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兴言从来看不上自己这个二弟,不管是当初争爵位的时候,还是后来他爵位已经争到手的时候,他看白兴武从来就没顺眼过。

这会儿瞧着白兴武气势汹汹奔着自己而来,他可不会害怕。拳脚功夫虽然不怎么到家,但他自认为对付这个二弟还是绰绰有余的。于是白兴言也往前迎了两步,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在我文国公府内还想与本国公动手不成?

院子里这么一闹,屋里的人陆续就都出来瞧了。最先出来的是三夫人关氏,关氏有心想拦一拦,可她这个身份比较敏感,一个弟媳,还不是一母同胎的,没有立场啊!

于是赶紧就回头去叫谈氏,希望谈氏能劝一劝。

奈何谈氏一见白兴言又跟她家二老爷杠上了,这个火气腾地一下就窜了上来。

劝?那是不可能的!她不跟着打就不错了。

眼瞅着白兴言白兴武两兄弟已经站到面对面的距离,谈氏扯了嗓子就道:别以为这是你家我们就认怂,这府邸姓白,文国公的爵位是老太爷传下来的,我们家二老爷也是老太爷亲生的儿子,你凭什么就拿着主人的架式跟这儿耀武扬威?我们敬你叫你一声大哥,但真要论起来,你哪有一点当大哥的样子?好好一个世袭的爵位,你把世袭都给丢了,还好意思一口一个本国公?你信不信你再这么不要脸,老太爷都得从棺材里爬出来掐死你?

媳妇儿一发飙,白兴武也来了劲儿,没错,就是这个理。你这个不忠不孝之子,还好意思拿文国公的名头来压人。文国公有你这么当的吗?谁家侯爵当成你这个德行的?白老大我告诉你,这也就是看在咱娘的份儿上,我今儿不揍你,可你自己也得要点儿脸。老娘还躺在屋里呢,你干什么去了?一天到晚了,晚膳都用过了,你才过来露这么一小面儿,还一进院儿就冲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你有什么资格数落我?

白兴武指着白兴言的鼻子尖儿,一点儿都不客气地开骂,我打从清早睁开眼就站在老娘跟前侍候着,端屎端尿亲力亲为,就想着自己孝心能感动老天爷,让他给咱娘多活几年。你到好,天都擦黑了,可算是来了,结果来了不说先看老太太,到是劈头盖脸先数落我一顿。白兴言你有病吧你?四十多岁的人了,哪头轻哪头重你掂量不清楚吗?你白活了?

谈氏走上前接着骂:晌午那会儿锦荣院儿就派人去找过你,因为那会儿老太太清醒了些,咱们合计你是大儿子,趁着老太太清醒得赶紧过来说说话啊!你可到好,三请四催也不来,说什么有事忙有朝务要办,我呸!谈氏一口吐沫毫不犹豫地就朝白兴言吐了过去。

白兴言赶紧闪躲,气得直骂谈氏:泼妇,简直就是个泼妇!

我泼妇我也比你强!谈氏当仁不让,泼妇我也没耽误孝顺婆婆,不像你,还亲生儿子呢,嘴里说着忙朝政,你的朝政是忙到你小妾屋子里了吗?谁家朝政是在女人屋里忙出来的?你这么个忙朝政法,你敢进宫当着皇上的面儿去说吗?合着你每天在朝堂递上去的折子都是在小妾的榻上写出来的啊?你可真有本事!

谈氏这话骂得就难听了,听得身后的关氏都直皱眉。可她也没上前去拦,因为谈氏说得都是实情。晌午那会儿锦荣院儿确实是派了人去请白兴言,结果去了梧桐园没找到,去福喜院儿又没找到,最后是在小妾李氏的屋里给找着的。

然而,锦荣院儿派去的下人连白兴言的面儿都没见着,只隔着房门得了一句:本国公有正事要忙,在赶写明日上朝的折子,任何人不得打扰。

那丫鬟红着眼睛回来,将白兴言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悄悄告诉她们,她是没见着国公爷忙朝政,但却听到屋子里有李姨娘说话的声音,不堪入耳。

这件事情谁也不敢跟老夫人说,生怕把老夫人又给气着了。

白兴武接着谈氏的话继续骂他大哥:这是晌午头儿的事,下晌呢?下晌又派人去找你,好么,从小妾房里出来,又去了你那当家主母屋里。我说白老大呀,你现在是什么品味啊?就那种少了一只胳膊头发也还没长全的半老徐娘,你就那么待见她?就那么乐意看?一看就是一下午?合着在你眼里,是个喘气儿的都比你老娘重要是吧?

