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吧,最好让这院子里都充斥起燃香的味道,这香会让人越闻越虚弱,越闻越疲惫,可一旦停下来不闻了,却又会抓心挠肝地想念这种味道。

她没什么本事,就是手里有些东西可以用上一用。叶家人,郭家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所有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她都要在叶郭两家人身上找补回来。

不急,慢慢来,她既然能顺着白浩宸这根藤爬进福喜院儿,就也会再顺着这根藤爬到郭家。总有一天,她要搅郭家一个天翻地覆,总有一天,郭家要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付出代价。

白鹤染还在赶路,马平川说:再有五日就能进入上都城范围,当晚就能到家。

冷若南和君灵犀很高兴,终于离京城更近了,她们已经一连十天都没有投宿客栈,君灵犀说:再不到京城我就该臭了,从来也没有这么久都没有沐浴过,简直比在青州时还要苦。

冷若南劝她:忍忍吧,前日才打退了一群劫匪,再不快点赶路,只怕劫匪会越来越多。

君灵犀也叹了一声,什么劫匪啊,指不定是哪方面的人呢!九哥以前就曾说过,除了四哥和十哥之外,什么人都不要信,其它的那些哥哥姐姐们,没有一个真正靠得住的。她说完,偏头看白鹤染,染姐姐,你说前日拦劫咱们的那伙人会是谁派来的?

白鹤染想了一会儿,摇摇头,不知道,他们来得快走得也快,不恋战,也不给我们捕获的机会,根本就看不出是哪部份的人。不过瞧着训练有素,不像是江湖散客。

她没有多说,一双手习惯性地捻动着长绫里埋着的银针,心里想着,默语应该到京城了。

默语是当天傍晚进的上都城,进城之后没回国公府,直接去了阎王殿。

她当将关于德镇的事情仔仔细细说给九皇子听,九皇子第一句话就是:控制段家!

阎王殿组织了两批人马,一批前往德镇去接段家遗孀,一批由他亲自带队,连带着默语一起原路返回,去迎白鹤染。

阎王殿出城的动静闹得很大,这并不是秘密行动,而是光明正大地打着阎王殿的旗号去接应天赐公主。城中百姓只知天赐公主从青州治灾回来了,却不知接应不是迎接,阎王殿怕的就是最后这四天白鹤染会出什么意外。

郭府,郭问天的情绪终于得以稳定,不再晕了醒醒了晕了。

可心中气愤却是极难平的,特别是当他看到郭箭带着俞双双跪到他面前,苦苦哀求请他成全时,他真是有心一刀劈死这个小畜生。

可小畜生到底是他孙子,他不能真的一刀给劈了,但俞双双就没那么好命了。

郭问天把在郭箭身上发不出来的火气全都发到了俞双双身上,而且发得很干脆,直接一顿毒打把俞双双给打了个半死。当然他其实是很想打到全死的,但郭问天对这个小妾是真有感情,到最后关头还是没下得去手,留了俞双双一条小命。

命既留下了,郭问天便也做了一回大度人,直接把俞双双赐给了郭箭。但不能做正妻,只能当个妾,甚至禁了俞双双的足,不允许她走出自己的院子半步。

经过这么一闹,满京城都知道了郭家的笑话,郭家是不可能再拿亲事向冷家说话了,甚至就连皇上都发了话,说那郭箭品行不端,配不上冷家的女儿。

至于冷若南是不是被捋劫一事,由于郭箭破釜沉舟派了下人在外头指认这一切都是郭问天的布局,所以现在郭问天也只能吃个哑巴亏,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但是对于百姓来说,你不否认就是默认,所以冷家小姐冷若南被捋劫一事,自此也算平了反。可平反归平反,冷若南到底去了哪里,却依然是个谜。

好在这个谜也很快就被揭开,消息来自冷府,据传,户部尚书冷星成在朝堂上亲口告诉天和帝,冷若南是跟着天赐公主一起去了青州治灾,很快就是会跟着天赐公主一起回京了。

这个消息传到民间,又引起阵阵轰动。

人们纷纷指责郭家,说郭家这也太损了,居然拿人家大姑娘的清誉来造谣,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儿。还说人家闺女被捋劫了,人家明明是到西边去治灾,是去做好事,你们郭家居然如此编排,真是诛了心啊!

