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染都要回京了,老太太这头还没断气呢,白兴言着急啊!听消息再有个一两天白鹤染就能到家,一旦白鹤染回来,老太太这命就算保住了,他可就又失了一个主宰白

家的机会。  白兴言感觉自己活得特别窝囊,明明他是文国公,明明这座国公府就应该听他的,应该他一把手说了算。可是偏偏他头顶上还有个亲娘,又偏偏这亲娘不怎么待见他

,当初这个爵位亲娘都是不主张给他的。所以这些年下来,亲娘在头顶上一直压着他,他说什么亲娘都得唱两声反调,他宠哪个女人亲娘都看不上。  想当年他宠红氏的时候,亲娘差点儿把红氏给处死。他不宠淳于蓝,亲娘却把淳于蓝当亲闺女那么疼。后来他没有那么宠红氏了,亲娘又跟红氏合好了,等他把淳于

蓝赶出府的时候,亲娘大闹一场,差点儿没把他也给赶出去。

后来大叶氏入府,他总算过了十年当家作主的好日子,却没想到白鹤染回来了,老太太又起势了,他的好日子也就又跟着没了。  他有的时候就在想,这到底是不是他亲娘?哪有亲娘这么对亲儿子的?明明他是最有出息的一个儿子,怎么在亲娘眼里一文都不值?亲娘心里只有那个伸手要饭的老

二。

真是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怀念过去那十年的生活。如果这府里没有头顶上这个娘,他得活得多滋润,如果老太太就这么咽了气,他得多感谢老天爷。

白兴言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白鹤染即将回京,老夫人奄奄一息,这是最好的也是最后的机会,一旦这个机会错过,他将再也翻不过来这个身。

白兴言坐在大叶氏的床榻边,边上还站着小妾邵氏。大叶氏迷迷糊糊地咳嗽了两声,看样子很想把眼睛睁开,可惜努力了老半天都没成功。

怎么病成这样?大夫怎么说的?白兴言问邵氏,大夫来看的时候你们在场吗?  邵氏点头,我和李姐姐都在,当时大夫说没什么大碍,就是急火攻心,好生将养一阵子就能好了。她一边说一边往大叶氏那儿瞅,越瞅眉就拧得越紧。怎么会这样

呢?明明大夫都说没有大碍,可是这怎么越养越重了?

该死的小畜生!白兴言气得直锤床板子,本国公绝不会轻饶了她。

邵氏知他说的是白蓁蓁,因为大叶氏就是让白蓁蓁给气的,所以她也不劝,但该有的提醒还是得有的——老爷息怒,四小姐毕竟是未来的慎王妃。

那也是未来!这一句所谓的提醒果然把白兴言给提醒得更暴躁了,只要她一天未嫁,她就只是本国公的女儿,是国公府的四小姐,庶出的!

邵氏立即附和,是是,老爷说得是。四小姐这次确实是鲁莽了,二夫人本来就跟着郭家上了一股子火,谁成想临回家门口了还让四小姐给气了一下,这病才

郭家最近如何了?你去看过没有?他问邵氏,郭箭那小畜生让他祖父打死没呢?  邵氏说:早起那会儿去看了一次,郭府到是让进了,但箭少爷没见着,听说给关到祠堂里反省去了。她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下白兴言的脸色,又继续道,其实这

也就是个家中丑闻,说出去是难听了些,闹得也难看了点儿,但归根到底,关起门来还是自己家的事,无伤大雅。二夫人确实心急了些,有点儿太在意了。  白兴言一边听一边点头,你说得没错,家中丑闻而已,伤的是脸面,却伤不及郭家的根,为了这等小事着急上火犯不上。他看着大叶氏,看看她头上罩着的面巾,

又看看那条缺失的手臂,心里又有一阵厌恶升腾起来,要很努力才能给压下去。好在身边还有邵氏李氏这样的小鲜花儿惹人疼,不然他这日子过得可真是要闷死。

就是这伤邵氏心里愈发的没底,老爹,照理说不应该越养越差呀!

白兴言也觉得不该越养越差,这里头总让他感觉到不对劲的成份在,于是他又问邵氏:二夫人吃的药是谁侍候的?有没有查验过?  邵氏知他是什么意思,于是赶紧道:药是李姐姐亲自看着煎的,绝对没有问题,且每次药端到二夫人跟前,李姐姐都会自己先喝一口。问题绝对不是出在药上,咱们

肯定还有没想到的。她说着话,往窗户口看了一眼。时下是冬日里,窗子都关着,可邵氏这一眼还是引起了白兴言的注意。

你想说什么?可是想到何处不妥?

