓁就要顶回去,白燕语在低下扯了她一把,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自己又冲着两位皇子行子礼说:不是嫌弃,是高攀不起。燕语只是国公府里一个小小的庶女,当不得皇子殿下如此厚爱,还请二位殿下不要再拿小女子寻开心了。我二姐姐就要回来了,我的亲事二姐姐早就说过会亲自为我做主,我自己也是不多操心的。

六皇子微微一笑,回过头去不再说话。大皇子则是闷哼一声,讪讪地摸摸鼻子,不甘心地又瞅了白燕语一会儿,这才把头别了回去。

迎接的人群开始有骚动,有人大声地喊:快看,是不是天赐公主的医队回来了?

所有人都往西城门外看去,阎王殿有探子跑到白蓁蓁跟前:王妃,是主子和尊王妃回来了,您随属下往前站站,能看得清楚些。

这边说着话,另一边两位皇子带来的人也把消息递了过来。

皇子相迎代表的是朝廷,于是二人不再搭理白燕语这头,由着下属拨开人群,大步向前走去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