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家老夫人的身子在经白鹤染调理之后,一直都不错,至少走起路来不说呼呼带风,也是脚步利索,说话也中气十足。甚至在外人看来,白老夫人面色红润,就连白头发都少。

可是老夫人自己心里清楚,白鹤染同她说过,调理的只是她的身体,却不是为她续命。这世上没有法术,医术可以做到益寿延年,但却不可能让一个人长生不老不死。

甚至说,益寿延年都是扯蛋的,一个人的寿元是有限的,规定了你这辈子能活九十九,你就绝对活不过一百去。定好了你能活到八十,你也不可能六十岁就咽气。

但活跟活还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有人明明能活到八十,但他从六十岁开始就瘫痪了,后面二十年只能在床榻上躺着过。这种就谈不上什么生活质量,甚至有人还会觉得是累赘。

所以白鹤染对老夫人的调理,意在于提高她晚年的生活质量,虽然寿命不变,但可以让她在活着的日子里身体康健,不受病痛之苦。

这些,老夫人都心知肚明,一清二楚。所以她知道自己体格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在经了白明珠一事后,身体是没有事了,体内生机却在一点点流失。

她知道自己没有多少年月可活了,这是一种将死之人的心里感应,没有根据,完完全全就是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老夫人想,或许老天爷就是给她这么多的寿命吧,如今寿命到头了,谁都留不住。

她去了白家祠堂,跪到了白老太爷的牌位跟前,心里头愈发的难过。

老爷,我对不住你,我生的孩子都不成器。老夫人回忆这一生,越回忆越觉得最该反省的人是她自己。从前我偏疼老二,觉得老大心眼子多,野心也大,怕他承了爵后不疼弟弟。所以,这爵位我一直都是希望能传给老二的。老爷也是这样想的,对吧?

她伸出手,轻轻抚着白家老太爷的牌位。这牌位重新更换过,因为上次白花颜和白千娇在祠堂里打架,把原先的牌位给打坏了。

老二没有老大那么大的野心,可也不是个叫人省心的,家里头事也多着呢!我不愿意问,他们也不愿意说,但是我心里清楚,他媳妇肚子里那孩子是怎么没的,十有八九病根儿是在他们家里。爵位的事在老二心里一直都有个疙瘩,所以这些年他什么事都不做,就只知道伸手跟主宅拿银子,老大因为这个事总是数落他,两人见面就吵。

还有明珠,我们从小疼到大的小女儿,我那么疼爱她,那么惦记她,她却想要毒死我。老夫人说到这里忍不住难过,双手掩面,泪止不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夫人的哭声终于停了下来,有人从身后递了块帕子给她,她回头,见是个年轻小姑娘,穿着一身水红色的衣裳,身后披了毛茸茸月白斗篷。

斗篷上沾了水珠,老夫人往外头看了一眼,外面下雪了?

来人点点头,恩,下雪了。

老夫人看着眼前这姑娘,冷不丁的没反应过来,这姑娘是谁呢?怎么会出现在白家祠堂?这种地方外人是不能进的。

见老夫人发愣,面前的姑娘也愣了下,接着试探性地问道:祖母这是不认得我了?

老夫人又将她上下打量,依然是一脸茫然,你叫我祖母?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哦,你是老三家的孩子?

来人点头,祖母,我是瞳剪,我的父亲是征北将军,白兴仓。白瞳剪声音低低的,掩不住的难过,都是瞳剪不好,平日里少来给祖母请安,祖母一时记不得我也是对的。

老夫人苦笑了下,你怎么来了?说完这话,下意识地就回过头去看白老太爷的牌位,心里愈发的不是滋味。我生的孩子一个不如一个,可是你跟别人生的却又那么争气,那么好。所以说,还是我的问题,对吧?

白瞳剪听着有些懵,祖母,您说什么?