妾身是想到了些事情,但不知当讲不当讲,更不知自己的猜测是对是错。

你说,对的本国公就听,不对不听就是。  好。邵氏俯了俯身,妾身想说的是,大少爷带着他宠爱的丫头也住在这院儿里,近几日那丫头总是让大少爷燃着香绕着院子走,说是为二夫人祈福。起初妾身也没觉怎样,可是后来妾身发现每每大少爷燃那个香时,二夫人的状态都会起些变化。或是面色变得红润,或是神智变得清醒,昨儿甚至能坐起来了。本以为是好事,可一旦

那香味儿散尽,夫人的状态就会立即回复到先前,而且一次不如一次,越来越不好。  白兴言的眉紧紧皱到了一起,白浩宸燃的香?他也看到过白浩宸燃了香绕着院子走,那个香味儿很特殊,不似檀香的味道,可是闻着让人感觉很舒服,甚至还会想着

在院子里多站一会儿,多闻一会儿。莫非是那香有问题?

不应该啊,躺在这儿的是他亲娘,他

想到这里,白兴言想不下去了。亲娘又如何,他现在不也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让自己的亲娘魂归西天吗?他既能这样想,白浩宸为何不能?  白兴言的心思又开始活动起来,正愁没有好办法让老太太归西呢,如果白浩宸那个香真有如此妙用,他何不借来一用,何不效仿白浩宸这番举动?又或者,干脆让白

浩宸上锦荣院儿去烧香,就当为老太太祈福?

这个主意打定,白兴言立刻起身,自将大叶氏交给邵氏照顾,嘱咐她一定照看好二夫人后,自己则是奔着白浩宸住的厢房走了去。

邵氏还以为他是去找白浩宸问个清楚明白,却不知,白兴言打的是另一番主意。

房门拍响时,白浩宸刚从梅果那儿要了糖果,吃完了躺在床榻上做梦当神仙呢!  所以房门是梅果开的,她到是很意外白兴言的到来。不过意外归意外,对于白兴言这个人,梅果对他的恶心程度那是跟大叶氏等人不相上下的。于是,款款行礼后便开口问道:不知老爷到奴婢这里来是有何事?这里虽然是二夫人的院落,但如今奴婢同大少爷也住在这里,老爷再进这厢房就不合规矩了。就算老爷从前也进过福喜院儿

奴婢的房间,可奴婢是大少爷屋里的人,老爷您就行行好,放过奴婢吧!  白兴言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他还一句话没说呢,这丫头噼里啪啦说一堆,直接把他给说成进丫鬟屋行苟且之事的恶棍了?别说现在,就是从前

他也没干过这种事儿啊?一向都是奴婢往他屋里钻,他还用得着亲自上门?  当然,这话不能说,他还得据理力争。于是他拍着门板厉喝道:大胆刁奴!莫要肆意编排,本国公念你是我儿屋里人,估且饶你这一回。速速将你家少爷叫出来,本

国公有话问。

梅果一脸歉意地笑,哟,真对不住老爷,大少爷刚歇了,这会儿正睡得熟呢!奴婢实在是不方便打扰,要不老爷您明儿再来吧!

大白天的睡觉?白兴言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他的母亲还重病在榻,他居然有心思大白天睡觉?他就是这么为人子的?  老爷,您这可就冤枉大少爷了。梅果赶紧替白浩宸辩解,大少爷为了给二夫人和老夫人祈福,昨儿绕着这院子烧了一宿的香,那可是实打实的一整夜没睡,这会儿

补个睡不是应该的吗?请老爷您体谅体谅大少爷,毕竟今晚还得继续烧香,您要真有事,晚上再来。  我白兴言真想扇死这个丫鬟,但梅果口中说的烧香二字还是刺到了他的神经。于是他忍下怒气,尽量用心平气和的态度问梅果,你们口口声声说烧香是为了给二夫人和老夫人祈福,那既然是给两个人祈福,香就不能只在一处烧吧?是不是也应该上老夫人的锦荣院儿烧一烧?二夫人固然重要,可老夫人是本国公的生母,是这国

公府真正的当家人啊!

梅果微怔,盯着白兴言的眼睛看了一会儿,面上渐露讥讽之色,老爷的意思是,让大少爷也上锦荣院儿转悠一宿去?

白兴言点头:本国公认为,理应如此。  呵呵。梅果突然就笑了,确实当如此,可是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