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兴武终于不骂他哥了,因为他哥戳到了他的软肋。

那个胎儿的掉落是他们夫妇一生的痛,是他们在小白府时努力互相回避,提都不敢提的一件事情。因为那一件事关乎着两个孩子。一个孩子要了命,一个孩子失了心。

本以为瞒得滴水不露,本以为只要他们不说,主宅这边就不会知道。谁成想今日白兴言突然把这件事情提了起来,这让他们有了危机感,让他们开始怀疑白兴言是不是发觉了。

但怎么可能,白兴言怎么可能知道?也或许是猜的?猜的就没的证据啊!

白兴武眯着眼睛看他哥,到也不接刚才的话,只是挑刺地道:你这个大伯哥当得可真是一绝,你见过谁家大伯哥指着弟媳张口闭口身子身子的?你见过谁家大伯哥指着弟媳一口一个你临盆你临盆的?白兴言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啊?说起话来跟个女人撒泼似的,你好意思吗?你对得起咱娘辛辛苦苦把你生成个带把儿的吗?

白兴言气得眼前发黑,偏偏红氏也跟着补了句:老爷,你同二叔打架我们管不着,也不拦着,但你说话能不能有些遮拦?自己丢人不要紧,别连累我们也一起跟着没脸。行了,好不容易来一趟,要去见老夫人就快去吧,别跟这儿和弟媳吵架了,简直让人笑话死。

谈氏坐地上呜呜地哭,十分配合,白兴言铁青着脸,本想就之前那个事跟白兴武好好掰扯掰扯,结果被白兴武跟红氏这么一说他也没了兴致,干脆一甩袖,再也不想理这些人,径直进了屋子,去看老夫人了。

白兴武松了口气,上前将自家媳妇扶了起来,红氏等人也上前去帮忙。

老夫人屋里,白蓁蓁在榻前侍候着,白兴言进来后就看到这个女儿围前围后侍候着躺在榻上的老太太,一会儿端水一会送药,一会儿又亲自动手给老太太捏捏胳膊腿,甚至还拿了湿布巾给老太太擦了一遍脸。可就是全程都不理他这个父亲,就跟没见着似的。

然而,分明是见得着的,甚至在端水的时候两人会擦肩而过,可白蓁蓁的表现让白兴言觉得自己可能是个鬼,这死丫头什么都能看见,就是看不见他。

这让白兴言很生气,他就想不明白了,别人家的孩子对父亲那是多么的尊重啊!远远见着父亲那都是要行礼打招呼,要么就是热情地迎上前去,怎么他的孩子见着他就跟见着仇人似的?不只这个老四,就是最小的白浩轩都不怎么跟他说话,招呼打得勉强又敷衍。

文国公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他拽了把椅子坐下来,伸手去拍边上的桌子:白蓁蓁,你目无尊长,你的礼仪就是这样学的?

终于,白蓁蓁站下了,扭头看他了,可那眼神里头的凌厉让白兴言好生后悔。

这怎么跟白鹤染似的?眼里藏刀子了?早知道这老四是这么个态度,他就不叫她了呀!

不过他也郁闷,合着在外头跟弟弟弟媳惹了一肚子气,进到屋里还要受女儿的气?

你说谁目无尊长?白蓁蓁反问他,我尽心尽力侍候祖母,你说我目无尊长?瞎吗?

你白兴言被堵得一激灵,我是说你对我!没说你对她!我是你爹,我进来这么半天了,你可有主动说过一句话?可有上前问候?可有叫一声爹?

别吵吵,祖母还病着呢,你还懂不懂点儿事儿了?白蓁蓁恨这个爹真是恨得咬牙,在院子里跟二叔打,进了屋又要跟我打,你可真是好样的,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爹呢?你也别跟我呲牙咧嘴的,不就是我没主动跟你打招呼吗?这有什么错吗?我这不都是跟你学的吗?我所有的礼仪都学自于你呀我亲爱的父亲!我是你的闺女没错,你不也是祖母的儿子吗?你进来这么半天了,你有主动跟你娘说过一句话没?可有上前问候?可有叫一声娘?

我白兴言被堵得没了话,合计这死丫头是在这儿堵着他呢。

我什么我?白蓁蓁就烦他爹这个样子,你自己上梁不正,还嫌弃我下梁歪了,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是下梁,我正不正完全取决于你,你自己什么样自己心里没数吗?

你给我住口!白兴言急眼了,小畜生,本国公当初就不该生下你!

那就是你自己犯的错误了,该你自己回去检讨,跟我可说不着。再者,父亲,我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你可别跟我这儿生不生的,跟女儿讨论这个不合适。

畜生!白兴言都咆哮了,本国公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生下了你和你那个二姐姐。你们两个小畜生命里带煞,是我的克星,是我文国公府的克星!

