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叶氏再顾不上跟白浩宸这闹腾,扶着那丫鬟就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喊:备车!

梅果坐在床榻上皱着眉合计,郭问天不行了?怎么就不行了?那老头子身体不是好得很?那是东秦有名的长寿又康健之人,甚至有人说照他这种活法,真的有可能长命百岁的。这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消息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么昨日的将军府究竟发生了什么?

梅果不知道将军府发生了什么,但田开朗知道啊!

此时的田开朗正一个人在街上闲逛,一会儿转转茶馆儿,一会儿又逛逛戏园子,有时还在街头巷尾站一会儿,听听百姓聊天,听听小孩儿嘻嘻哈哈地唱歌谣。

但无论是茶馆儿说的书,还是戏园子唱的戏,也不管是街头百姓唠的闲话,还是小孩儿歌谣里的唱词,无一不跟将军府有关。

整个上都城的人都在传着一个笑话,说郭问天的孙子郭箭,把郭问天的小妾给睡了。还被郭问天当场给堵到了屋里,郭问天气得背过气去,到现在都没醒,怕是要不行。

田开朗听得很开心,他知道,这些事是阎王殿的人在暗中散布的。阎王殿的动作是真快啊,这才不到一天工夫就弄得满城皆知,郭家俨然成了上都城的笑柄,甚至更是让人联想到郭家跟冷家那场婚事上。

于是就有人说了:那郭老将军仗着自家势力,找上冷家非要求娶人家的女儿,还把自家孙子说得有多好多好。结果呢?多亏冷家没干,这郭家的孙子是个什么畜生啊?自己爷爷的小妾都敢动,谁家的闺女敢嫁这样的人?

他要是我家姑爷,我把他狗腿打折!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是将军府的少爷,怎么可能是我家姑爷,得亏冷家咬住了没应,否则这会儿丢脸的就不只是郭家了,冷家也得跟着吃瓜落。哎你们说,那冷家姑娘被人捋劫的消息,是不是也是郭家乱传的?

有可能!毕竟以郭家的人品,那一向是无所不用其极,冷家不给他们面子,他们还不得编出点儿事来恶心恶心冷家啊?可怜了冷家的大姑娘,偏偏碰上这么一档子事。

照我看,冷家姑娘被捋劫的事是真是假都两说呢,郭家八成是编个谣言出来骗人的。冷家不是说了么,人姑娘是害怕,躲到外地亲戚家去了。罢了罢了咱们不说这个,哎你们猜猜,郭将军这次能不能挺过去?不是传着他快不行了吗?

对于郭问天能不能挺得过去这件事,人们的站队基本是五五开,一半认为他能挺过去,一半认为他挺不过去,甚至还有人为此开了赌局。

田开朗满意地听着一切关于郭家的事,偶尔停下来,观察一下随身带着的蛊虫,一切正常,他很满意。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有几个小厮模样的人跑进茶馆戏园,也跑到了大街小巷,开始公开澄清冷若南被捋劫一事。他们明确地表示,自己是郭家少爷郭箭的下人,是郭箭派他们出来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的。

他们说:冷家小姐根本就没有被人捋劫,这个消息是郭家为了报复冷家故意放出去的,目的就是报复冷家不答应把女儿嫁过来。但是我们箭少爷根本就看不上冷家小姐,所以对于家里老太爷的手段也是不屑的。咱们来就是把事情给说清楚,我家箭少爷是死也不会娶冷家小姐的,死也不会听从老太爷的安排的。今天我来到这里就是把整件事情做个澄清,我们箭少爷不欠冷家小姐的情,也不毁冷家小姐声誉,这一切都是家里老太爷做的,跟我们箭少爷没关系。箭少爷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心上人,绝不是冷家小姐!

百姓们都懵了,这郭家少爷是疯了不成?这不是啪啪打你们家老太爷的脸吗?郭问天不要面子的吗?整这一出是为了什么啊?

很快就有人分析明白了:郭家少爷这是要跟郭将军对着干了!你们可别忘了,他所谓的心上人,那可是郭老将军的爱妾啊!他们两个肯定是在家里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遇到了全家的阻拦,所以那郭少爷急眼了,干脆把实情说出来,让大伙儿都看清楚郭老将军的手段,这是要破釜沉舟啊!

