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浩宸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在白家的地位每况愈下,特别是在这些弟弟妹妹面前,愈发的没有尊严。就比如说白蓁蓁和白燕语,以前再怎么着,她俩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自己吆五喝六的,可现在呢?喊他就跟喊狗一样。

白浩宸一脸郁闷地站到了白蓁蓁跟前,四妹妹叫住我有什么事吗?你要没有什么正经事,就不要打扰我为祖母祈福,不然父亲知道又该训斥我了。

白蓁蓁听得直皱眉,我问你,这是什么路数?谁教你的祈祷要绕着院子烧香的?还大晚上的过来香,白天你干什么去了?还有,你手里这香是从哪儿来的?什么味儿的?

白浩宸嘟嘟囔囔地说:白天晚上都没所谓,因为昨儿就是夜里烧的,在福喜院儿烧的,所以白天我睡觉来着,今天也只能夜里烧。这香是梅果给我的,绕着院子这种方法也是梅果教给我的,至于香是什么味儿,我也不知道什么味儿,要不四妹妹你再仔细闻闻?

白蓁蓁皱着眉往后退了退,没心思去闻,只挥挥手让他离自己远点儿。

白浩宸离开原地,继续在锦荣院儿里转圈儿,一会儿香烧完了,赶紧就又换了三支。

白燕语小声说:那个梅果,是不是被他收房的丫鬟?听说以前是侍候过大夫人的。

白蓁蓁点点头,那人我知道,二姐姐临走之前还嘱咐过我,让我平日里多留意着些。

二姐姐也对她不放心?

不是。白蓁蓁摇头,不是不放心,她的意思是让我保护着点儿梅果,别让梅果被白浩宸和大叶氏给算计了去。我当时还以为她是念着主仆情份,可后来再想就觉着不对劲。二姐姐虽然有情有义,可也不至于去念一个已经背叛自己的奴才的情份。所以这件事情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梅果根本就没有背叛。如果白浩宸没撒谎,这个招儿真是梅果给想出来的,那咱们应该就不用担心。二姐姐能保护的人,绝对不会来害祖母。

虽然白燕语还是想不明白梅果怎么想了这么一招儿,但心也稍微安下一些,便不再多说,只默默看着白浩宸在院儿里折腾,结果这一折腾就折腾到丑时末。

人们都服了,有许多人已经困得累得要睡着了,丫鬟们为了怕主子冷,一会儿一个汤婆子的往这边送,热茶都数不清换了多少壶,终于熬到白浩宸停了下来。

大家松了一口气,红氏揉揉眼问他:完了?

白浩宸点头,完了。

完了就赶紧回去歇着吧,转悠一宿了,我们看着的都困了,想必大少爷也是累坏了,赶紧回去歇着,明儿就别来了,啊!

明儿来不来我还真说了不算。白浩宸摊摊手,原本今儿也不是我想来的,是父亲一定要让我来,我没了办法这才过来。原本我只在福喜院儿里祈福,也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突然说要让我上这边来。你看,我一来你们也跟着不睡,整得多不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收拾东西,把剩下的香烛都收好,跟众人施了礼道别,匆匆离开了。

人们看得一脸惊悚,都在心里分析着这位大少爷的变化,越分析越是觉得惊人。

以前的白浩宸那也是风流倜傥的美少年,也是跟着三皇子外出游历过的,前途无量。

可谁能想到游历回来本该大展宏图的人,居然把自己给弄成了这副德行。

听闻大少爷现在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干,就跟那个梅果在一起,白天晚上的厮混在一处,梅果说什么是什么,自己一点儿主见都没有。梅果说让他往东他就往东,说让他往西他就往西,甚至有人说,哪怕梅果让他去死,他都义无反顾地去。

二夫人为此不知道生了多少气,都快母子决裂了,可大少爷依然没有改观。

当然,她们也只是听个热闹,白浩宸改不改的跟她们可没有半文钱关系,反而是不改她们才更乐意瞧见。眼瞅着大叶氏带过来的两个孩子一个生死不明,一个走了歪路,白家人高兴啊!红氏就差买鞭炮放一放庆祝庆祝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白浩宸把自己活废了固然是好,但如今活得神神叨叨的还是挺吓人的。

白蓁蓁同白燕语二人回了白燕语屋里,虽然很困,但躺在榻上就是睡不着。

白蓁蓁说:烧香是为了祈福,可是父亲哪来那么好的心为祖母祈福?他可是巴不得祖母死掉的人,他会叫人过来烧香祈福?