老夫人回过头来,缓缓摇头,没什么,同你祖父闲唠几句,我其实只算是你的嫡祖母。

嫡祖母也是祖母。白瞳剪笑着说,我父亲从来都没有只把您当嫡母一般,提起您时都是以母亲相称,是打心里头把您当娘的。

老夫人点点头,我知道。

她的确知道,只是心里别不过这个劲儿来。

白兴仓的生母是白老太爷的妾,白老太爷虽说表面上看不出来多宠爱那个妾,但是她却知道,越是心里宠着,越是表面上不愿表露出来。那是一种保护,怕的是妾得盛宠,引妒太多,于自身福报无益。

她虽不是那种擅妒的主母,可说到底她也是个女人,天底下没有女人会不在意自己丈夫纳进府来的那些所谓的她的姐妹。她也闹过,也使手段过,但她本性纯良,使的手段也上升不到迫害性命的高度。

所以,白兴仓的母亲好好地活在文国公府,好好地给白家生下了唯一一位庶子。虽说也是早逝,但那也实在是她自己身体不济,同老夫人没有什么关系。

白兴仓算是在老夫人跟前长大的,老夫人对这个庶子实在算不上多好,毕竟一见到他就能想到他不是自己亲生的,是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生的,心里头过不去那道坎儿。但她又实在没有多苛待白兴仓,甚至还在老太爷临过世之际悄悄告诉白兴仓,如果可能,就分府另过,别跟他大哥白兴言在一个屋檐底下生活,没有好处。

后来白兴仓从了军,拼出来个征北将军,也一直记着老夫人当初告诫他的话。

他知道,那不是老夫人诚心给他往外赶,而是老夫人太了解自己的大儿子,怕他留在国公府里会吃了亏,会着了白兴言的道。

白瞳剪扶着老夫人从祠堂里走出来,天上飘着的雪花很大,一片一片的,但却并不急,天气也不是很冷。这样的天气走在路上,会让人舍不得进屋去,总觉不在雪里走走,就辜负了老天爷这一场恩赐。

于是老夫人说:你陪着我到云梦湖边上转转吧!那是咱们府里最大的湖,我记得年轻那会儿一吃多了,我就去绕着湖走,结果走一圈下来因为太累,回来又会吃很多东西。

说起年轻时候的事儿,老夫人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一时间到是想起来许多事情。

她告诉白瞳剪:你出生那年,云梦湖里多了很多鱼,还都是锦鲤。我就想着,你这丫头一定是个有福气的,虽然跟着你爹分府另过了,但福气不见得就比长在主宅的孩子们少。果然,你爹后来成了征北将军,你们也搬出了那个小门户,住进了将军府里。要是你嫡祖母还活着,她一定会很骄傲自己能有这么个出息的儿子,也一定会很喜欢你这个孙女。

老夫人握着白瞳剪的手,越看越是喜欢,是个好孩子,目光纯粹,不掺杂质。阿染在京里时就同我说过,三叔家的堂姐脾气好性子好,让我多惦记着些。可是你也知道咱们家里事情多,祖母不是不惦记你们,是怕把这些个乱事引到你家里去,给你们添麻烦。

云梦湖已经结了冰,府里的湖都是死水湖,一到冬日就要冻冰的。

她记得自己年轻那会儿,那时白兴言还小,才十岁不到。有一年冬天想要钓鱼,非得让府里小厮在冰面上打洞,结果鱼没钓成,那小厮却掉进冰窟窿里,第二年开春才打捞上来。

那是毁在白兴言手里的第一条人命。

祖母,要不要到将军府上小住几日?白瞳剪看出老太太情绪不大对劲,便开口提议,如今父亲不在家,府里也怪冷清的,祖母要是能去小住,咱们也好热闹热闹。她一边说话一边扶着老夫人往湖心的亭子里走,通往湖心亭的小路覆着雪,还没有被人踩过。两个人,四条脚印,迎着漫天风雪,像是一副精致的画。

老夫人想起自己在老二家住着的那段日子,原本一切都好,可是没想到先是出了白明珠的事,后来谈氏又没了孩子。她有时就会想,是不是自己的厄运带给了二儿子,这才让小白府也不得安宁?她如今回府了,也没听说小白府上再出什么事,这样她还怎么敢再去谁家?

于是她摇头,不去了,你们有自己的日子,祖母不跟着掺合。

祖母。白瞳剪扶着老夫人坐在椅子上,自己蹲在身前,双手搭在老夫人的膝头,祖母,是母亲让我来请您的。瞳剪要嫁人了,要备的东西多,赶巧父亲又不在家,我跟母亲两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所以母亲想请您过去住一阵子,有些事情还想请祖母给瞳剪做主。

你要嫁人了?老夫人这才想起,是听说老三家的女儿订了亲,好像订的是老三军中副将的儿子,很是知根知底。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她有些为难。

去不去呢?

云梦湖边,有一人顺着小路正往亭子这头小跑过来,老夫人轻叹了声,你看,主宅就是这般,一刻都不得消停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