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怎么到这儿来了?跑来的人是李嬷嬷,许是跑得路远了,呼呼直喘。

老夫人亲手为她顺背,多大岁数了,你还跑什么?有什么事不能慢慢来?

老奴在外头转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今儿是是她的生辰,您这是故意把老奴给支开,一个人难受呢?李嬷嬷叹了一声,好在有下人看到您往云梦湖这边来了,老奴才把到这边来。老夫人,回吧,六公主来了。

老夫人的眉立即就皱起来了,她来做什么?

李嬷嬷摇头,不知道,但总归不是相与的。老奴也是一回府就撞见了她,原本想着她许是来见老爷的,便没想告诉您,咱们能躲就躲了。可是没想到她居然说是来见您的,老奴这才不得不来找你。老夫人,出去见见吧,她若是冲着您而来,咱们躲是躲不过的。

老夫人哼了一声,躲什么躲,就去见见她,我还怕她不成?话说到这里,顿了顿,看向白瞳剪,丫头,你别跟着祖母了,从小门儿走吧,回自己家去。备婚的事回头你跟你娘再看看短缺什么,祖母给你添。

白瞳剪直摇头,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位做主的。瞳剪不走,陪着祖母去见见六公主。待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完,祖母就收拾收拾,跟着瞳剪到将军府去吧!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老夫人口上这样说,心里却是喜欢极了这个孙女。于是也不再赶人,只拉着白瞳剪的手,跟着李嬷嬷往前院儿的方向走。

从云梦湖往前院儿还有段距离呢,君长宁此刻正坐在前厅里,由白兴言和红氏陪着。

这个待客规格显然让君长宁很不满意,她问白兴言:大舅母呢?为何不出来见我?大舅舅只带个妾室来见我是何意?难不成我堂堂六公主,连白家当家主母的面都见不得吗?

红氏陪着笑的脸当时就垮了下来,随手端了茶往嘴里送。既然你不待见我,那我也没必要陪着笑脸跟你在这儿寒暄了。

白兴言这头则是赶紧解释:你舅母病了,急火攻心,实在是起不来,但凡她能起来,一定会出来同你说话的。长宁,你别往心里去。

君长宁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不过也立即想到一些事情,于是又问:舅母可是因为郭家的事气病的?我这一路从宫里来,听到的全是郭家后院儿起火的流言,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正好大舅舅您同我说说,郭家的那位孙辈的少爷,真的睡了他爷爷的小妾?

看着君长宁一脸八卦的样,白兴言实在忍不住劝了句:长宁,你是未出阁的姑娘,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听话,别打听了,都是些不堪入耳的东西。

君长宁若有所思地点头,那就是真的了,宫外的生活还真是精彩,家家都能活得这么热烈。街上在传郭老将军活不长了,但我看也未必,老将军身子骨一向硬朗,我曾听到钦天监监正亲口说过,那郭问天能活到近百,算起来还有十多年的命好活,不会这么轻易就死了。

君长宁一向说话没遮拦,听她说话的人通常都会觉得有些尴尬,白兴言现在就有些尴尬,因为他觉得君长宁这明明是在替郭家说好话,说郭老将军长命百岁。可这位公主她老话不往好了说,叫人怎么听怎么别扭,得罪人真是一把好手。

这也得亏是在白家说,要是上郭家说去,还不得把郭家人给气死?

他是当舅舅的,很想多教教这个外甥女该怎么说话,可偏偏外甥女是公主,他说不得。

白兴言无奈地坐在那里,没有再接话,到是红氏端着茶思索半晌,开口说了句:是说能活到近百,但没说怎么个活法吧?呵呵,有的人啊,躺在床上活,也能活几十年呢!

君长宁眼一瞪,你瞎说什么呢?