田开朗都快笑得不行了,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可是太知道了。情~蛊一下,郭箭和那小妾就会一脑袋扎到爱情里,想出都出不来。为了爱情,他们可以做出任何自己都想像不到的事,像揭郭问天老底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严重一点的还有可能跟郭家彻底翻脸,两人来个私奔什么的,这也是有可能的。

大叶氏匆匆忙忙去了将军府,然而,平日里都会直接请她进门的外公家,今儿个却是连门都没让她进。她得到的待遇跟白浩宸一样,只由下人告诉她老将军有军务在身,不方便见客,请她回去,过几日再来。

大叶氏急得不行,抓着郭府的管家就问街上的那些流言,管家一听也是懵,就问她:表小姐,您是在哪儿听到的这些话?什么老将军快不行了,没这个事儿啊?还有箭少爷的事,这都是打哪儿传的?

大叶氏是郭问天的外孙女,郭家的人一直都习惯叫她表小姐。此刻听管家这样问,大叶氏也顾不上分析,只告诉管家:我的丫鬟出门采办,听到街上流言,说我那表弟郭箭睡哎呀,就是他跟外公的那个小妾的事,外公急火攻心,怕是要不行了,我这才匆匆赶来。原本我也没信,可是这一路上听到街上百姓都在议论这个事,好像都传遍了呀!

郭府管家脸都白了,传遍了?怎么可能,府里一直封锁着消息,怎么可能传遍了?

大叶氏脑子嗡地一声,这么说,是真的了?

有个小厮从外头跑了回来,到府门口一看叶之南也在呢,稍微愣了一下,然后附到管家耳边说了几句,说得管家阵阵惊魂。

看来是瞒不住了,管家看了看大叶氏,叹了一声,凑近了些压低声音同她道:唉,表小姐,您也别怪老奴有意瞒您,实在是因为这事儿算是家丑,府里上上下下都下了封口令,出了这个府门,是对谁都不能说的,所以昨儿个白大少过来也没让进门。可是今儿您来了,老奴要是不透露个一二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您是老太爷的亲外孙女,真真算不上外人。

大叶氏看着这老狐狸一样的管家,心里冷笑。刚刚还在赶她走,现在话锋一转说她也不是外人,还不是因为知道消息都传开了,这才索性卖她个面子。

管家又叹了气,表小姐,外头传的那些话,基本都是真的。咱们府里的箭少爷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居然跟那俞姨奶哎呀,这话咱们当奴才的实在不好说,总之就是那么回事。现在府里已经闹翻了天,那俞姨奶哭了一宿,箭少爷也闹了一宿,老太爷气得是晕了又醒醒了又晕,虽然不至于就不行了,但情况也不是太好。

大叶氏一听这话心都凉了半截,她如今就郭家这么一个指望了,而郭家能指望的也不过就是郭问天一人。她知道郭问天年纪大了,也指望不上几年,所以她很着急,她想在郭问天指望不上之前,把该办的事都办了。如今白惊鸿还没回来,甚至都还没有找到,郭问天如果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了事,她可怎么办?

让我进去见见外公行吗?大叶氏苦苦哀求管家,我就进去看一眼,绝对不会打扰,郭箭的事我也不会问,你就让我进去看一眼。

管家坚决地摇了头,不行,表小姐,老奴将这件事情告知于您已经是犯了大错,要是再把您放进去,我这条老命就也到头了。您看在老奴为郭家做事几十年的份儿上,就可怜可怜老奴,别再为难老奴了。表小姐,快回去吧,这个事儿传扬了出去,府里还不知道怎么应服,老奴得赶紧把这个消息递进去,您请回吧!这管家说完,带着下人转身就回了府。

大叶氏看着将军府的大门咣啷一声关上,心里愈发的凉了。

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的文国公府,这一路上又听到了不少关于郭家的消息,甚至还看到了自称是郭箭身边的下人在四处宣扬,说他根本就不想娶冷家的女儿,是郭问天逼着他要娶的,目的就是想控制了冷家,让冷家为郭家做事。冷家小姐被捋劫一事也是郭问天造谣的,目的就是毁了冷家小姐,气死冷星成,把户部尚书的位置给空出来。

大叶氏叶得直冒冷汗,坐在马车里不停地嘟囔着:疯了,疯了,郭箭一定是疯了。他这是要毁了郭家,这是在自取灭亡。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身边坐着的丫鬟想要安慰她,想要让她冷静下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大叶氏整个人都在哆嗦,甚至在到了国公府门口,下马车时,直接从马车上栽了下来。

这一栽,正好栽在了白蓁蓁的脚边

  

章节目录

神医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杨十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十六并收藏神医毒妃最新章节