白兴武你给我住口!白兴言怒了,本国公要干什么还轮不着你们两个只知道伸手要米的闲人来指手划脚!这是我文国公府,你们竟敢到我文国公府来如此叫嚣,看本国公今日不打死你们两个,算是为白家清理门户!

他嗷嗷喊了两嗓子,抡了胳膊就要去揍白兴武。

谈氏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两步,口中却不示弱地大叫:杀人灭口了!文国公要杀人灭口了!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也敢杀,还打着清理门户的旗号?白兴言我呸呸呸!清理什么门户?你当你是江湖帮派呢?你是朝廷命官!打死人是犯国法的!

白兴武也不示弱,他哥的确是下了死手,可就凭白兴言的功夫,下死手也死不到哪去,何况他白兴武也不是一点拳脚都不会的。于是两人一来一回的,就听白兴言吵吵的欢,可真动起手来,却也没打着人白兴武几下。不但没打着白兴武,反过来还被人家踹了几脚。

老大,就你这点儿本事还叫嚣着杀人?你这是自杀吧?白兴武都打乐了,这功夫照着几年前可退步不少啊!我怎么瞅着你发虚呢?步子迈得都直晃悠,是不是在你那小妾屋里待久了,腿都软了?

这话说得就不上道儿了,关氏等一众女眷都捂住了耳朵。

可白兴武就是这么个人,从来都是话糙理不糙,虽然别人不好意思听更不好意思说,但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是这么想的,白兴言那打晃的双腿也是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的。

红氏把这个男人简直是恨到了骨子里,她简直不明白当初自己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货,更不明白怎么就还给这么个货生了两个孩子。想她红飘飘多好的条件啊,三十多岁的人了,样貌还跟二十的大姑娘似的,搁哪儿不是鲜花一朵。却偏偏插到了白兴言这牛粪上,真是想想都觉得这辈子赔了本儿,真是白活了。

好在她生的两个孩子还没长歪,不然她真的得一头撞死才能缓过这个劲儿来。

白兴言你还好意思打我!白兴武一边还着手一边道,你家里这些个破事儿把咱娘气成这样,你还好意思打我?你来了这么半天都不问娘一句,你他妈就是个混蛋!

白兴言一听这话也乐了,收了势往后退了几步,喘着粗气道:我家里的破事儿?白老二你来了这两天,到底整没整明白老太太是怎么倒下的?你他妈哪只眼睛看见是我家里的事儿把她给气倒的?我告诉你,老太太之所以倒下,是因为君长宁在明珠生辰那日找上门来,硬生生给气吐血的。关我什么事?关我文国公府什么事?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你问问他们是不是这么个因果?怎么着,君长宁的帐你也要往我头上算?

他一边说一边往嘴角抹了一把,该死,袖子上都见了血痕。刚刚挨了老二一拳头,看来嘴角是给打开裂了。

白兴言越想越来气,你们两口子,还有这院儿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你们要撒泼,要耍无赖,要给老太太报仇,我给你们指明路,你们进宫去,进宫找君长宁去!找白明珠去!别他妈眼我这儿扯些个没用的。这事儿怎么论都赖不到我头上,我也是受害者!

被白兴言这么一辩,白兴武也想起来这事儿确实不是出在白家,确实是君长宁干的。可他哪有那个本事进宫去骂六公主?人家再怎么着也是皇家公主,娘虽然是自家的,但爹可是皇上,他得有多大能耐能进宫骂公主去?

眼见白兴武理亏不吱声,白兴言又想起一档子事,不由得笑了起来。

老二,你总说我文国公府怎样怎样,我到是要问问,你小白府那档子事最后又是怎么处理的?他说着又看向谈氏,弟妹这身子是养得不错了,身子是好了,可没了的那个孩子总不会也跟着忘了吧?哟,那可不应该,怎么说也是在胎里养到快临盘了,可不能说忘就忘。我好奇打听下,当初你们污蔑我们是凶手,这笔帐我还没跟你们算呢!

他一边说一边往前走,怎么,二位脸儿都白了?不说话了?合着我文国公府就白白让你们污蔑一场?合着这事儿说算就算了?一个说法都不给我?好啊,白兴武,你不是横么,那这事儿咱们就报官,也正好让官府替你们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说,如何?

谈氏身子一晃,险些坐到地上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