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这不是二夫人吗?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这不过年不过节的,用不着行此大礼。我怎么说也是晚辈,受不起这个。白蓁蓁憋着笑,示意身边的小娥上前去扶人。

大叶氏气得肝儿颤,原本就因为郭家的事脸色不好,这下更白了。

白蓁蓁在她起身之后又瞅了她一眼,紧接着就呀了一声,二夫人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看呢?是被什么吓着了吗?您看着什么了?

大叶氏懒得跟她说话,一只胳膊伸向前就要去扒拉白蓁蓁,结果才往前一伸,还没等扒拉呢就被白蓁蓁给拽住了:别急呀,我正好有个八卦想跟您打听一下。二夫人,您听说了吗?外头现在到处都在传将军府的那个什么丑闻,说是府里的一位少爷睡了他爷爷的小妾。这事儿真的假的?她掩住口,笑得咯咯咯的停不下来,一边笑一边说,这郭家可是真逗啊!孙子都敢跟爷爷叫板,还叫得如此别致,真是太有新意了。听说郭老将军气得都快不行了,也不知道是真不行了还是假不行了。哎,二夫人,您这是从哪儿回来?是去将军府打听情况了吗?情况怎么样?他们怎么说?

大叶氏气得几欲吐血,想喝斥白蓁蓁住口,可她是真怕自己一张嘴,这口老血就得喷出来,于是只能示意身边的丫鬟赶紧解围。

那丫鬟只好苦求白蓁蓁:四小姐,我家夫人身子不舒服,您先让我们进府去吧!至于郭家那头,我们根本就没进去将军府的大门,说是老将军有军务要处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呀!白蓁蓁面露遗憾之色,其实你们去将军府也没什么意思,家丑还不可外扬呢,他们就算有事儿也不能跟你们说。不如去街上听,街上说得才叫热闹,我正要去呢,要不咱们一起去吧,互相还能有个照应,有哪句没记住的我还能帮你记,我年纪小,记性好。

大叶氏再没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白蓁蓁如今动作也算麻利,看出大叶氏要吐血,赶紧就往边上闪,但血点子还是溅到了身上,气得她一甩袖:得,这趟街是出不成了。小娥,陪我回去换衣裳吧!对了二夫人,今早晨昏定省没见着你,祖母还打听来着。这规矩是您挑大梁给定下的,可不能别人都遵守着,你自己却不当回事了。将军府的事是让人着急,可你也不能乱了主次。你是白家的主母,凡事都要以白家为主才对,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

她说完,带着小娥转身回府,往自个儿院子里走了去。

大叶氏这口血吐完,混身上下是再没有一点力气了,整个人就瘫坐在地上,任由丫鬟努力扶她,却怎么都站不起来。

小丫鬟急得直喊人,又是喊门房的人过来帮忙,又是叫人去请大夫给二夫人瞧病。

里里外外忙活通,大叶氏终于躺到了福喜院儿的床榻上,终于被大夫诊上了脉。

好在大夫说她只是急火攻心,没有大碍,开了方子抓药吃一吃,好好养养也就好了。

大叶氏这才放心了。

只是她这养病养得也不是那么消停,因为白浩宸跟梅果在她院子里住着呢!这一听说母亲从郭府回来了,白浩宸在梅果的怂恿下,直接就闯了大叶氏的门,冲到榻前大声问道:母亲母亲,郭家那头怎么样,究竟出了什么事了?你进去将军府的大门了吗?

大叶氏好不容易压回去的火气腾地一下又窜了上来,老血没忍住,又吐了一口,人彻底晕了过去。好在大夫还没走远,下人赶紧叫回来又是一番诊治。

白浩宸表示自己很无辜,离开大叶氏院子的时候嘴里头还在嘟囔:早上你也是这样冲进我的房去质问的,我也没说就吐血啊!真是的,只准你放火,不许我点灯,这叫什么道理。

福喜院儿的一众下人如今都觉得大少爷不太正常,但不正常在哪儿,他们又说不好。隐隐感觉跟他屋里的那位梅果姑娘有关,可到底有什么关系他们还是说不出,就是一种感觉。

大叶氏吐血那会儿工夫,府里一众女眷还都坐在锦荣院儿里。除了白蓁蓁要上街听热闹,白燕语在天赐镇没回来,其余人都坐在锦荣院儿的前厅,或是真心实意,或是虚情假意地陪着老夫人说话。