白蓁蓁翻了个白眼,我姐说了,所谓畜生,就是生畜所生之子女。所以父亲,您这是拐着弯儿的承认自己就是个生畜?唉,要说您这么想,我这当女儿的不该拦着,毕竟这也是您是有自知之名的一种表现。可眼下祖母还在呢,您这样说就牵连着祖母了,所以还是别了。

白兴言差点儿没疯了,起身就往外走,一直出了屋重新站到院子里,这才缓过来一些。

可是院儿里还有人呢,这些人齐唰唰地看向他,齐唰唰地问:这么快就出来了?

白兴言方才想起自己正事儿没干,光跟白蓁蓁吵架了。于是一拍额头,又返身回去。

只是他所谓的正事却不是探望母亲,他今儿到真是冲着白蓁蓁来的。大叶氏一病不起,且不说白浩宸那香是不是真起了作用,白蓁蓁把人给气吐血这是真的。所以白蓁蓁对于白兴言来说就是个罪魁祸首,他可以不喜欢大叶氏,但是他眼下却绝对需要大叶氏来为他挑起当家主母这个担子。所以白蓁蓁气倒了他的主母,他恨不能掐死这个女儿。

见亲爹去而复返,白蓁蓁无奈地叹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是打定主意不跟祖母说一句话呢,看来还算是剩下一点儿良心。祖母还在昏迷着,但你既然来了,就过来看看吧,好歹叫一声娘,祖母要是能听着,心里也是高兴的。

白兴言本想说我叫个屁,但又怕这样说完这个女儿又要骂他。堂堂文国公,身为人父的,一天到晚不是让弟弟和弟媳就是让女儿骂得跟个三孙子似的,他也不想老经历这种场面。于是干脆就不接这个话茬儿,只跟白蓁蓁说:你跟本国公出来,你母亲被你气得吐血,到现在都还昏迷着,你理应过去看看,顺便给本国公一个交待。

白蓁蓁动作一顿,火气又就上来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让自己心态放平和,尽可能劝着自己:习惯吧习惯吧,这个爹就这样,别期望太高。

如此才能忍住开口骂他的冲动,只改话道:我母亲在外头好好的待着,等你走之后她还要进来侍候祖母,哪有昏迷不醒?父亲怕不是糊涂了吧?

白兴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是红氏,那是你娘亲,不是你母亲!他大吼,母亲是嫡母,是福喜院儿的夫人!白蓁蓁,这点道理你都不明白?

吵什么吵什么?她也怒了,这是老夫人屋里,老夫人还病着呢,你跑这里来吵吵什么?就这点道理你还要我说几次?要不下回你生病,我们姐几个也上你屋里打几架去?不就一个续弦之妻病了么,瞧把你给急的,还说什么是我给气吐血的,谁看见了?我要是有那个本事几句话就能把她给气吐血,那我天天上福喜院儿气她去。多新鲜,自个儿亲娘躺在这儿你不管,居然跑来为个女人争口,你也不怕老天爷打个雷劈死你。

白蓁蓁话说得愈发不客气了,早年间她对这个父亲就算没有敬意,可也还有着惧意。特别是姨娘红氏一直告诫着她不可忤逆父亲和主母,因为她们还要在府里生活下去,轩儿还小,你二姐姐也需要我们照顾,所以我们千万不能出错。

她那时时刻记着一个姐姐一个弟弟需要照顾,怕自己脾气不好出了错连累了他们。

所以她跟红氏那些年几乎都是在讨好白兴言,红氏把一个宠妾做到了极至,红家的钱财也是大把大把的往国公府送,她这个女儿更是嘴甜得很,一天天把这个父亲给哄得乐呵呵的。

可谁知道她们心里有多苦?恶心死这个爹了,还要笑脸相迎,白蓁蓁心里这口气憋了多少年,如今终于翻身了。终于不用担心姐姐,终于自己可以保护弟弟,她可再忍不了了。

她从来都不是个省心的脾气,这一放飞自我直接把个白兴言给骂成三孙子。

她是过瘾了,白兴言郁闷了,他怎么感觉身边好多人都被白鹤染给附体了呢?这怎么一个个说话的力度都跟白鹤染不相上下啊?这都是什么水平?以前他怎么没发现这些人才?

文国公很郁闷,但他又不甘心就这么走。别人不知道,但他自己可是太清楚了。他根本不是来看老太太的,他就是来收拾白蓁蓁,出大叶氏那口恶气的。眼下骂都挨了,白蓁蓁却没教训成,他的脸可就真没地方搁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