上都城内,又一番声讨郭家的浪潮翻涌起来,气得郭家是紧闭门户,门口连个守门的都不留了,就怕听到一字半句的再把自己给气死。

然而,他们紧闭门户,百姓可不答应啊!你家造完谣大门一关就跟没事人似的,之前利用我们以讹传讹时可不是这态度,百姓也是人,我们也不能被郭家白利用啊!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到将军府门口,烂菜叶子扔得到处都是,谩骂声此起彼伏。

而此时的郭问天却已经顾不上外头闹事的人,手底下有人回话:九殿下亲自出城去接应天赐公主,咱们派出去的人试过一次没有得手之后,再未有进一步举动。请主子给个话儿,这人咱们还拦吗?

郭问天铁青着脸,狠狠拍了那人一巴掌,拦拦拦,拦什么拦?一个白鹤染你们都对付不了,何况现在又加上一个九皇子。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养你们可不只千日,等到用的时候你们却连个小丫头片子都解决不了,我要你们何用?

那人一哆嗦,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主子息怒,实在是那天赐公主的一手毒使得太厉害,属下们根本近不了她的身。

近不了她的身就用远箭射啊!你们没长脑子吗?

可是怕误伤了冷小姐啊!冷小姐跟天赐公主坐在一辆马车里呢,这要是不小心给伤着了,箭少爷他

啪!

郭问天又一个巴掌糊了过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这一世英明全都毁在那个孽障手里了。可却也怪不得这些暗哨,毕竟他们出去的时候还没发生郭箭和俞双双的事呢,郭家也的确有意迎娶冷家嫡女,促成两家之好,只是没想到事情居然演变到这种地步。

他想告诉他的暗哨不用再顾及冷若南,只要有机会,就一顿乱箭射过去,管他谁死谁活。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九皇子已经出城了,已经迎着白鹤染去了。阎王殿是天下暗哨的祖宗,他手底下这些暗哨要放在别处,那必是顶尖的存在。可要放在阎王殿面前,就实在是不够看了。怕是都等不到他们见着白鹤染,就得被阎王殿的人一个一个揪出来,就地正法。

郭问天对阎王殿的存在是又气又无奈,对那个混世魔王十皇子的存在更恨得牙都痒痒。

阎王殿还可以避一避,不去招惹,做事小心,对方也不会主动来找麻烦。可那个混世魔王就太可恶了,他是有事没事都会找上门来,今儿这出明儿那出,变着法儿的折腾。

青州一场大啸,那老十居然要走了他手里仅剩的所有兵马,还要得那么堂而皇之,说什么征北将军的大军离京城太远,调动的话会引起百姓骚乱,所以想来想去就只有他手里的兵最方便带走。

这借口找的,让他连拒绝都没法拒绝。

可过后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还是被老十给诳了。从北边调兵到西边动静大,那从中原调兵到西边动静就不大了吗?说到底这就是要把他手里的兵马全都拿走,让他成为一个光杆将军,削光他所有的底气。

确实,他是没什么底气了,一个手里没兵的将军能有什么底气,还不是伸着脖子任人宰割。听说西边儿在打仗,那白家老三指不定就去做先锋,带着他的兵杀在最前面。

他已经可以预见,白老三回来,怕是他那些兵马也剩不下多少了。

郭问天气得头晕眼花,跪在地上的暗哨试探地问了句:那这事儿就算了?

郭问天无奈地点头,不算了还能怎样?你们杀得了白鹤染吗?

暗哨摇头,属下无能,请主子恕罪。

郭问天摆摆手,退了吧,老夫一人静一静。

他静,白鹤染却静不了,越是接近京都,危机的感觉越是强烈。

车里的人都看出她情绪不对,冬天雪小声问:主子,怎么了?

白鹤染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在补睡的君灵犀跟冷若南,压低了声音说:如果我感觉没错,在到京都之前,咱们还得再遭遇一波敌袭,且这一次敌袭要比之前那次凶猛得多。

冬天雪的心也提了起来,已经接近京都了,哪方的势力会选择这种地方下手?

敌人如果都按套路出牌,那就不值得我们在意了。她笑了笑,告诉冬天雪,做好战斗准备,我已经嗅到了危机的味道,估计不出一个时辰咱们就得去拼命了。

冬天雪不怕拼命,但她看了一眼冷若南跟君灵犀,又掀开帘子瞅瞅外头长长的车队,眼中就多了担忧。

可担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出白鹤染所料,敌人很快就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