红氏笑了,六公主您激动个什么劲儿?我不管说什么,说得都是郭家的事,跟您可挨不着。您如今待字闺中的,正经亲戚只有两头,一头是皇家,一头就是白家,郭家跟您没什么关系吧?别这么激动,为了别人家的事,莫要伤了自己人的和气。

谁跟你是自己人?君长宁看着红氏,一脸的嫌弃,一个卑微的妾,也配在本公主面前说话?别以为你的女儿跟九殿下订了亲,你就也能跟着水涨船高。你们娘俩说到底就是妾和庶女,没什么高贵可言,一个慎王妃还抬不了你们的席面儿。

长宁眼瞅着君长宁说话越来越下道儿,白兴言就想把话往回拉。毕竟如今府里靠着红氏养,白蓁蓁有九皇子撑腰他也是惹不起的。你君长宁噼里啪啦说一通,然后你拍拍屁股回宫走人了,剩下的烂摊子还不是得他来收。

可一声长宁才叫出去,话就被红氏给堵了回来,哟,六公主还真是有自知之名。是啊,我和你娘亲都是妾,你和我们蓁蓁也都是庶女,的确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身份。

白兴言扶额,他就知道,红氏这张嘴什么时候吃过亏?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君长宁猛地一拍桌子,伸手直指红氏,大胆恶妇,竟敢如此跟本公主说话!来人,给我掌嘴!

君长宁这边一发威,跟随而来的宫人那肯定是指哪儿打哪儿啊!当即就有位大宫女上了前,直奔着红氏走了过去,一只手在走到一半时就扬了起来,照着红氏的脸就要往上扇。

可惜的是,她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这一巴掌没扇着红氏不说,自己居然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出来的一只腿给踹趴到了地上。

她吓得一声惊叫,再回头去瞅,原来是前厅里进来一位红衣姑娘,十二三岁模样,手里拎着件白毛大斗篷,五官精致,英姿飒爽。

她有点儿懵,这文国公府都是些什么人啊?刚刚一个姨娘敢跟六公主对骂,现在又来个红衣姑娘敢踹她一脚,这是要反了不成?

再去看君灵犀,果然,六公主怒了,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指着红衣姑娘大声道:白蓁蓁,你大胆!连我的宫女你也敢打,你这是公然挑衅皇家威严!

趴在地上的大宫女一哆嗦,白蓁蓁?未来的慎王妃?

白蓁蓁一脸鄙夷地看向君长宁,皇家威严?一个宫女而已,跟皇家威严有什么关系?你要非得把事情上升到这种高度,那咱们就进宫,请父皇母后给评评理。

父皇母后?君长宁都听笑了,白蓁蓁你还要不要脸了?你还没嫁进我们君家的门儿呢,你就好意思叫父皇母后?谁给你的权力这么叫的?

自然是你亲爹和你的嫡母给我的权力。白蓁蓁笑着开口,再一次提醒君长宁,你有亲爹不假,但你还有一位嫡母。你的生母只是皇上的一个妾,你跟我一样,都是庶出。如果不信,咱们还是进宫去对质比较好,这里是文国公府,你一个皇家公主跑到这里来撒泼,传出去叫人笑话。哦对了,你也别扯什么这是你舅舅家,你娘下毒要毒死我们家的老夫人,我们家跟你们娘俩儿都算是决裂了,你没事儿还往这边来干什么?



我什么我?白蓁蓁一脸的厌烦,君长宁我告诉你,从白家来论,你是我的表姐,从君家来论,我是你未来的九嫂。今儿是你来了白家,我们两个就算打起来了,那也是表姐妹之间的小磕小绊,没人会管小孩子打架这种事的,传出去还会说你这个当表姐的上门儿来找表妹的晦气,是你欺负我。如果闹到宫里呢,那就算从宫里的辈份来论,我这个嫂子教训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子,那也是应该的。所以你看,怎么论都是你吃亏,你还哪来的底气跟我搁这儿叫嚣?哪来的底气想要动手打我娘亲?

白蓁蓁噼里啪啦一顿说,直把个君长宁给说懵了,老夫人一行都走进来了她还没缓过劲儿呢!后来还是白瞳剪上前行礼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再一瞅,好么,老夫人已经来了,林氏也跟着来看热闹了,屋里已经这么多人了,都看着她呢!

君长宁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当下干咳两声,剜了白蓁蓁一眼,这才转向了老夫人,不冷不热地说了句:长宁给外祖母问安了。

老夫人看了看君长宁,又看了看白蓁蓁和红氏,心里很是无奈。

君长宁曾经也是她疼到心里的外孙女,甚至她当初惦记这个外孙女,惦记自己亲孙女都多。只是没想到事情一步步发展到今日这种地步,也没想到有一天她能对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绝望到今日这种地步。这可能就是命吧?

长宁啊!老夫人声音里透着一股子难以言说的苍老之感,以至于红氏林氏和白蓁蓁都往她那处去看,眼里尽是担忧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