两位新妾如今也不能算是新妾了,都入府半年了,人也不再像刚来时那么拘谨,平日里也会主动找红氏和林氏说说话,也会主动往锦荣院儿来送些新做的点心之类的。但紧紧围绕大叶氏的宗旨是永远都不会变的,最常见的就是她们两个跟在大叶氏身后行走。

可今儿大叶氏没来,众人不解,这二人也不解,因为她们一早就往福喜院儿去过了,想着跟二夫人一起往锦荣院儿这边来,可惜二夫人没在家。

早有下人往锦荣院报过街上的传闻,就是关于郭家郭箭和那个小妾俞氏的事,还有郭家和冷家的事。这会儿人们之所以都坐着没走,就是被这个传闻给吸引的。

林氏拧着帕子,扬起了她那惯有的千回百转的动静道:要说这男人啊,不管是纳妾还是娶妻,还是不能找年岁差太多的。这郭家就是个例子,听说那小妾还不到二十,比老将军的孙子孙女都小,这能留得住吗?不明摆着的事儿嘛!

红氏笑了一会儿也开了口道:确实,什么事儿都得有个度,一旦做得太过了就容易遭到反噬。二夫人今日没过来,想必也是听着了街上的传闻,急着去郭家打听去了。

她说着话,瞅了老夫人一眼,见老夫人脸色不是太好看,似乎也不是因为郭家的事,而好像是自身原因心情不好。于是赶紧就转了话题:罢了罢了,都是别人家的事,咱们听一乐呵也就得了,要是还想再听,就请了老夫人自己上街听去。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端端地给老夫人行了礼,妾身帐房那边还有事务,就先去忙了,母亲歇着吧!

老夫人点点头,让红氏走了。

红氏这一走,别人也坐不下去了,接二连三地跟着一起走了。林氏临走前请了假,但不是上街去听八卦,是想去天赐镇看看白燕语。

老夫人同意了,毕竟隔个七八天林氏就要往天赐镇去一次的,她也习惯了。

如今府里头这些女眷,白兴言只看中大叶氏,只宠爱那两个新来的妾。对于红氏和林氏基本采取的就是视而不见的态度,就跟府里头没这俩人似的。

可实际上,要论长相,别看那两个新来的年轻,但她俩还真就没有红氏好看,也没有林氏妩媚。老太太知道,她儿子这是瞎了心了,根本不是想好好过日子,而是还在做从前那个春秋大梦,还想着将来有一天自己能当国丈,坐在龙椅上的那位会听他的话。

老太太觉得她真是生了个傻儿子,因为他都不明白,有了白鹤染和白蓁蓁这两个争气的女儿,他将来当国丈那基本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皇位再怎么跑都跑不过九十两位皇子的,两个女儿都是正妃了,那不是未来的皇后是什么?

不过老太太也明白,她这个儿子啊,要的不单单是国丈之名,他要的是国丈之实,他是想当东秦背后的土皇帝,想的不只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他是想万万人之上啊!

老太太站起身,由李嬷嬷搀扶着绕到后堂,在软椅上坐了下来。

李嬷嬷问她:老夫人要不要吃点儿东西?您早上吃得太少了,新烙的肉饼就吃了两口。

老夫人摆摆手,吃不下,没什么胃口,一会儿捏几块儿点心也就得了。你也别跟我这儿侍候了,收拾收拾,出门去转转,听听街上都是怎么说的。郭家这事儿透着悬,你说它是假的吧,满大街都在传,也不像是假的。你说它是真的吧,按说这种是家丑啊,家丑是怎么传的满城皆知的?分明就是有人在有意散布。你出去打听打听,咱们心里也好有个数。

李嬷嬷点点头,行,那老奴这就去,一会儿让底下的人给您端点心进来。

李嬷嬷领了命令,匆匆就走了,不一会儿工夫就有小丫鬟送了点心进屋给老夫人。

但老夫人没留人侍候,只是让把点心搁在桌上,下人都打发了。

其实她没有那么八卦,郭家出不出事她一点儿都不好奇,之所以还是打发李嬷嬷出去转,只不过是想把自己给腾出来,一个人待会儿。

今儿是白明珠的生辰,儿的生日娘的苦日,早年间,在白明珠刚进宫那几年,每到这个日子她都会接着女儿从宫里送出来的好物件儿,她心甚慰。

可惜这种欣慰却没持续几年,大叶氏进门后,白明珠就送过一年,后来就不再送了。反过来到是老夫人从国公府往宫里送东西,为她庆生。

如今,两头都不用送了,白明珠被打入了冷宫,谁都见不着。

老夫人重重地叹了一声,掉了几滴泪,她抬手擦去,起身离了锦荣院儿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