白燕语道:反过来想,如果不是为了祈福,那就是为了害命。我之所以质疑那个香的味道,就觉得那根本就不像祈福的香,而像是害人的香。可你说二姐姐临走时有话,相信那个梅果,我又觉得咱们闻了半宿,除了味道怪一点之外也没怎么样,便没多提。

确实这事儿反常,不过既然想不明白,咱们也就别费那个劲去想了,左右二姐姐就快回来,一切等她回来再说。睡吧,我实在困得不行了。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有人晃醒了她们,白睁眼一瞅,榻前站着两个丫鬟,一个是小娥,一个是立春。

白燕语一边按着偏疼的头一边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立春立即道:小姐,四小姐,快起来吧!刚刚阎王殿的人来通传,说是二小姐就快到京了,两位小姐如果要去迎接就得赶紧起来梳妆,晚了就来不及了。

啊?白蓁蓁一下就跳了起来,我二姐姐要到京了?

小娥用力点头,笑得都直掉眼泪,是啊小姐,二小姐终于回来了,是阎王殿的人来报的信儿。那人奴婢认得,跟小姐去阎王殿时见过很多次的,绝对不会有错。小姐快起来吧,这会儿怕是京中百姓都往西城门那头去了,咱们也得抓紧着些。

白蓁蓁白燕语俩人高兴啊,原以为还得两天才能回来的人居然提前到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今日起她们就能松一口气了,她们就不用一天到晚总是提心吊胆的,怕被这个坑,怕被那个害了。更意味着老夫人的命终于有救了,再也不用今生阁的大夫每日过来施针吊着性命了。一切都会随着白鹤染归来重新回到正轨,这是多么让人振奋的一件事啊!

两人跳下榻,在丫鬟的协助下很快就梳洗打扮完毕,都来不及跟家里长辈说一声,匆匆就出了文国公府。

好在天赐公府回京的消息朝廷没有隐瞒,外头传遍了,文国公府里也传遍了,这会儿大家已经都知道白鹤染要回来了,一个个的也是激动不已。

三夫人关氏让白瞳剪带着白浩风一起去,红氏便打发白浩轩也跟着,还不住地埋怨:你姐可也真行,一激动就只管自己跑,都不说带上你,真是关键时刻亲兄弟也不管用啊!

关氏赶紧安慰她:这不是阿染回来了她高兴的嘛!你就别埋怨了,让瞳剪带着两个弟弟去也是一样的。一会儿到城西跟三姑娘四姑娘碰了面,很快就跟着阿染一起回来了。

白瞳剪也赶紧道:就是就是,红夫人您就放心吧,我一定把弟弟们安全带到城西,跟蓁蓁燕语她们汇合。

红氏点点头,张罗着叫人备车,还顺便问了白蓁蓁她俩是怎么走的。

结果门房的人告诉她:阎王殿的人过来传消息,完了就没走,一直在门口等着四小姐呢。四小姐和三小姐一出来,两人直接就上了阎王殿的马车,往城西去了。

红氏听说是跟着阎王殿的车走了,彻底不再担心,急催着自家的马车带上白瞳剪三人也快走,还嘱咐白瞳剪告诉白蓁蓁她们:阿染回京肯定是要先进宫跟皇上复命的,所以先别跟她说家里的事,国事要紧,省得她分心。

终于,马车走了,关氏跟着红氏林氏在府门外站了一会儿,谁也没主动张罗回府里去。

这么多日子了,都想站在外头透透气。虽说府门里府门外就是个形式,可人就是会有这种心理作用,一迈过这道门槛,呼吸着的空气就都感觉不一样了。

文国公府的压抑是她们改变不了的,所以关氏以前都不爱来。当年被迫分家另过时她就知道,离开主宅是最好的选择,只有分府另过才能过出另一番天地。

如今因为老夫人的病又搬回来,虽然才短短几日,可那个心神疲惫的程度就跟住了几年似的,让她总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林氏说:幸好二小姐回来了,这要是再晚几天,我真怕老爷把老太太给折腾死。

她这么一说关氏心里就咯噔一声,咱们都出来了,母亲那头会不会有危险?

红氏摆摆手,没事,他二叔二婶在屋里侍候着呢,咱们那位国公爷钻不了空子。再者,我没跟你们说,打从老夫人出事,蓁蓁就从阎王殿借了暗卫在锦荣院儿暗中保护。昨晚上大少爷烧香,过后那暗卫也悄悄告诉我,香虽然味道怪了些,但确实没有问题。

二人这才松了口气,但依然没提要回府里的事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